第 1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嗯,好了。”乔锋深呼吸口,“我马上进你们厅的大门口了,在哪上班?我有省委通行证,进你们厅应该没问题。”

  “我在”

  顺利进到厅里,乔锋窝着肚子气直奔雄伟的公安大楼而去,对那恶意纠缠自家媳妇没完没了的某男是忍无可忍。追人不是问题,纠缠他媳妇不放,那问题可就大了

  在五楼的间接待室,里边坐了名戴眼镜的文质彬彬的青年男,估计差不多三十了,手上居然拿了束花。却是没人鸟他。

  乔锋快步走到门口,锋利的目光立即落在这名青年男的身上,而见到那束花当然马上就能识别出这应该是纠缠者。大监督皱眉客气地问:“是你不听告诫长期在纠缠贾璐同志吗?无错。”

  这名纠缠者的脑袋时有点短路,对那厮的莫名行为感觉好笑,点头纠正道:“我是在追求贾璐同志。请问你是?”

  “”乔锋忿忿骂了声,管他三七二十,三步并作两步迅速窜了过去,还没等这名纠缠者反应过来,便抓着他的衣领揪起,推又绊直接给摔了个四脚朝天,连眼镜都摔离了鼻梁。

  那厮脚又把金边眼镜踩了个稀烂,脸凶色瞪着这位时懵住了的纠缠者:“你他哪来的无赖?贾璐同志前面已经向你发出过多次告诫,你他聋子啊?操”气愤不过,有计划地照着那人的小腿胫骨便是轻轻脚。

  “哎哟——”杀猪般的嚎叫声迅速响起,这名纠缠者终于有了正常的生理反应。

  其实这个接待室内是坐了几名警察的,他们全被这番突然发难给弄得目瞪口呆,直到地上那人的尖叫声发出,名中年警察这才慌了神,赶紧起身大步奔过来,边伸手指着那厮大声斥道:“你是什么人?敢来我们公安厅撒野?”被摔在地上那人却不是般的神。

  后面几名警察亦回过神,急忙跟着全跑了过来。

  乔锋占了便宜,当然没必要继续踩着人家不放,轻松往后退了两步,舒服地靠在墙上,嘴角撇牛气烘烘地道:“我和他这是私人恩怨,不用你们公安厅调解。他有种的话,和我单挑就行了”,百挑,老子都不怕

  中年警察则冲到那名纠缠者身边,迅速恭敬地俯子,想要扶他起来,其余警察却自觉地把大监督给了围了个半圆,夹在墙边,等待进步指令。

  “成公子,没事吧?无错。”中年警察紧张地问。

  成公子这时总算恢复了正常意识,把拍开了想扶他的手,赖在地上不愿起来,只是咬牙忿忿质问:“你们公安厅到底是不是吃干饭的?今天要是不能给出个合理交代,哼”

  中年警察心里乱,目光中闪过丝冷色,猛地盯向那厮,“给我抓起来”

  “是”四名警察立即便要动手。

  乔锋凛冽目光扫去,重哼声:“老子可没违反治安管理法,敢滥用职权乱抓人的话,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又不屑盯着地上那名装伤的纠缠者,“,你姓成很了不起啊?”

  四名警察时愣住了,不自觉回头望向他们的头儿,这位头儿也很犯嘀咕,敢进公安厅专门来打明知是姓成的人,这能简单吗?不过再看到成公子那张阴冷到极点的脸,中年警察还是迅速压下多余的想法,恨恨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抓起来”

  “住手”贾璐这时突然出现在了门口,脸怒色大声喝止,目光随即落在中年警察的身上,正色说道:“刘厅长,这是我们的私事,不需要你们插手”

  我乔大监督还真是服了,这破玩意是厅长?其实人家是副厅长,专门作陪的,不过成公子不喜欢被陪着说话,他们就只能远远陪着当保镖。

  成公子此时却是狼狈不堪,躺在地上的形象当然不甚雅观,偏偏连眼镜也完了,怎么眯着眼都看不清站在门口的贾璐,不过听声音当然能感受到她的高度愤怒。他咬牙说道:“璐璐,你是故意找人来哎哟——”马上捂着小腿再次鬼哭狼嚎起来。

  却是忿忿不平的那厮迅速推开了挡路的警察,又对他补了腿,“,璐璐也是你叫的?”

  面对如此来路不明的超牛人士,好象力气还很大,四名警察却是不知该做什么好,刘副厅长此时蓦地站了起来,热血,不过贾璐已经抢先快步冲了过来,勇敢地挡在又轻松退回墙边靠着休息的那厮面前,面无表情:“谁敢动他,就先动我”自然,这暴力小媳妇可不是吃素的,摔几个机关干部没点问题。

  我大监督实在受不了,恶狠狠地瞪眼放话:“谁敢动你,老子揍不死他”又盯着仍在地上揉小腿的成公子,“姓成的,你给老子听好了下次还敢再来纠缠贾璐同志,纠缠次,老子就打你次”

  说完,他拉着贾璐,轻轻推,把名完全摸不着头脑的高级警察给推出了老远,扬长而去。

  接待室里接下来的情况不得而知,某人不怎么感兴趣,也不当回事,随即却是把贾璐拉回了她的政委办公室。

  “哎哟——”刚关门,贾璐的屁股就挨了两大板子,伴随着那厮气愤不过的训斥:“我叫你那么久都不及时报告”

  贾璐则没空认错,捂着屁股焦急地道:“之后怎么办呀?你也太冲动了,我前面都跟你说了他的身份。”

  “管他的”乔锋甚是不屑,“敢纠缠你不放,打他顿算个屁。这就是简单的私人纠纷,谁要是想上纲上线拿来说事,老子奉陪到底做人,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

  贾璐不知说什么好,无奈叹了口,这次捅的篓子实在不小,她以前不说,相当部分原因正是担心出这种事情。

  “好了,我打个电话说下情况,省得你们公安厅不好做人。那小子肯定也在打电话了。”

  说着,乔锋迅速掏出手机拨通了乔老总的电话,咳了两声轻描淡写:“我刚才打人了。”

  乔正天淡淡地问:“伤重吗?无错。”不用问也知道,被打的人肯定非常不简单,乔老总是不喜欢问废话的,这样才能充分显示出他的修养。

  “随便踢了两脚而已,重是不重,轻微伤肯定不够,但应该还是蛮痛的。”

  乔正天哦了声:“在哪个单位打的人?我叫小秦打个电话。”

  “省公安厅,打了成家的二公子。”乔锋咬牙恨恨不已:“让他老是纠缠我家的佳佳”

  “”乔正天忿忿骂了声,“打得好锋子,不要有思想负担,有老子在,叫他家放马过来,老中小三代单挑”

  我乔锋不屑道:“我用得着有思想负担么?那种货色跟老子根本就不是个级别的。那就这样了,挂了吧。”直接挂断。

  贾璐白眼嗔道:“你怎么这么和你爸说话啊?你爸也是的,都不说你句。”

  “我和我爸向来这样,早习惯了。”乔锋轻松笑,“像这种事,我们是受害者,当然会同仇敌忾好了,佳佳,不要有思想负担,我家和成家本来就不对板,这次打个小架不算什么的。长自己志气,灭对方威风”

  “”贾璐很是无语。

  脑袋快要炸掉的李厅长急匆匆亲自赶来,刘副厅长就只能靠边站了,而他也非常乐得靠边站。此时情况已经明朗化,好象是为了泡妞,乔家太子打了成家太子,结果边是省委书记亲自打电话要求秉公处理,另边是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亲自打电话要求查明真相并严惩凶手,虽然后者比前者官大级,但李厅长也不敢有失公允,毕竟省委书记更加直接管他的官帽子,而且人家只是代表乔家传话,后面还有神般的存在,不说那位老爷子,乔家二代听说除了老大是开公司的,别的可都是响当当的牛人。当然,那位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也只是传话的。

  于是乔公子贾璐刘副厅长和成公子四位当事人又被客气地请到了起,由李厅长亲自负责查明情况,待确定事件真相后再秉公处理,这样相对来说最能对两边都有个合适的交代。

  成公子此时又戴上了副老土的眼镜,总算不用当瞎子,更加不嚣张了,因为他实在怕了那个狠得不行言不对就敢直接对他动脚的超级疯子,而被踢小腿却是非常痛苦的。因此成公子这会在坐下之后便没敢乱放屁,甚至都不敢正眼看脸嚣张的那厮。

  李厅长律只当作没看见,酝酿下后沉吟着客气道:“成公子,乔公子,这本来是你们的私事,我们国家机关是不好管的。但是在我们公安厅里发生了这种打架事件,影响有点不好,所以还需要把情况了解清楚下,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乔公子脸随意:“放心好了,我很理解的”坐着说话点也不腰疼。成公子则只是点了下头。

  李厅长随即又严肃几分:“刘厅长,作为目击证人,现在请你如实描述下当时所看到的情况。”

  刘副厅长的脑袋马上大了起来,他现在当然也明白了冰山角,这还真不是他这号小角色所能随便凑热闹的,时不知如何说真话了。说得稍微不合适,往后不知怎么就会被人给阴了,特别是成公子的怨气明显很重,找不到渠道,相当部分肯定会归到他的身上。

  “刘厅长,怎么不说啊?”乔锋淡淡笑着鼓励道:“不要有思想负担,说真话就行的。”

  李厅长则拍了下桌子动怒了:“刘厅长,说明下情况就这么难?”他坐着说话腰也疼,不过先前他并没有直接在案发现场,当然比刘副厅长还是要好过多了。

  刘副厅长终于把心横:“情况是这样的”

  总的来说,大监督认为刘副厅长虽然那时护成家太子心切,实在有点呕心,但这会讲的还算符合事实,印象稍微好了点点。

  李厅长又分别向两位表情截然不同的太子分别客气的认真征询,以确认刘副厅长所说是否符合情况,乔公子当然非常拥护,成公子连牙齿都快咬松了,却也不能否认事实真相——他被人推倒并被踢了两脚。

  眼瞅着两位厅长脑袋大得不好下结论,乔公子便主动热情地道:“我请求对成公子的伤势进行法医鉴定,这样就可以进步明确我应该承担的责任,避免不必要的非议。待鉴定之后,要是达到轻微伤标准,拘留我几天没意见的;达到轻伤标准,需负刑事责任我也没意见,违法必究是非常重要的,天子犯法,当与庶民同罪”

  脸高度义愤填膺之色,让现场观众尤其是厅长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至于贾璐同志,当然是高度为她男人暗中叫好,不过在表现上,她还只能装着和那厮是要好朋友。某人为好朋友两肋插刀,那是说得过去的。

  略微顿,那厮继续拍着胸,慷慨激昂:“总之,不管多少钱的医药费,只要是合理的,我都会全额赔付,绝不会赖帐。如果成公子认为刚才被打对你的精神构成了伤害,也可以向我提出精神赔偿的要求,只要不离谱,我也会口答应的”

  “”

  成公子直差没被气晕倒,最后咬着牙宣称不再追究此事。如果去做法医鉴定,要求赔偿等等,当然只会把他成家的脸继续丢到底。挨打本来就已经非常丢脸了。

  乔锋倒是没再放出诸如以后再纠缠贾璐同志就怎样怎样的狠话,这次已经打够了,再多说有画蛇添足之嫌,他相信对方不敢再来找打。

  在两位厅长的亲自作证下,此次斗殴事件好歹有个了断,但两位厅长绝对没有松口气,这往后的日子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而另个让他们很挠头的是,却没想到省纪委书记的女儿还有这么大的来头。至于两位公子此次截然不同的表现,孰优孰劣,大家也是心中有数的,并对成家和乔家有了更加感性的认识。

  不管怎样,此次事件当然被严密封锁了,但这不排除大监督可能拿来炫耀下,只是他般不屑于拿这种鸡皮蒜毛之事炫耀。

  于是大监督很快又赶到了乔老总的办公室。

  “挺威风的啊?”乔正天扫了眼牛气烘烘的那厮,揶揄道。

  “这是你的想象。”乔锋屁股坐下,瞪眼不屑,“个手无寸铁的书生,我好意思拿来吹么?十二年前,我就在学校无敌手了”

  乔正天摇了摇头,正色几分:“今天的事我不会说你,该打的架还得打,乔家的面子很重要,注意好轻重就行。反正他们成家现在的日子不怎么好过,往伤口上多撒把盐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知道。”乔锋淡淡地道:“我才不会随便打瞎子架,现在般也没打架的冲动了。就算公然打架,也会尽量让自己处在主动的法律地位,打了也白打,最多赔点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乔正天很有些无语,淡淡通报道:“对了,姓吴的刚刚被双规了。这次中央的决心很大,决定彻底调查清楚,由你四叔亲自带领的由纪委监察部公安部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已经下来了。”

  “靠,也不能这么快就双规吧?无错。”乔锋皱眉,“怎么能听风是风,听雨是雨,我就不信,才这么会,调查组就能把吴副书记的问题调查清楚了?双规党的高级干部那是得讲确凿证据的”

  “切”乔老总对那厮所知的丁点政治皮毛颇为不屑,“要搞点证据还不容易?随便搜下家里和办公室,就能揪出点小问题来。,真干净的没几个,只是问题大小而已,都在可以商量的范围以内。但像在这种明显要搞人的时候,再小的问题其实都够大了,小题大做先双规起来,纪委再轮番轰炸审讯,不断抓前后矛盾,不用多久他的精神就崩溃了,接着全倒光光,你四叔可得很。另外明天就会通过官方渠道公开他被双规的情况,以平息过火的民愤,反正尘埃算是落定了。”

  “那就好”小监督甚感欣慰,“我家莲香总算可以名正言顺地去当副书记了”

  乔正天瞪过眼,不置可否:“就算升得再快,当上省委书记也快五十了。时间可不等人啊”

  “莲香才四十四呢”乔锋甚是轻巧地道,说完才感觉好象还真不小了。

  “你小妈也就四十八”

  “”

  接下的几天,晃几下也就过去,漫长的工作周其实并不漫长,周五大家终于又团聚了,这次郑清菊却是特意按时赶了回来,唯变化就是她是坐着军用吉普并在另辆吉普的严密护送下,从军部开到南边的高速出口后由准时会合的保安接回,并不比金陵的官们慢。

  378莲香要去自治区当主席时间跳转半年

  378莲香要去自治区当主席时间跳转半年

  受省委省政府两边没完没了公务的多日折磨,黄莲香明显憔悴了不少,家员们见面后就能看得清楚明白,并表达了殷切关怀,的确都是真心的,只是有的人说话向来比较不注意环境,比较大大咧咧而已。

  比如这会晚些时候的聚会,小朋友及年轻代已经先回自己的房,有资格的家员们也准备起身去睡觉了。

  冉姗姗再次表达了对莲香妹妹身体的高度担心,先前这位大婶甚至盘古开天地,帮着黄莲香熬了锅据说能美颜滋补的补品,这时忍不住皱眉唠叨道:“莲香,工作再忙,也定要注意好身体才行啊。你把身体累垮,干再多工作也就没有意义了,身体的本钱”

  黄莲香今天听大家类似的关怀已经够多了,感动归感动,亦不胜其扰,她并不是个要工作不要命的工作狂人,只是目前实在没办法而已,甚感头痛:“姗姗,我知道了,都说了只是暂时的。”

  乔锋咳了声:“莲香,姗姗可是真的担心你啊,怎么能表现得这么不乐意呢?”

  冉姗姗撅嘴哼道:“嫌我罗嗦,以后就不说了”

  想马上上床痛快番的郑清梅则有点等不及:“工作辛苦点没什么大不了的,好好睡觉就行了。像老娘在厅里要做的事也很多,做多少算多少,才懒得有压力,最多回头跟锋子好好放松下,马上又是精神百倍。其实话说回来,莲香主要还是少了个男人。人生苦短,何必太憋着自己呢?只要放下思想包袱,这个世界比想象的要精彩得多。”

  颇为感慨,哲理深刻,拉皮条的嫌疑很大,当然让那厮很感动,让婶们等很气愤,而让其余八神们振奋。

  “瞎说什么?”乔锋偏头瞪了眼这位正紧挨自己的小姨妈,不置可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黄莲香甚是恼羞成怒,不过那号大婶却抢着发飙:“郑清梅,你自己就,老把我家莲香扯进来做什么?你到底什么居心啊?”

  郑清菊护堂妹心切,立即瞪眼顶回:“姗姗,我家清梅那可是好心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日子如流水,过天少天,人家好心提醒下,莲香还没说,你就这里那里?姗姗你自己就不了?还好意思说清梅”

  冉姗姗火大:“你们才是呢”大有起身奔过撕扯之势。

  黄莲香虽然有气,但更加担心姗姗大婶吃亏,连忙用力拉住了她,“姗姗,别激动,有话好好说嘛。”又不悦地盯着某人的那对姨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