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坏锋子,就知道欺负大婶。”

  “你也可以欺负我嘛。”乔锋时来了兴致,暂时没泡进去。

  冉姗姗眼前忽然亮,回头红着脸,弱弱请求道:“锋锋,大婶想在上面。行吗?”她接着又热情鼓惑道:“你想想呀,我是你大婶,就应该多疼疼你嘛。你老是这样疼大婶,就不容易把大婶当大婶看了。”

  我靠!大监督时还真被她鼓惑住了,激动地道:“那你就在上面吧。”

  “嗯!”

  很快,乔锋便四脚朝天惬意地躺在了床上,冉姗姗却皱着眉坐在旁,望着那夸张的高昂之物,心里扑通扑通猛跳,她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大婶,你快点呀!”大监督等得不耐烦了,皱眉甚是轻巧地催道:“坐在上面不就行了?”

  冉姗姗惊恐地摇头:“那样会被顶穿的。”

  我靠!乔锋脸夸张:“那你总得想个办法呀?”

  “想什么办法呀?”冉姗姗却是愁眉苦脸,“大婶见到它就怕了。”

  “那你不见它不就行了?”乔锋实在无语。

  “可这睁眼就见到了。”冉姗姗继续绕口令,“大婶又很难闭上眼。”

  “你把屁股对着我呗。”乔锋哭笑不得,“这样你就看不到了。”

  “这样啊?”冉姗姗皱了皱眉,倒发现这的确是个好办法,点头嗯了声。

  姗姗大婶紧张万分地跨过那厮的胯部,背对着他的脑袋,终于摆出了个蹲茅坑的雷人姿势。

  而从大监督的这个角度望去,对那白白净净拖拖拉拉的大屁股自是非常目了然,当然还少不了那神奇的大婶黑色诱,这种还没见识过的撩人姿势,下就让大监督激起了满腔热血。

  “怎么办了?”冉姗姗有些无助地回过头来,“这么蹲着好累呢。”

  “别急嘛,马上就不累了。”乔锋说得轻巧,边伸出双手,抓住那大婶的屁股,并托了下自己的骄傲,正好对上隔了点点距离,然后又拍了下她的屁股,“坐下吧!”

  “嗯!”冉姗姗没多想,点头屁股松,径直往下掉去,她马上便哎哟了声,额头皱得老高,很不幸的下坐到了最底。

  那厮则顿时被吃了个超级爽歪歪,这种从天而降的超级大婶热情,让他舒服得无以形容。

  “坏锋锋,敢陷害大婶!”冉姗姗回头皱眉气恼地瞪来,“有你好看的!哦——”

  乔锋却往上用力顶,马上便把姗姗大婶的嚣张气焰顶跑了,得意地哼了声:“这可是你主动要求的。好了,该你主动了啊。”他又动不动了。

  冉姗姗总算勉强适应了深度坐下的夸张姿势,她时却还不敢乱动,也不知道该怎么动,非常好学:“大婶怎么主动啊?”

  “起来点,再坐下去,再起来点,再坐下,只要这样就行了。”乔锋轻松地指点迷津,“放心好了,不会轻易脱位的,长着呢。”脸上甚是骄傲。

  “哦!”姗姗大婶还是鼓着勇气开始尝试起来,最恐怖的阶段倒是已经过去了。可是她却又很郁闷地发现,这么个动作法实在太费力了,才坐了十下,她便感觉双腿发麻,痛苦不堪:“锋锋,大婶没力气了。”

  乔锋很是郁闷,这位大婶实在太不给力了,亏他还想着好好享受下大婶的特殊安慰,却是如此浮云。他摇了摇头:“好了好了,你就这么坐着吧。”

  冉姗姗嗯了声,马上便坐着不动了,边喘着微气,忽然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屁股被把住了,然后她便像骑马样,下腾起来下又跌下,此起彼伏,却是那厮自下猛烈发力使然。

  姗姗大婶夸张得哦哦不止,乔锋的劲头则是蒸蒸日上,让她空前痛快地享受了把骑马的感觉——事实上,她却是被倒着骑了。最后,冉姗姗在倒下时,却是全身软透,连手都动不了,这种主人翁的姿势,实在太累人了,何况她前面本来就干了不少活。

  乔锋在痛快虐完大婶后,这才感觉有点点内疚,更多却绝对是爽快。他心疼地抱着那大婶,亲切说道:“干吗要逞强嘛。女强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

  冉姗姗脸痛苦:“大婶怎么知道会这么辛苦啊?以后打死大婶都不当女强人了!”

  “我还是想你偶尔当下女强人嘛。”乔锋甚是乖巧地道:“这样感觉挺特别的。”

  冉姗姗嘴巴撅得老高:“大婶又不是什么女强人,莲香那才算呢。”

  乔锋顿时激动了下,嘴上却叹道:“莲香又不让我疼。”

  “她不是答应到时让你摸光屁股嘛?”冉姗姗皱眉,“不会只是让你画饼充饥吧?”

  “难说啊。”乔锋感慨不已,“好象都放过我好多鸽子呢。”

  “这个莲香?”冉姗姗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心里居然莫名愤慨起来:“怎么能老这样吊你口味啊?她以为吊多了,自己就能更有地位?想得倒美!老娘看她能吊到什么时候!”

  乔锋夸张得摇了摇头,这大婶偶尔的表现还是挺大胆,挺豪气的。

  冉姗姗接着却拍着胸膛,坚决表态道:“锋锋,你就放心好了,到时大婶定配合你,把莲香给拿下来!她不干,我们就起干她!”

  “噗——”大监督彻底晕倒了

  415姨妈那时可是标准的骨感美女哦

  毕竟都不是闲人,乔锋干人等在住了两个晚上后,第三天上午便不得不告辞走人了,让老太太颇为不舍。至于某位老爷子,表面上当然显得满不在乎,潇洒得很,生怕他们走慢了,不送。

  起上到垃圾到家的那辆小标后,由乔锋开出了深宫大院,朝机场方向奔去。

  正襟危坐在副驾上的乔正天忽然咳了声:“锋子,你还是和姗姗自己去跑吧,我和你妈随便就行了。”后排正在“热恋”当中的婆媳俩听就纳闷了,宁霏霏皱眉道:“起回金陵不好吗?”

  乔正天不置可否:“锋子是个大忙人,和我们可不样。应该去兴州视察下吧?”

  “这倒是个好主意。”乔锋颇以为然,脸正色煞有介事:“黄主席郑书记她们工作很辛苦的。”

  冉姗姗听不禁脸红了,在公公婆婆面前谈如此问题,她真的很不习惯,白眼嗔道:“锋锋,你都乱说什么呢?”

  宁霏霏倒是颇不以意,拉着那大婶儿媳的小手笑着安慰道:“姗姗,别激动嘛,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让大婶实在好郁闷,那事能见人吗?

  乔正天则朝某位小监督甚是不屑地瞪过眼,哼了声:“真有出息!”

  乔锋连头都懒得偏,非常自豪地强调道:“我家的人都很有出息!”

  “”乔正天随后迅速召来了辆军车,和宁霏霏起坐上,四人分道扬镳。乔正天却是直奔军用机场而去,准备乘坐军方专机回金陵,在不方便再偷看风景时,这位老总并不觉得低调还有多大意义。当那位儿媳不在时,他便将直接处在老婆大人的严密监督之下了,想偷看?门都没有!乔老总的妻管严帽子却也不是白戴的。

  而乔锋在驾车拉着姗姗大婶奔向机场时,仍是忍不住吐了又吐,对那老子的虚伪行径表示了空前无比的愤慨。

  他们来到兴州市委的书记办公室时,已是下午两点。

  郑清梅对他们的突然造访感到很惊讶,见面便忿忿不已:“妈的,今天过来干鸟毛啊?画饼充饥!”这天却是周四,为标准的限战日。

  我靠!乔锋被雷了大下,他本还指望着那婆娘高度激动,热情地背他回。

  冉姗姗倒没发火,却得意地哼道:“我家锋锋这次就是来吊你胃口的!郑书记,注意安心工作啊,可千万别胡思乱想,轮你还早呢!”

  “早你个屁!”郑清梅下被激火了,满腔的欲火正没处发泄,忽然完全不顾书记的形象,下冲过了两步,抬手照着那欠揍的大婶屁股,啪啪便是两大板子,“老娘叫你再落井下石!”

  “哎哟——”冉姗姗痛苦叫着,马上也冒出了巨大的无名怒火,“郑清梅,老娘不揍烂你屁股,就不姓冉了!哎哟——”

  却是大监督迅速窜了过来,再次对说脏话太过分的姗姗大婶补了两大拍:“哼,嘴巴文明点!”

  郑清梅脸幸灾乐祸,咯咯地笑:“姗姗,这下爽了吧?”

  “爽你个屁!”乔锋眼睛瞪:“以为你就躲得过?我不让姗姗揍你屁股,那是不想你们有不正当的拉拉心理倾向。哼,厉害了啊?敢这么打姗姗了?马上爬那桌上把屁股露出来,老子这次得好好教训你顿才行!妈的,周不打,屁股就发痒了!”

  冉姗姗脸上再次写满了高度得意之色:“清梅,这下舒服了吧?”她又咬了咬牙:“锋锋,可千万别手下留情啊,她那屁股上的肉好厚的,般根本就打不疼。哎哟——”

  自然又被某位看不惯落井下石行为的大监督给拍了屁,这当然让郑书记心里好过了不少。

  其实,某人就是善于利用对比惩罚的方式,让大家的心理尽量平衡点。他简直没法想象,自己这些媳妇的心理怎么就反正见到别人比自己更倒霉,就舒服了!

  “哎哟——”

  郑书记还是非常有认错精神的,知道乱拍大婶的屁股非常不对,因此点折扣都没打,就半趴在她的书记办公桌上,裤子主动拉到膝盖处,白花花的超级大屁股上已有几分红色了。

  乔锋接着又是拍扇去,严厉斥道:“以后还敢不敢再乱打姗姗了?”

  自然,拍屁是最不伤身子的,这点红印对婆娘来说,实在太小儿科了。但她还是非常痛心疾首的猛摇头:“不敢了!”哼,才怪!

  “锋锋,让大婶也打两下,好吗?”冉姗姗心里这会痒得厉害,双手死死缠住那厮的胳膊,摇着央求道。

  郑清梅立即瞪眼:“你她妈敢!”被某人拍拍屁,婆娘还挺受用的,但要被那大婶这么侮辱,婆娘则定会坚决愤然反击。

  乔锋当然不会让婆娘受如此委屈,马上眉毛耸,阴阳怪气地道:“姗姗,你屁股不会也痒了吧?”

  冉姗姗猛摇着头,却是迅速松开了那厮,识趣地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勾当,大婶是坚决不干的。

  乔锋再次象征性地拍了婆娘屁,便果断终止了这次惩罚行动,其实他的心里还是蛮心疼的,摸着她的大屁股揉了起来,声音顿时轻柔多了:“下次可再别乱打姗姗了啊。”

  “嗯——”郑清梅认真点头,鼻子哼哼,“姨妈都疼死了。”

  “假惺惺的!”那大婶在旁白眼鄙视道:“呕心死了!”

  “冉姗姗,你她妈再乱嚷嚷,老娘就打烂你屁股!”郑清梅差点就翻身而起,不过却被那厮给按住了:“好了,别激动啦。”

  顿了下,他又回头严肃望去:“姗姗,你给我过来,帮清梅好好揉揉!”

  婆娘顿时大喜,姗姗大婶咬牙切齿,忍辱负重地哦了声,还是走了过来,用力使劲揉啊抠啊,尽管如此,那婆娘仍然享受得不行。能让大婶帮着服侍屁股,这可绝不是般的享受。婆娘感受到了种强烈的虐婶滋味,满足了她心里的那点不太正常的某类因子,心情顿时舒畅多了。

  乔锋随后又群发了短信,却是晚上起在秘密据点大会餐。

  先前奔波不少,冉姗姗时感觉有点累,便去里间先睡了,乔锋这次没有陪她睡,毕竟平时陪得太多了,老这样,大家也是会有意见的。关键时刻,大婶倒还比较有觉悟,撅着嘴儿没多说什么,个人样睡得很。睡婶的称号当然不是开玩笑的。

  郑清梅忙着批阅文件,乔锋则坐在她的身后,惬意地抱着她的腰并伏在她的背上,这种大号姨妈所带来的特殊感觉,自是另有番风味,让他忍不住陶醉其间,特别有安全感。

  我靠!

  这番举动,点也没干扰到拿得起放得下的郑清梅,干起工作来还更加利索了,刷刷刷的,动作超级快,动力大得很,因为她想早点干完,然后去和某人起秀感情。其实婆娘更喜欢背背抱抱之类的动作,而平时之所以发厉害,主要却是没时间秀那些动作,做更省时间罢了。

  摊上个超级大众情人,很多事是比较无奈的。

  大监督很自然地睡着过去,伏在姨妈的背上睡,感觉真不错。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脑袋早就被埋在了已干完工作的婆娘的胸怀深处,这位婆娘望着那张熟悉又似乎陌生的面孔,没来由地轻叹几声,滋味有点复杂,不过幸福的味道却是主要的。

  “清梅,怎么了啊?”乔锋却突然睁眼抬头望来,脸的乖巧。

  郑清梅白眼丢过:“姨妈在想,那时到底都是怎么失身在你手上的?妈的,老娘这么有贞洁观念的人,都还是硬被你给搞了,越想越气人。”咬牙摇头番。

  乔锋瞪了瞪眼,很有意见:“我可没硬搞你啊,当时你批准了的!我最多就是勾引了你!”

  “坏蛋!”郑清梅爱恨交加地戳过指,有些怀念地道:“唉,那时的日子过得多轻松啊。哪有现在这么忙。”

  “累了?”乔锋眨了眨眼,“要不干脆请假休息段时间?”

  “你以为老娘还是在当局长啊?”郑清梅白眼感慨不已,“当这破市委书记,可不比般职位,要操心的地方太多了。算是上了贼船!”

  “不想干就不干了呗。”乔锋马上认真起来,“我可不想把你给累坏了。还想着带你出去到处玩呢。”

  郑清梅笑着摇了摇头,轻叹口:“你有这个心,姨妈就很开心了。其实姨妈没那么脆弱啦,只是时发下牢马蚤而已。”

  乔锋脑袋转了下,坚定地道:“清梅,你下周还是请周的病假吧,让艺莉先帮你顶顶,市委市政府两头都挑下,反正她还年轻,压压担子锻炼下也是应该的。我下周带你出去好好玩上几天。”

  “这样啊?”郑清梅迅速心动了,望着那厮不似作假的样子,她马上点头,甚是干脆地道:“好!那下周姨妈就请病假!”私下里和那厮起出去玩,却是郑清梅心中埋藏很久的愿望,但自打不当那厅长以来,就直没机会了。自然,这种所谓的起出去玩,是指小规模的,不超过三个女人,和集体活动还是有所区别的。般来说,当女人起超过三个时,某位牛叉的男人就显得不太重要了。

  郑清梅时格外开心,面若桃花,仿佛年轻了二十岁,变回二十几岁的超级大姑娘了。某人在幻想此种神奇现象时,简直好想哭,他这位婆娘的身材实在太伟大了,真不知道她年轻时到底是个啥样。

  那厮弱弱地问:“清梅,你大学毕业时都有多重啊?”

  “这个啊?”郑清梅眨着眼睛,嘿嘿地笑:“哼,不告诉你!”

  “小气鬼!”乔锋白眼。

  郑清梅神秘地道:“姨妈那时可是校花哦!”

  “噗——”大监督差点喷死了,他实在无法想象位青春靓丽的校花能有如此高度和宽度。不过,他对婆娘的容貌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当个什么破校花还真不是问题。

  番恩爱过后,郑清梅还是忍不住泄了她的老底,脸自豪地道:“姨妈那时可是标准的骨感美女哦!锋子,想不想看照片?这照片我就给我堂姐看过呢。”

  乔锋的眼睛顿时睁得大大,骨感美女?他猛点着头嗯嗯:“我看!”

  “等下啊。”郑清梅热情地送过啵,又伸手打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个精致的很有些年头的日记本,终于掏出了张经典的清纯美女照,有些羞涩地递到眼睛仍瞪得大大的那厮面前,“这就是姨妈呢!”

  乔锋登时呆住了,脸上花痴无比,这不但是两者形象的巨大反差使然,也是为了让婆娘更有信心。其实说实在的,这照片上的清纯美女,虽然比现在的婆娘似乎要靓那么点点,但大监督却是偏爱超级成熟型的特殊人物,他当然百分百更喜欢眼前的这个超级肥婆娘,而对照片上那儿童级的小女生其实没大兴趣。

  饶是做书记的人了,郑清梅此时仍羞涩得像个十六岁的少女,见到那厮如此表情,心里美滋滋得不行,“姨妈那时怎么样啊?”其实她也知道某人好哪口的德性。

  “真漂亮!”乔锋盯着照片甚是感慨,又望了望眼前的婆娘,“不过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呢?”

  郑清梅幽幽叹了口:“工作以后不知怎么搞的,身子天比天肥,终于变成了头猪。真是烦躁。”

  “笨蛋!”乔锋反过来把婆娘疼爱地抱在怀里,“我就特喜欢你这宝贝猪猪!在我眼里,那照片上的都还未成年呢。”

  “哼——”郑清梅撅起了嘴巴,“姨妈还想着这张照片是自己最得意的呢。你个超级啃老族,真不要脸!”

  “不样嘛。”乔锋嘿嘿着乖巧说道:“见过你年轻时的照片,就能对你有更加全面的认识了。以前我还直不能想象你年轻时到底是个啥样,现在就不用再想了,这形象都可以符合起来了。我只要想到你年轻时的样子,就能把你当成乖宝贝来疼,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就能把你当成姨妈来撒娇嘛。”

  “”

  冉姗姗不知什么时候自己醒了过来,出门见到了那俩人过份的幕,心里恨得直咬牙,却只是嘀咕了几声,终于还是让那厮放弃了继续泡姨的行为,毕竟这时已经不早了,他还得和姗姗大婶去搞采购。

  “清梅,那晚上见了。”

  挥手告别,姗姗大婶马上又变回了快乐的小鸟,特别是在进了菜市场后,让大监督高度头痛不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