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何时何地,这里都是你曾经的个家,我们曾经有过段共同的灿烂多姿的战斗岁月走出俱乐部后,你定要牢记自己曾经的卓著战功,要有蔑视切敌人的气质,不畏惧任何人,任何人都是人,要敢于和别人多交流”

  洋洋洒洒超长篇,起码说了十五分钟,换成平时,李小娟早就炸了耳朵,不过此时此刻,她却发现,以后再想听到如此“丰富多彩”的念叨,却是多么不容易,所以硬是忍着听完了,而且深受感染,简直比送君千里,终须别还要那个。

  “唉,以后大家要见面,可就不容易了。”乔锋叹了声,又在煽情了:“哥还算好,去你家,或去你学校看你,倒比较容易。但俱乐部的同事们,相对就难了,这种离别通常是永久性的,再长大点后,你就会明白哥的意思了,由于某种原因,通常在内心会有种想见却因疑虑重重而又不敢见的矛盾心理,久而久之,也就不想再见了高深莫测的心理学理论我在想,是不是该大家起搓顿,留下个深刻的回忆呢?终于道出了他的核心企图”

  “我请客!”李小娟猛然觉醒,空前慷慨道:“我们办公室的,还有陈总上官副总和冷部长起。上次我们俱乐部会餐的那个地方就很不错。”

  丫的,才桌,两千块?乔锋这会只想为俱乐部谋取多点的福利,对这小妹妹不差钱还如此小气的作风非常深恶痛绝,语重心长的继续煽动:“小娟,我们俱乐部是个高度团结的整体,你这种厚此薄彼的做法很不妥当,会给大家留下很不好的印象。我认为,还是不用请了,请了反而会让大家心里不好受。”

  李小娟本来就是个很“聪明”的人物,这会又笼罩在离别两眼泪汪汪的深情之中,马上拍了拍胸,更加慷慨地说道:“我全请!”

  在这刹那,无论是乔锋,还是办公室其他的同事们,顿时对李小娟刮目相看

  而后,在乔大监督的号令下,每名员工均被允许叫上名家属或朋友,前提是女性,乔锋家里则来了四个,周倩倩胡媚以及温家母女,都是些嗅着腥味就不放过的角。至于贾璐,因还在进行非常重要的秘密突审,乔锋决定以后再好好补偿她下,比如多摔几次,或者狠狠揍上几通屁股。

  浩浩荡荡两百余号人马,直奔那家挺不错的酒店而去,坐了整整二十桌。

  古今离别多愁恨,美酒佳肴寄思怜。

  场疯狂的女人之席,疯疯癫癫,面红目赤,畅所欲言,时笑过诸多旧怨。

  最终,每桌由两千飙升到了四千,而李小娟则在八分醉中,被乔锋抗着成功刷卡,不过八万而已,毕竟她今天刚领了暑假短期工的五千工资。无论如何,密码是李小娟亲自按上的,证明在这刻,她还是清醒的。

  所有人回家,律打的,除了李小娟是由专车接送。而她的那四大袋战利品,则被乔锋给悄悄摸走了三袋。

  其实乔锋这次只不过教了李小娟个很重要的做人道理,做人,该慷慨时且慷慨!唯不同,他的教学模式跟那些领导的泛泛之谈有点微小差别,他更加侧重理论联系实际,以实际为主,并在实践中认真领会。相信通过这次的丰富实践活动,李小娟的思想势必发生重大变化

  乔锋坐在副驾上,目不眨睛盯着旁边的这女人,已有整整分钟。

  今天冉姗姗穿了套运动装,上身的白色短袖李宁牌恤,显得格外短小,让原本的傲人身材,也变得娇小几分,尽管如此,那对突兀挺拔的双峰,仍是非常显眼,让乔锋感觉很不可思议,这会是个有着二十四岁女儿的大婶?

  当然,乔锋这么盯着她的更主要目的,却是想找到上次在演唱会时所发现的那种超级女神气质,很遗憾,从开始,他就没有看到,这位大婶非常善变,单独在他面前,马上就变成了个懵懂羞涩的“少女”,让他好想吐。

  冉姗姗还没开车,她被盯得实在很不好意思,终于转过头撅嘴望去,“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啊?我可是大婶呢!”

  乔锋盯着不动,显得若有所思,像是自言自语:“怎么就找不到上次的那种感觉呢?”

  “上次的什么感觉啊?”冉姗姗不解。

  “你上次气质不是很高的么?”乔锋纳闷道:“怎么单独在我面前,就变成这样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冉姗姗翻了个白眼,“讨厌!”

  呕!这厮差点又吐了,切,还以为你十八岁啊!很随意伸手朝她那裸露的洁白无暇水嫩水嫩的手臂上捏了把,马上引来了这位大婶的剧烈反应,迅速往另外侧缩,双手死死抱在胸前,非常警惕地盯着这厮,紧张地问:“你想干什么?”

  乔锋哭笑不得,摇头呕心番,鄙视道:“大婶,你别自做多情好不?我只是见你皮肤不是很黑,也不算很枯,就随便检查下,看你到底多大,有没有瞒报年龄。我现在开始怀疑,你不是王月她妈,而是她姐。”靠,这厮发现自己说的有些不对,方向标出了问题。

  果然,听这话,冉姗姗就臭美得不行,恢复正常姿势,嘴上却是嗔道:“乱说什么呀。月月可是我把屎把尿带大的,我是她绝对的独无二的妈妈。”甚是自豪不已,快飘到了天上。

  乔锋若有所思地盯在她的胸前,忽然冒出句:“大婶,你那里面是不是塞了丰胸的硬质物啊?”

  “啊你调戏我!”冉姗姗气红了眼,扑过照这厮就是两爪抓来,奈何那厮向没有受虐倾向,很轻松地把她给截住了,但由于她的攻势过于猛烈,结果就冲进了那厮的怀里,被搂住了,两人胸膛紧贴在起,完全在她的抓狂惯性之下。

  靠,真货啊?柔软弹性超级丰满乔锋却是真有些咋舌。至于被别的女人占点小便宜,只要长相还马虎,他向不怎么在乎。做人,就该拿得起,放得下。他确信自己没有什么邪恶的不良企图,而企图则决定纯洁度。

  冉姗姗忽然定住不动,她反应了过来,时的心情不知如何形容,高度羞愧,高度紧张,等等。

  乔锋有些奇怪,也懒得动,就这么抱着,等她慢慢反应过来。

  车内很静,时间像凝固了样,尽管外面很喧闹。

  气息非常暧昧,乔锋发现,这好象太过火了点。让他不解的是,这位大婶的出墙潜质倒是挺丰富的。而说实在的,抱这么个超级大软肉球,感觉还真不错。在微微的迷乱中,这厮深呼了两口气,马上便只当自己抱着只宠物肥猫了。

  “还抱着啊?”分钟后,红着脸的冉姗姗终于说了句话。

  乔锋忿忿不已:“是你自己贴上来的。”

  两人无动于衷。

  “我是大婶呢!”冉姗姗竭力想证明她的辈分,并主观上以此证明两人的这番动作属于长辈和晚辈之间的亲情,否则她无法接受,不知如何面对。

  “有这么不知羞耻的大婶么?”乔锋嘴上却是不饶人,“哼,你这头老牛,尽想着吃嫩草。以后可得注意了。”说着边扬手就是板栗,叹道:“也不知道你家的家教都怎么搞的。”对给还没见过的王月她爸戴顶小绿帽,这厮不太介意,只是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

  “先放开我呀。”冉姗姗终于轻轻挣扎起来,超大挺拔之物不断磨蹭那厮,加上阵阵超级熟女味飘入鼻内,很有些陶醉。

  乔锋很自然地把她推回了主驾,恨恨瞪去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随便撒泼!”

  冉姗姗不甘示弱地朝他扬了扬拳头,“你敢乱说,我就敢!”

  乔锋接着马上又是板栗,直敲得她额头马上皱了起来,拿手捂着脑袋,嘴巴却是不敢马上再放肆了,只是气恼瞪着这厮,表达无声抗议。

  “好了,认真开车!”乔锋正色几分,手指前方,转入正题:“发动车子,今天不打游戏了。”

  “为什么?”

  “少罗嗦,听令行事!”乔锋点也不废话。今天他打算正式让这只菜鸟去接受下真正意义上的上路训练,选择的是条车流量较大的三级县道,距离长达六十公里,足以进行各种复杂条件下的实战体验。而在这种情况下,还先去打疯狂的开车游戏,这厮很担心她会把县道变成游戏场,疯狂撞车。

  “哦”冉姗姗很不爽地应道。

  “前面的事,是你想打我,然后我自卫,就这样而已,可不要乱想。”在冉姗姗紧张驾车无暇注意的时候,乔锋漫不经心的淡淡说道,对那暧昧事件定了性。

  丫的

  求票!

  第七十五章出事了求推荐票

  “什么?我去扮她的男朋友?这怎么行?”

  当乔锋陪着那菜鸟大婶经历了场高度惊险的训练之旅,回到麓城的家中时已是华灯初下,却被自己媳妇和陈芷芸拉到卧室关上门,商量着让他明天周日去温美霞的娘家,客串次男朋友的角色,以堵住温父温母强烈的相亲压力,他差点就跳了起来。【

  “老公,你就帮温姐这次吧。”周倩倩拉着这厮的手,有些不乐意地劝道。看得出来,她先前曾经经历过场激烈的思想斗争,虽然已经说服了自己的心,但醋总是无处不在的,当然,这位媳妇却是识大体,特别是在陈温二人的合力姐妹深情攻势下,终被忽悠成功,居然答应了出卖老公的屈辱提议。

  陈芷芸在边也跟着煽风点火,脸上非常无奈:“小锋,温姐这次实在是没办法才来找我们的。她父母都已经快六十了,非常希望看到她有个完整的家,催得直很紧。温姐前面说过自己有男朋友,这次她父母又下了死命令,必须带回去见见,要不以后就断绝父女和母女关系。”

  “我靠,不会吧?”乔锋夸张地叫了出来。

  “小锋/老公,怎么说话的啊?”两女致性地白眼。

  陈芷芸马上接着宽慰:“小锋,你以前都救过她们母女的命,这次扮下她的男朋友也没什么啦,我们都觉得你挺有演员天赋的倒是没提自己和这厮假扮夫妻之事。唉,温姐信不过别人,不敢找别人假冒男朋友,怕被占便宜呢。”

  “找我就不怕了?”乔锋指着自己的鼻子,郁闷澄清道:“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呢,可没你们想得那么高尚。”

  “我们相信你的。”陈芷芸目光殷切,非常信任地道。在她的印象中,这厮具有浊青莲而不妖的高尚品质,这主要是根据切身经验得出的。

  周倩倩跟着也违心摇着这厮的胳膊,“老公,你就去吧。”不管心里是不是乐意,这厮媳妇在口头上所表现出的伟大奉献精神,绝对可以惊天地泣鬼神,其实她真的很后悔,前面被那两个女人所感动,时豪气上来就答应了,这会后悔却也说不出口,只得硬着头皮继续。

  “我想想”乔锋终于答应考虑下,他必须表现出很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才能最大限度让那醋瓶子好受点。哼,自作自受,逞什么英雄呢?对自家媳妇强烈鄙视了轮。而说实在的,这厮还真是很不情愿去做这种狗血无聊之事。

  最后,他还是同意了,似乎没有不同意的更好方法。做人,该帮忙时且帮忙。

  至于在外面客厅沙发上坐着的温美霞,把电视调成静音,自始自终竖着耳朵。她的心里直砰砰直跳,犹豫了两个星期,这次好不容易厚着脸皮把问题提了出来,成功闯过两个非常重要的关口某人媳妇和某人保姆,要是再被核心当事人拒绝的话,会很没面子的。而且她确实也被那老父老母给逼急了,迫需解决。可真到最后那厮答应时,这位大龄女人又发现自己时没脸见人了。

  温姿和胡媚,则被打发到最远的间卧室,关着门在里面闹着,免得听见这些少儿不宜人的东西。自昨晚李小娟的疯狂告别酒席过后,大家直赖在了这里,点都不觉廉耻。

  周日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没有点风,跟烧烤般,实在不是个出行的好日子。

  大早,乔锋却不得不驾着温美霞的那辆黑色天籁轿车,拉着这对打扮得格外靓眼的母女,以及昨晚大采购的系列补品等等,花的自然是温美霞的钱。【这厮不收她的演出费就已经很不错了。

  温姿很懂事地坐在后排,基本没有废话,只是睁着明亮的大眼睛,好奇打量着前面这对演员的举动。这位小女孩知道假冒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个概念,毕竟她已经十四岁了,早有过每月那几天的丰富经历。在她的印象中,那位乔大叔直是个大大的英雄,无疑,这与724“特大”绑架案息息相关,小女孩的英雄崇拜情结无需多表,她甚至幻想过这位叔叔真是自己老妈的男朋友,甚至老公。年幼无知的她,却是不知道,这是种多么可耻的想法。

  温美霞坐在副驾,腿上放着个装满各种那厮爱吃零食的大号塑料袋,不时的殷情送进那厮嘴里,既满足他的嘴巴,更是为了适应男女朋友的角色。乔锋倒无所谓,演什么都像,而且这次奉令被迫行事,根本没什么后顾之忧,不过温美霞则连被拉下手都会脸红,实在让人很无语,所以更格外需要锻炼。

  路上两人没有多少话,有也只是了解下她父母家的情况。乔锋对这个他直称为温小姐的女人,主要印象就是单亲妈妈,其余的,还真没多少。当然,好些个晚上赖在自己住处的无耻行为,还是让这厮很有些介怀,无疑,陈芷芸能听到的声音,这位单亲妈妈自然也能听到。想不到今天和她竟还有如此遭。

  温美霞的父母住在距麓城百公里以外的个县城,拥有座独立的二层小院,虽然样式略显老旧,却是相当不错了。这年头,有房子就是爷,何况还有院子。

  温美霞的老父老母在门口热情迎接,那看乔锋像见着大宝藏般的绿色目光,实在让这厮很汗颜,差点被盯出了冷汗,还得违心很不情愿地叫着伯父伯母等等。而温美霞这会则终于进入了角色,热情挽着乔锋的胳膊,亲密无间,直让二老快要乐昏了头。

  楼的客厅,温父拉着乔锋寒暄起来,这厮自然是套套,有板有眼,什么工作啊家庭啊乱七八糟,都是事先和温美霞串通好的,以防穿帮。温母则拉着温美霞不知躲得哪里去了,大概是询问两人的关系进展。可怜的温姿,则被打发到二楼的客厅里,个人孤苦伶仃地看着灰太狼,她发现,自己被整个世界给抛弃了,无论是妈妈乔大叔,还是外公外婆,这会她特别想念媚“姐姐”,于是打电话随便聊了下,才个小时。

  中午的饭菜空前丰盛,乔锋的胃口也是大好,温父甚至舍命陪准女婿,不顾自己身体不太适合喝酒,拿出直舍不得喝的四瓶精品五粮液,最后全数被消灭,其中单那厮人就消灭了三瓶半。大凡值钱的东西,乔锋向不会让自己吃亏,而且他对这种假扮角色的行为确实太郁闷了,想着下午干脆趁醉睡上觉,然后就过去了,省得再虚伪个没完没了。

  八分醉的乔锋最终被搀扶到间卧室,四脚朝天躺在柔软的大号席梦丝上,为了不让他感冒,空调温度被调到了三十度,略有些燥热。

  温父也被搀去另个较远的房间睡了。

  温美霞本想帮忙收拾桌子,不过却被她母亲给强行轰去洗澡,然后睡觉,无疑,是同那厮睡在同张大床上。先前在对这位大龄女儿的询问下,她非常羞涩地说到,两人已经同居。温母虽然向对自己女儿深信不疑,但在如此重大事情面前,还是想实际检验下。何况,同居也是天经地义的。而对那位虽然年龄有些小,却绝对是表人材的准女婿,温母的心里是喜欢得不得了,什么姐弟恋的传统诟病,她压根不在乎――尽管那两人差了整整九岁,反倒为自己女儿大声呼好。年轻,代表某方面能力更强,这是显而易见的。女人,越大越行,男人,越大越不行,温母有着非常切身的体会。对自己女儿的“幸福”,她是非常在乎的。

  于是

  出浴后仅穿件薄睡裙的温美霞,非常无奈地被她母亲给赶进了乔锋所在的那间卧室,并更进步被强行推上床,并且保持被那厮亲密抱着的高度暧昧姿势,之后这位母亲才总算心满意足地离开,从外面反锁并关好门。至于偷听与否,这种道德问题是很难界定到底有没有违法的,反正,温姿呆在另层的间房内,肯定是没机会听到的。

  门刚被关上,满脸通红的温美霞便想从那厮的魔掌中逃出来。前面她那母亲非常夸张,竟然让那厮的双手抚在她的双峰之上,内里完全没有防护罩杯。

  只是她发现,这厮的双手被强行抱上双峰后就不放了,想脱开很不容易,时让这位单亲妈妈窘得只想去钻洞。

  温美霞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开始主要是救命恩人的感觉。但随着接触的增多,对他在外面的那些个捕风捉影的韵事,越发抱有八卦好奇之心,曾多次和陈芷芸在床上悄悄研讨过,算得上对那厮较为了解。那厮自是做梦也没想到,会有如此之多的人对他如此感兴趣。

  像隔壁夸张的异样声音,温美霞每次留宿在和陈芷芸睡起时,都会听见,她不得不怀疑,那对每晚必会如此,并从陈芷芸那里得到了最终肯定。更让她诧异的是,每次那声音都会持续很久很久,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范围与陈芷芸不同,温美霞却是要清楚得多,不过不敢像陈芷芸那样夸张地幻想,她还是挺有廉耻之心的。

  在温美霞不敢乱动,并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那厮却不老实了,双手开始抚摩起来,时让她的脑袋片空白,心跳加快了至少倍。对个三十五岁的正值虎狼之年的饥渴女人来说,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