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些叔叔感到奇怪的是,这侄子的心理素质却是特过硬,与四位位高权重的牛级人物坐在起,竟是点怯场都没有,感觉这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实在太夸张了。像在平时,他们当中无论哪人,往哪坐,来见的人莫不唯唯诺诺,哪怕对方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气势就是气势。

  “锋子,你爸身体还好吧?”抗将军衔的二叔乔正民率先问道,聊起了家常。

  “呵呵,我爸住在村子里,空气好,水源好,吃的又是绿色食品,身体还是挺棒的。”乔锋淡淡笑,“不过我的两位妈妈就跟着遭罪了,年后我打算把我爸赶出村子,必须进城。再这么下去,我妈都赶不上时代了。”

  叔叔们大感意外,这侄子也太看向他的目光更不样了。

  三叔乔正权皱眉说道:“你爸连你爷爷都敢顶,还会听你的?”

  求票!

  拐个杀手做老婆

  第百六十四章群熊蛋求推荐票

  虽未见过老爷子威严的面,但从妈妈们先前的种种表现,乔锋自猜得出那老爷子不同凡响的面。开玩笑,住这种地方的人能简单么?

  那厮对他家老子的个性亦何尝不清楚,比牛还要横,当年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心血来潮直接丢掉切,只带着老婆儿子进山沟,非他这才拉得动,打着哈哈说道:“我爸其实很好说话的,这些年他在村里修身养性,境界已经很高,对什么都看淡了。到时我先把妈妈们带出去生活段时间,相信我爸迟早会想妈妈的,那时他就会出山了。”语气甚是恭敬,却掩不住牛气烘烘的气势。

  “哦”四位叔叔再次刮目相看,这乡里来的侄子还真不样,连那头猛牛都敢顶,而他们几人,以前碰见大哥时总会莫名被压住气势,放屁都不响。老大就是老大!

  “那你现在呆在哪里,做什么工作啊?”三叔乔正权接着八卦:“成家没有?”其余叔叔们虽然看着很有深度,漫不经心的样子,耳朵则竖得挺高,有关老大以及老大家里的消息,他们二十年来是片空白,没人敢去了解情况,因为老大在“下野”前便牛气烘烘宣称过,往后谁敢以任何形式来烦他,就抄了谁的家,包括老头子在内。的确,那位老大哥归隐山村做得很彻底。

  “我现在在麓城的家俱乐部做事,有女朋友了靠,多的是。”乔锋倒是没怎么隐瞒,“这几年挣了点小钱,让妈妈们和老爸养老不成问题,他们对生活要求反正又不高,在村里呆多了。呵呵!”

  这话声音大了点,被几个姨妈和堂姐妹们听到了,她们马上在心里直犯嘀咕,毕竟都是有点品位的女人,知道那厮两个妈妈身上穿的绝对是正宗名牌,件得好几万。生活要求还不高?有点想吐血。

  两位妈妈听到那厮的哈哈,暗自颇为好笑和自豪,而对他在牛气叔叔们面前谈笑风生,则是既惊讶又坦然,这宝贝儿子向就这德性,天不怕,地不怕,未成年就这样了,比较喜欢有挑战。

  叔叔们又哦了声,他们倒是不懂什么牌,黑脸四叔乔正放的额头皱得有点高,越看越黑,这时跟着严肃八卦道:“锋子,你在俱乐部到底做什么工作?以前哪个学校毕业?经济上有问题没有?”三句不离本行――人家是抓纪律工作滴!这位四叔至少知道,那老大和两位嫂子直住在山村里,应该没什么钱,而此时两位嫂子身上穿的名牌,他又略知二,透过现象看本质则是纪委的基本工作要求之,自然产生了点怀疑,这位侄子的正常经济能力应该有限,于是就应该不正常,如此推理罢了。

  抗将军衔的二叔乔正民马上目光凛,瞪了那缺根筋的黑脸四弟眼,“正放,说话注意点!”下巴则朝两位嫂子方向示意了下。开玩笑,当人家的面说人家的儿子有经济问题?他也太服这个吃饱了撑着的搞纪律工作的铁面四弟了。而在老大离家之后,这个军人二哥自然顺位接替了老大的基本职责,在这辈中的地位最高,除非那个牛叉老大跑回来踩人。

  乔锋则觉那四叔有点意思,依他的面相理论及看过的不少网络官场小说,推断其可能是纪委工作人员,很是无所谓地笑道:“四叔,你怀疑我经济上有问题啊?不过我还没入党呢,不是党员,在外面靠自己的双手打拼,这才有了点小钱,绝对来路正当。”

  那厮时好笑,没注意便自然叫出了“四叔”的尊称,却是又令众人惊讶,这侄子哪是生分?压根是人家牛叉,不愿叫!其实说实在的,某人认真的时候还真不叫出口,以前又没见过面,他脸皮有时也很薄。

  “嗯,没问题就好。”乔正放的黑脸松了点,点点头。其实真要算起来,就算那厮是党员,有经济问题,跟他这个中纪委的常委又有什么关系呢?高射炮打蚊子!当然,那还真有关系――叔侄关系,也是人之常情。

  五叔乔正生则直冷静盯着那厮的举动,越发觉得有点不可理解,不过他和那搞纪律的四哥不同,并不是怀疑那侄子的经济问题,而是怀疑其可能的特殊身份。国安的人,眼光就是不样。

  “锋子,你从学校出来以后,都去过哪些地方啊?”乔正生终于开口了,语气比较亲切,“外面的世界比较乱,千万要警惕,不要和坏人混在起。”相比之下,小叔是个比较特殊的身份,般更疼大哥的后代,因为小时候往往会被大哥照顾较多。

  “正生!”二哥乔正民再次严厉地瞪过眼,“注意点!”那两个弟弟简直神经质,职业病实在太严重了。

  乔锋倒无所谓,只觉这五叔有点神秘不可捉摸,微微笑坦然说道:“呵呵,我高没读完就辍学了,之后出国闯荡了十年,今年年初才海归的。在国外时,我干的都是正经事打仗能不正经么,五叔你就放心好了。”靠,搞政审啊?老子又不是官方人士!

  继续又扯了番,那厮也懒得藏这藏那,不该说的自然不会说,可以说的洋洋洒洒喋喋不休,让几位叔叔的印象很是深刻。鉴于印象不坏,起码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鄙视,乔锋期间大体上每个叔叔都不经意地叫过次,心里想着,这毕竟是他家老子的弟弟,只要对方不戴着有色眼镜,尊重下也无妨,却是拉近不少关系。而由于这家的第三代就他乔大监督个男人,为新生代的典型,又是老大的儿子,叔叔们还是相当重视的。可问题是,就算那厮扯了很多,叔叔们还是根本搞不清楚,他到底干过什么,反正就不是盏省油的灯。

  至于那些姨妈堂姐妹之类,想让那厮尊重就不容易了,要他的嘴巴无休止地尊称这个那个,比较困难。

  乔万军终于信步下楼了,不过这次是保姆亲自上去叫的人,黎萍还是比较注意给老头子留面子的。至于保姆有没有趁机乱嚼舌头根,乔锋感觉应该没有,因为她现在在他的面前还是胆小如鼠,老爷子也没有明显的异样,只是比午饭时要严肃多了,刚下到楼,便重咳两声,严厉扫过圈,所有人顿时偃旗息鼓,先前还热闹烘烘的现场马上异常安静,其中那厮的四个叔叔,则立即坐得笔直,标准的军人坐姿。

  乔锋不知什么时候翘起了二郎腿,没点坐相,反正叔叔们早见识过了,此时那厮仍保持原样,他最不喜欢当面套,背后套,二郎腿翘得还更欢了,他倒想见见这老爷子的心胸到底有多大。

  乔万军自然瞧见了和那几个牛叉儿子坐在起的那个更牛叉的孙子,连宝贝保姆都敢揍的人物,其实让老爷子很欣赏,遗传了他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气魄,而那些儿子中除了老大以外,就没个有这等气魄的,唯唯诺诺,他其实很不爽。

  因此,这会老爷子压根对乔锋的摆酷动作视而不见,只是严肃说道:“都来了啊?”接着摆了摆手,“吃饭吧,男人桌,女人桌!”径直走向了男人的那桌,让那厮几个叔叔的压力陡然增加不少。

  没过多久,两桌便成型了,男人的桌子上摆了四瓶五粮液,女人则由于人多,桌子相对大了点,围着紧紧,很想说笑,却又不敢开口。

  见此,乔锋很是无语,这都什么家庭作风?回头便冲他妈方向大声喊道:“老妈,小妈,你们继续说啊,这是家庭聚会,又不是刑场,都搞那么严肃做什么?”

  宁霏霏和秦绮马上在心里哎呀声,很是窘迫与不安,这简直是在公开顶撞老爷子,其余女人们莫不大讶,除了老太太和保姆,她们多少有点直观印象了。同样这边桌上的几位叔叔,对这侄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简直是

  非常出人意料,乔万军淡淡不置可否地接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老了,又不是魔鬼。”接着很罕见地笑了下,“霏霏,绮绮,锋子说得对,你们随便说就行的。”

  又对老太太使过个眼色,老太太则很默契地笑着圆场道:“今天是我们难得的团圆日子,大家都放松点,放松点。绮绮,你前面说”很快引入了话题,而那厮的妈妈们毕竟不同凡响,有儿子撑腰,还有遥远的老公为后盾,马上接过话喋喋不休,气氛迅速热烈起来,没多久,女人们竟然忘记了老爷子的存在。当然,不同辈分自有不同辈分的话题。

  那边桌的女人们爽了,这边桌的中老年男人们,却是忐忑不安,女人们特殊点没什么好说的,问题是老爷子是真心的吗?个个屁话没有,全落在那厮颇为不屑的眼中,同样个爹生的,差别咋就这么大呢?对他家的老子,某人现在更是佩服,那气势就是不样,这可不是职位能够熏陶出来的。

  乔锋很轻松地抠掉瓶酒的封口,给干男人们各倒了杯,最后才是自己,规矩还是有的。

  倒完之后,那厮很随意朝对面的乔万军举了举杯,很是干脆道:“老爷子,喝!”

  “锋子,喝!”乔万军很爽快地举杯,爷俩干而尽。

  见那群“不争气”的儿子仍在发愣,乔万军恨铁不成钢,特别是与那牛叉的孙子形成了鲜明对比,时气愤不过,用力拍了下桌子,啪的声,直震得儿子们的心脏猛跳不已,过去的历史阴影幕幕出现,这老爷子火爆时甚至扬言过要枪毙儿子除了老大,其余儿子都曾遭到过枪毙的致命威胁,此时威猛仍是不减当年,恨恨骂了起来:“妈的,老子又不是鬼,怎么就生出你们这么群熊蛋?怕老子怕成这样了?都给老子喝酒说话,再闷声闷气,老子以后不准他进这个门,进来就打断他的狗腿!”

  女人那桌亦马上安静下来,个个心惊不已,貌似她们很久没见过老爷子发这么大火了――尽管没发火,但只要他在场,大家就会自然紧张。

  乔锋察言观色,马上笑着打起了圆场,“老爷子,别生气,喝酒喝酒!”迅速又各倒了杯,碰杯干掉。

  “老妈,小妈,你们继续说吧,男人和女人各自半边天,不用管我们这边怎样。”那厮朝妈妈们喊了话,再次给爷俩各倒杯,接着神情自若地从左到右依次举杯,“二叔,三叔,四叔,五叔,我们起向老爷子敬杯吧!”

  二叔乔正民毕竟是目前二代中的名义老大,又是名军人,好歹心理素质强了点,在兄弟们面前率先举杯对准了老爷子,接着其余叔叔跟着举起了杯子,至于某人,早就和老爷子碰过杯了。

  乔万军重哼了声,扫了圈没气魄的几个儿子,摇了摇头,“喝吧!”率先仰脖子而尽,那些儿子则终于恭恭敬敬小心喝了下去,让老爷子又是摇头不已,这人比人,实在气死人,在自己面前喝个酒就像喝毒药样,而平时老爷子可能是习惯了,还不觉得太那个,此时在那牛叉孙子的强烈对比衬托下,感觉就太明显了,那厮喝酒比他这把老骨头都还要快得多,规矩虽然差了点,但老爷子并不在意,很欣赏。喝酒从来不讲辈分!

  在那厮的推动下,女人们很快又忘乎所以了,多少冲淡了这边男人桌的严肃气氛,而在爷俩的喝动下,那厮的干叔叔们,好歹拿出了平时在下属面前的点点气魄,喝得也有点小滋味,总算让老爷子的脸色好看点点。

  言谈中,听那孙子夸夸其谈地说要把他的老子拐出山沟,乔万军顿时特别感兴趣,虽然依然很严肃,但那专注的神情

  有了那厮的带动,男人桌终于名副其实,桌上四瓶没多久便空了,其中某人点不讲客气,本着有便宜占不占白不占的基本原则,人便搞掉了两瓶半,这可是特供的极品五粮液,市场上都买不到,虽然他对酒没有实质性兴趣,但这等便宜,足够他的眼睛发光了。

  老爷子亦喝了大半瓶,脸红不少,豪气大发,说的话竟比平时几十次会餐还要多,当然多数都和那孙子说的,很入状态,非常兴奋。

  “幽兰,再拿十瓶!”

  “诶!”

  奶奶滴!某人更加亢奋起来,他的那些叔叔们则咋舌不已,这老爷子今天没吃错药吧?但对这极其罕见的幕,儿子们的心里则是既惭愧又欣慰,他们隐约有点明白了老爷子的真实心态。

  “你们四个,人瓶,这是老子的命令,喝不掉以后不用再来了!”老爷子很不客气地对他四个儿子下达了喝酒令。

  “是!”空前洪亮的齐声回应。

  “妈的,这才稍微像老子的儿子!”乔万军恨恨鄙视番,又兴奋说道:“锋子,我们继续!”

  男人们全喝高了,终于忘记了身份,忘记了老爷子的存在,吐了不少真言,并把地板吐得塌糊涂,呕心不已,最后全变成了死猪。除了十二瓶,后面又上了六瓶,老爷子的四个儿子总数各完成了两瓶伟大的老子任务。

  面对这疯狂幕,女人们万分惊讶,某位保姆的额头则皱得很高很高,她的工作量极大增加了。好在各家女人们都很疼自家的男人们,拖拖拉拉,把男人全弄回了卧室,然后起大扫除,空前团结。

  那厮这次占的便宜太多了,人九瓶,为其历史之最,老爷子三瓶,倒不算空前但绝对是老年时代的空前,非整瓶零散不计。

  乔锋睡得很,他的酒品很好,从来不吐,只是睡觉时间长短罢了。这次他喝得的确比较过瘾,人生难得几回醉二十几年了他和老爷子在本质上还是比较对头滴!

  求票!节奏能快时自然会快,而无详略区分就只是篇报告罢了。

  拐个杀手做老婆

  第百六十五章里外不是人求推荐票

  沉沉觉,直至次日早晨,乔锋只觉口干舌燥,难受厉害,终于醒了过来,脑袋仍很胀,遂使劲摇了摇头,有点后悔,要酒不要命实不应该,贪小便宜的心态不好,等等。不过如有下次,他恐怕还会这样。

  侧目看去,秦绮居然趴床边睡着了,很是安详,让那厮鼻子顿时酸,赶紧掀过被子盖住,虽然屋内暖如初夏。

  浅睡中牵挂厉害的秦绮听动静,马上睁眼醒来,见那厮神智已经正常,顿时惊喜不已,“锋子,你终于醒了啊?我和你妈轮流看了你个晚上,你连手都没动过下,都让人担心死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嘛,我睡觉向比较死的。呕”乔锋坐起来,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对了。”秦绮马上甩开被子,起身朝几步外的小圆桌快步走去,上面放有杯子壶子,“你的嘴巴定很干,得多喝点水才行。”倒了满满大茶杯温水,走回递上。

  乔锋也没客气,仰脖子咕噜咕噜喝了个精光,终于好受不少。秦绮随即又连倒了两杯,方才让那厮畅快解渴。

  “小妈,你快去睡吧,我没事了。”得到充分照料的乔锋很是心疼,忙推着秦绮,催动番。

  “嗯,小妈是该去睡了,不睡好容易老的。”秦绮对自己的身体倒挺重视,心疼交代道:“以后可不能再随便多喝了!”在那厮郑重点头保证之后,她这才终于离去。

  洗漱番,保姆大姐则在厨房忙着做早餐,这时还早,基本无人起床。

  肚子饿得慌的乔锋很快悄悄窜进厨房,走到幽兰身后,随手便是拍,却是拍在她的肩上,尽管他其实很想拍屁股,但想想那样确实过分了,人家这会又没惹他,遂作罢。

  “啊”意料之中的声惊恐,幽兰猛然回头,在发现是那厮后,方才喘过口气,马上瞪眼大呼小叫:“你干什么啊?都吓死我了!”

  “切!”那厮很是不屑,“心理素质还真高啊?我饿了,马上给我弄吃的。另外,你不会就忘了吧?对我要尊重来着,这才几分钟没到,就又开始耳边风了?我让你不长记性!”由于理由充分,结果保姆的左右两边屁股各挨了下,迅速勾起了她的痛苦回忆,马上老实多了,很郁闷地给那厮夹了六个大肉包子那厮直嚷着再加点,以及大盆稀饭,好歹把这饿鬼给打发走了。

  乔锋大口吃完喝完之后,畅快番,睡眼惺忪的黎萍终于下楼了,见到那精神抖擞的孙子时,顿觉格外诧异,招呼番。

  事实上,昨夜包括老爷子在内的五个大男人,全都很惨,折腾了大半宿,让各家的女人都累得够呛,好歹后半夜平息下来。喝酒容易扫尾难,普遍真理!

  由于那厮的四个叔叔都属于高级公务人员,虽然身子很难受,但都强行挣扎着起床了,他们可不敢当着老爷子的面旷班,那样准会被骂个狗血淋头。而那位老爷子,虽然很不情愿,同样也起床了,做老子的,不作出个好榜样不行滴。

  很快,男人们没精打采地围在桌边,胃口奇差,但也得硬往嘴里塞东西。至于那厮的堂姐妹们,昨晚就走了,只剩各位姨妈陪着相应的叔叔们,亦坐桌边,精神普遍不好。

  唯仍在睡懒觉的只有那厮的两位妈妈,她们昨晚累得厉害。其实每个女人都累坏了,并且比那厮妈妈还要累得多,毕竟某人有两个妈妈,而且酒品特好,不呕不说不动,只是睡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