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级别?连列席都够不上,你该去找你舅舅谈的。”揶揄番。

  “黄副市长,我们现在是在谈正事,请不要掺杂无聊的私人问题。”那厮甚是正经:“秦省长有家有室,你跟他在起瞎搅合什么?要注意下影响,不要因此断送你的大好政治前途。还有,你往后也别想着倚老卖老,反正我是不会尊重你卖老行为的。另外要注意和我保持适当距离,别让人老是怀疑你对我有不轨企图,这样对我的影响不好。今天心情不好,就不和你多说了,等我心情好再说吧。”

  忿忿番,起身朝门口方向走去,“走了,有事电话联系。并恭喜你的帽子快要高点了。”很快开门关上消失。

  黄莲香张嘴,好会没回过神来,再次哭笑不得

  求票!情绪差,很影响状态,写得也慢,暂时性

  拐个杀手做老婆

  第百六十七章赡养义务求推荐票

  吃过早餐后,黄莲香即行告辞。

  上午,乔锋人走出院子,坐公车找到了京里的家豪华大酒店,听说那个姐早就下榻到了这里。而至于她不去老爷子家,自有特殊原因,早些年她是那厮老子的私生女,和她妈住在另个地方,而当乔正天进山之后,这对母女并没有跟去,之后即断了往来,各奔东西。

  按图索骥,加电话联系,乔锋找到了六楼的套豪华客房,有些激动地敲响了门,门内则很快传来个清脆女声:“谁啊?”

  “姐,是我。”那厮尽量平静地说道。过去虽然没住在个家,却是离得不远,时常能见面,这个姐他还是有相当印象的,别亦是二十年。

  门开了,身宽松休闲服的董冰优雅地站在门口,眼里闪烁着晶莹,嘴巴动了几下,最后激动冒出句:“进屋说吧。”

  “姐,你变漂亮多了。”乔锋亲切笑着称赞道,起进到屋内,随手关上门,四下打量了下室内,豪华得夸张,看得出来,这个姐混得相当不错,这从气质上也能反映。

  董冰不干了,马上嗔道:“哼,那姐以前就不漂亮了?”边招呼那厮坐下,又跑去泡茶,其实她心里挺受用的。关系下子亦拉近了许多。

  “呵呵,那时姐你才十岁,小孩个,这能比么?”那厮油嘴滑舌的特性不自觉冒了出来,感觉好象没什么隔阂,便比较随便。

  “哼”正在泡茶的董冰回头白了眼,不久又端着两个热气腾腾的杯子回到桌边坐下,递给那厮杯,边细细打量着他,直把那厮弄得都有点不好意思,瞪了瞪眼,“你老瞧我做什么?我可是你弟弟!”

  董冰露齿扑哧笑,马上板起脸嗔道:“你小的时候就调皮死了,尽捉弄姐,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乔锋感慨番,说道:“我觉得姐在本质上变化也不大,还是那个姐。哼,还说我捉弄你?你那时跟个母老虎样,欺负我可不少啊。”

  岁月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温馨的幕幕

  俩人沉迷在现实与过去之中,除了缅怀,自然也询问了当下情况。那厮通报了他们公共老子的情况,也随便扯了几句他老妈小妈之事对他姐来说,那只算阿姨,至于他自己,则是打工仔个。董冰倒没怎么藏事,直接说了她顺风顺水的光荣事迹,海归回来办公司,在娘家的支持下,或许还包括爹家的暗中力挺,现在公司规模不小,上市了,总部则在沪市。

  “锋子,你不是打工吗?”说话的当头,董冰热情邀请道:“干脆来姐的公司吧,这样比你胡乱晃荡要好多了。你今年都二十六了,老吊儿郎当可不行,得早点成家,把心性定下来。”言之凿凿。她却是从那弟弟的山沟沟出身小时候就不着调的特性以及当下的衣着方面所作出的综合直观判断,大概混得不怎么好。做姐的,关心下是正常的。

  由于是姐弟关系,如此丝毫未打击到乔锋的自尊心,只是多些温暖罢了,摇头笑道:“姐,你走眼了,我混得虽然不怎么样,但养家糊口还是没问题的,只是喜欢穿普通点的衣服罢了。你不能老从衣服上来看人啊,我不会那么没气质吧?”

  白眼几个。

  “好了,锋子,现在可不是要面子的时候。”董冰不置可否的认真说道:“爸的年纪也大了,不能让他操心太多,既然我们又碰上了,以后姐就会管你。听话,到姐的公司去吧。”

  乔锋有些郁闷地强调道:“我真的混得还行,虽然不是什么大富翁,养十几个比较节约的女朋友还是没问题的。”

  “都怎么说话的?”董冰哭笑不得,差点就要跑来敲板栗了。而某人小时候也实在够倒霉,被妈啊姐啊敲过不少板栗,这或许正是他长大后很不喜欢被人损的原因,或许也是他喜欢损人的原因。

  乔锋又扯了番,好歹让那个姐相信他并不只是个领几个死钱的纯正打工仔,而且有女朋友要照顾,不能随便离开麓城。那厮则得知,这姐还是个老大难问题,没能嫁出去,新代牛级的“三高专业户”――年龄高学历高收入高。

  午饭是在个包间内进行的,神奇的山珍海味,海量丰盛,等等,让某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家伙大开了眼界,大饱了口福,那疾风扫落叶之势,直让董冰摇头不已,这弟弟貌似生活艰苦了点,不禁又对他的现状表示担忧。

  董冰是个大忙人,今天来京还是按照严格的时间表,好不容易腾出了半天,下午还得坐飞机出国谈生意,她的助手团也住在这个酒店。

  吃过之后,她便边闲聊边偶尔抬手计算时间,见此情形,乔锋自然明了情况,除了对女强人表示无奈之外,未作多感想,毕竟这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姐,适时主动说道:“姐,你有事尽管去忙吧,反正现在我们也对上了号,往后多电话联系,有时间走动就是了。”

  董冰有些歉然地笑了笑,说道:“姐现在被工作拖得厉害,这次真不好意思了。不过下次姐定多抽出时间来麓城看你的,并认真检查你的实际情况。”

  “随时欢迎!”乔锋夸张地挥双手致欢迎辞,又感慨地道:“年后爸可能出山,咳咳,就是出沟沟进城里住,以后有空的话你应该看看他,毕竟现在你长大了,有着自己的独立人格和行动自由。”

  “他会出来?”董冰很是疑惑,无奈道:“不是我不去看,你也知道的,爸连他父母兄弟都不认。”

  “到时再说吧。”乔锋不置可否,“姐,你先去忙事。记得发几张漂亮的个人照片到我邮箱里,明天我会回山里趟,希望到时能让爸看到你现在的样子。”

  “嗯!”董冰有些哽咽,“代我向爸问声好,叫他多注意身体,有机会我定会看他的。”

  从酒店出来后,乔锋来到旺府井,咬了咬牙,买了两个比较牛的手机,还办了张卡,其中的个手机他打算往后自己用,该升级了,另个则打算送给山沟沟里连座机都没装的老子,让他也牛把。至于老妈小妈,在麓城便有人送手机了,自然是某些有长远眼光的女人。

  那厮之前的古董手机,连上个网都不行,确实不方便,他已向那个姐说了邮箱号,到时直接手机上网就方便多了,而那老子的德性,他亦清楚,想女儿其实很厉害,偏偏死要面子,如果看到那女儿当下的靓照,肯定兴奋厉害。

  回到老爷子的家里。

  由于明天要走人了,往后也说不准还能不能再见,婆媳们聊得很是热火,点与时俱进的意识都没有。乔锋实在看不过去,便提醒了他的两位妈妈――你们现在是有手机族,不是正宗的山民了,以后想聊就聊,电话费不用她们操心,会有孝顺人士买单的不是他。这才让她们迅速恍然大悟,心情大为明亮。显然,过去封闭的历史印象实在太根深蒂固了,如今则很方便。

  乔锋也陪老爷子随便聊了番,人老了,说不定哪天就去了,那厮亦有所感慨,没有太过清高。

  说到后面,乔万军的神情忽然严肃很多,起身像泰山样屹立在窗前,背对着那厮,字字郑重说道:“锋子,回去转告你的老子!从今往后,我不会再让他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他想做什么都成,别再跟他老子怄气就行。另外还有他妈,他得负法律上的赡养义务,不要以为躲到山里就可以不用负责任。他的老子不需要他赡养!”

  乔锋迅速正经百分,坚决应道:“老爷子,你就放心好了,我会字不漏转告的。”靠,你不会说得好听点啊?死要面子!

  乔万军亦微微有气,他却是希望那厮能适当加工下语言。谁不要面子呢?

  “那就好。”乔万军叹了声

  晚饭吃过后收拾完毕,乔锋又同保姆大姐起泡电视,这里也就他们比较同龄,容易闹在起。

  这次,那厮没让保姆再帮他按这按那,只是正儿八经地看电视,弄得幽兰反而有点不太习惯,也不知怎么,心情也不太好。

  乔锋边看着电视,忽然诚恳道歉道:“幽兰姐,这几天我的心情不怎么好,对你过分了点,真是不好意思了。”

  幽兰转头诧异地望着他,许久才弱弱冒出句:“你没烧吧?”

  我靠!那厮气不打处来,手马上痒了,但只拍了她的屁股下而已,恨恨说道:“接受道歉得严肃点!”

  幽兰捂着屁股忿忿番,“你有那么好心吗?”

  “我又不是魔鬼。”乔锋叹了口,“有时做的事确实会过分点,但正常情况下我是比较正常的。其实你的主要问题就是太嚣张了,那时对我妈不怎么客气,这才对你不客气的。嗯,不过这几天都还不错,很尊重我妈。所以说,有些女人,就是需要适当教育下,像你经过我的适当调教,做保姆就相当称职了。当然,等明天我们走了之后,你就又可以恢复以前的天之娇姆了,可喜可贺啊!呵呵!”

  对这坏蛋的跳跃性,幽兰好歹有点经验了,丢过个白眼,“有什么好庆祝的。”

  “呵”那厮微微笑,“你不会想我再多呆几天吧?然后再天天帮我按摩吧?”

  “我才不想呢。”幽兰红着脸轻淬口。

  乔锋没再继续调戏下去,正经几分建议道:“我们起把这三集韩剧看完吧。”

  “嗯!”

  才看完集,幽兰就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倒在了那厮的肩膀上,最后倒在了怀里,那厮则坐怀不乱,高度正经看完电视为止,就偶尔摸了下她的头发,倒是真睡着了。这几天她都比较辛苦,不但要招呼客人,还得特别招呼他,包括按摩在内。

  这保姆,那厮又不好带走,自然还是忍住习惯性的爱心泛滥要好。至于点什么不舍之意,对他来说,问题不大,而保姆大姐也不是初女,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在这特殊环境里,起呆上几天,总会多少有点那个的,人又不是草木

  乔锋终于带着两位妈妈坐上了飞机,离开京城,直飞邻省省城。

  思绪几多,言难尽,这次京城之行对他有所震动,尽管心态很好,时转过弯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回到乔家村,天气越发冷了,风吹得很爽。

  这次没人敢大喊大叫“锋子”,而在他大摇大摆穿村而过时,两侧房屋的大门很自觉关得紧紧,无数人们行注目礼,男人和女人是不样的。

  乔正天很激动,望眼欲穿,总算盼回了两个老婆,宁霏霏和秦绮自然也很想这个男人了,在外面时还感觉不甚明显,回到村里立马情绪泛滥,泪汪汪片,三人就在篱笆门口抱得紧紧。

  某人不禁感叹,看来给那老子买个手机是很明智的举动。

  乔锋没打算呆多久,第二天就走,反正年后他还会来接妈妈们出去“度假”,以此名义“骗出”,然后逼那老子也出来。对此,两个妈妈早就心知肚明,自是高度配合。

  对儿子送的那个神奇的高科技产品手机,乔正天是爱不释手,明显不是真心想窝山沟沟的人物,而手机上几张大女儿的靓照,更是让这位老子偷偷流下几滴热泪,激动厉害。

  在听完儿子转达老爷子的话后经过了适当修饰,更突出了老爷子的不要面子,乔正天沉默了许久,才道:“他真是这么说的吗?”

  “当然是真的。”某人点也没脸红,意思的确差不太多,他只不过让老爷子不那么要脸罢了。

  乔正天莫名其妙哦了声,又陷入了沉思,内心则高度激动,他胜利了。不过他是不会轻易表现出窃喜的,比他的老子还更要面子。

  那厮则早就溜了,光明正大来到秀秀家里,这个时间秀秀的女儿小梅已经放寒假了,还得接她起去麓城,下年就在那边念书了。

  小梅今年十六岁,也是高,和那年乔锋出走时样。

  对这旧情人的女儿,乔锋感慨颇多,山里的水土不错,总能养出水灵的女人,而当年扎着马尾辫经常睁着明亮的大眼睛不解望着和妈妈抱在起的大哥哥的六岁小女娃,而今已是亭亭玉立。

  此时,小梅却是不敢正面直视那厮的目光,见面就显得很羞涩,却是这个年龄段女生的正常情况,何况情况本来就相当特殊。

  “小梅,长大了哦。”带着纯洁无邪的目光,乔锋感慨不已,没有任何想法地摸了下她的脑袋,有些难堪说道:“明天叔叔就带你去见妈妈。”至少在当年,他觉得自己是这女娃的大哥哥,忽然升级为叔叔有点那个。

  小梅更是难堪,抿紧嘴巴嗯了声,比那初次见面的李小娟还要夸张。乔锋顿时觉得自己往后还任重道远,此时也不禁想起了那八婆妹妹,貌似很久都没带她玩了。

  为了不让小梅太难堪,也省得村里人乱嚼舌头根比如很夸张的母女成双,乔锋直接把她接回了家,有两个热心妈妈在对小梅来说,却是热心奶奶了,气氛自然融洽很多

  第二天早,乔锋便领着小梅出发了,作为长辈,那厮帮拧了小梅的几乎全部行李。

  而由于那厮年后还会回来,乔正天等三位家长倒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十年都挺过了,很无所谓地挥挥手,开心送走了儿子,然后他们在家就可以高度自由,无拘无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求票!

  第百六十八章此地无银求推荐票

  回麓城之后,又过了两个星期,离过年便只差几天了,过年的气氛越发浓厚。

  乔锋整出的数个伟大计划,虽有些波折,这时总算圆满谈成功,各方解脱。至于接下来具体的执行,那又是另外回事了,跟他没什么关系。

  工作压力急剧减少,又轮流泡在女人们的温柔乡中,乔锋的心情自然不错,亦比较爱惜身体,补品按时吃,某事有节制,生活品质挺高的。

  令他有点担心的是那位媳妇,越发琢磨不透,貌似没有作案条件,也不知道是她般少有机会接到“出警”通知,还是她目前正在休整期。当然,那厮也懒得操太多的心,因为目前无论是上班还是在家,这位媳妇都无机会去干实质性的坏事,他就不信,在网上用邮件也能杀人。靠,好象领导是可以这样干滴?遥控指挥

  暂时做不了什么,他干脆睁只眼闭只眼,注意观察就是了。

  另件事,也有点头痛,要过年了,乔锋打算让大家块过,但这房子却小了点,虽然挤挤不是问题。因此他现在把目标瞄准了夏雪莹的别墅,打算借用下。

  傍晚快到点时,乔锋提前下班出门,开着新买的标致206现在是他的标准座驾,实现了有车族的跨越,赶到了雪莹俱乐部的门口,打算截住并起去夏雪莹家里商量商量。自上次去京之前的那晚后,俩人还没联系过。

  雪莹俱乐部的下班时间终于到了,夏雪莹并没有拖上多久,便走出了大门,意外的是,那个暴露狂诗诗也在,俩人起有说有笑的,让那厮不禁“我靠”声。

  “滴滴滴”在她们准备上奔驰之前,乔锋脚油门窜到身边,连按了几声喇叭,并降下玻璃,挥手致意。

  二人闻声望来,夏雪莹马上大窘,连忙连使眼色,让那厮注意下环境,诗诗则颇为玩味地朝那厮笑了笑,大方说道:“乔总,找我们雪莹有何贵干啊?”

  我靠!乔锋回以微微笑,客气说道:“我找夏总有要事商量,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去她家比较保密,这样还可以顺便蹭顿饭。”

  诗诗无视夏雪莹的抗议,马上说道:“好啊好啊,欢迎光临!”

  乔锋摇头笑,“那我先过去等着了。”说完脚油门冲了出去,临别前则朝夏雪莹抛去个暧昧的眼色。虽然有个电灯泡不太方便,但有时候电灯泡其实也很能增加乐趣。

  后面的奔驰车上,自然少不了场批斗与争辩。

  “雪莹,你和他肯定有问题,要不他怎么会和你合作?快点老实交代!”诗诗把拧在了正在开车的夏雪莹的大腿上。

  “讨厌!我和他只是商业合作伙伴!”夏雪莹气恼地挥手拍了下,正砸中诗诗的咸手,“快点松开,我要开车呢!”

  诗诗哎哟几下,悻悻松开了手,哼出声:“那么大反应做什么?心里肯定有鬼,他连你家在哪都知道,肯定单独来过你家。”

  “死丫头,肉疼了吧?”夏雪莹回头狠狠瞪了眼。

  诗诗嘟了嘟嘴,没敢顶,只是很小声地嘀咕着:“装什么装”

  三人起来到了夏雪莹家里,乔锋顺便观察了下两层楼的布局,发现地方还真不小,卧房数量充足,设施齐全,楼上楼下均有厨房,让他甚为满意。而见到他的眼睛发出绿光,夏雪莹的心里则猛然紧,但虎视眈眈的诗诗正在旁边,她也不好当面说什么,只说了些客套话,当俩人只是合作伙伴。

  如此掩耳盗铃之举,让乔锋甚觉好笑,从诗诗高度好奇与玩味的目光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