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早知道她的八卦学术精神很高了。

  于是,乔锋适时说道:“夏总,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能让第三者知道,就去房里谈吧。”接着他又朝诗诗点了点头,“诗诗,事情比较麻烦,可能时间会长点,你先去做饭吧。对了,你会做吗?”

  “到底什么事啊?”夏雪莹皱眉说道,难堪不已。

  诗诗则轮流瞧着俩人的不同表现,若有所思地哦了声,点头笑道:“会做会做。你们只管去谈好了,不急的。”

  乔锋投过个赞赏的目光,心道这个暴露狂还是蛮懂味的。接着他率先朝主卧方向走去,正经说道:“夏总,走吧,该谈工作了。”

  夏雪莹无奈跟着走来,煞有介事扯淡道:“乔总,山庄的计划我没有大的意见,只有点小疑问”自然是说给后面的诗诗听的。

  俩人进入卧室,门自然关死。夏雪莹马上气愤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呀?不是说好保密的吗?”

  乔锋很无所谓地往床上躺,惬意地啊了声,又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吧。呵呵,你觉得能瞒过她吗?她那眼睛可贼了,应该早就幻想过我们的关系,我们又何必像做贼样呢?”其实这样做贼也挺爽的!

  夏雪莹略微犹豫了下,还是躺在了那厮的身边,“到底找我做什么?总该提前打个招呼啊。”

  “三周没见了吧?”那厮不置可否笑,“还说这么多废话做什么?”咸手马上伸出,直接解起她胸前的扣子。

  夏雪莹显得不太适应,稍微挣扎了下,马上引来那厮的不满,“有点觉悟好不?抓紧时间先做次。”手上动作亦点不慢,很快伸了进去,畅快抚摸着那对大山包,不久她的鼻里便嗯嗯作响了,不再废话。

  略事调动之后,那厮接着把衣冠楚楚严肃高贵的夏雪莹脱了个精光,这次她的自觉性却是高多了,双腿没有再夹紧,很容易就让那厮从后面顶到了湿漉漉之地,嘿嘿笑道:“夏总,你的火气很旺啊,看来以后我得稍微加强点密度,不能让你荒太多了。”

  回应他的只有加重的喘息以及迷乱不堪的鼻音,尝过了无法形容的颠峰,对三十岁的她来说,就像毒药样。只是那厮偏偏不急,淡淡说道:“都到门口了,你自己主动点吧。”伸手又在她的屁股上轻拍了两下。

  夏雪莹回头幽怨地望了那厮眼,气恼不已,很快闭上眼睛咬紧牙关,继续忍着,这层矜持并不容易跨越,那简直就是直接迈向了妇的队伍。

  那厮却是向比较喜欢挑战,于是下面微动,上面的双手摆玩山峰,耐心等待。对方的喘息越发加重,让他不免跟着激动不少。终于,他提出了妥协方案,“我数三二,我们同时起动作,这样比较折中公平。你答应的话,就别摇头。”

  夏雪莹并未摇头,也不知是不是默认,反正乔锋马上便数了起来:“三二,起!”抓在她屁股上的双手稍微拉了下,下身迅速被摄人心魂的湿热包裹住了最重要的部分,舒爽不已,而夏雪莹则很配合地往后翘了下屁股,不问青红皂白全方位包围了,让那厮顿时高度兴奋起来,这娘们总算开窍了,马上抓着她的屁屁狠狠干了起来,紧紧的滋味很

  痛快喷毕,床上狼狈不堪,会过后,那厮翻身而下,惬意地深呼吸着,亲切说道:“雪莹,你准备在哪过年?”

  夏雪莹脸上的红润尚未褪退,闻言睁眼不解望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那厮迎着她的目光,很直接说道:“我现在没有大房子,过年起的人又比较多,想临时征用下你的别墅。你过年如果没地方去,也可以起过,反正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还是说得过去的。”

  “我为什么要给你征用?”夏雪莹听就不舒服了,“你是我什么人啊?那么多的女人,我这又不是炮房二字她却是说不出口哼!”

  “你是我包养的情妇,我连你的人都可以随便用,用下你的别墅算什么?”那厮振振有辞地道:“反正这房子我征用了,大概个把星期的样子,你要实在不舒服,就开个出租价吧,封顶三千块。少罗嗦啦,我们做了也有不少时间,诗诗应该已经做好饭,再不出去她会怎么看你呢?”提醒番。

  “啊”夏雪莹猛然惊醒,急忙找衣服想穿上,可下身的高度狼狈,以及床上的斑斑点点,让她是欲哭无泪。

  “先用纸巾擦下,吃完再洗澡。床上的话,拿被子先盖住吧。”那厮摇了摇头,“掩耳盗铃也得掩啊。”

  二人衣冠楚楚来到外面,诗诗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电视,脸上正经得很,而小厅的餐桌上,已放好了碗筷。

  “谈完了啊?”诗诗很快起身迎面走来,笑着招呼道:“快点吃吧,饭菜都快凉了。唉,怎么谈那么久呢?记得把手洗干净点啊。”

  我靠!那厮很有味地盯着这位暴露狂,却见她脸上竟是点红色都没有,顿时感慨不已,这妞的心理素质还真是过硬!不禁又想起了曾经无意摸她裸胸事。夏雪莹则脸红得不行,那死丫头的话里话外,潜含义再是明显不过,倒是认真把手给洗干净了。

  还算马虎的顿,吃完之后诗诗并没要走的意思,乔锋也不想马上走。

  当夏雪莹名正言顺去洗澡的时候,乔锋则和诗诗起漫不经心地看电视。

  “你怎么还不走?”俩人几乎同时偏头,冒出了同句话,各自哭笑不得。

  诗诗朝浴室方向夸张地望了几眼,煞有介事的认真说道:“乔锋,你和雪莹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乔锋则像看外星人样,盯了她足足半分钟,才道:“你没发神经吧?我和夏总在商业上的交手早就开始了,后面由竞争对手变成了竞争伙伴,经常起谈事情,有什么不对劲的?你这脑袋到底都装些啥,不会是认为我和夏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摇头呕心番,此地无银三百两,只要别人不能确定,自有番乐趣。

  “哼,当我是傻子啊?”诗诗嗔道:“你们前面在房里那么久。我就知道了。”说着起身便要走去检查。

  乔锋迅速拉住了她,正色说道:“诗诗,对你的雪莹姐得尊重点,怎么能胡乱怀疑她乱来呢?这种不信任是很伤感情的,我和她是很正当的关系。”

  “那你还赖在这里做什么?”诗诗又坐了下来,“我今晚和雪莹起睡的。”

  靠!那厮淡淡说道:“我和夏总还有事没谈完,谈完就走了。”

  夏雪莹出来之后,那厮又和换过睡衣的她起进到了卧房,接着又热情洋溢地进到了她的体内,想起外面的电灯泡,他就多了几分异样情趣。夏雪莹虽然很不乐意主要是考虑到外面那人,但没几下就忘乎所以,再次投入到了激荡运动当中。自然,到时她还得再洗次澡。

  夏雪莹终于以三千块的价格成交了,把这套房子借给那厮用下,她自己则将回老家过年,就在最近两天内。那厮则说把三千块算进她做情妇的额外年终奖,起打帐了,并“强迫”她接受。

  “怎么办啊?诗诗晚上会睡在这里的?”瞧着他们制造的大片狼藉,夏雪莹很是头痛。

  “小问题,你先把她拽进浴室,监督她洗澡就行。”乔锋边穿衣边轻松说道:“我到时从其它房间换来张床单。反正我们不承认就是了。”

  “都怪你!”夏雪莹很是气恼。

  事情终究还是按照那厮设计的掩耳盗铃轨迹进行着,好歹没有被抓住直接证据。打过招呼之后,乔锋终于满意离去,他的那个情妇更加名副其实,过年也有大房子住了

  回到家已是十点多,现在大家对那厮的晚归早就见怪不怪了,知道另外还有个住着三个女朋友的金屋。

  “集合!”刚进屋,乔锋马上扯着嗓子喊道:“现在开家庭会议!”

  “来了来了。”风风火火的声音从不同房间传来,动作饶是不慢,很快便个个端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像小学生样认真盯着那厮。其中胡媚前几天已回自己家里住了,她的家人已经回来,过年自然得在家。

  那厮轻咳了两声,习惯性环顾周,直入主题:“马上要过年了,现在我来说下过年的采购计划二三四五”

  这次众女倒是没有打哈欠皱眉头之类的郁闷举动,过年毕竟不同,都很有兴趣听着。让她们郁闷的是,“公款”采购经费总共才万,很是放不开手脚,而要让她们自己掏钱,又很不乐意。

  “锋锋。”冉姗姗很快提出了点小小意见,“大婶的衣服都穿了好久,快赶不上潮流了。”很有艺术,只是不免被陈芷芸强烈鄙视了两眼。

  “姿姿年后开学,我想给她买件新衣服。”温美霞如今也多出了几分主人翁的意识。

  “老公,我要新衣服!”周倩倩更是赤裸地提出了要求,如此方能显出她的与众不同。

  其余女人的目光中亦透出了夸张的渴望与可怜之意,大家都深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高招。

  等大家表演完毕,乔锋这才摇头鄙视番,“都这么激动做什么?我还没说完呢!那个服装经费的话,毕竟这是我们大家头次起过年,具有非常特殊的纪念意义。我也不懂衣服什么的,这样吧,每人三万的服装经费!”很是豪爽。

  “哦耶!”现场顿时起来,欢天喜地,直到那厮示意大家安静,话锋转:“不过,这个经费只能限于家特定的服装店。”

  “”女人们的情绪迅速低落了好几分,她们全知道那家店是谁开的,标准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而像买衣服的乐趣,主要却是在于逛以及砍价,在那里能砍么?点挑战性都没有。

  “逛其它地方,每人还有万。”乔锋早算好了大家的心理,自然是几起几落,增加点情绪波动,这样更有纪念意义,印象深刻。

  果然,众女又马上开心得不行,其实她们都很好打发的――才怪!

  “另外,我还临时找了座大别墅,过年的时候就起吧,地方大点方便。”那厮接着补充说道,但没说很清楚,特别是那个“就起”的含义。

  除了周倩倩和温美霞略微不舒服,其余诸女还是挺兴奋的。

  求票!

  第百六十九章放寒假了求推荐票

  俱乐部小礼堂内,台下坐了百多号精神抖擞兴奋不已的女员工,正认真聆听台上六位领导的发言,不时传出阵热烈的掌声。相比平时,这会比较真挚。

  此时离过年只差两天,俱乐部马上就要放假,直放到元宵节为止,算得上大半个寒假了,现在则正在举行放假仪式。

  乔锋坐在台上正中,他的边上分别是冉姗姗和陈芷芸,再往外为上官影王月和冷妍。在新增加的两位领导中,冉姗姗显然是个人情产物,叫她靠边站很不现实,毕竟年纪大了,面子也大。倒是周倩倩,很会做人,甘愿坐在台下,不摆那厮正牌女友的架子,当然平时她在俱乐部也不做重要工作,那厮就是养着她监督她而已。

  望着台下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以及个个熟悉的身影,乔锋感慨颇多,这当中相当部分员工,正是半年前的那批,经历了俱乐部的风风雨雨,绝大多数都“熬”过来了,老员工们更不消说,而后又偶尔增加了少数员工,亦很快溶进这个特殊团队中。有关雪莹俱乐部的风言风语,芷芸俱乐部并未否认,但还没有正式的官方说法,即便如此,亦早就让俱乐部全体员工们高度兴奋与自豪扬眉吐气了,主人翁意识空前膨胀,归属感越发强烈。

  员工们看向乔大监督的目光则比较异样,她们亲自见证了大监督由闲得蛋疼到忙得蛋疼的系列变化,到了后面,那厮已经很少再去抓现行,大家甚至连见上面的机会都比较少,风风火火,不是窝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便是急速出门,不知所谓。尽管如此,员工们都相信他是为了整个俱乐部的前途,对他的尊重与仰慕与日俱增,唯愿望就是希望他能偶尔下到基层,调戏或损损大家,不要把身体忙坏了。

  对此,某人有点汗颜,他有点忙是事实,但远没有员工们想象中那么忙,而且其中很多都忙在女人身上了,这实在很耗时间很耗精力还比较耗钱。至于为什么不去调戏女员工,则是他现在的品行高了点,对员工们比较爱惜,不想多给大家增加道德方面的问题,当然他现在的时间确实也比较紧张,女人多了,不忙才是怪事,正所谓有所得必有所失,不断换着骑当然很有情趣,但那都不是机器,而是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人。

  所以,乔锋现在正在想办法,争取把两家人合二为,这样利用女人们的内部融洽,能相应减少他的奔波,并节约时间。同时,他也在进步提高节欲意识,并让女人们都深刻理解这点。他好,大家才好!

  台上每位领导的讲话均限定在十分钟内,会议总共限定在个小时内,倒不算很无聊,不管是挂牌领导的装模做样,还是精英领导的切入实质,均是言简意赅,显然受某人影响很大。

  冉姗姗是倒数第二个作领导发言的,这会亦是像模像样,严肃认真地总结了自她担任常务副监督以来的风气情况,并提出了明年的新目标,等等,大家则早习惯了这位大婶的色厉内茌,除了嘴巴痒了,或者脚痒了,或者和谁有矛盾,才会去找别人麻烦,否则她才懒得迈开她那双娇贵的脚。

  “啪啪”大婶五分钟便讲完了,台下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

  终于轮到乔锋了,习惯性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又喝了口水,咳了两声,目光环视周,开始认真扯淡:“马上要放假了,相信大家都归心似箭,我在这就长话短说吧。我是七个月前来俱乐部的,老员工们全程见证了我的轨迹,六个月前的批新员工,如今也是老员工了,同样见证了我的轨迹,至于更新的员工们,至少也听说过我的些传说。是吧?”

  “咯咯”台下片哄笑。

  挥了挥手,那厮接着说道:“我同时也看到了大家的成长,让我很欣慰。俱乐部曾经出现过些让人不愉快的事,但那终究只是暂时的,如今我们俱乐部正茁壮成长,欣欣向荣,前程片大好,相信这里会是个祥和的港湾。下面说个好事,经过领导层集体商议,本次年终金不分级别,每人两万,都不要激动,财务会马上打到你们的工资卡上。”

  台下顿时小小躁动起来,乔锋干脆顿了顿,让大家消化下。

  适时又道:“在这我代表俱乐部提前给各位拜个年,祝各位在新的年里心情愉快,找个王老五,尽早结束单身生活,呵呵!就说这么多形式下吧,现在我宣布散会,大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明年元宵节后再见!”说罢潇洒地摆了摆手。

  “啪啪啪”非常热烈的掌声,很快大家便非常兴奋的高谈阔论起来,激动人心。

  雪莹俱乐部亦在同时刻放假,乔锋马上找上门,夏雪莹并不觉得意外,因为还得办理别墅交接手续――拿钥匙和物业打招呼等等。

  让她意外的是,那厮路跟到别墅,在和物业打过招呼,又拿了好几串钥匙后,还主动提出去机场送送她,此外诗诗也在。

  于是,三人便同乘夏雪莹的那辆大奔驰,由乔锋亲自驾驶,直奔机场方向而去,夏雪莹的老家在比较远的个省的省城。

  后排的夏雪莹和诗诗热切话别,仿佛永别样,其实分开也就十来天的时间,当然,诗诗眼中的八卦好奇之色总是客观存在的,尽管先前乔锋已向她解释过,他送夏总主要是促进下私人感情,这样利于长久合作,扯淡也是要扯滴!而哪怕是高度怀疑,和完全确定毕竟是根本不同的两回事,夏雪莹不想她知道,乔锋也不想她知道,尽管大家的出发点不尽致,后者无非是为了增加做情趣。

  机场候机厅,乔锋抽了个空挡,拉着夏雪莹避开诗诗,找了个人少的地方。

  “你干吗要送我?”夏雪莹瞪大眼望着那厮,抢先质问道,语气有点小恼,显然这又让她在好姐妹面前掉了点面子。

  “你是我的情妇,送送你很正常,别得了便宜不卖乖。”乔锋倒无所谓,淡淡说道:“好了,别扯这个了,诗诗她反正早就怀疑,就让她怀疑好了,我们不承认就是。这次回家好好休息吧,把工作通通忘掉,调整好身心,来年你的事还不少,情妇之路也任重而道远。哦,对了,你那卡上我额外还打了五万,其中两万算我俱乐部的年终奖,给你也算上分子了,另外三万是服装经费,换几件新衣服吧,这钱我家的人都有的。哦,你有钱是你的,我给你的是我给你的,希望你把那张卡里的钱多花点,心安理得地花,这是你应得的。”

  夏雪莹怪异地盯着那厮,情绪复杂,既有点感动,更有点气愤,好会才道:“放心好了,属于我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那就好。”乔锋淡淡笑,又不经意问道:“那套别墅你以前是多少钱买的?”

  “千万。”夏雪莹没有多想,马上又警惕起来,“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乔锋打着哈哈,“快进场了,我们先过去吧。”

  “哦”夏雪莹隐约有些不好的感觉。其实某人的确是瞄上了她的别墅,有点借荆州不还的意味,不过自然不会是白借,当然也不会很慷慨

  送走了夏雪莹,回头的路上,副驾上的诗诗总是追问这追问那,不离事,就是某人与夏雪莹的关系,还揪出了很多证据,关于俩人有过那事的。

  乔锋不断摇头否认,实在听到耳朵发茧时,他终于白去眼,“诗诗小姐,你交过很多男朋友吧?经验很丰富啊?”

  “你”诗诗脑袋短了会路,总算明白了那厮的意思,顿时大羞,“你乱说什么呀?我都没交过啊讨厌!”

  那厮不以为意笑,“?br/>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