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标准,你连男朋友都没交过,又怎么能凭那些来证明我和夏总不正常呢?别跟我说什么直觉,没有实践,就没有调查权,建议你抓紧时间找个男朋友,不要老是探求别人的秘密。当然啦,我和夏总绝对是正当关系。”

  “”

  当天黄昏,乔锋便下令全体搬家,尽管要求大家尽量精简点行李,但女人们要搬的东西仍是不少,结果开动了所有私家车,才勉强够用。

  浩浩荡荡开了过去

  来到格外宽敞的新地方,女人们的心情自然很激动,争着抢着要这个那个房间,不过在大家长正式确定之前,切只是浮云罢了。

  此外,两个家的女人们这么碰头,多少有些尴尬,好在那边的三个女人以及个女孩比较看得开,与世无争,总算让这边的女人们不那么愤慨。而且很快,这边的女人们将深刻感受到会师后的巨大好处,她们往后几乎不用做家务了。勤劳的女人,向受人尊敬!当然,某位大监督是不会让这种现象持续下去的,等这边女人们在心理上能够接受后,他会重新分配家务计划。想偷懒?门都没有!

  这套别墅的配置本来就很齐全,众女只需带来衣服就可以入住,此时由于房间尚未分配,行李全乱七八糟摆在楼大厅,女人们则忙着体验新环境了,像健身房唱歌房马上便有热情人士光顾。

  陈芷芸把那厮悄悄拉到二楼阳台上,盯着他认真说道:“小锋,跟姐说实话,这套别墅是不是夏雪莹的?以前我听说她就住在这片别墅区。”

  “是谁的不重要,有住就行。”乔锋轻松说道:“马上过年了,不扯这些没用的啦。夏总回老家过年了。”

  “她怎么肯借给你?”陈芷芸仍揪着不放。

  “你好罗嗦!”那厮恨恨说道:“我想要,她不借也得借!”

  “哦姐想要二楼靠阳台的这个房间,帮姐安排下吧。”陈芷芸伸手指了下,终于说出了她的核心企图。

  我靠

  期间冉姗姗也悄悄找了那厮,想要谋取私人利益,为她和她女儿各寻个比较上眼的房间。

  最后,在费了番脑筋之后,乔锋终于召开分房大会,向诸位激动的未来房主们公布了分配方案,几家欢喜几家愁,当然愁也就稍微不满点罢了。但大家无疑对某人的大婶以及老姐表达了强烈愤慨,恁谁都看得出来,那是标准的关系户,不过却又都敢怒不敢言。

  比较特殊的是,乔锋把周倩倩和温美霞都分配到了自己的房间,美其名曰节约房间,司马昭之心,却是路人皆之。不过周倩倩和温美霞并未表示反对,她们先前起睡的习惯已经养成了,分开反而不容易适应,这却是苦了那厮,每每和她们做运动,都得单独邀请到浴室进行,次两次还刺激,多了就郁闷,浴室其实不是个舒服的做运动环境,还是床上最爽。

  有关和这两位正主双飞的激动设想,那厮早就有了,但同时又比较照顾她们的接受能力,故没有猴急猴急,而是耐心等待时机,他感觉这天似乎来了

  夜深了,别墅里边终于安静下来,女人们从住新房的最初亢奋中渐渐淡化,各回房睡觉了。而尽管几乎都分有自己的房间,女人们还是喜欢依据她们平时的习惯,成双成对起睡,白白浪费资源。

  乔锋的卧室里,灯火通明,床大的床上,他躺在正中,手抱着个,这种姿势倒不稀罕,三人都经历不少。

  只是此时此刻,三人的心脏都跳得比较快,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而且这些情绪又暗中互相传染着,结果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想归想,做归做,真要突破那层,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段时间以来,周倩倩和温美霞的关系已经大好,算得上亲密姐妹了――起睡出来的感情!

  那厮想同时睡她们?

  “倩倩,美霞?”乔锋轻轻唤道。

  “嗯!”各应声。

  乔锋轻咳两声,煞有介事说道:“那个现在的天气越来越凉了,老在浴室里泡也不是回事。我觉得以后就在床上吧,没什么关系的,闭着眼睛当作没看见就好了。你们觉得呢?”

  “啊”周倩倩和温美霞同时诧出声,脸上布满红云。

  乔锋并没有给她们反对的机会,马上接着说道:“美霞,你先睡边上,头朝另面吧。我和倩倩交流下感情。不许偷看哦!”

  二女更羞得不行,温美霞很听话地滚到了边,侧过身子朝向另面。不偷看不是问题,问题是不偷听可能吗?这自然是某人万恶计划的第步。

  尽管周倩倩满脸通红,扭扭捏捏,不怎么配合,那厮还是很快脱光了她的衣服,纯洁白嫩的身子览无余,想起旁边还有另个,他的激动难以形容,迅速解除自身武装,轻轻压上,甚至不需调动,很容易就感觉到那媳妇身下的汩汩泉流。

  为了尽量淡化大家最初的难堪,那厮伸嘴堵住了周倩倩的小嘴,舌头跟着搅了进去,番迷乱后,轻轻挺而入,她只发出相当轻微的嗯声。温柔小幅运动,渐渐加快,声音渐渐加大,渐渐提高了大家的免疫力。

  周倩倩虽然羞得厉害,但她逐渐被那厮融化了,越发进入到忘我状态,经常忘记了身边美霞姐的存在。而那位美霞姐,却是最难堪的人,两耳不闻是不可能的,近在咫尺撩人的声音,搅得她的心神高度不安,偏偏自己不是当事人,无法达到忘我境界。

  考虑到特殊环境,那厮把幅度控制在了温柔范围以内,让周倩倩难得在温柔中畅快地高了,感受到这种变化后,那厮附在她耳边很小声地说道:“倩倩,你在旁边先休息下,让美霞也羞把吧。”

  只得来很小的声嗯音,此时此刻,疯狂是不现实的。

  周倩倩滚到了另边,温美霞接着被同样动作光顾了遍。

  忽然,还压在温美霞身上的乔锋把周倩倩也拉了过来,光着身子的二女并列紧挨在起,她们紧张而又惊恐地望着脸怪笑的那厮。

  “你要干什么呀?”

  求票!

  第百七十章欢喜过年求推荐票

  回应她们的却是那厮在温美霞身上忽然雄起的大幅运动,以及只咸手在周倩倩胸前不怀好意的袭击。二女异声迅速走高,她们就算再不明白也该明白了,何况本来就容易猜想到那厮的下流想法。

  周倩倩还想作无谓挣扎,温美霞却是高度迎合,尽量抬起下身,让那厮更加方便干她,此时的她已在高度激荡中,不雅之音连续不间断地发出,让那厮深受鼓舞

  由于在暖暖和秀秀身上的实践已有不少次,那厮此时显得颇为得心应手,在温美霞高度满意的瞬间,他即迅速翻骑到了旁边周倩倩的身上,在她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不甚客气的长驱直入,马上迅速奋力驱动,换出的只咸手则控制着旁边温美霞的胸前尤物,如此实现了质的飞跃,接下的事情则是他们相当熟悉的

  几度换位,两位纯洁的女朋友,终于被那厮拉下了水,最后那厮非常幸福畅快地沦陷在了那媳妇身上,三人均是气喘吁吁,其中二女眼睛闭得死死,脸色通红,不敢说话,她们的内心仍很害羞。

  乔锋又躺在了她们中间,仍是手搂个,不过这次大家却是全光,他也没有多说话,先睡觉再说,早上起来估计就习惯了。盖好了被子,由于疲惫与满足,很容易都睡了过去

  早上,乔锋睁开眼睛,身边的大小两只猫咪,仍睡得很香,想着今天开始休假了,心情自不胜愉悦,各只咸手不老实地摸上了各人的胸部,虽然有大有小,但或是大,或是更富弹性,手感各有千秋。

  “嗯”二女均被撩醒过来,马上想起了昨夜不堪入目的那些事,很想揍那厮顿,不过她们却是有这个心没这个胆。

  “老公,你坏死了。”周倩倩白眼嗔道,不幸却和那边的温美霞对上了眼,马上又没脸见人,羞得要死。

  “今天不用上班。”那厮不置可否,正色说道:“我们再放松放松吧。”说着不管三七二十,先骑上了那位媳妇,在她的声尖叫声中完成了激动人心的挺,早晨的清新,别样的刺激。有过昨夜的初次经验,二女好歹不再那么非常难堪,适应了点点。

  某人非常非常幸福

  终于迎来了大年三十的傍晚。

  楼大厅内张灯结彩,四十几寸的大号液晶电视光彩夺目,张很大的圆桌,堆满了各类五颜六色的零食,女人们闹闹哄哄,倍感幸福与温馨。外边,鞭炮声此起彼伏,天空中七色闪耀不止,尽管政府方面有着严格的禁炮令,但人家硬要放炮也没办法,毕竟挂炮只需两分钟就可以放完,想抓现行是基本不可能的,万抓到也只能现场教育下了事,总不至于因为放炮而让人家在派出所免费过年。

  与此同时,在厨房内,乔大家长领着温美霞江颜玉暖暖和秀秀等老辈的精英们,为客厅那些非常臭美的大小女人们,以及他们自己忙着做年夜饭,空前丰盛。客厅里五谷不分的女人们因有人做超级年夜饭而幸福万分,做饭的人们,何尝不因有人翘首等着吃而特觉幸福,这不是作践,家庭自有家庭的温馨!

  赶在春晚之前,大餐顺利完成,盆又盆香喷喷的荤类食物被摆在了桌上,当然也有少数绿色食品,不过这些女人们并非素食,就算有,也是曾经很久以前。某人向鼓励大家不必担心身材,结果大家的身材都没怎么变形,除了更丰满点,其中十四岁的姿姿小朋友,在新家呆了段时间后,发育却是神速,胸前明显了不少。

  此时,女人们个个都流着口水,表现很不淑女,如此方能证明她们的高度满意,以及对“厨师们”的高度感谢。吃人嘴短固然是个方面,但她们其实也就这德性,习惯早已养成。

  “现在正式开饭!大家都站起来,先干杯!”待众人全部规矩入座拥挤着围成半圆后方便看电视,主席位上的乔锋郑重宣布了开饭令,同时起身举起了手中的饮料杯,与女人们热情干杯后痛快饮而尽,开了个胃。

  由于午饭吃得很早,虽然当中也吃过不少零食,女人们的胃还是受不住了,何况又是大家长亲自下厨,做的是真正的大餐,大块大块的各类美味肉食,是平时没见过的。年夜饭,以大块为基本特征。

  尽管菜量绝对丰富充足那厮并没有在年夜饭上来卡大家的胃口,有吃有余的传统规矩他还是懂的,但诸位胃口很好的美女们,仍是争先恐后,尽拣最大的肉块往自己碗里抢,生怕吃了亏,闹的气氛很是浓烈。

  春晚开始了,无论它多么没品,多么无聊,多么官方,好歹能促进气氛,重要的是大家凑在起看的感觉,而不在于看什么,哪怕只是放屁

  边看边吃,拖到晚上九点多才勉强吃完,桌上的高度狼藉,实在不像九个大小优雅女人的杰作。如果不是大家长的强硬命令,大家可能还会继续惯性吃下去,直到肚子爆裂。

  “暖暖,秀秀,我们三个收拾!”乔锋又主动承担了艰巨的扫尾工作,而且只抓了两位最勤劳的妇女,其实她们现在也是家高档服装店的老板了,品位已经高了不少。

  三人收拾着,其余女人们则早躲到了边,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比乖宝宝还要乖得多,生怕被某人看着不顺眼,然后轰去厨房做事。那厮对此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平时恶搞点很正常,过年的话,他是不会滴!

  虽然洗刷刷的活很讨厌,乔锋干得仍是开开心心,享受着大家长的特别幸福感,何况暖暖和秀秀又非常勤快,生怕他多做点,总是争着抢着让他只是递递抹布倒倒开水什么的,很疼她们的大家长兼小男人,起洗碗却也是格外幸福起洗澡当然也幸福。

  完工后,全身轻松的三人回到客厅,继续与民同乐,这里早就闹闹哄哄得不行。

  不过大家还有个强烈的共同愿望,那就是收红包,于是满怀希望的目光很快很默契地落在了终于闲下来的大家长的身上。

  乔锋故意又晾了大家会,终于哦了声,笑着亲切说道:“大家想不想要红包啊?”

  “想”群嗲声,拖得老长,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是未成年,包括四十六岁的江老师,亦已被未成年们同化了,心态越发年轻,其余自然更加小儿科。不过众女却有些困惑,那厮端坐不动,也不知道所谓的红包到底在哪里。

  “咳咳!”那厮咳了两声,淡淡说道:“红包就在大家各自床上的枕头下边,去拿吧!”

  闻声,众女迅速呼而散,没多久个个兴奋返回,手上各抓着个鼓鼓胀胀的超级大红包,厚度堪比本小说,不过却都还没有打开,因为每个红包的封口上都写有明确指令――到客厅统开包!

  女人们虽然不怎么差钱,但对红包内的钱数却是非常期待优良传统,暗中兴奋猜测到底会有多少钱,同时对其他人的红包仔细观察再三,总觉得自己的红包有点扁――跟老婆还是别人的好个样。

  红包塞得再胀,其实也不如塞张卡实惠,现金模式明显过时了,但又却是最有滋味的,没什么比数着崭新的票子更能让人开心,那厮很快顺应广大民意宣布道:“开包!”

  女人们随即迫不及待地撕开了口,映入眼中的是崭新通红的百元大票,顿时兴奋不已,觉得自己是最最幸福的人。那厮并未说明到底多少钱,但根本不需他提醒,女人们便急忙沾上口水,嘴里念念有词,夸张地数了起来,只是此时此刻,女人们的数数能力都很成问题,连个二三四五都经常念错,不得不重头再数,而且她们也发现了,在很厚的票子当中,也并非全是百元大钞,另还有很多十元和元的,有点影响整体协调性,但百元大钞票为数已经不少,并不是很影响她们的心情。

  “好了,别数了。”乔锋实在看不惯女人们的弱智算术能力,摇了摇头,“每个红包都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块,视同仁,其中百元十元的票子各九十张,元的票子九十九张。这个红包是给大家压岁用的,注意节约点用。怎么样,大家还满意吗?”

  “满意”群长长的嗲音。

  “锋锋,你真好!”冉大婶不怕呕心人,谄媚笑着。

  “小锋,谢谢你!”陈大姐很识好歹。

  “谢谢叔叔!”两位小朋友温姿和小梅样很礼貌。

  女人们都是得了便宜会卖乖的角色,她们的确很开心,姑且不论钱的多少,单是大家长的这番精心准备,就足够她们感动得了。

  只不过马上就有了不甚和谐的幕。

  “姿姿/小梅,把钱给妈妈!你还小,钱多了容易学坏,妈帮你先管着!”温美霞和秀秀几乎同时想到了她们的女儿,立即把手伸得老长,严肃万分,而且说的话都差不多,果然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不!”两位小孩子赶紧把钱死死护在胸前,她们先前还想着买些比较流行的高档校园物品,满怀憧憬,却要被无情破坏了。话说小梅虽然新来不久,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却是令人咋舌,这里的女人们太潮了,环境决定切!

  母女们争执番,其余女人们乐得看热闹,无果。

  “好了。”乔锋及时出面干涉,不容置疑说道:“姿姿,小梅,你们把百块的票子都交给妈妈吧。其实你们还剩百八十九张,红包还是挺鼓的。”

  “”温姿和小梅很想哭,她们却是不敢违抗大家长的命令,那不是妈妈所能比的,不情不愿交了出去,两位妈妈则马上塞进了自己的红包,迅速更鼓了几分,直惹得其余女人们特别眼红,只恨自己少生了几个女儿。其中某位大婶不怀好意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她的女儿身上,眼前亮,只是王月的警惕性非常高,马上把钱捂得紧紧,急忙说道:“妈,我已经二十五岁了,不是未成年!”大婶恨恨瞪了几眼,才悻悻作罢。

  被妈妈们缴了百元大钞的两位小孩子很郁闷,而等她们郁闷小会后,善解人意的大家长又笑着安慰道:“好了好了,姿姿,小梅,你们想要什么的话,只要叔叔力所能及,到时定帮你们买!”

  “谢谢叔叔!”小女孩们的心情迅速明朗万分。

  新春来了,又是新的年,尽管没有下雪,缺了点点气氛。

  各人电话拜年无数,乔锋给他家的老子老妈小妈还有亲姐拜了个年,当然,贾璐胡媚李小琳李小娟等人也都打来了电话。那厮想了想,还是给郑大局长和夏雪莹各打了个电话,热情祝贺新年,毕竟有过那么挡子事,大家的心情都还不错。

  新春了,乔锋的事还真不少,需要陪几个女人回家。其中王月回父亲的家倒不用人陪,但温美霞冉姗姗和陈芷芸都想回家趟,那厮自得当仁不让。倒是老家来的四个女人,没什么牵挂,而且那厮反正过段时间会回老家趟,便打算到时再起了。有关周倩倩,乔锋也随口问了下,她则说父母在国外,不需要,情绪有点低落,明知有假的那厮并没有勉强她。

  由于温美霞的家最近,乔锋决定初带着她们母女回去趟,初二赶回,然后领着冉姗姗和陈芷芸出远门,先把冉姗姗送到距离不远的另个省城的娘家,然后再与陈芷芸起去她远在东北的个偏远城市的老家,在那呆上几天后,回头再起与冉姗姗会合,最后回到麓城。

  至于余下的女人们,暖暖和秀秀需要趁着新年的商机,在店里盯着点,有赚不赚非老板。其余的,自有周倩倩带领,够她们逛得了

  初二上午,乔锋和温家母女赶回了麓城,让他有点郁闷的是,温母随口提了下婚事问题,虽然被温美霞当场以他乔锋还小不急为由,搪塞了过去,仍像根针样刺激了他的神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