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啊?”

  夏雪莹白了眼,没好气道:“洗脸刷牙上班!”边朝洗手台方向走去。

  “上什么班?昨天我不是宣布全体罢工罢课的吗?”乔锋皱了皱眉,快步追了上去。

  “乔总,我还有那么大的摊子要管,没你这么闲。”夏雪莹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你自己草木皆兵也就算了,不要让别人都跟着你样,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我靠!乔锋走到她的身边停了下来,不置可否说道:“我是家长,你是家员,这关系够了吧?现在大家必须步调致,你不能擅自行动,至于俱乐部的工作哪有那么夸张,你的团队不是很精锐么?就让她们当家作主看看,到底有几斤几两。再说现在通讯这么发达,你想工作,在家遥控也样。”

  顿了顿,他果断说道:“好了,上厕所后回床继续睡觉,你也三十岁了,注意下保养,别下整出个小老太婆来。”说完四下看了看,发现没人,便又在夏雪莹的屁股上拍了巴掌,“老实点,去吧!”

  夏雪莹气恼地瞪着那厮,却是不敢还手,其实她发现那厮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重重哼了声后还是上厕所去了,至于接下来,她也不打算再出去上班。

  乔锋自己倒是洗脸刷牙,勤快得很。等他走回大厅时,却听见楼下有点热闹,顿时皱起了眉头。

  周睡个早床是件很幸福的事情,特别是对于个别不爱上课的学生来说,比如温姿同学。这个学期从开学以来,温姿就直处在种非常郁闷的局面当中,新班主任赫然是江颜玉阿姨,而上学才半天,温姿就充分见识到了这位阿姨完全不同的面,却是对她高度严格,重点对待,完全没了家里那般慈祥,于是她痛苦万分

  痛苦的又何止温姿同学,她的妈妈温美霞也很郁闷,开学之后,每周周末那位江老师都会煞有介事地夹个记录本,从楼下走到楼上,进行非常正规的家访,把温姿同学在学校的种种不良表现罗列出来,痛批了学生再狠训家长。

  总之,温姿的主要问题就是心理年龄远大于生理年龄,上课不认真听讲,下课热衷于嘲笑同学,还经常当街骂架,等等,这切,在她跟着家里伙女流氓经常鬼混的情况下,却是再正常不过。做家长的欲哭无泪,温美霞怀疑江老师是不是更年期太无聊了,才如此来找她们母女的麻烦?却不知道人家是有政治任务的――某人要求严加管教,当然江老师本来就是个很严格的老师,某人当年遭罪比这可要大得多了。

  这天早上,想着可以光明正大地旷课,不爱上课的温姿她的成绩却很好自然有了种高度的解脱感,和她的媚“姐姐”起幸福地赖在床上。不过江老师却早起了,还很不客气地开门而入,硬揪着温姿让她起床背几篇文言文,然后再给她上课――不去学校可以,不上课可不行!

  郁闷万分的温姿非常不愿上课,便死赖在床上,胡媚也帮她顶着,江老师拽不动,教训的声音于是大了起来,于是那厮就听见了,忽然感受到了当年的熟悉氛围。

  作为大家长,乔锋自然不会容许家里出现明显不和谐的现象,便迅速走下去,来到温姿的卧室门口,板起脸看着三人,严厉问道:“怎么回事?”

  “情况就是这样的。”江颜玉迅速以老师的派头述说了情况。

  此时胡媚和温姿均穿着小兔小羊之类的儿童类睡衣,十足可爱,就像两个小活宝,而在先前那番抗争中,她们的衣裳弄得有点不整,漏了光也不知道。好在乔锋对小辈向纯洁,视而不见,只是困惑着温姿的发育是不是该控制下了?平时要不要节食点?大半年时间以来,这孩子就像吃了激素样,身高倒是增长不多,但身材就都快与胡媚同级了。

  乔锋轻咳两声说道:“姿姿,江老师说的有道理,学业不可荒废,我知道你的脑袋聪明,成绩好,但是好的作风也很重要,这是种重要的养成教育,该玩的时候就玩,该严肃的时候还得严肃。起来吧,按江老师说的去做!”

  温姿盘腿坐在床上,撅着小嘴气嘟嘟的,非常不情不愿,却可怜巴巴地道:“叔叔,让我再躺十分钟好吗?”

  “五分钟后起来洗脸刷牙,自己先背文言文!”乔锋斩钉截铁,他般不会充分满足别人的类似要求,打点折扣很正常。

  温姿嗯了声,迅速又缩回了被子。

  胡媚也想缩回时,却被那厮叫住了:“媚媚,你可是姿姿的长辈,怎么能老和她样胡闹呢?以后可不准再在江老师面前没大没小了!”目光甚是严肃。

  胡媚郁闷地哦了声,“我知道啦,姐夫!”终于得以逃脱家庭教育的苦海,顺利缩回被窝,因为那厮已招手叫出了江颜玉。

  乔锋随还没洗漱的江老师到了她的房间,关上了门。对个女人来说,早上刚起的时候可能是最不雅观的,不过江老师并不符合这定律,她的年纪虽然大了,平时也基本不用什么化妆品,皮肤仍然相当好,此时此刻,由于刚刚进行了番教育,她的老师形象仍很鲜明,这是某人的强烈印象。

  几天以来,那厮由于晚上得出去侦察,白天得安慰黄市长以及动脑思考,加上心情问题,用在女人身上的时间自然大大压缩了,那类事屈指可数,还都是闪击高频模式,仅限个别女人。

  此时在总算有了点眉目,又在无聊等待中时,乔锋终于有了点兴趣,紧张状态下的他也需要偶尔放松下头脑。而且他的女人很不少,不能因为自己的问题而太忽视大家的感受,像这位江老师,加上劫持之前就有好几天没慰问过,确实是荒得久了,这从她今天教训温姿的严厉性也可以看出,越严厉,证明她的身体越需要调和。

  “江老师,今天怎么这么大火气呢?”乔锋拉着江老师坐在床边,笑着慰问道。

  “姿姿也太过分了,才十五岁没到,就这么无法无天,比二十几岁的女孩子都还要成熟,再这么下去很危险。”为人师表的江老师仍在高度担心之中,倒没理解到那厮的邪恶语言,忿忿说道:“她妈的教育力度太差了,对姿姿过于放纵。我都感觉姿姿有点赶上当年的你了。”

  “是吗,不过姿姿可是个纯洁的好孩子啊?我那时好象没这么纯洁吧?”激动说着,乔锋忽然站了起来,呕心地提下裤子,迅速掏出那东西,往时大惊的江老师嘴前送,嘿嘿笑道:“江老师,它痒了,你帮着吹吹吧。”这种异常举动完全是时心血来潮,特别是在看到老师威风不减当年时,那厮格外亢奋。

  让你再威风!

  江颜玉时大窘,她从来都没有过如此动作,直不敢想象,此时却遭到了她的调皮学生如此过分的要求,在心理上转不过弯来,皱着眉,紧闭嘴巴摇了摇头,“锋子,你也太坏了,老师不敢。好脏的。”

  “没事的,美霞偶尔这样做过。”那厮双手激动扶上了她的脑袋,谆谆宽慰道:“江老师,吹吹吧,会就好。”江颜玉很想在地上钻个洞,这种太不可思议的事物她真的很难接受。可在那学生非常兴奋状态的感染下,更在棒临嘴唇的压迫下,江老师终于闭上眼睛张开了嘴巴,那厮则毫不停顿地伸了进来,差点让江老师当场缓不过气来。

  “江老师,别怕,用鼻子呼吸就好。”那厮边拍着她的背边指点着,总算让江老师不被堵气了。

  和所有新手样,江颜玉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动作,那厮很快又非常简单明了地教导道:“老师,你吃过冰棍的,像那样就行了。”脸红万分的江颜玉睁眼望了眼头顶上正得意洋洋的那厮,内心羞愧无法形容,闭眼后她倒是按照要领摸索起来,切是那么的难堪。

  望着昔日每天都会严厉惩罚自己的江老师在自己胯下艰难动着嘴,那厮有种说不出的痛快,这种痛快也正是他对江老师情愫的个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心理上的快感远远高出了生理上的。会过后,那厮更加夸张地站立在了床上,江老师则被他搬到床上跪着,以种更喷血的姿势继续帮他解痒。这位老师的脸像发高烧样滚烫,她同时也想起了自己过去长期打骂那厮的幕幕,当年何等的恨铁不成钢,却没想过会有今天的这种高度回报

  上午,乔锋赶到了省里,并联系上贾政国,由他的秘书领了进去。两次见过那厮的中年男秘书,在接应中显得相当恭敬,虽然他很不理解贾书记为什么如此尊重这个年轻人。

  贾书记的办公室却是另有番气派,比起郑大局长的办公室虽然在配置上没高级多少,但这里的气势却要强得多了,明里暗里都让人有股冷意,可能是来这的大人物多了所留下的气质。

  只是对如今世面见得多了的乔锋来说,这种吓唬小孩子的所谓气势,对他点用处都没有,事实上,哪怕在他刚刚回国对这些还只“懵懵懂懂”时也是如此。

  贾政国还有些重要红头文件要处理,正坐在办公桌前,戴着老花眼镜,拿着支钢笔圈圈叉叉无歧义。那厮则闲着无聊,正背着手,半仰着头,在屋里闲庭信步,很有领导派头,他今天来这里,无非是不着痕迹随便聊聊天,凭直觉判断下这位大人物会不会知道点什么。

  贾政国终于完成了圈叉工作,摘下眼镜放下笔,揉了揉眼睛,对正背着他的乔“领导”摇了摇头,这个年轻人确实有点那个了,随口说道:“乔锋,这次找我有何贵干?哼,就算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了。你知道是什么事吗?”语气忽然严肃起来。

  我靠!心里有鬼的那厮马上咯噔,迅速明白了贾书记的意思,这是要追究女儿被他操的责任了。

  求票!

  第百八十二章有了发现求推荐票

  “什么事?”乔锋转过身来面对着贾政国,脸不解与镇定,又在心里迅速给自己打气几分,确定骑了书记女儿的高度正义性。我们是自由恋爱!

  对那厮装糊涂装得如此煞有介事,贾政国很是无语,好在他也不是第次打交道了,深呼吸两口后淡淡地道:“听说璐璐和你走得很近?”做父亲的,这种事很难说出口。

  “我和她早就这样了。”乔锋打着哈哈,“你又不是不知道,并且以前也说过这是我们年轻人的事,不会干涉的。”他的记忆这会不错。

  贾政国心头添堵了下,严肃说道:“以后你准备怎么办?璐璐还是个孩子。”

  孩子?我靠!那厮马上想起了那个“乖孩子”在自己胯下高度熟练的张嘴吞吐动作,以及在做那事时的高度投入与亢奋,不置可否地道:“大家开心就好。”

  “滑头!”贾政国伸手朝桌面重捶了下,瞪向那厮喷火的目光几乎可以杀人,大声喝道:“乔锋,你的私生活高度腐化,还把我家璐璐拉下水,到底是何居心?”

  此时此刻,贾政国终于表现出了做父亲的痛心面,虽然他向喜欢女儿像女孩子点,也比较开明,可是对于那种情况,真到头来他却很难接受。其实这位书记还不能确定,他的女儿到底怎么样了,只能凭些异常来推断,比如女儿平时气色明显好了不少,女人味多了不少,甚至连胸部都好象鼓了点,哪怕是在如此紧张的警队生活中。

  这番呵斥,只让乔锋在最初秒受了些震动,马上就无所谓了,在骑那“乖孩子”的时候,他就有心理准备了,终有天得面对,坦然说道:“贾书记,我不是公务员,只是个普通公民而已,在法律上没碍谁惹谁,你是政法委书记,应该比我懂法律的。我和佳佳,哦,也就是和璐璐是种特殊的男女关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我也没对她隐瞒什么,有时候感觉来了,做点咳咳。”

  “你到底对璐璐怎么样了?”贾政国忽然正色问道,目光几乎可以穿透人体。

  我靠!那厮迅速明白了,贾书记原来都是在套他的话,还好他的话直习惯性留了很大余地,尽管有着很大的幻想空间,淡淡地道:“又何必知道太清楚呢?和佳佳的关系,我迟早会有个合理交代。贾书记,关于此事,我只能和你说这么多了。今天我来,不是向你交代问题的。”

  说着,那厮很淡定地坐在了贾政国的对面,二郎腿翘,恢复了对等地位――貌似他直就没甘拜过下风。

  贾政国的心渐渐冷却下来,他奈何不了那个脾性极犟的女儿,也不能打击报复眼下的这个花心男人,那样除了让父女关系水火不容以外,没有任何意义。

  贾书记回过神来,哦了声,“希望你的合理交代不是句空话。”在这刻他的大将风度是何等鲜明,虽然内心在滴血。

  乔锋再次强调道:“我说的不会是空话。”

  贾政国点点头,不再谈及此事,“找我还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乔锋不置可否笑,“你以前找了我两次,我找你次也算礼尚往来。而且我们很久没起说说话,该打个照面了。”

  “呵?”贾政国淡淡笑,盯着那厮玩味说道:“你前段时间可是出尽风头啊,哼,连那两位都敢叫板了。”

  乔锋明白他说的那两位是哪两位,无非就是省里的某些高级领导,谦虚说道:“有些只是传说罢了,我做人向讲究平等,不会吃什么亏。而有些风头我不能不出,惟此才能促进事情进度,我的耐心不是很好。”

  贾政国笑了之,不置可否,他在等那厮说入正题。

  乔锋做了上述铺垫后,话锋转,感慨地道:“最近麓城的局面还真是紧张,连黄市长的女儿竟然都有人敢劫。贾书记,你的肩上担负了全省政法系统的领导使命,说白了这可是在你的头上捅刀啊。”

  “你很喜欢管别人的事啊?”贾政国有些怪异地望着那厮,“对于你说的这事,我表示很痛心,而且璐璐因为这事没日没夜忙个不停,我做父亲的很揪心。”

  乔锋直勾勾盯着对方的眼睛,想从贾书记那毫无表情的神色中捕捉到点点可能的异常,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显得是那么波澜不惊,感叹地道:“贾书记,你们做领导的都很有风度啊。”

  对此,贾政国只是不着痕迹小小自得番,虽然明知那厮是在讽刺他。

  “”

  又随意拉扯番后,考虑到贾书记日理万机,那厮没有多打扰,礼貌告辞了。

  虽然没切实问到什么,但从贾书记从头到尾的表现,特别是艺术关切地套自己和他女儿是否有过超级交往,那厮直觉认为他不像个犯罪分子,便继续以特有的运气排除法,继续为其没底的设想又敲了颗钉子――劫持应是个别人物别有用心的私自行为。

  贾书记自然也对那厮的来访意图进行了番推敲,他却是想不透,只觉那厮做事太过怪异,但联想到那厮过去的种种夸张做法,比如推动了庞大计划,敢在大人物面前叫班,等等,倒是淡定不少。说实在的,贾书记很佩服那厮的气魄,当然这并不代表他能淡定看着自己女儿被那厮白白玩弄――今天他至少听出来,女儿可能确实已经那样了,下并不容易接受,加上最近跟深厚背景挂钩的劫持事件的压力,他的心情不好,人家家里甚至还把压力压到了他这位省政法委书记的头上。

  乔锋没有再去市政府晃下,毕竟大庭广众之下随便引起别人遐想是不应该的,对于黄莲香,那厮现在很注意维护她的正直形象,尽量不影响她的作风口碑,简单来说,就是不影响到这位领导的大好前途。

  不过他还是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温暖下领导的心,今天黄莲香已经上班了。在电话里,那厮听出黄市长虽然情绪低落,但工作状态还是有的,这就够了。随后便挂断。

  贾璐那里没有回信,乔锋也没去干扰,驱车返回了自家别墅,他倒是发现江老师的教育态度温柔了不少,尽管温姿仍很痛苦

  直到晚上,乔锋仍在耐心待机当中,哪怕个微小的线索,只要符合他的直觉判断原则,都会坚决跟进下去,那厮现在主要考虑的是抓到踪迹后如何行动,以及如何妥善处理后续问题。至于行动所需的枪支等等,昨天他就从处隐蔽埋藏地点准备点特殊物品用于应急是显然的拿回别墅藏着了,随时能够出击,他不是神仙,也不热衷于逞能徒手斗悍匪,毕竟生命只有次,无谓冒险是非常愚蠢的。

  当然,乔锋也在祈祷着可爱的雪玲不要有事,而这只能靠运气了,他无法左右。但是如果有事的话,那么他的报复力度必然会猛烈得多。

  晚上十点,乔锋早早轰女人们上床睡觉了,大家虽然不情不愿,也只能老实回各自房间,在床上小范围闹闹倒没什么问题。

  等到那个不记名的手机终于震动时,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多,微闭眼睛的乔锋心中凛,迅速打开手机,是贾璐发来的条言简意赅的短信:“目标号码刚开机,位置在麓城大学东区的教师公寓。怎么办?”

  我靠!那厮却是大为惊讶,虽然他想过些反常的地点,却是忘了最应该第时间想到的出事地点,这才是真正的灯下黑。对于那伙截匪的智商,他觉得确不可小视。而再想到那个地点既然如此不容易被想到,那么对方应该不会轻易变换,那厮理所当然认为,这种高智商的劫匪势必准备好了特殊的撤退路线,并在外围设有警戒,大规模行动很容易打草惊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因此,乔锋马上在被子里发回条短信:“你当作不知道。从现在起,我们暂时切断联系,等我重新联系你为止。”

  “好!”贾璐没有发多余的字,虽然她非常担心,不过亦有种莫名的坚定信任。

  乔锋正要悄然起床时,睡另侧正和温美霞抱起的周倩倩忽然动了下,脱离了心心相印的接触,滚过两滚,径直滚到了那厮的怀里并紧紧搂着他,让他时不好挣开。

  乔锋心里怔,心头又暖,他感受到了那媳妇的高度担心与关心,由于直以来互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