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妈?”龙六终于明白了,眼中顿时喷出了吃人不吐骨头的高度怒火,“老子今天不揍死你,就不姓龙!”迎面便是记引以为豪曾多次击倒过强悍对手的重量级直拳,飞快砸向了那个斯文青年的脑袋。

  空气凝固住了,边边紧紧抱住了温姿,温姿同学也惊恐起来,她还真不知道她的ǎ爸爸打架到底怎么样反正对付人是非常厉害的,此时才发现自己做事好象太卤莽了点。围观同学中很多胆ǎ的生都捂上了眼睛。

  虽然气氛很紧张,很狗血,那厮却很无奈,自己居然沦落到了和个中学生动手动脚的地步。妈的!至于那声很礼貌的问候,自然是他在法律上立于不败之地的超级法宝,假如万需要律的话。其实那厮早察觉到情况很不简单了,这简直就是校园黑社会,他先前看见好些身强力壮的体育老师,在见了这里的情况之后居然躲得老远。见瓶水之冰而知天下之寒,那厮自然清楚了水的深度,而既然这次出了头他决定斩草除根,不给对方任何的报复机会,否则为了校园里的点皮蒜á之事扯住他的力,太郁闷了。

  龙六只觉拳头撞上了道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让他那充满爆发力的记重拳嘎然而止,震得他的手臂几乎失去知觉,这却是那厮伸出手掌的迎面格挡,当然那厮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就完事,这种祸害不给予猛烈的多重惩罚是不足以平民愤的,挥手又是两巴掌闪电般砸到了正愣头诧异万分的龙六的脸上,响脆异常力度还是有限的,迅速红涨起来,接着那厮脚踢在了龙六的膝盖后部,轻松摞倒了他,只脚跟着不客气地踩在其脑袋上,吃土之中。

  那厮同时朝包围自己的犯傻足球明星们环扫了周,目光不算凶恶,但却是让他们胆寒万分,那是种历经无数死亡考验对切危险毫无畏惧的高度豪气,加上前面他不可思议的迅速制服了他们心中的超级偶像,久经考验的足球明星们不禁抖了起来,根本不敢上前半步。

  而包括边边在内,所有围观的同学们都张大了嘴巴,根本不敢相信眼下这幕,温姿同学则在诧异中亦非常自豪,她的ǎ爸爸打倒六中第高手就像踩只蚂蚁

  乔锋温柔踩着龙六的脑袋已有整整分钟,让他差点没喘过气来,感觉几乎到鬼é关走了趟,对死亡登时充满了无限恐惧,终于松开了脚,“你他妈á都还没长齐,也敢跟老子横?十年前就没人敢这么跟老子横了!放心好了,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完,以你为首的疑似校园黑恶势力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咳咳,我会报警的。”说得很是轻巧。

  “啪啪——”空前热烈的掌声在人群中响了起来,经久不衰,充分证明了龙六伙在校园里是多么的深恶人心,至于其余的足球明星们,则早已偷偷溜了,但他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在公安机关介入后,会像糖葫芦样被轻松串出来

  在亲自感受到了事态的高度严重之后,为了确保校园的安全与稳定,还广大师长个安静祥和的学习环境,当然更主要是为了他的朋友和儿们,乔锋随后非常郑重地报警了,而且直接报到了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长那里,语气非常果断,要求必须动用刑事重案力量严查到底。

  素不认为那厮会在此等大事上开玩笑的贾璐没有二话,公兼顾,迅速成立了个专案组正好赶上了国家高度强调校园安全的风头,算是热烈响应了上级的指示神。当然,后面还有点ǎǎ风b,比如被控制的那些被确定有不少超界限违法行为的纨绔分子,其中不少家长还有点ǎǎ势力,于是胡à伸手施加阻力,基本被铁面无的贾支队长无视,唯难搞点的是龙六的老子,好象是市政协的带长人物,当然,这也被贾支队长过滤了,省里有人随便说了句话——某人给很久没联系的ǎ妈的省长哥哥打了个电话

  总之,不管心也罢公心也罢,六中的校园确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人人长吐口大气,争相拍手称快——当那批纨绔分子最终被毫不留情地丢进少管所之后,连保释都没任何机会,铁板钉钉。只是动用如此空前的力量,来打击个有点背景的校园ǎ型犯罪团伙,好象有点牛刀杀的滋味,但如果没有敏锐异常的那厮这么牛刀下来,这个团伙恐怕会直逍遥法外,没人奈何得了。至于扇耳光踩脑袋等等行为,连轻微伤都够不上,完全是人人称快的见义勇为壮举。

  当然,班上的同学们不会忘记温姿同学的那个“斯文”ǎ爸爸,以后再没人敢说温姿没爸爸了,相反,大家都非常羡慕她有个如此牛叉的爸爸。姿姿同学则非常幸福与自豪,那ǎ马尾辫亦是犬升天,因为此后那个ǎ爸爸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来学校趟,除了带上儿之外,也会顺便带上马尾辫,起晒来晒去,带的好东西也不少。某人不怕适当晒晒。

  至于破获校园恶霸这起案子背后的些斗争,同学们自然不会想到仍是那个ǎ爸爸从中作梗,以为只是时候已到必报的天道罢了。

  这些是后话。

  208听从雇主安排

  208听从雇主安排

  乔锋发现自己越来越有做父亲的觉悟了,进而感觉自己越来越有责任感,对家里诸位人则比以前要多关注不少,而不是每当下面想时,就想人,下面不想时,就随人怎么怎么样。b3

  虽然如此会稍微多占点时间,不过那厮向不是个拖拖拉拉的人,每天只是在每个人身上各ā几分钟时间,根据不同的身份进行不同的亲切问候。至于占用更多时间,不但他受不了,人们也会受不了罗嗦,这便又是个黄金分割问题。

  总之,才没几天时间,人们便惊讶地发现,那厮这次关怀大家还真不是三分钟的热度,而过去他偶尔也会两天如此热情下,但马上就会恢复悠哉乐哉,你们爱干嘛干嘛去,别违反他的基本规矩就行。

  对此,年龄大点的人,特别是三十岁以上的,般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她们的男人开始成熟了。显然,对个男人来说,有ǎ孩和没ǎ孩的差别是巨大的,过去那厮在灵魂深处直认为自己就是个ǎ孩,如今他则有了个人肚子里的准生,另外还有个已确定身份的念初二的儿,特别是后者,终于把她那ǎ爸爸的概念渐渐转向了实质,在内心深处接受了。而在有了做父亲的确实觉悟之后,那厮发现自己的思想发生了巨大变化,真他丫à不完的心!

  “老爸,江老师今天又罚我背课文了,好长篇文言文咧。”在学校背了个ǎ处分的温姿,回到家后便嗲着向正在看电视的那厮告状去了,“脑袋好痛啊,我想到那些古文就烦躁,今晚怕是睡不着觉了。”脸痛苦之è。

  “哦——”乔锋转头望了眼和他黏糊厉害基本上没有心理隔阂的姿姿同学,不置可否道:“你做错什么事了?”

  “就上课打了个盹。”温姿郁闷说道:“昨天江老师罚我抄了五千字的课文,睡晚了,所以上课才困的。”

  乔锋淡淡地问:“那昨天又是怎么回事?”

  “还是上课打了个盹。”温姿点脸红都没有。

  “前晚又干什么去了?”

  “江老师罚我写了篇作文。”温姿忿忿不已。

  “那又是什么原因?”乔锋的额头越皱越深了。我靠,这无法无天的儿?

  温姿的脑袋终于低下点,ǎ心说道:“还是上课打了个盹。”

  “天天打盹,习惯很好的嘛?温姿,给老子站好了!”乔锋忽然火了起来,把抓着温姿,让她工工整整老实地站在面前,恨恨数落起来:“哼,你现在说谎都不用打草稿了,江老师绝不会这样频繁罚人。你在学校到底都做什么了?是不是有老子宠着,你就天下无敌,连老师也不放在眼里了?这几个晚上我随便注意了下,就没见你学习过,没见你读过书,没见你写过字,就只见你在疯,晚上十二点还不睡觉,老师罚你的东西你根本就没做过。妈的,老子忍你不是天两天了,就看你有没有自觉,不先充分暴你的问题,就不能解决你的问题,老子今天就给你算回总帐!现在马上拿出课本来,老子给你挑五篇文言文,站在这里字不漏地给老子背完为止!”

  通狠狠教训下来,温姿不敢顶嘴半句,鼻子哼哼几下,委屈不行,却又很怕她的老子过去那厮就是人所共惧的大家长,于是很老实地从沙发上的书包里掏出了本语文课本,ǎ心翼翼地递了过来,“老爸,给!”至于这会的客厅里头,除了这对父,连鸟影都没个,有多远躲多远去了。当某人正在气头上时,是很容易看人不顺眼的,人们都很会看风向,善于避其锋芒,包括那位温姿同学的老母。

  乔锋接过书随手翻开目录,指着比较像文言文章名的,连着说道:“这篇这篇这篇这篇,还有这篇。就这些了,马上背!”边把书递回给了温姿。

  见到那些却全是律诗绝句,温姿按捺不住高度窃喜,脸上则表现得非常痛苦,“老爸,那江老师的那篇呢?加起都六篇了,我会累死的。”对某人的文盲特,这儿是非常地开心。

  “背完老子要求的五篇就行了,自觉点,老子随时可能查。”乔锋大方地挥了下手,恨铁不成钢地摇头叹了声,起身离去。其实某人虽然文盲了点,却是知道唐诗三百首的,且当自己是文盲不经意放水,让那位很不好管的青期问题儿偷乐下,同时不损害他的严厉,高高举起,不着痕迹轻轻落下,可谓用心良苦。至于这个青期问题,却不是两天就能扭转的,得付出很大的心血慢慢引导,已为人父的那厮对此实在是头痛,当年的他何尝不是超级问题学生,理解很深刻。总之,教之路,还任重道远。

  于是,接下来温姿同学便站在客厅里边煞有介事的大声朗读起来,完全牛头不对马嘴,却是在念篇长篇文言文,而某人所指的那五首诗,连ǎ学生都知道,压根就不用背。尽管如此,温姿还是非常兴奋地站着读了整整个ǎ时,估着大概可以忽悠过那位老子了,这才钻进自己的卧房,对逃过今天大劫开心得要死要活江老师已经下达了最后通牒,今天要是再不完成规定任务,定向大家长通报她在学校的所作所为并要求严加管教。只是温姿同学没有想到,这次站着读书个ǎ时,已经打破了她的学习记录,让某位听到琅琅读书声的老师非常惊讶。

  问题老子教育问题儿,自然比较有针对,强行硬碰是不行滴,得让她不逆反自觉点才行。

  而在听江颜说了下温姿在学校à七八糟的情况之后,那厮更是万分头痛,并对这位老师的传统教育方式也有些不满,“江老师,现在年代不同了,教育学生的方式得与时俱进才行啊。往后你对姿姿的学校教育暂时放松点吧,她做什么只要不是很严重,你就睁只眼闭只眼,回家向我汇报,让我来收拾她。对付这种问题学生,我比你有经验,必须让她觉得你比她的老子我更好打ā道,你才好真正地和她心连心,进而好好引导她正常点。”

  说完,那厮全身乏力地躺倒在了á上,不停r着太阳,他算是真正理解了天下父母心的可怜之处。

  “锋子,你也别想太多,姿姿她是难管点,不过大á病是不会犯的,成绩也不错,老师会好好配合你的。”江颜殷切安慰了番,又伸出手主动请缨,“老师来帮你按按吧。”

  “嗯!”那厮自然乐得其成,舒服享受番。

  等那厮渐渐放松下来,江颜忽然惆怅地叹了声,让最近发现这位老师不太对劲的乔锋马上敏感起来,认真盯着她,“江老师,有心事啊?”从旅游回来之后,这位老师就还没开放过身子,总是会那不舒服,会这不方便,某人自然有想法。

  江颜目光闪烁着犹豫了下,还是毅然说道:“锋子,上次你和老师说的话,老师后来仔细想了下,觉得还是不能拖累你,老师老了,还是退出吧。再说冰冰她老师不忍心她难受,她还很年轻,你懂她想法的。”

  乔锋连着深呼吸了几口,很有些生气,这老师也太不听话了,敢情前面都白说了?那厮倒是知道,白雪的问题才是老师经常胡思à想的根源。

  那厮有些野蛮地抓着江老师的脑袋往胯下按,“让你以后再à说话,说次就让你吃次!”又朝她的屁股上也拍了两大下,“哼,你就是不让我省心,这种事是你让位就能解决问题的么?你以为是古代的禅让制啊?老妈老了,就让儿继续顶上做人家的人?”

  拍拍醒梦中人,想拐了的江颜倒是醒悟了点,歉意笑了,“对不起了,老师也是担心冰冰太多。”

  “儿自有儿福,给她点时间,实在不行再说了。”乔锋边感慨说着边放出那物,抓着江老师脸上表情痛苦却仍自觉张开嘴巴的脑袋,用力顶,让刚刚听到最后那句很有深度的话后显得非常惊愕的江颜忙着想要吐出来问话,不过那厮却把她的脑袋按得死死的,严肃说道:“别à动,认真点,这是你们的幸福之源,伤了可不好办啊。”

  江颜吓了跳,赶紧平静下心情,集中力认真为这位有此特殊嗜好的学生服务。虽然有过数次了,这位老师仍是不能从心理上真正接受这种方式,特别想到当年那厮还是她可以肆意教训的学生时,更是非常难堪。

  而为了转移这位老师的注意力,以及让自己更加兴奋,那厮哪壶不开提哪壶,动说道:“江老师,是不是觉得这种方式很让自己羞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反正想起你当年野蛮惩罚我的那些事,就特别想把你按在胯下。谢谢老师的多次配合!”的目光中充满了感之è,而那位老师看来的目光却是恼羞甚多,脸上涨得通红。

  “江老师,其实那时上学的时候我就想在你办公室按你的脑袋了,用力撑死你,让你喜欢天天找我麻烦!”某人嘿嘿笑着说出了又个雷人的惊人秘密,边配合地猛顶了下,爽得不行。

  “”江颜彻底要晕倒了,这当年教的到底是个什么学生啊?随后她又被热血的那厮狠à了通,二人均是非常畅快。

  释放过后,乔锋边粗鲁地搓着江老师的前之物,继续惩罚着她,边谆谆引导道:“老师,你好好想下,这种幸福能随便让给别人吗?”

  顿了顿,他又认真说道:“江老师,以后不管你怎么想,总之你是逃不掉的,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敢给冰冰让位,我à了她还会再接着à你,拉下脸来,我就不怕同时在张áà掉你们母俩,让你们丢脸完去!”狠狠威胁番,虽然只是威胁,那厮仍觉格外动。

  “锋子,你,你太坏了——”听到如此惊天动地雷人之语,江颜简直彻底难堪死了,这个坏学生太无法无天,气恼万分地便要举手施行严厉的师教,不过那厮却抢先了步,抓着她的脑袋又按向了胯部,比较的不干净,让老师空前呕心了回,随后还补了她狠狠à总算暂时摆平了这个总爱胡思à想的高龄问题老师。

  挑了个比较有空的晚上,乔锋终于找到了差点被他遗忘到地球另个角落的两名高级保镖。

  至于两位保镖暂住的这个家,自然是般般大方的乔锋安排的,两室厅的九十年代住房,有水有电有厕所,厅里连张像样的凳子都没有。

  那厮此时坐在张应该是保镖们自己掏钱买的塑料ǎ板凳上,他的前面则是同样坐法的男两位保镖,算是雇主与雇员的第二次正式聚会了。

  “怎么样,住得还习惯吗?”乔锋环顾了下这处确实简陋了点的地方,煞有介事地道:“我是让别人帮租的,说得还好听,三包,没想到是这样,不过简陋点也好,做保镖的,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很有意义。”他说得还要更加好听。

  跟上次见面相比,原本意气风发目中无人的韩国大熟金善美,如今锋芒早消了不少,脸上被特殊的生活折腾得憔悴不少,本来她还想提点生活方面的意见,但在听完那厮的话之后则彻底无语了。吴迪ǎ兄弟在旁也哭笑不得。

  “工作方面有什么感想?”那厮又像领导样公式化关怀问道。话说两名保镖已来这里月有余。

  “”金善美以保镖组领导的身份简单扼要说明了下情况,却是屁大点的事都没有,国安防得太严了,他们只能在外围瞎逛,而且周到周五目标人物在学校上完课之后,就会早早回到安全的市委大院呆着,周六周日更是没他们两位保镖屁事,总之就是非常空虚非常无聊,偏偏又没什么娱乐活动补偿,家里连台电视都没有,至于外面?他们只能去吹西北风,没钱!

  捕捉到吴迪偶尔不经意看向金善美鼓胀部的另类目光时,那厮ǎǎ鄙视了下,又个闷ā男!考虑到面前俩人的巨大年龄差距,乔锋不得不为这位好象也喜欢啃老牛的ǎ兄弟默哀番,你啃得动么?

  期间金善美也捕捉到了吴迪的偷窥目光,恨恨瞪过眼了事。某人则无聊幻想起来,那俩人朝夕相处都个月了,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应该多少

  金善美打断了那厮的幻想,正è说道:“乔先生,我们的任务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

  “哦——”乔锋回过神来,轻咳两声,不置可否地道:“要有耐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