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头痛啊,明天又是个难熬的日子。这次的对手很不简单,真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收场。”私底下在那厮面前,随着时间的推移,夏总渐渐表现出了更多脆弱面,大概二做久了,不自觉会把对方当成主心骨和依靠。

  “有我在,担心什么呢?”乔锋心里动,二在他面前的越趋软,证明了归属感的逐渐增加,边按着她的太阳|岤,“不管他什么对手,只要是不怀好意的,律坚决反击,你咬牙忍忍就过去了,这几天我会多关心你的。”

  “谢谢你了。”夏雪莹像猫样把脑袋伏在了那厮的怀里,至少此时,她感觉很平静,很有依靠。而历史的浓烈痕迹比想象要快得多,早就消散殆尽了,尽管她曾经认为辈子都会刻骨铭心。

  “哼,你是我的级二,还谢个屁。”那厮满嘴不干净,惹得夏总很不爽地嗔道:“你说话怎么老这么难听啊?”

  “你才知道!”

  “懒得和你斗嘴。”夏雪莹回过神来,认真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乔锋很有些郁闷,“这事我现在b;“为什么?”

  “好了,别老问那么多的为什么。”乔锋用力把夏总的脑袋按了下去,“先做点事放松下头脑,老是神经兮兮的于事无补。我相信事情会很快得到妥善处理,你知道这点就够了。”

  夏雪莹虽然没有多少心情,但仍得履行二的义务,张嘴迎上,那厮亦不甚客气地搓着她的鼓胀胸部,直到热火不已时,自然演绎了段充满激的级友谊,却是让她甜甜地睡了过去。烦恼多时,做未尝不是种很好的放松手段

  次日早晨上班,夏雪莹有些心紧地驱车来到俱乐部,却意外现连半只狗的影子都见不着,附近只停有几辆警车,气氛怪怪的。夏雪莹与白雪诗诗起忐忑不安地下车,随即进入俱乐部的大门,非常疑惑不解。

  而乔锋在来到另个俱乐部后,第时间是马上上网,意外现所有有关夏总二事件的消息全被屏蔽了,不禁连着“我靠”了几声。靠,这也太狠了吧?他却是明白,这显然是那小妈在承诺之后,不知是谁搞的动作,但这动静绝对不是般得大。

  果不其然,万分诧异的夏雪莹马上就打电话过来询问了。

  “乔总,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夏雪莹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我这里现在连个记者都没有,网上所有关于我的消息全被屏蔽了。哦,还有今天的报纸,也都没我的消息了。”

  “夏总,别这么激动。”乔锋轻咳两声,沉着道:“这个情况现在我也不清楚,不过反正总不是坏事吧?关键时刻,要有耐心,要冷静,先看看事态的展吧。嗯,先恭喜你暂时解放了!”

  意外高度开心放松之际,夏雪莹却是对那厮的装大行为无所谓,嗯嗯几声后热情挂断,暂时和她的部僚们同喜去了。

  乔锋想了想,并没有打电话过去询问情况,这样显得他太不够淡定了。而在隐约之中,那厮感觉这像他老子雷厉风行的作风,不禁心中凛,那老子可不是个只是见招拆招的人物

  就在这天下午,始爆虚假内幕的那家较为知名的杂志社暂时被停刊了,而主编和数名相关人员则直接被警方用手铐铐走。晚上,杜总在他的栋别墅内被警方逮捕,罪名是恶意诽谤,直接被刑事拘留了。而在第二天,警方的上述动作便被官方给快公布出来,只等被检察院起诉了

  贾璐在突然接到调她马上加入个高级专案组的通知时,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出了什么大篓子,而等她赶到省党校招待所的专案组驻地,赫然现这个专案组公安分组的成员级别高得吓人,其由公安部紧急飞来的名主任牵头,成员包括了公安部省公安厅和市局三级,而在市局里则只有她人参加,级别在分组里是最低的,省厅里连常务副厅长都来了。

  更让贾支队长吐血的是,这个分组的任务却是专门针对夏总二案件中的刑事部分,说白了就是逮捕涉嫌恶意诽谤的嫌疑人,突审并确定铁板钉钉的犯罪事实,以及对网络相关消息采取封杀,附加任务则是对雪莹俱乐部采取保护措施,直到事态平息。总的来说,用高射炮打蚊子来形容这个分组是绝不为过的,当然,那蚊子也不是般得强,可能还真得高射炮伺候。

  不过,贾支队长却是非常兴奋,跟那厮家里息息相关的重大事件,她当然是全力以赴了,并且敏锐意识到,自己被叫过来的原因肯定不是她挂着支队长这个头衔,事实上,在这个分组里边,支队长连都不算。不过级别太低政治觉悟不高的她还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何方神圣有如此巨大的能量。

  就在这个招待所里,还驻扎着专案组的其余分组,其中包括纪委联合调查分组,审计联合调查分组,广电联合调查分组,文化联合调查分组,等等,全由从中央到省级的两级精干力量组成,成员不多,级别夸张,可谓空前雷人。唯例外的就是公安分组,贾支队长成为了整个专案组中市级的唯光荣代表人物。

  就在逮捕行动的次日,曾氏集团被审计联合调查组毫无征兆地进驻了,毫不客气先封掉了所有财务资料,由众多武装人员进行掩护,开始彻夜清查问题,直闹得整个集团人心惶惶,犬不宁,股票迅跌落。

  几乎与此同时,省商务厅的刘厅长直接被纪委联合调查组带走,市里相关部门也有数名倒霉蛋非常光荣地被高级别的纪委部门请去代问题,并且第时间由权威官方机构直接公布了消息,这意味着他们在快走完纪委程序后被移检察院已是铁板钉钉的事情,再没有半点回旋余地了。当然,这些人不过是政治的牺牲品罢了,为了他们的集团而作出了巨大贡献。

  至于广电文化等分组,自然针对其份内机构,采取了非常严厉的限制措施,与公安分组的网上封杀配合,于是夏总的二事件就几乎完全消失在人们视野之中,只留下个神秘的传奇

  动作如此之快之猛烈,让无数人始料未及,甚至连参加专案组的高级成员们,也搞不清他们为什么要来做这种事情,点预兆都没有,只知道这是上头亲自监督的高度紧急行动,分秒必争。

  实力派人物常务副省长赵国梁同志最近两天完全失去了如既往的淡定,脾气非常暴躁,彻底不得入眠,简直无法理喻,他苦心经营的基础被搅了个塌糊涂,甚至整个利益集团都有了世界末日的感觉。不过如果赵副省长要是知道,这仅仅只是曾氏集团那个不争气的二公子和别人合伙玩了个,就被因势利导搞成如此严峻形势的话,不知他会不会直接喷血而死。事实上,某位幕后大佬敲打他这个湖山方诸侯纯属顺带的副产品,来势汹汹,其实目标不会深入,给点颜色显示下罢了。

  香港杜氏集团的杜老爷子,在全国政协里边挂了号,对有人竟敢以完全可大可小的恶意诽谤为由逮捕他的儿子,简直要疯掉了,气恼万分地打出了很多个电话,他却赫然现,竟没有个人敢接应解救他儿子的要求。在快要吐血的同时,这位老爷子开始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

  当然,也有人非常乐于看戏,像省里的号和常务副书记都很,和副书记同条线的贾政国的心情也很好。立足中立的秦省长更是情澎湃,他的偶像在忽然间不可思议的涅磐重生了。黄市长的心情倒是比较平静,只是很奇怪。

  事实上,所有人都猜不透那位幕后大佬的全部目的,他的目的既复杂又简单,二事件则仅仅只是个催化剂与飙的契机。当然,幕后大佬终究只是个非体制内的人物,自己只剩下影响力,他实际借助了三个老婆家里的部分能量,更充分借助了他家里代二代的能量,全盘统调度,最终形成了极其惊人的级合力,方有如此让某些牛人胆寒不已束手无策的高度能量。

  夏雪莹等人不断的惊愕表情无须多表,乔锋却是越来越困惑,但他明白了,二事件在其中只占比较小的因素,至于那大佬到底要达成什么目的,他真不知道,但不认为那大佬是吃饱撑着无聊,而掀起这么股地动山摇之势。

  妈的,不会是为了宣称老子胡汉三回来了吧?我靠

  眼瞅着事态展了好几天,乔锋终于打算去探望下他那些忙得不行直不来看他的那些妈妈们,顺便找那老子问点事。

  乔老总仍然心安理得地住在温美霞的家里,个夸张的童话世界,话说住的时间长了,这老子也习惯了童话。

  当乔小监督饿着肚子跑来时,自然得到了妈妈们的高度热烈欢迎,正准备的晚饭立马多加了斤半米,菜数也多了六个,让儿子长长身子,那是必须的,就算长不了,补充补充也是应该的。

  那厮在和妈妈们难得秀了下感情之后,很快进了他老子的房间,关上门准备密谈下。

  正对着电脑热情学习打字的乔正天在听到动静后,抬头望过眼,“来了?”接着继续打他的字,貌似分钟可打二十几个了,学习能力果然不错。

  那厮自己抓了张椅子,坐在那老子旁边,翘起二郎腿瞅着那屏幕,揶揄道:“学习很快的嘛?”

  “老子干什么都快。”那老子连头都懒得抬,嚣张得不行。

  那厮轻咳两声淡淡提醒道:“有些事还是慢点得好。”

  “妈的——”乔正天终于打不下字了,转过椅子对着那厮,“还敢数落老子了?”

  “我只是提醒你而已。”那厮才懒得理会那纸老虎脸上的狠色,又咳了两声转入正题:“靠,你这几天都搞什么鸟?”

  “你小子!”乔正天微微笑,“老子搞你妈。”

  我靠!乔锋很是不爽地道:“你再1说,我就去告诉我妈。”说着还装着要起身的样子。

  “好了。”乔正天忙摆手招呼那厮别动,正色几分严肃说道:“妈的,还以为你有多沉得住气呢,总算知道来找我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知道,竖起耳朵听吧,别1打岔。明白没有?”

  “听着呢。”那厮伸出双手拉了下耳朵,竖高了点,“1打岔是不会的,但不1打岔是会的,就看你说话水平了。”

  乔正天摇头笑了下,忿忿说了起来:“老子才在麓城拉起架势风风火火干了半个多月,就处处受阻得厉害,这里的水还真他妈浑啊,该搅搅了,不搅人家不拿你当回事,这样以后还怎么干大事?要想干大事,必须立足于主动威慑,即先显示出你的强大能量,并找机会杀几只小,不杀人家怎么知道你的能量?把威风打出来了,谁还敢不拿你当回事?懂了么?”

  那厮不置可否地瞪了瞪眼,“你别老摆着教训人的架势好么?人人平等!”

  乔正天也懒得理这小子的废话,继续说道:“这次你家的那个夏总被人恶搞了,你不爽,老子当然也不爽,欺到你头上,就是欺到老子头上,正好找这机会搞出点事来。关于湖山和麓城的形势,你的几个叔叔比较熟悉,都向我仔细汇报过了,就这么个政治形势,老子还是驾驭得住的。再说了,湖山这边情况直比较棘手,上边动作不少,但直治标不治本,老子这次也间接当了回枪手,先敲打敲打下,让某些人收敛着点,太不听话是不行的。”

  我靠!那厮了句:“你吃饱了撑着,卷进这趟浑水里头做什么?”

  “老子要干大事,能躲得开么?”乔正天忿忿反驳道:“什么水老子都趟过,怕死不是共出片晴朗的天空,以后有得你烦心的。虽然劳不能永逸,但劳至少要能安逸不少时间,这样才有效率。放心好了,老子是匹级黑马,处在各方势力之间,谁都得对老子恭敬点,否则这天平,你懂的。”

  “妈的,你早不是体制内的人,还热衷于搞这些破玩意。”乔锋不知如何描述自己的心情。切,还共党呢?这二十年你过党费么?

  “老子快老了,不趁着这番大好时光再出点名堂,那人生就太可悲啦。”乔正天叹了声,感慨不已,“你老子我也是要脸的人,人家个个都是位高权重,老子才刚刚走出村子。时间不等人,老子只能加了,没点魄力和手腕可不行。”

  “敢情你那二十年的修身养都白费了。”那厮继续鄙视道。

  “白费个屁,境界的提高是不受环境影响的。”乔正天不屑地瞪过眼,得意洋洋说道:“现在小秦见了老子还是当年的那个鸟样,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老子直骑在他的头上,气势直比他要高几个档次。”

  乔锋皱了皱眉,“哪个小秦?”

  “你小妈的哥哥。”

  “我靠——”

  “小秦当年直是老子的手下,老子到哪,就带着他到哪,老子指哪,他就打向哪。”乔正天更加得意地晒着那些自豪往事。

  224奇正相生

  224奇正相生

  “你就吹吧,种地种腻了。”某人忿忿咕嘟着,总忘不了对那老子冷嘲热讽。

  “老子又没让你信,你爱信不信。”乔正天抛过个不屑的目光,脸色又严峻几分,“好了,锋子,老子做这些是有道理的。唉,老爷子老了,但我们乔家的精神必须扬广大,你那几个叔叔做官还凑合,乔家精神只怕扬不了,棱角早被磨平,再下代都会忘记自己姓乔了,老子现在必须站出来吆喝下,让别人看看,我们乔家的大旗是不会倒的。咳咳,确切来说,现在老子已经是乔家的领军人物了,你要搞清这个情况,老爷子也是这个意思。”

  “我靠,拜托你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想要面子就直说呗,巧取豪夺还找这么多理由做什么?”乔锋惊讶不已,越感觉这老子也太夸张了点,看来还真是静久思动,时感慨颇多地道:“所谓强不过三代,这是有深刻哲理的,你必须承认历史趋势,何必逆天而行?反正早说好了,老子是不会继承这杆什么破大旗的,自己开心,身边人开心就够了,搞得那么头痛做什么鸟?害我妈她们也跟着你受罪。”

  “她们受罪?”乔正天有点想要吐血,“妈的,她们现在比你老子还更要面子,热情着呢。”

  “不会吧?”乔锋喷了口,“我靠!”

  乔正天叹了声,淡淡盯着这个不喜欢玩弄权术的儿子,“老子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破事,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只要不公然严重违法就行。对有些人来说,国法就是拿来玩的,这是现实,没法改变,我们也不要被那套套给套住。不过话说回来,老子做的事,你也别老是看不顺眼,就知道冷嘲热讽。妈的,你要不是我儿子,早把你丢到天上去了,别人谁敢在老子面前这么嚣张?”

  “上天做神仙很好啊,不过你可丢不动我。”那厮切了声,鄙视道:“敢在你面前嚣张的人多着呢,老爷子算不算?我妈她们也算吧?你克星还是不少滴,没我这么强悍。老子在谁面前都敢嚣张,光脚的不怕湿鞋的。”牛得不行。

  “哼,你还光脚?”乔正天瞪过眼,“女人个又个,还全养着,那套被动威慑的理论该调整调整了,以后做事别太冲动,适当克制点,女人多了,这是必然的,责任问题而已,你得多考虑下她们。当然了,该嚣张的还得嚣张,这是乔家精神的核心灵魂,老子现在要在麓城这块地盘安营扎寨,往后你的日子也会轻松很多。妈的,本来你应该是太子党的,却跟老子做了那么多年的村民,现在让你也尝尝太子党的滋味吧。”

  “太子党?切,老子根本不用那破烂身份样可以玩得风生水起。再怎么样,老子就算不光脚,也是不会穿袜子的,顾及太多,瞻前顾后,只会让自己更加被动,所谓死地而后生,亡地而后存。”乔锋认真阐述了自己的基本生存观点,又忿忿不平地道:“我在麓城这地方已经风生水起了,给乔家也争了不少光,你这不是来摘桃子么?就看我做儿子的混太好了不爽,想继续压在我头上,我看你就是要跟我争面子,这让我多没面子呢?妈的,都说会给你养老了,就不懂享受,唉——”摇头叹息不已。

  不说养老还好,说乔老总就要蹦起来了,“妈的,你个月给老子几千块生活费,老子这么多女人,你让老子把脸往哪搁?出去连个酒店都不敢开。你都不给老子脸,老子也不用太顾你的脸,这脸是要互相给的。”

  我靠!那厮却还真是有些汗颜,理直气壮地道:“你在村里都住了那么多年,我想你生活应该是蛮俭朴的,个月几千块也不少了啦。再说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不开始控制着点,那以后可不好说啊,我挣钱也不容易。而且男人有钱就变坏,我这也是为了我妈她们好。”

  “老子活了大半辈子,还用你这子来教育?”乔正天气不打处来,恨恨赏了颗年没有过的老子板栗,“好了,这事就不再说了。锋子,我问你,你在国外杀过人吗?”目光随即凛然地盯在那厮身上,压力还真是不

  丫的!那厮略微沉了会,不置可否的淡淡说道:“般是不会违反相关国际法的。”

  早有心理准备的乔正天马上明白了情况,有些怪异地看来,玩味说道:“你子行啊?说话很有水平,既表明了意思,又滴水不漏,当年老子要是继续做官的话,你现在只怕又是颗政治新星了。”

  “还好你没做,老子才不当这鸟政治新星,体制内有什么好的?”

  “说得也是,老子样讨厌体制内,反正现在我们都不是体制内的人,干什么都潇洒自在。”乔正天轻松说着,话锋转:“锋子,以后我们在麓城可就是奇正相生了,老子做正,你做奇,具体不多作解释。明白了么?”

  “明白。”那厮想都没想,恨恨说道:“你做光明正大的事,老子做偷摸狗的事。反正挣了面子都是你的,老子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