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管做多少事,都只能被挡在你的翅膀之下,被你的灿烂阳光沐浴着,面子全丢光光。”

  “哈哈——”那老子豪笑不止,那子恨恨不已。

  乔锋的心情其实不算太差,而家里头的女人们,在大家长的严格禁令下,最近都只敢私下谈谈目前的风云变化,不过毕竟是女人,对这等无聊政治动向整体上没多大兴趣,没多久后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喧闹。当然,个别人物自不会如此,内心的震动是持续的。

  深夜,那厮摸上了陈总的床,把这位睡美人给吓了下,睁眼嗔道:“锋,你都吓死姐了。”事实上,在进门后,那厮就打开了灯。

  乔锋把抱上,“陈总,拜托别再老是称大了,你这姐的称号早该自觉摘掉了啦。哼,再怎么称大,你也逃不过我的手掌心。”双贼手迅摸上了陈总高挺的胸部。

  “哎呀,别这样。”陈芷芸象征挣扎了下,“都这么晚了,你别的房间不跑,跑姐这做什么?哼,你那二奶呢?”

  “二奶?”那厮手摸只,嘿嘿笑道:“这不是么?”

  “啊——”陈芷芸简直要羞死了,白眼嗔道:“哼,你可是越来越放肆了,连姐都敢调戏。”

  “好了啦,调戏下算什么?”乔锋边不客气地解开她的睡衣扣子,边轻松说道:“那边二奶知道你知道她的情况后,感觉很郁闷。你说怎么办呢?”

  “她活该!”

  两团硕大坚挺的雪白物很快露了出来,晃人眼球,那厮再次看花了眼,痴迷不已,时竟舍不得动手,“芷芸,你这好神圣,给我咬咬好吗?”

  “”陈芷芸什么也没说,脸上红云密布,闭上了眼睛。

  某人则马上动起了他的咸嘴,按捺住不争气的心脏跳,贪婪地啃了上去,直让陈芷芸全身颤抖起来,天籁之音顿出。

  啃到花儿快谢之时,乔锋双咸手更不老实地往下滑去,抓到了陈总睡裤的腰边,心情更激动了。陈芷芸则马上从迷离不堪中清醒过来,连忙摇头并伸手按住那对咸手,“锋,别脱了,姐都还没准备好呢。”

  我靠!那厮松开咸嘴,仰头认真说道:“我要不硬点,你会永远都准备不好的。芷芸,不用怕的,你都三十岁了,再拖下去都成老闺女啦,我今晚就帮你摘掉这顶不光彩的帽子。”

  “可是”陈芷芸很是难堪地道:“以后姐怎么在大家面前做人啊?好没面子的。”

  那厮马上兴奋起来,“芷芸,要不你也做二奶吧?就是个形式而已,地下关系,暂时不公开,怎么样?以后等时机成熟,等你能够坦然面对大家的时候再公开好了。”

  “”陈芷芸恼羞不已,“你这坏蛋,怎么能让姐做二奶啊?”

  “每个女人都有二奶的,嘿嘿。”那厮双咸手又摸了上去,手只把玩起来,很快又让陈芷芸迷离不堪。

  在轮番动作之下,陈芷芸终究没有抵抗住那厮,睡衣睡裤全被脱掉了,只剩下条内裤。乔锋这会正托着下巴,认真欣赏陈总的下身,研究染有丝丝水迹的内裤上那微微隆里的部分,幻想无限,陈总则早就闭紧了双眼,双郏红透。

  “芷芸,我要脱你内裤了哦?”某人惟恐羞不死人。

  “不!”被羞怒了的陈总迅伸手抓住了内裤裤头,不料那厮却抓着下边往旁拉,迅露出了的部位,俩人均怔住了,此怔非彼怔

  陈总的内裤终于被脱掉了,那厮非常激动的兵临城下,感受到了陈总的高度紧张与身子的颤抖,殷切安慰道:“芷芸,别担心,不会很疼的。”

  “锋,你轻点啊,姐很怕疼的。哦——”陈芷芸眉头皱,从未有过的爆胀让她心里猛然惊,那厮居然直接冲破并到底,爆爽了个歪歪。事实上,由于前期工作非常得力,此举是完全符合生理原理的,让陈总在最短时间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刻。

  略微停顿下,让陈总勉强适应了新的感觉,那厮开始缓缓动作起来,虽然她还只是初女,但早已是熟女,身体熟透了,却是如鱼得水。那厮幸福得不行,陈总的眉头亦渐渐舒展开来,淡淡疼痛跟很快涌起的幸福相比,显得是那么微不足道,嗯嗯声越来越激烈地从她的鼻子里出,那厮则越战越勇,让陈总的幸福感急剧膨胀,迅迷失在了的海洋之中

  “哦——”随着那厮的声高亢吼声,陈总的身子亦跟着抖抖,她早就找不到东西南北了。

  轻轻相抱,陈芷芸仍沉浸在先前巨大的幸福之中。那厮咬着她的耳朵,柔声废话道:“芷芸,还疼吗?”

  陈芷芸摇了摇头,睁开眼睛,却见那厮的脸上是多么呕心,那像占了天大便宜的得意笑容,简直让她气死了,“锋,你怎么这么坏啊?占了姐的便宜还那么得意!”

  “嘿嘿,我能不得意嘛,让你以前老喜欢教训我。”那厮边玩着她胸前之物,边恬不知耻地道:“终于找回场子了,以后让你再敢狐假虎威,我可是会教训你的!”

  “”陈芷芸快要哭死了。这都什么弟弟啊?

  “陈总,实话告诉你,你下面我很早就看过了,但那时只敢幻想下,没想到今天嘿嘿!”那厮颇为自得地回顾番,咳了两声,“好自豪,好开心啊!”

  陈芷芸气得很想咬那厮口,挥着粉拳轻捶起来,边恨恨说道:“姐让你心术不正,让你整天想那些不健康的东西,让你脱姐的衣服,让你哦——”她马上就说不出话了,因为激动万分的那厮忽然非常准确地抓着她的大屁股用力挺,并迅猛烈动作,直顶得这位喜欢装大的老总嗯嗯叫,某人并嚣张地道:“让你再嘴硬,顶死你!”爽得不行。

  虽然那厮再三宽慰她要镇定,表现得和平常样,以维护好这种神秘隐蔽的地下关系,但早上起床之后,陈芷芸还是感觉自己像个贼样,心里砰砰直跳,生怕别人看出名堂来。第次偷吃禁果的那种心理,在她的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怕什么来什么,别人还好说,耿耿于怀的夏雪莹却是敏感异常,在和陈芷芸打照面时,马上便从她的丝不明显的慌现了很不样的感觉,因为过去这位陈总是绝不会如此的,肯定做了什么亏心事,几乎没多想,夏雪莹便直觉猜想她被那厮做了,于是抛过了个鄙夷的目光,那意思大概是你也不是什么纯洁的鸟,以后少在老娘面前嚣张!

  陈芷芸忿忿瞪回眼,慌不择路地跑开了,夏雪莹则悄悄找到正蹲洗手间里刷牙由于家里人口多,早上这个时候刷牙场所相当紧张的那厮,和他起猫着刷牙,边刷边直勾勾地盯着他。

  乔锋好歹刷完漱干净了口,很是不爽地道:“夏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刷个牙还要瞪着我,我做什么对不住你了?”

  “哼——”夏雪莹压低声音说道:“我刚才看见陈总不对劲,你昨晚是不是对她那样了?”

  我靠,这俩女人咋都这么敏感呢?乔锋回头望了眼门口,没人,伸手迅摸了把夏总还没戴罩的胸部,“妈的,你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老子的二奶?再嚼舌根,老子就公布你的二奶身份!”

  “你敢——”夏雪莹恨恨瞪着那厮。

  “不敢?”那厮马上张大嘴巴,摆出嚷嚷的姿态,惊得不行的夏雪莹赶紧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苦着脸道:“算我怕你了。”

  “哼,做情妇要有点自觉,陈总怎么样,那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可以怀疑,但不能去追究确切情况,明白了么?

  夏雪莹长长呼了口气,她相信自己的直觉,心里没来由有了股强烈的爽感。那厮看见她脸上的呕心表情,何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恨恨说道:“夏总,你也别高兴太多,有空我会来你俱乐部干你的,让你喜欢做万人之上的冷酷老总,干不死你!”起身飘然离去,感觉甚爽。

  夏总呼呼番,恼羞不堪,她还真怕那厮如此来干她。说实在的,在公司和在家的感觉完全不样,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冷酷形象有半分折损,但那厮硬要如此的话,她却不知该如何对付了

  乔锋暂时没有到雪莹俱乐部实践他放出的狠话,这事不用急,迟早是要办的,他现在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了自己的俱乐部,以及那老子等人的动向上。

  让那厮欣慰的是,京里来了六名精锐的据海女保镖,为那老子和妈妈们提供全面安保,其中三名女保镖进行贴身护卫,其余三人则充当机动预备队,既可用于加强护卫,又可用于主动出击,当然还包括轮班互换。如此来,这些非体制内的普通人物,安保级别甚至比省部级高官还要夸张,貌似这些保镖都是妈妈们的家里合伙凑来的,都怕自家孩子有危险,当然乔老爷子除外,他才懒得操这等闲心,二代领军人物忽然又在精神上接了他的班,让他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巨大遗憾,这阵子心情好得夸张,整天找老董同志继续个没完没了,那孙子实在是太争气了,居然搞了老董家的宝贝女儿,让老爷子无比扬眉吐气。

  专案组的大部分功能已经完成,现在主要就是揪着曾氏集团的帐目不放,让这个拥有数百亿资产的大集团继续飞狗跳,真要查,基本都是有很大问题的,而乔老总点都不急,他现在主要是和国豪集团的些惊弓之鸟们慢条斯理地讨价还价,同时另个规模的高级别审计调查组也进驻到这里,动作很快,黑幕撇撇地露了出来,惊弓之鸟们简直要被吓疯掉了。

  干了那么多大动作,要是不能为自己谋取点点利益,乔老总是坚决不干的,至于他顺手牵羊到底是要牵哪头羊,般人是搞不清坨数的,现在某些利益体已是人人自危,了阵脚。

  和乔老总干的这等波澜壮阔的大事相比,乔监督的心情就别提有多郁闷了,这完全掩盖了他的风采,整天猫在俱乐部和家里的两点线上,和群女人纠缠个没完没了。

  等又到周末时,那厮猛然现,自己几乎又有两个星期没去郑大局长的家,当然这并不是他忘记去了,而是近来本来需要处理点内部事宜,另外也留给郑氏姐妹些缓冲时间,并看看她们是否听话,每天跑三十分钟的跑步机,两个星期的话,锻炼效果就比较明显了。

  上午,趁着那大婶贪吃时没注意,乔锋悄悄地溜出了门,再次成了只自由的鸟,心情好得不行。但他马上又接到了个电话,赫然是贾璐打来的,那厮这才现,原来支队长也好久没消息了,不过搞刑事的,偶尔消失是正常现象,那厮并不以为意。

  225跑步机的重要性

  225跑步机的重要

  边开着车,那厮按下接通亲切说道:“佳佳,这段时间你都干什么去了?点消息都没有。现在应该解放了吧?”

  “你不知道啊?”贾璐被雷了下,她还以为是那厮不知用什么手段把她进专案组的,“我刚刚完成任务,现在很有空,屁股好痒啊。”非常赤11,马上又兴奋起来。

  我靠!那厮嘿嘿笑道:“你这小货,简直完全败坏了人民警察的光辉形象。”

  “哼,还不是你带坏的!”贾支队长嗔了声,大方说道:“你在车上吧?准备去哪?我开车找你。”

  “正去郑局长家的路上。”

  “啊?能不能换个地方啊?”

  “换什么,就那里了,开房还要花钱,不好又被警察查房,妈的!”那厮猛然想起了上次的郁闷事件。

  贾璐对上次那事也很是耿耿于怀,为难地道:“郑局长家不方便吧?”

  “方便得很,郑局长是我的女人,这个你也猜得到,要不干脆大家起吧。”乔锋面不改色心不跳地道。

  “啊!”贾支队长被大大雷了下,“这怎么行啊?”

  “呵呵。”那厮不置可否,“去了再说吧,她家又不止个房间,好几张床呢。”

  “哦!”

  “我们在那小区的门口会合。”

  “嗯!”

  随后乔锋又给郑清梅打去了电话,通报了俩人起去的情况。于是郑氏姐妹莫名其妙紧张起来,迅换上运动套装,起无聊地趴在窗台边,仔细看着下边的来车。按照那厮的要求,郑大局长当即就又多买了台跑步机,以便和她堂姐起跑,不过第次时,俩人才跑了五分钟就不想再跑了,之后每天渐渐提高强度,到现在已经能跑二十分钟。

  在见到那辆蓝色小标开过来时,这对堂姐妹马上便默契地上了跑步机,热火朝天跑了起来,样子还是要做的,这只能证明她们比较心虚。

  乔锋领着连警服都还没来得及换的贾支队长,很快开门进到屋内,寻见了堂姐妹俩正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地在跑步机上负荷运动着,不禁哭笑不得,他毫不怀疑,这当中肯定有水分,但见她们累成如此,也不便打击她们的士气,笑呵呵称赞道:“挺不错,下次再接再厉,都下来休息吧。”

  郑氏姐妹呼呼不止,像两头猪样,往沙上摆便不想再动了,身体素质甚好的贾支队长则在心里给予了小小鄙视。

  会之后,等她们好不容易恢复过来,乔锋这才正色说道:“清梅,那男人怎么还没约好?都差不多半个月了。”

  “得到下个周末了。”郑清梅有些歉然道。

  “下周就下周吧。”那厮倒不是很有所谓,直接说道:“我和贾支队长想在这里借个房间,没问题吧?唉,她这两个星期也不知道都在哪里作案,直没露头,憋得有些急了,呵呵。”

  贾璐终究是个小女生,红着脸嗔道:“你才急呢!”

  郑氏姐妹暧昧地望着这位事关麓城治安的重量级人物,现她这会着实挺可爱的,忍不住笑了。b3点郑清梅忽然有了恶搞的想法,拉着她的小手热切安慰道:“佳佳,大家都是过来人了,这事其实很正常,没什么好害羞的。这样吧,我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你们当炮房,你们就放心大胆地干吧,天塌下来都不用管。”

  我靠!那厮实在服了这老娘们,连郑清菊的脸都红了,更不用说贾璐,简直没脸再呆下去。

  不过作为久经考验的战斗人士,某人的脸皮却是何等之厚,轻松的把抱起贾璐,“佳佳,那我们就去战斗啦。”忽又腾出只手拉住了郑清梅,“妈的,你这娘们,也起来吧。”

  不由分说把二人到了卧室门口,那厮这才回头朝沙上目瞪口呆的郑清菊说道:“郑阿姨,上次我说的你可要记清楚了,现在不能再让你参观。自己先看会电视吧,拜拜!”砰地关上了门。

  “乔锋,你这是干什么?”郑清梅直到进门后才想起反抗,用力挣了挣手,话说她这等不要脸的老婆娘,此时脸上竟也是姹紫嫣红,虽然过去和她堂姐起的时候不觉怎么样,但和外人,还是政同僚,又小很多的贾支队长起,她则实在太难堪了。贾璐更不用说,羞得都忘记反抗了,脸上没有最红,只有更红。

  “干什么?干你!”那厮恨恨瞪了大局长眼,“让你敢调戏我的佳佳。”边肩抗手拉,硬是把大小俩娘们到了床上。

  贾璐想要起身逃跑,但被那厮用力掀过身子给按住了,随即轻轻松松解下她的皮带,把连同内裤警裤起扯了下来,轻车熟路地甩手砸上了屁股,甚是清脆,马上惹来了支队长的嗯声,脸虽然仍旧很红,非常难堪,却是被拍上瘾,闭上眼睛不想跑了。

  那厮拍得甚爽,回头望了郑大局长眼,却见她也不想逃了,正目不眨睛津津有味地欣赏这部暴力拍屁大戏,特别是对支队长的下面看得格外仔细,暗叹年轻还真是有活力,心里不免稍微有些惆怅,连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靠!乔锋忽然停下了拍屁动作,伸着下巴努了努,“郑局长,你来拍贾支队长吧。我欣赏下。”

  “啊!”贾支队长时窘迫万分,但仍保持狗趴姿势不动,郑大局长则愣了下,马上亢奋起来,“好!”纵身跃便窜到了可怜的支队长身后,激动地举起她的虐手虐她堂姐可是不少,朝着那稚嫩的小蛮屁重重拍了下去,手感竟是何等之好,越体会到了年轻的魅力,更马上生出股强烈的虐待望,贾支队长则很不争气的大声嗯出声来,越刺激了郑大局长的虐待因子,拍得啪啪作响,让旁的那厮是大感汗颜。妈的,竟敢这么虐我的佳佳?

  硬是忍着让郑大局长非常兴奋地拍了整整分钟,那位年轻的支队长早被拍到了天南海北不知方向,乔锋再也忍不住了,迅窜到郑大局长的身后,把扯下了她的运动裤以及内里的丁字裤,毫不客气的更用力拍了下去,“老子让你虐佳佳这么狠,拍不死你!”

  不料如此动作,却是更加激了郑大局长的豪情,大吼声:“爽死了。来吧,狠狠揍死老娘吧!”边更加猛烈地朝贾支队长的屁股拍去,连环拍击,混杂着大小胖瘦两位女官员连绵不绝的不雅声,三人均进入到了高度兴奋状态,望亦高度膨胀起来。

  乔锋原本以为双飞这大小俩政婆娘会很费事,却在通1拍中意外创造了非常轻松适宜的环境。瞅了个空子,那厮悄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忽然抓着郑大局长é硕的大屁股用力猛地顶,这却是让大局长大惊,慌张起来,现事态急剧升级了,而那厮则毫不迟疑地猛动几下,直接把大局长推向了望的深渊。

  贾支队长感觉自己屁股上的拍击忽然停住了,心里空,有些奇怪,接着又听到了明显不样的声音,特别是某种她相当熟悉的水声时,这位年轻的支队长当然马上明白了身后的情况,她简直要羞死了。像这种特殊的多人行为,她在概念上都还不是很清楚,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卷了进来,还好前面那厮已经事先开了个玩笑,算是预警了下,不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那厮很理解支队长此刻的心情,为了不让她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