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出来的。

  伊洁脸上的表情比面对那两家公司时明显要更加惊讶,朝乔锋这边多望了几眼,他自然礼貌地回敬过去。,你丫吃人点都不嘴短,老子要是没有几把斧头,这次脸可就丢大了

  不过在电子版里,故意没有提及代言人,在纸质版里则有详细说明,并包括了李大明星的本人授权书。至于如此做法,是想切实检验下这个策划案在没有李大明星这张超级王牌时,在定标会上会有多大反响,二则是取得突然性的巨大轰炸效果。

  无疑,天天公司的李总和乐乐公司的张总脸上均露出倍感意外的神色,欣欣公司的策划案给了她们很大的惊讶,颇受震动。

  在童妮的讲解快要接近尾声时,乔锋从多方人员的反应已经可以大体判断,三家公司的策划水平当在仲伯之间,这对于他最没基础的小公司来说,已属相当难得,他自然感到很欣慰,没有枉费挖来童总这尊大神。要是不挖神的话,这次丢脸只怕不小,虽然他不怕丢脸,但实在也是

  伊洁忽然举手,打断了下,“童总,我想提个问题。”

  童妮礼貌点头,作出个请的手势,“还请伊总指教”

  “这个策划案为什么只填了五百万的代言费,而没有注明代言人?”伊洁微微蹙额,殷切说道:“我很想知道,你们到底打算请哪位明星代言?还有这五百万的代言费是不是多了点?像天天公司和乐乐公司的策划案上都是三百万的代言费,请的明星已经颇具名气。”

  童妮再次点头,微微笑,“具体的代言人,我们的纸质策划案上有详细说明,并附有这位代言人的亲自授权文件。至于为什么不在电子版上标明,主要是不想让各位专家的注意力开始就受到重大影响,那样将难以正确评估出这个策划案的水准。而我们公司的乔监督不但想取得本次定标会的胜利,更想看看我们的实际能力,现在我想乔监督很满意我们两个星期以来所取得的重大成就。”目光很自然投向了乔大监督,这厮当然非常淡定,脸上挂着淡淡微笑,默契地点了点头。

  “哦?”伊洁颇为玩味地道:“那么这位代言人到底是谁呢?听童总的口气,似乎你们的策划案哪怕再差,只要有这位代言人的存在,也可以定乾坤?当然,我个人对你们公司策划案的评价是很高的,就算没有这位代言人的存在,你们也有相当大的胜出机会。”

  “啪啪啪——”某位大监督吃饱了撑着,率先用力鼓起了掌,能得到伊总的这个高度评价,他觉得很开心。而现场亦马上被带出了轮热烈掌声,这玩意向很有传染力。

  等到掌声平息下来,童妮这才淡淡说道:“我们请的是李小琳”

  “”全场马上片咋舌,几乎完全不敢相信,评判席上的好些人都不知该如何打分了,因为他们已给先前的两个策划案全打了满分,并对这第三个策案也有了心目中的满分计划。而天天公司的李总和乐乐公司的张总,表情则颇为怪异,在颗超级砝码加到本来就差不多均衡的天平上时,她们马上意识到自己必败无疑,失落之情隐约可见。不过她们的斗志并未遭到真正打击,至少脸上没有半分颓然之色,心态明显比较乐观,看到这幕的乔锋不由暗中赞叹番。

  “童总,你不会是开玩笑吧?”伊洁迅速镇定下来,认真说道。

  童妮淡淡笑着正色说道:“我想我还不至于在如此严肃的定标会上开这种玩笑,在我们的纸质版里便有李小琳的亲自授权文件,马上可以检验。”

  伊洁望了非常淡定的那厮眼,不信也得信了,点头道:“童总,我相信你”

  童妮接着为策划案作了个完整的结尾,划上个完美的句号,现在再次爆发出热烈掌声。

  在对三份纸质件的关键部分进行检验之后,特别在李小琳的那份亲自授权文件的巨大轰动之下,接下来最后的结果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疑问。

  各位评判员确定了最后的分数,上交汇总。

  “本次评判员共十二人,每人最高分为十分,总分计百二十分。各公司策划案的最后评判成绩如下,乐乐公司百十八分”

  “啪啪——”热烈掌声。

  “天天公司百十八分”

  “啪啪——”再度热烈掌声。

  “欣欣公司”伊洁稍微顿了下,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绷紧了心弦,尽管结果已经可以预料,但仍让人有着极大期待。

  终于,伊洁简洁有力地报出了最后激动人心的分数:“百二十分”

  “啪啪——”空前热烈的掌声,经久不衰

  乔大监督的代表团受到了空前瞩目,欣欣公司举横空出世,经此战,名气自当大增,再也不是三流小公司了。

  虽然有点失落和遗憾,李静仍很坦然地率先走来祝贺,握手寒暄了番。

  “乔监督,有你在欣欣公司,我败得心服口服。”李静摇头颇为感慨地叹了口气,“往后我们公司的生存状况可是堪忧啊,如果你们公司打算大规模扩张的话,我看我可能要考虑投降加盟了。”

  那厮则呵呵笑,“李总,你这话也太没志气了。其实你们公司和乐乐公司的表现都非常好,大家本来就在仲伯之间,不外乎我多了点特殊手段而已。放心好了,你和张总都是很有特色的领导,我绝不会恶意挤压你们,有这么优秀的团队,你们绝不会没饭吃的。”

  “乔监督这么说,那我可就放心了。”李静脸上挂着由衷的微笑,“再次祝贺你们公司获得了本次定标会的最后胜利。唉,不管怎么样,努力了,就没有遗憾,我们公司准备放假让大家轻松下了。”

  “对了,我们公司正要组织四日游,要不起联谊下?”乔锋玩味说道:“竞争归竞争,友谊归友谊嘛。求同存异,加强合作,我相信对大家的整体利益会更加有利。”

  “好啊”李静马上欣然应约,打趣道:“不过你们公司既然揽下了这趟大活,是不是该请个客,适当多出点旅游费,来抚慰我这颗受伤的心灵呢?”

  “李总,你可真是会趁火打劫啊”那厮呵呵笑着,“好吧,没问题,不过可不是豪华游啊,大家将就点就好。”

  乐乐公司的张乐乐这会则正和万欣寒暄着,闻言马上微笑接道:“乔监督,我的心灵也受了不少伤,是否也能沾你点请客的光呢?”

  我乔锋轻咳了两声,板着脸朝两位趁火打劫的老总正色说道:“是不是只有我们公司把这次策划案赚到的钱全部请客请掉,你们的心理才会平衡呢?”

  张总和李总闻言怔,但见那厮的脸上马上又是春风得意,“呵呵,开个玩笑啦。请客不是问题,但不会全请,你们各自负担自己半的经费吧,要不你们会不懂珍惜的,全用别人的钱,那不会当钱用,点都不会心疼,这样可不好。”理由充分得很。

  “”张总和李总本来就有让公司员工放松的计划,现在有半的便宜好占,她们当然不会放过。更主要的是,按那厮加强合作的建议,对三家公司绝对是有百利而无害,在沪市这块卧虎藏龙之地,往后更能蓬勃发展,两位老总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种加强联系的机会,何况这次还是师出有名,起旅游放松,加上大家先前共同累死累活的赶案经历,在感情上也容易接近。

  至于万总,对大监督的做法就算有微词,也不好说什么,羊毛又不出在她身上,何况她也不是个鼠目寸光的小气人物,果真如此,大监督早就拂袖而去,不留片云彩

  乔锋行人回到公司,受到了早已得到喜讯的全体员工的高度热烈欢迎,大家脸上的喜庆之气无需多表,再没有什么比赢得成功更能振奋人心了。当然,先前两周每天千的特别补贴,以及成功之后每人万五的奖金,再加四日游,等等,老员工们这会想起来,更是喜上超喜,差点都受不了。

  “上周新来的员工除了没有每天千的特别补贴外,万五的奖金和四日游都有”

  随着乔大监督豪气十足地说出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新进员工们亦全体极度振奋了。对此,老员工们只有少数人稍微有点不爽,大家基本上还是看得开的,毕竟这些新员工们虽然没做多少事,但她们的热忱却绝对不少,每天样累死累活,大家亦看在了眼里,大监督又怎么会看不到?

  做监督的,干的主要就是眼力活,并最大限度考虑到大家的情绪,以确保最佳的精神面貌。严格来说,那厮其实更适合去做政委或者党委书记,但他是绝对不会干的——做精神领袖就够了,哪怕只带着群麻雀。

  乔锋在万总办公室召集了全体老总开会,其实也就是正副五位老总,再加上他这个大监督,共六人。

  表彰略过,那厮只是强调了要财务马上把许诺的福利发到各人手中。

  望着童妮那张甚是亢奋而又很憔悴的脸庞,乔锋微有丝内疚,“童总,这段时间可是辛苦你了,有没有什么特殊愿望呢?有的话就说出来,只要不太离谱,我会尽量满足的。”慷慨得很。

  “特殊愿望啊?”童妮本来是想说没有的,不过她也不是个非常大方的人,眨了眨眼,“我能不能先留着,以后想到再说?”

  我乔锋大方说道:“没问题”丫的,不太离谱可是由我来自主定义滴

  万欣有点不爽,那厮似乎总是对那位副总好过对自己这位正总,却不知另外三位平时懒得要死的副总压根连点问候都没得到过。不累的人,某人当然不会随便问候,问之有愧

  “万总,心里不平衡啊?”眼观四路的乔大监督当然看见了,呵呵笑。

  “哪里呀?”万欣尴尬笑着,酸溜溜地道:“童总的功劳本来就是最大嘛,受到点特殊照顾也是应该的。”

  “好了好了。”那厮大手挥,“可别说我待人不公,万总,冉总,陈总,海总,你们和童总样,都有个不太离谱的愿望机会,以后想好再说吧。不过我可先提醒你们,要是提出的愿望超过我的心理值,那这个机会就算报废了,所以你们必须先对我的心理底线有所了解,才能提愿望。可别急啊,也别太贪心了。”

  “哼——”某位大婶白了眼,小声嗔道:“狡猾的狐狸”

  “”众人亦颇以为然,不过她们是绝对会好好珍惜这个愿望机会的。

  至于四日游的开始时间,则定为明天周二下午三时,争取晚上便抵景区,周三便可以正式旅游了。而今天上午在下班之后,大家便全部回家,好好休息整天,优先把落下的睡眠补上。

  中午便放假了,乔锋驾车回家的路上,副驾上的冉姗姗直小声嘀咕个不停,不知嚷些什么,那厮则只当这大婶在放屁。

  “锋锋,那我们家里的人呢?她们应该也有旅游的福利吧?”这大婶忽然说道。

  259皇帝的新装

  “姗姗,你的脑袋没发晕吧?”乔锋甩手便是颗小板栗砸去,忿忿说道:“都不看看美霞她们的肚子多大了,这还经得起劳累奔波?天气这么热,中暑那还了得?哼,这次我们家谁都不去,旅游是让人家放松的,我们又没做什么累什么,都老实呆家里玩”

  “不去就不去呗。”冉姗姗捂着脑袋咕嘟着,“那还那么大方做什么?请这个又请那,哼,我又不是没生过月月。”

  我那厮懒得再理她。反正在媳妇们临产前,他是不会组织大规模外出家庭活动了,而且现在家员们又不是没事干,听说搞了个什么女人之家还是什么女人当家之类的论坛,个个在里头混得不亦乐乎,貌似人气还不错。

  女人当家?某人对这种乌托邦的产物才懒得理会,谁爱当家就当去,家务劳动本来就是女人干的事,反正他做主就行了

  听说大监督等人不去旅游,欣欣公司的员工们多少有点遗憾,不过这次某人并不小气,平均每人的旅游经费预算高达万,搞个国内四日游,绝对会非常过瘾,大家的心情当然很不错。具体的旅游计划当然是万总等人的事了,三家公司的联谊亦是不会落下的,各家的老总们又不是小学生,知道怎么加强合作和交流感情。

  过惯了上班生活,忽然放个星期的大长假,对乔锋等几位上班族来说,心情当然不错。

  在家好好陪了大家两天,直到家员们腻得不行,个个非常期待他跑出去,别老窝在家里碍事,乔锋终于说要去麓城转转,从而得到了大家非常热烈的响应,甚至连那位大婶,也没有嚷着要跟去。距离产生美,不变的真理。

  地球村时代,地理距离当然不是问题,问题主要在于心理距离上,虽然从家里抵达麓城总共才花了两个小时,相当在沪市坐趟距离较远的公交车,但对那厮来说,却的的确确算是出差了,麓城对他来说,不再是个有归属感的地方,尽管这里有些女人,可大家都有自己的事。

  乔锋驾车边往市区驶去,边掏出了手机,先拨了下贾璐的电话,却是习惯性关机,这位支队长最近特殊任务多得不行,连做都忘记了。

  那厮接着又拨了郑清菊的电话,这位首长貌似也很忙的样子,不过却是接通了,顿时传来片轰隆隆的履带声,那位首长非常严肃地说道:“我正在训练部队,有什么话抓紧时间说,别婆婆妈”

  我乔锋轻咳了两声,亦严肃说道:“郑旅长,再忙也要注意身体,晚上总不用再忙了吧?你到时来麓城郑局长家趟吧,我有点事找你。”,你就嚣张吧

  郑清菊稍微停顿了下,正色十足地道:“太阳下山后还有训练任务,要等晚上十点以后才有空,到时我会连夜赶来的。”

  “,还以为你多正经。”乔锋忿忿说道。

  “乔锋同志,请你严肃点”

  “好了,请首长认真指挥部队,别随便开小差,晚上再了。挂啦”说完那厮就挂断了,这主要是不想影响首长的工作。其实这位首长的需求还是挺旺盛的,大马蚤晚成,偏偏又是军中巾帼,不能每周都享受到爱的滋润,那厮既然过来麓城,找她是肯定的,别的女人还好说,毕竟需求还没有如此炽烈,并且周末般都能得到定期滋润。

  在女人们的工作地点晃了晃,大家对他的出现有点意外,不过他这次可不是专门来视察的,就随便看看而已。在和很多女人关系日渐正常化之后,某事的频率也变得很有规律了,反正如今那厮般不会感觉辛苦,除非个别时候。女人多不是问题,只要不过度纵欲就行。

  走完几个女人的地方,乔锋最后来到了暖暖的服装店,在进门之前先给自己提了个醒,这周是张总坐班而不是孙总,别随便弄错了。

  如今店员们对来过几次的那厮自然是无人不晓,都知道他是孙总的正宗男朋友,唯有点郁闷的是,那厮在孙总不在的时候偶尔也来这里,找她们的张总热情聊天,俩人好象有点过火了。但员工们也只是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不会乱说什么,哪怕是在私底下,因为大家对张总和孙总都是非常尊敬的,只能以最好的心态去揣摩那厮和张总的正当朋友关系。

  见到那厮突然到来,暖暖的心情当然不错,不过她也很会演戏,脸上稍微热情点罢了。

  “乔总,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暖暖起身礼貌迎接。

  乔锋则边轻松走过,边笑道:“来看看张总你啊,孙总不在,担心你个人有点寂寞。呵呵。”很快与张总坐在了起。

  而店员们只要是没事做的,这会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出俩人的关系是否真有问题,她们其实早有疑问了,只是不想以最坏心态去揣摩而已。

  “哼,嘴巴老没个正经。”暖暖白了眼,“我可是会向你家秀秀投诉的。”

  “投宿啊?非常欢迎”乔锋笑着打趣道。

  暖暖脸上微微红,小声嗔道:“就知道捉弄我,人家都在看着呢。搞得我像是抢秀秀男朋友的小三样,难堪死了。”

  “难堪什么呢?”那厮心里阵激动,“反正你们也不会在这里坐班太久了,干脆留下点传说吧。张总,你等等啊,我送你套内衣,嘿嘿”说着,那厮马上起身,径直朝内衣专区走去。

  “哎呀”暖暖急得挠头,偏偏不敢大声叫停那厮。

  乔锋很快来到铃铛满目的内衣专区,面不改色心不跳,那位小妹则有点脸红地走了过来,礼貌问道:“乔总,你想要什么类型的?”

  “呵呵,就这种款式吧。”乔锋笑了笑,指着眼相中的款黑色的情趣内衣,“尺寸的话?就这样行了,你们张总的身材和孙总差不多。”

  “你怎么乱送东西的啊?”小妹小声嗔了声,“我们孙总都不在。”

  “哎呀,这可就是你的思想落伍了。”乔锋咳了两声,认真教导道:“送内衣可是种时髦行为,你们张总和孙总又是很要好的闺蜜,我送内衣给张总,孙总不会介意的。再说,平时她们就经常互相穿对方的内衣,送谁其实都样。”

  “”小妹很郁闷地取下了这套黑色内衣,布料少得夸张,她简直不敢相信,端庄无比的张总会穿这种内衣?

  乔锋拧着包装好的物事,信步走回暖暖的座位,随手往她电脑前丢,“张总,送你的”

  暖暖回过几个白眼,红着脸小声说道:“讨厌你早又不把关系公开化,现在人家都会怎么想啊?”

  “管她们怎么想。”乔锋瞪了瞪眼,忽然又拉住暖暖的手,“走,我们去试试是否合身。”

  “啊——”暖暖简直要疯了。

  “呵呵,走吧,试完就把这事挑明得了,我们本来就这关系,老让大家蒙在鼓里可是不好的。”

  店员们非常惊讶地望着她们的张总红着脸,居然和孙总的男朋友起走进间试衣间内,要试穿新买的情趣内衣,简直要集体晕倒了,不过她们却没有个人有勇气去阻止。即便如此,张总仍是她们非常尊敬的对象,大家都主观善意地认为,他们仅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