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乱弯腰”乔锋正在严厉训斥只差个月就要生产的温美霞,先前她在织件婴儿的保暖衣,不小心掉落地上,刚蹲下捡起来,便遭到了适才撞见并赶过来的大家长的严厉训斥。

  其实平时孕妇们上厕所还是得蹲下去的,某人明显是神经有点过敏,生怕他的这些待产媳妇们出点什么差错,紧张的心情可以理解,而大家对他时不时的训斥其实都很感温馨,点都不逆耳。

  “知道了啦。”温美霞扮了个鬼脸嗲声回应着,轻轻靠着那厮,任他小心摸着超级大肚子,又附上耳朵幸福倾听番。

  坐在边上同样织着婴儿物事的周倩倩和董雅贤的肚子则稍微要小点,她们还得两个多月才生产,相对而言平时受到的训斥要少些,某人当然是抓重点的,现在温美霞是核心。

  保姆大姐的神经紧张性则比那厮还要夸张,近来照顾这些孕妇们可没少让她殚精竭虑,成了孕妇们的总负责人,这会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端的个大盘里装着三个带勺的小碗,当然是给孕妇们的特殊补品。

  “雅贤姐,美霞姐,倩倩,先别织了,快趁热喝吧”幽兰小心把三个碗分别放在各人面前的茶几上,热情招呼着,而乍见到那厮盯着她屁股的玩味目光,心里不禁个哆嗦,虽然都过去三个多月了,期间被插了不下三十次,保姆大姐仍然惧怕每次的进入过程,她的心理问题确实够严重的,但这并不影响她做女人的高度快乐。

  “诶——”孕妇们欢快应了声,各自放下了手中物事,惬意享受着饭来张口的高度幸福生活。而乔大家长何尝不高度享受这种即将成为真正老子的空前幸福,只是盯着周倩倩日渐增大的肚子,他又有些忧心冲冲,只道要是肚子永远都这么大就好了

  乔大监督“苦心”经营的基地——欣欣公告策划公司在那次策划案取得巨大成功之后,在业内的名气迅速打了出来,加上拥有财富集团这种完全不对称的投资巨鳄提供业务支持,根本不愁没事做。不过公司并未进行扩张,并且只精挑细选少数侧重于艺术性的业务,这自然是大监督的指示精神,另外公司适当增加了少量员工,以降低工作强度,现在大家的工作都是朝九晚五,不累也不很轻松,日子滋润又和谐。

  作为其重要战略合作伙伴,天天公司和乐乐公司则有幸吸收了大量让出来的业务,忙得不行,人手不够,公司自然相应扩大了,李总和张总则更加意气风发,可怜的女强人罢了。

  枫洁服装集团依靠成功的策划,并不惜血本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名气大增,密切配合了其扩张战略的稳步进行,辐射全国各个省市,正在筹划很多分公司。

  暖暖和秀秀的连锁店,则立足于培养大家以店为家的主人翁意识,领导爱心十足,受到了员工们的高度拥戴,童叟无欺,服务态度优质,生意火爆,在枫洁的几家连锁店里的排名迅速飙升,大有拔得头筹之势,让伊总很是欣慰,她的担保没有白费。

  而在麓城那边,乔正天的国豪集团则像怪物样,正在飞速膨胀发展,只要有合适的利益便到处伸手,比如那厮曾经发起的迪斯尼乐园,云山旅游基地,等等,国豪集团亦全面介入其中,玩弄着转包的伎俩,圈钱很快。

  除了这种短线的手段以外,国豪集团的中长远规划也没落下,投资了很多有前途的实业。至于资金来源,除了钱生钱之外,更主要则是通过各方关系得来的巨额贷款,那老子的胆子越来越大,玩着几百上千亿的资金,便当打游戏样。当然,手上的钱越多,所能赚取的钱也就越多,正所谓越有钱越能赚钱,而依靠老老实实的钱慢慢积累,再逐渐扩大发展,无疑是最没出息的。要想跳跃式发展,就得像疯子样疯狂借钱。

  无疑,借着这股东风,与之全面合作的月影投资集团同样混得风生水起,横空出世在湖山这片土地之上,成为投资业界的只小鳄鱼,闪耀着光芒。

  麓城的那名副市长终于被纪委双规了,之后又被绳之以法,锒铛入狱二十年,罪名是经济问题,实际则是因为他曾经和绑匪组织有过勾当,对黄雪玲采取过非常行动。每个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在其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时自然该秋后算帐了。而搜集点铁板钉钉的经济问题材料,对那厮来说再容易不过,根本不用他亲自动手。

  时间虽然不长,世界变化却很大,乔大监督感觉自己有点像刻舟求剑中的那个主角,不过别人的蓬勃发展对他点压力都没有,他想怎么活,还是怎么活,悠哉乐哉,他直坚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何况他其实真的很幸福,有这么多美妇心甘情愿地陪伴着他,任他疯狂骑骋,共享人世间的高度快乐。

  尽管如此,乔大监督仍会偶尔感到阵莫名其妙的空虚,这是没太多追求且倍感高处不胜寒的人的正常心理反应,所以他出去放松的时间也多了不少。

  周六,乔锋又开着猎豹,这次则拉上了冉姗姗,黄雪玲和李小娟,出沪市直往西边的太湖方向奔去,短线旅游而已。女人起太多,实在诸多不便,那厮现在次不会带超过四个人。

  气候还算暖和,不过景象却明显萧条了许多,驶在开阔的水网地带上,仍会有种世界万物寂寥的感受,多少有点影响人的心情。

  副驾上的冉姗姗明显受到了此等环境的强烈感染,幽幽叹了声:“唉,年又快过去了,真快啊”对她来说,岁月的流逝相比于年轻人,感触无疑要深刻得多,这远不是后排那俩嘻嘻哈哈不知岁月为何的小丫头所能理解的。

  乔锋亦深受感染,腾出只手抓住了那大婶的小手,坚定地道:“不管时间如何流逝,不管世界如何发展,我们还是我们,我们的家还是我们的家。”

  那大婶用力点了下头,重重嗯了声,顿时又找回了积极乐观的心态。双手握着那厮的只咸手,感觉它具有神奇的力量,让大婶的心里很塌实。

  乔锋驱车直奔太湖湖心的西洞庭山,虽然号称为岛,但却与岸上有公路相连,甚是方便。

  四人下车,起攀登缥缈峰,在那厮的长期强制性锻炼要求下,冉姗姗的体能当然好了不少,爬上300多米高的缥缈峰,心跳不过加快两倍而已,比起过去让那厮背着才能上山,已是天壤之别。至于那俩丫头,年轻气盛,要是也如此无能,早被那厮天天拉去地狱式训练了。

  登高远眺,宽阔的太湖览无余,碧波荡漾,只是冬天其颜色明显加深荒凉不少,即便如此,仍能大大陶冶人的情操,净化下灵魂,此时此刻,那厮感觉自己很纯洁,那大婶和俩丫头则情不自禁伸开双手,惬意地啊啊番,甚是吸引游人眼球,而让某人甚感汗颜,暂时只当和她们不认识。

  下山时,乔锋时心血来潮,特意选了条人迹罕至的林间小径,四人轻快地沿石梯而下。

  乔锋没想到的是,这十二月的天居然也说变就变了,太阳才刚消失不久,天马上便昏暗下来,大有下雨的迹象。

  此时几人才下了不到半,乔锋抬头仔细观了天色,果断说道:“就要下雨了,估计不会小,我们先找个地方躲下”边搜索,隐约瞧见前方树林间似有座亭子,便又道:“继续往前面走走看下。”他自己倒不怕淋雨,但让快四十五岁的大婶淋雨,当然是不行的,就算那俩丫头,也不能随便淋。

  “好的。”这种情况下,女人们般比较懒得动脑子,点头欣然应道。在她们的心目里,大家长就是无比伟大的靠山,有他在,当然不用瞎操什么心,哪怕下刀子都不怕。

  俩丫头蹦蹦跳跳,反而对下雨充满了期待,乔锋则牵着那大婶的小手,省得她动作快了控制不住摔倒,起朝那座疑似的亭子走去。

  很快,便确定是座亭子,比较窄小,但够几人躲雨绰绰有余了,而这种季节的雨是基本无可能连续下很大的。

  四人才进亭子没小会,便听见了哗啦啦的声音,雨水来便不小,沐浴着这片缺少生机的山林,倒是增添了几分亮色。

  “哎呀,还好这里有亭子,要不准淋成落汤鸡。”见到雨势的冉姗姗不无后怕地说道,甚为庆幸,隐约找到了点类似在五指山上住窝棚躲雨的高度幸福感,而要是瞧见路上行人被淋得厉害,那种感觉还要更爽。

  只是这条僻静的小径平时很少有人走,这从阶缝间的杂草深度便可以看出,反正乔大监督是今天才走的,也不确定是否真的能够下山,这不重要,大不了他再背个,拉两个,回到山上再沿主路下山。

  不过这会还是有人走了这条路,但听见阵小跑的脚步声,让乔锋有些诧异,这却是名单身女子。

  身白色绒装的女子终于出现了,她的头发被雨淋湿不少,颇有几分出水芙蓉之色,而让那厮愣住的则是她脸上的气质,他说不上那是种什么样的气质,只觉虚无缥缈,无欲无求,清雅脱俗,好象神仙样,倒不是她长得有多漂亮,在他家排中上水平左右。

  白衣女子见到四人时,亦微微诧,但还是轻点了下头,挤了进来,并没和他们说话的兴趣。

  时弄得四人也没话说了,好象她的存在,便是部消音器,大家都对这个奇异女子感觉很奇怪,不时瞅她眼。

  白衣女子稍微抹了下头发上的雨水,便非常超然地站在那里,任四个凡夫俗女怎么瞅,她都仿佛边上没人样,境界实在很高。

  那三女感觉奇怪不稀奇,乔锋则很奇怪自己怎么老爱盯着她的脸看,又不是没看过女人,家里多了去,他对女人的容貌等等不太关心,长得马虎,身材好,或者说他喜欢就够了,可是眼下这名女子?他却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总之印象很深刻,特别怪异。不过,那厮同时习惯性也有些忿忿不平,这女子目中无人太厉害了点,至少那大婶长得就不比她差,而特别是看他的那眼神,仿佛他不存在样。

  冉姗姗终于忍不住白过眼:“锋锋,你老盯着人家做什么?家里又不是没女人,哼”对那厮的花心,那大婶早已经习惯了,但前提对方得是女家员资格,而那厮对家员以外的女人如此盯着看,大婶是会很不爽的,事实上,就没见过他如此认真“花痴”。

  白衣女子未置可否,乔锋则瞪了那大婶眼,“罗嗦”倒是没再肆意瞅了。

  规模不小的阵雨却是没多久便停了,白衣女子又扫了四人眼,稍微多注意了下那厮,率先走出亭子,朝山下方向翩翩而去。

  “走吧,小心路滑”那厮亦挥了挥手,四人走出,跟着下山,适才阵雨,空气顿时清新不少,让人甚感清新。

  小会后,俩丫头终于恢复欢声笑语,扫那白衣女子带来的“阴霾”。

  顺利下到山下,白衣女子已不见踪影,乔锋有些恍然,回头望了下若隐若现的山顶,感觉似乎有些诡异,终于驾车离去。

  当天晚上,乔锋突然心血来潮,似乎有所预感,在网上随便翻了下,机缘巧合果然发现了条消息,说是沪市某个规模较大的集团的总裁神秘失踪了,更奇怪的,失踪地点便是在太湖的缥缈峰。

  从最初不经意时的脚步声神色等判断出那名女子的特殊性并不算什么,关键在于,乔锋忽然有种强烈的第六感,这名白衣女子跟“春天来了”的杀手组织有某种特殊关联,并且以后很可能成为他的重大挑战。直觉就是直觉,没有理由,但他相信这种感觉,他的历史曾经证明过几次,没有次出错。只是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挑战,他却感觉不出来,他不是神仙

  郑清梅主动走进了那厮的卧室,反手锁好门,非常直接地解掉两粒睡衣扣子,露出对庞然物事的很大片,正好没,边朝正在摆弄电脑的那厮走来,边暧昧笑着:“大姨妈刚刚出远门了,小姨妈很想被捅下。”

  “,你怎么就这么荡呢?”乔锋瞪了瞪眼,恨恨说道:“装什么不行,偏偏老装小姨妈,自己上床,拱好屁股等着吧。看老子捅不烂你这小姨妈”边丢掉了鼠标

  那厮亢奋得差点捅死了憋了个星期的小姨妈,最后在她炽热的深渊里喷了个爽歪歪,便压着小姨妈动也懒得动了。

  “唉,大姨妈好久都没回来了。”那厮若有所思,又哼了声,“清梅,以后可不能再老这么损清菊”

  “嘿嘿,知道了,我下次就和你起去京城,让你又能同时捅死大小姨妈。”

  “,老子先捅死你”那厮发现这婆娘很有鼓惑力,尚未退出的那物居然迅速再次昂然起来,猛地又抬起了这喜欢自封小姨大局长的肥硕屁股猛烈肆虐,这小姨妈虽没那大姨妈紧张,但绝对够热乎

  271沪市是我的地盘

  周的时候,乔锋听到个比较重要的消息,湖山的省委书记和麓城的市委书记双双被调至它处,而其位置则分别由省长秦自强和市长黄莲香顶上,并且目前他们暂时是书记兼政府长,新的省长和市长暂无着落。另外,黄莲香自然而然成为了省委常委,举实现质的飞跃,成为名位高权重的副部级实权派女官员。

  显然,湖山的政治格局出现了明显变化,作为乔老总老部下的秦自强的崛起,与那老子在湖山的疯狂经济活动必有重大关联,应该是以乔家为首的多家势力联合推动的结果,从而让那里的“狼狈为”又上升了个台阶,那老子今后的日子显然将更加顺风顺水。

  至于黄莲香的上升,除了其自家的努力运作之下,大概还有相关原因。无论如何,如今湖山省的政治格局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当然还不至边倒,没多少人会愿意如此,何况那老子并不是真正来搞政治斗争的,政斗只是种手段,目的主要是赚钱,大家只要长点眼睛就好。

  乔锋对政治提不起什么兴趣,但对于此等明显变化,他还是需要去了解下,何况黄莲香的上升,对他来说则是个明显的兴奋点,他应该祝贺下,顺便这周又接她过沪市度周末——每两周次的惯例。并且秦自强其实也算他的小舅,做人太小气可不好,送礼偶尔也是应该的。

  于是在周四中午,乔锋翘班回了趟别墅,对三位怀孕媳妇纯洁地关爱番,便去机场赶下午的飞机了,得到周六上午才能再赶回沪市。

  候机大厅里,乔锋意外见到了伊洁,正带着六名男女部下走了进来,边认真说着什么,看那正儿八经的样子,显然是去出公差。

  “伊总,这么巧啊?”乔锋主动走了过去,微笑着热情招呼道:“准备去哪里?”

  “咦,乔监督?”伊洁闻声这才注意到,有些惊讶,“我去麓城,你呢?”跟着的六名男女则先走开了。

  “我也是。去坐着聊吧。”乔锋说着又朝座位走去,伊洁应声跟上。

  俩人就在枫洁代表团成员旁边坐下,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当然不需要避嫌,也不好避嫌,那厮到目前为止也没过问游思雨的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只见过这个嫂子,估计没什么好事,做人还是识趣点不去揭人家伤疤好。

  旁边的代表团成员对年轻过头的乔大监督很有些疑惑,倒知道他是某家公司的职员,就不知道他怎么和自家公司的老总如此随便,更多想法则视各人的八卦作风了。

  “对了,这次去麓城干什么?”乔锋随口问道,其实他在开始见到伊洁干人的凝重神情就知道这趟不会很愉快,明显有头痛的问题要处理。

  伊洁果然无奈地叹了声,“在那里投资办了个厂,本来差不多都谈好了,谁知道又出了纰漏,这次我们是过去处理问题的,还不知道要在那边呆多久呢。”对于平时见过不少也吃过不少大餐的那厮,被问起时,伊洁有苦轘是会诉的。不管她情愿不情愿,那厮当她叔叔是越来越不可扭转的事实,反正游思雨早就坚定认了这个叔叔。

  乔锋不解道:“这还用你亲自出马?叫下面人去办就行了,什么事都事必躬亲,你哪忙得过来?”在他看来,那外边省份的最多是个小基地,沪市这边才是枫洁的核心基地。

  旁边的名女助手这时有些气恼地偏头望向那厮,恨恨嘀咕了声,“站着说话不腰疼”三十好几的她实在看不惯这小青年的不知天高地厚。

  我乔锋不针对具体某人随口顶了句:“我坐着说话也不会腰疼”对于平时老被别人不顺眼地看成小青年,那厮是深有体会的,偶尔也会恼火。

  伊洁甚感头痛,摇了摇头,盯着刚才的那女助手,神色顿时严肃几分:“好了,费总,别说了”马上让她熄火。

  乔锋的心胸自然不会如此狭隘,笑了之,转而又很随意地道:“伊总,你跟我说下情况看看,我在麓城也认识几个人,没准帮得上忙呢。”他虽然不喜欢吃饱了撑着管别人的闲事,但正好碰上,如果是非正常情况,他要是方便的话就会帮的。

  伊洁眼前亮了点,这厮貌似认识的人不少,正急着寻找关系的她于是说了起来:“”

  在沪市这边,伊洁还能靠着市委组织部的那个姑姑,干什么还算方便,但出了沪市,她就只能依靠正常的交道了,扩张战略执行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

  而此番枫洁集团向中部扩张的个关键步骤,在麓城的开发区投资五亿建个分厂,本来连地都圈好并已经开始动工了,却因为点程序上的小事,又被开发区那边叫停了,说得好听,公事公办,实际却是开发区某位作风强硬个性强烈的牛叉领导同时还是市委常委对该分厂善干实事而不善虚事比如满足下领导的特殊胃口的负责人不满,便抓了小辫子。本来这也不是多大的事,偏偏那女负责人又是个讲道理讲原则不肯低头的人物,矛盾于是越发闹大了,最后搞到被勒令暂时停工三个月的程度,并且三个月以后还不好说,这可就大不样了。政府部门的规矩千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