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从贺飞的身上发出来的,只不过个身上带电,却让她怎么也想不通了。

  “啊!我知道了!”宋玉这时却是惊叫了声。

  “你知道了?”不但是赵玉致和何月,就连贺飞也是起好奇的问了起来。

  “哥!你是不是那次触电之后,体内就存了些电了?”

  贺飞刚才时兴之所至才弄了这样招,这时本还感觉不好解释,可是让宋玉这样提醒,也就呵呵笑,道:“好像应该是吧,自从那次触电之后,我的体内就总是有电流,你记不记得那时我弄坏了很多灯泡,就是在锻炼这种能力呢。”

  “记得!”宋玉这时也是颇为兴奋,道:“那时你弄坏了很多灯泡,原来是这样呀。”

  赵玉致和宋玉听的云里雾里,完全是不知道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何月有些着急地问道:“那你们到是把这件事说说呀。”

  贺飞笑着把身体里带电的事解释了下,只不过却不是重生之后带来的,而是那次触电引来的了。

  听完贺飞说完,三女都是感觉好玩之极,把贺飞的身体翻来覆去的研究了番,又是让贺飞表演了番,这才是完全相信了。

  何月这时眼珠直转,并且还直往电源那里看,贺飞不由吓了跳,马上脸正色地说道:“月月,这可不是游戏,你可不许尝试。”

  何月让贺飞看穿了想法,在那里尴尬的嘿嘿笑,道:“人家没有了,想想还不行呀。”

  “想也不行,你这个人最为好奇,物理知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个身体非常奇特,可你是个正常人的身体,要是被电过了,没准小命都会送掉的。”

  何月也不是什么也不懂,只不过好奇心大些而已,这时也是打消了这个念头,但还是疑惑地问道:“老公,那你的身体为什么就这么奇特呢,那可是电呀,你不也说吗,这个电可是相当的危险的,你可不要玩出火来。”

  这句话也是提醒了赵玉致和宋玉,两人也是担心地看着贺飞。

  “你们放心吧,从我身体里有电,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我还不是样生龙活虎的,我已经是完全适应了,你们不用为我担心的。”看至三女的表情还是没有轻松下来,贺飞的心里也是甜蜜的很,这就是爱,只有真正爱自己的人才会这样关心自己,此时又含情脉脉地说道:“我的命可不是我自己的,那还是你们的,我又怎么能舍得扔下你们,所以我定会让我这辈子都健健康康的,月月,刚才我那么说你也是这个,意思,你的身体也不是你自己的,那还是老公我的,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想我会有多么伤心。”

  “老公,我错了。”何月这时也是感动之极,贺飞跟她在起时自然也是免不了说些情话,可是却也没有这句话让她感动,伏在贺飞的情里脸的陶醉。

  安抚了她们三个会,贺飞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想了下不由怪叫了声,道:“三位老婆,我刚才只让你们快乐了,我自己还憋着呢,现在你们谁再来?”

  “啊!”三女此时又都是看向了贺飞胯间那雄纠纠气昂昂之物,都是脸的红晕,不过还没有等她们表态,贺飞已经是抓住了身边的宋玉,翻身就伏在了她的身上

  夜旖旎过后,贺飞第二天又神采奕奕的到了公司,借助电的能力,在床上,他现在也是完全成了个主宰,对个有五个老婆的男人来说,能在床上摆平自己的那些女人可是要比赚上个亿都让他快乐的。

  蒋欣早上到贺飞这里汇报了关于安排梅傲雪之事,她已经是把梅傲雪安置在了总公司的办公室里,那里是负责总公司里面的些杂事,接触的人员比较多,这也正合梅傲雪的心愿,此时也是在那里工作了。

  说了很多,蒋欣发现贺飞听的心不在焉,而且还是不时的露出了种笑眯眯的表情,只不过那个表情让她感觉却是有些滛荡了,这让蒋欣的心也是怦怦直跳,自打知道了自己前世跟贺飞有了那样番情缘之后,她面对贺飞之时,总是感觉极为不自在,不过在外人面前却也是直尽量表现的很正常,只是内心却是直在煎熬,这次跟贺飞出去本想好好的聊聊,可是还是没有机会。

  现在看到贺飞这样的表情,不免让她也是认为贺飞是看到她才露出这样的表情来,这要是在以前她或许会很生气,可是现在,她却是心如鹿撞,绮念丛生了。

  第二百三十章蒋欣的吻

  蒋欣的工作到是不多,蒋欣也想趁这个机会来再问问前世之事,贺飞说过以前她堕落了,只不过现在她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前世之时完全是虚无缥缈的,不过这毕竟是关于她自己的事,对她也是有无尽的吸引力,就想完完全全的了解下。

  “贺董!你今天事情多不多?”对着贺飞的脸滛荡,蒋欣并没有离开,还是问了起来。

  “还可以了,你有什么事吗?”贺飞这时已经发现了对面的是蒋欣,马上又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贺董!你”蒋欣不由为之气绝,敢情贺飞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只好又把梅傲雪的事情又说了遍。

  “哦,不错。”贺飞点了点头夸了蒋欣句。

  “贺董,你跟梅傲雪之间是什么关系呀?“蒋欣在梅家也是看出了梅家对贺飞的态度,根本就是对个准姑爷的态度来对待贺飞的,但是看梅傲雪的样子,却又对贺飞没有那种感情,这次又自己提出到这里来,让蒋欣就是怎么也想不通了。

  “呵!蒋欣,你怎么对我的事情也是这么关心了?“蒋欣以前可是对贺飞的感情生活从来也是没有关心过的,这次竟然问他和梅傲雪之间的事情,不免让贺飞也大为奇怪。

  蒋欣脸上突然冒起了丝红晕,连忙掩饰地说道:“我要知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才好给她安排工作吗,要不然弄得你不高兴。我这个副总经理岂不是不合格了。”

  “说的也是。不过梅傲雪跟我有点关系,也算是没有关系,你现在这样安排就可以了。”

  “哦。”蒋欣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下,又道:“贺董,你有什么时间再给我讲讲我以前就是你没重生前我的事情?”

  贺飞苦笑了下,道:“时间到是有,不过那些事情毕竟也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你又何必非要知道呢?”

  “要不是你重生了。我的生活不要顺着那个路线走吗。所以我要知道下,免得以后再走到那条路上去。”

  看着蒋欣的表情。贺飞不由又想起了以前跟蒋欣在起的情景,心里也是暖,很自然的把蒋欣的手抓住,感觉现在就处于那个时候,而蒋欣就是那时的蒋欣般。

  蒋欣的手让贺飞抓住,马上怔,但看着贺飞那处于回忆中的表情,稍微挣了下。也就任贺飞抓着她的手,不过那脸上已经遍布红霞了。

  “甜甜!跟你在起地那段日子是我堕落之后,过的最快乐的段日子,那时我们天天在起,起玩,起说话,起吃饭。你天天跟我在起,晚上也是住在我的家里。从来都没有刻分离。”

  蒋欣顺着贺飞的话想象着那时的场景,不由满脸通红,羞涩不堪,但还是好奇地问道:“那接下来呢?”

  “我们在起过了段好日子之后,我的钱也花光了,只得出去工作,可是等我出去段时间之后。你却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贺飞还是没有把实情说出来。蒋欣那时虽然跟贺飞在起,可是对贺飞她们这些人全都是恨的要死,看到贺飞的钱花光了又怎么还会再跟着他。

  “啊!那你就不知道我后来怎么样了?“蒋欣又急切地问了起来。

  “不知道了,我又过了段苦日子,把房子卖了就开始炒股票,可还是赔的塌糊涂,直到不知道怎么的就转世重生回到了两年前。”

  “那你是说你还没有死,就回到两年前了?“蒋欣脸的疑惑,这可是跟小说里面的场面不样,那些人都是死了之后才能带着记忆重生的,而贺飞竟然是没有死去就突然回来了,应该是说把记忆带到了两年前的贺飞脑袋里。

  “嗯,就是这样,而我回来第三天就遇到你了。”

  蒋欣这时低着头沉思了起来,而贺飞这时也是发现了还握着蒋欣地手呢,不由阵尴尬,她的手握起来竟然是比那时地小甜甜的手更细腻,不过此时还是悄悄的话开了。

  “蒋欣,对我来说,以前的那段经历也只能算是个梦而已,现在我还是要靠着自己脚踏实地去努力,你完全不应该因为那个虚无缥缈的事情而烦恼,否则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蒋欣这时却是抬起头来,目光紧紧的锁住了贺飞的眼睛,缓缓的问道:“贺董,既然我以前跟你有这样段缘分,而后来你也见到我了,为什么没有想过要跟我再续前缘,而且还娶了五个妻子也没有想到我?是不是我的前世在你心中是个很是下贱的女人?”

  “你怎么会这么想?”贺飞完全没有想到蒋欣会这样问,不由皱起了眉头,然后认真的想了下,道:“我再次看到你,想到的就是怎么样赎罪,要不是我那时懦弱,你也不会变成那样,所以我看到你的时候就是想让你能够快乐起来,根本就没有敢想其他的。”

  “哦,那你说我早已经是你的女人了,现在你就舍得让我跟别的男人吗?”

  “这”蒋欣的话还真是犀利,想到要是蒋欣真的跟了别的男人,自己的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苦笑了下,道:“我确实不舍得,不过只要你过的快乐,我不舍得也不行呀。”

  “个男人做过的事情就要负责,既然我早已经是你的女人了,那以后我也就是你的女人了。”

  看到蒋欣完全没有丝开玩笑的样子,贺飞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蒋欣自然是个好女孩,现在又是自己的得力臂助,要是能跟她再续前缘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只不过现在自己和五个妻子已经订下了那条法律,真是不知道怎么该对那几个妻子解释了。

  “你是不是担心你的妻子们不同意,那好!我自己去说。”说着话蒋欣竟然就是站起身来。

  蒋欣还真是有性格,不但是工作上风风火火的,就连这事也是这么干脆,就连赵玉致也是要自叹不如了,不过贺飞哪能让她去说,连忙拉住了蒋欣的手,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认真地说道:“蒋欣,这件事可不是做生意,你可要先想好对我有没有感情,喜欢不喜欢我,还要想到能不能忍受跟我那五个妻子起分享我,我要你把这些事都想明白了再做决定,而不想因为个故事来决定你的生。”

  “我早就想好了,我喜欢你也不是天两天了。”说到这里蒋欣也是羞涩起来了,不过还是抬起头大胆地说道:“我以前只不过是找不到个跟着你的理由,现在我找到了,前世我们是情人,在这里我们又可以见面,就是上天让我再续前缘,所以我就是要跟着你,除非

  除非你不想要我。”

  蒋欣都这样说了,贺飞还能拒绝吗?当然不能,而且还有些沾沾自喜的感觉,没想到蒋欣是早就喜欢她了,要是早点表白,那时结婚就把她起娶了,可要比现在要省事多了。

  看到贺飞在那里眼睛乱转,蒋欣心里突然寒,以为贺飞竟然是真的不喜欢自己,她虽然倔强,可是却也没有达到对个不喜欢自己的男人死缠滥打的地步,苦笑了下,道:“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那我走了。”

  看到蒋欣误会了自己,贺飞手臂紧,已经是把蒋欣拉了自己的怀里,头低,已经是吻在了蒋欣的嘴上。

  “唔!“蒋欣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贺飞,不过很快就迷失在了贺飞的亲吻之中,眼睛也是缓缓的闭上了,两条手臂此时也是搂住了贺飞的脖子回应了起来。

  股清香的味道从蒋欣的嘴里传了过来,这跟以前的蒋欣还是有区别的,那时蒋欣抽烟喝酒什么都来,所以嘴里的味道完全没有这样清新,只不过现在蒋欣的吻技却是青涩的很,只知道跟着贺飞的嘴唇贴在起,当贺飞的舌头伸到她的嘴里时,她的舌头也不会回应,但就算这样,也是让贺飞陶醉不已。

  男人都是喜欢新鲜,贺飞自然也是不例外,蒋欣从感觉上来说,是他的老情人,可现在这副身体对他来说,却也是有种很强的新鲜感,这样复杂的感觉顿时让贺飞兴奋不已,吻着蒋欣的小嘴怎么也不舍得放开了。

  正当两人情浓意合之际,耳边却是传来了声惊呼,吓的蒋欣马上把贺飞推开,只是那脸上除了惊慌还有种诱人的风情,只不过她和贺飞样全都是让发出叫声的人看去。

  第二百三十章蒋欣的吻

  蒋欣的工作到是不多,蒋欣也想趁这个机会来再问问前世之事,贺飞说过以前她堕落了,只不过现在她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前世之时完全是虚无缥缈的,不过这毕竟是关于她自己的事,对她也是有无尽的吸引力,就想完完全全的了解下。

  “贺董!你今天事情多不多?”对着贺飞的脸滛荡,蒋欣并没有离开,还是问了起来。

  “还可以了,你有什么事吗?”贺飞这时已经发现了对面的是蒋欣,马上又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贺董!你”蒋欣不由为之气绝,敢情贺飞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只好又把梅傲雪的事情又说了遍。

  “哦,不错。”贺飞点了点头夸了蒋欣句。

  “贺董,你跟梅傲雪之间是什么关系呀?”蒋欣在梅家也是看出了梅家对贺飞的态度,根本就是对个准姑爷的态度来对待贺飞的,但是看梅傲雪的样子,却又对贺飞没有那种感情,这次又自己提出到这里来,让蒋欣就是怎么也想不通了。

  “呵!蒋欣,你怎么对我的事情也是这么关心了?”蒋欣以前可是对贺飞的感情生活从来也是没有关心过的,这次竟然问他和梅傲雪之间的事情,不免让贺飞也大为奇怪。

  蒋欣脸上突然冒起了丝红晕,连忙掩饰地说道:“我要知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才好给她安排工作吗,要不然弄得你不高兴,我这个副总经理岂不是不合格了。”

  “说的也是,不过梅傲雪跟我有点关系,也算是没有关系,你现在这样安排就可以了。”

  “哦。”蒋欣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下,又道:“贺董,你有什么时间再给我讲讲我以前,就是你没重生前我的事情?”

  贺飞苦笑了下。道:“时间到是有。不过那些事情毕竟也不是发生在你的身上,你又何必非要知道呢?”

  “要不是你重生了,我的生活不要顺着那个路线走吗。所以我要知道下,免得以后再走到那条路上去。”

  看着蒋欣的表情,贺飞不由又想起了以前跟蒋欣在起的情景,心里也是暖,很自然的把蒋欣的手抓住,感觉现在就处于那个时候,而蒋欣就是那时地蒋欣般。

  蒋欣地手让贺飞抓住,马上怔。但看着贺飞那处于回忆中的表情,稍微挣了下,也就任贺飞抓着她的手,不过那脸上已经遍布红霞了。

  “甜甜!跟你在起地那段日子是我堕落之后,过的最快乐的段日子。那时我们天天在起,起玩,起说话,起吃饭,你天天跟我在起。晚上也是住在我的家里,从来都没有刻分离。”

  蒋欣顺着贺飞的话想象着那时的场景,不由满脸通红,羞涩不堪,但还是好奇地问道:“那接下来呢?”

  “我们在起过了段好日子之后。我的钱也花光了,只得出去工作,可是等我出去段时间之后,你却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了。”贺飞还是没有把实情说出来,蒋欣那时虽然跟贺飞在起,可是对贺飞她们这些人全都是恨地要死,看到贺飞的钱花光了又怎么还会再跟着他。

  “啊!那你就不知道我后来怎么样了?”蒋欣又急切的问了起来。

  “不知道了,我又过了段苦日子,把房子卖了就开始炒股票,可还是赔的塌糊涂,直到不知道怎么的就转世重生回到了两年前。”

  “那你是说你还没有死,就回到两年前了?“蒋欣脸地疑惑,这可是跟小说里面的场面不样,那些人都是死了之后才能带着记忆重生的,而贺飞竟然是没有死去就突然回来了,应该是说把记忆带到了两年前的贺飞脑袋里。

  “嗯,就是这样,而我回来第三天就遇到你了。”

  蒋欣这时低着头沉思了起来,而贺飞这时也是发现了还握着蒋欣的手呢,不由阵尴尬,她地手握起来竟然是比那时的小甜甜的手更细腻,不过此时还是悄悄的话开了。

  “蒋欣,对我来说,以前的那段经历也只能算是个梦而已,现在我还是要靠着自己脚踏实地去努力,你完全不应该因为那个虚无缥缈地女脖与烦恼,否则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蒋欣这时却是抬起头来,目光紧紧的锁住了贺飞的眼睛,缓缓的问道:“贺董,既然我以前跟你有这样段缘分,而后来你也见到我了,为什么没有想过要跟我再续前缘,而且还娶了五个妻子也没有想到我?是不是我的前世在你心中是个很是下贱的女人?”

  “你怎么会这么想?”贺飞完全没有想到蒋欣会这样问,不由皱起了眉头,然后认真的想了下,道:“我再次看到你,想到的就是怎么样赎罪,要不是我那时懦弱,你也不会变成那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