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似曾相识(1/2)

加入书签

  《鹰扬三国》最新章节

  望着那渐渐消失不见的小舟,南鹰呆呆的出了一会儿神,才道:“强仝,你能听出那女子的凉州口音倒不足为奇,可是你又从什么判断她会是羌人呢?难道没有可能是敌人故意误导我们?”

  “主公你有所不知!”强仝见林中只有他们三人,又恢复了旧时称呼:“虽说羌人与汉人杂居已久,且彼此通婚多年,凉州的汉羌两族精通对方语言也是一件平常之事。然而,羌人一些固有的腔调却是难以改变的,比如说!”

  强仝微微一笑:“羌人女子说到汉话‘你’这个字时,就容易发出近似于‘内’的读音,这却是汉人女子学也学不来的,除非她儿时就是如此发音!”

  “原来如此!”南鹰和高风一起恍然道。

  “不过,也只有你这个心细如发的羌人才能听得如此分明!”南鹰赞许道:“换了别人只怕难以辨识!做得好!”

  “谢主公赞誉!”强仝口中称谢,面上却尽是忧虑之色:“可是主公,羌族之内部落繁多,势力错综复杂,究竟会是什么人在暗中与我们为敌呢?”

  “不是与我们与敌!他们要的应该是黄巾军的藏宝和那个谶言的秘密!”南鹰心中已有七八分明白,“这一点从他们在林中潜伏已久,却单单在张梁即将向我道出那个秘密时,才暴起发难便可见端倪!”

  “不过,他们的野心不小啊!迟早会是我们的大敌!真是伤脑筋呢!”南鹰叹息道:“我们回去!今日之事对谁也不要说起,只说张梁被同党救走了吧!”

  “是!”

  当南鹰率人押着五花大绑的彭脱赶回颖阳城外,这场大战已经落下了帷幕。

  上万汉军士兵正在清理战场,救治伤员,方圆十里之地尽是修罗坟场,尸骸遍地,血流成河。

  无数的黄巾军伤者仍然倒在血泊之中呻吟滚动,忙忙碌碌的汉军们却置若不闻,有的汉军还狠狠的给上一脚,令黄巾军伤者的惨呼更加凄厉。

  南鹰看得不由皱起了眉头,他叫住一个军侯道:“为什么不给敌军的伤员救治?”

  那军侯是朱儁的部将,识得南鹰,连忙恭敬的施了一礼才道:“启禀将军,此战我军的死伤也不小,尤其是守城的佐军司马所部,几乎个个带伤,军医们大半都去为他们疗伤了!”

  “何况!”他瞧了瞧遍地的黄巾军伤者,眼神明显有一丝厌恶:“这些黄巾军险些令我军全军覆没,更有数千兄弟被他们放水淹得尸骨无存,不杀他们就是好事了!还有必要为他们治伤吗?”

  “糊涂!”南鹰毫不客气道:“这场战斗已经结束,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敌人了!今后他们还将成为我大汉的忠实子民,怎么能见死不救?”

  “是!末将这便去传命,分出人手来救治他们!”那军侯虽然心中不服,但是服从命令的天性和对南鹰的尊敬还是占了上风,他略一犹豫便作出了回答。

  “告诉所有的将士!”南鹰深深的盯着他:“战场虐俘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无论是你们还是敌军,即使战败也应该保留战士应有的尊严!”

  那军侯似乎有些明白了,他挺起胸膛道:“是!末将明白了!”说罢转身去了,步履间仿佛也轻快了很多。

  “将军!”侯成远远奔了过来,他大叫道:“您可算是回来了!皇甫将军和朱将军请您和众位司马以上的将领大帐议事!”

  “是吗?”南鹰心中一阵兴奋,终于要见到曹阿瞒了吗?他点头道:“很好!本将正有要事通报!”

  “鹰扬中郎将、虎威校尉入帐!”随着大帐前一声悠长的通传,南鹰、高顺领着强仝、赵明两位东路军司马和高风等五位北路军司马,鱼贯而入。

  皇甫嵩端坐于首将之位,朱儁坐于他左方下首,两将一齐立起,以示对南鹰的尊重。

  南鹰面带微笑,客气了几句便一屁股坐在了皇甫嵩右方下首,与朱儁相对而坐。以南鹰的赫赫战功和同为中郎将的军阶,这个位子也只能他坐。

  高顺也坐在了他的下首,对面的正是佐军司马孙坚。

  南鹰见孙坚友善的目光望来,连忙含笑回礼,突然他眼神一顿,落在了孙坚身侧那人身上。

  那人约有三十上下年纪,虽然跪坐在地看不出身高,但是他面色白晰,嘴边挂着一丝淡淡的从容笑意,偶尔双目开合之间却是如有电闪。令人生出此人虽然相貌平平,却极具成熟男人魅力的第一印象。

  南鹰心中一动,能够坐在孙坚身侧的,只怕便是那名传千古的曹阿瞒了,果然是人不可貌象!

  他试探道:“这位将军,莫非就是骑都尉曹操?”

  那人转过脸来,与南鹰四目相对,欣然道:“原来大名鼎鼎的南鹰扬竟然也听说过末将的名字?”

  南鹰心神轻震,果然是他,他大笑道:“早就听说过许子将曾说孟德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英雄,今日得见,真是有缘!”说着,目光紧紧盯着曹操不放。

  那一瞬间,不知是否南鹰的错觉,他突然感觉到曹操回应的目光中有一丝畏缩,似乎是对自己紧紧锁定他的目光,本能做出的回避。

  南鹰不由哑然失笑,自己与他初次见面,如此肆无忌惮的盯着不放,确是一种失礼,也难怪曹操会做出不自然的表现。

  他叹息道:“本将定要记住今天这个不同寻常的日子!因为不但一举击破了颖川黄巾主力,更结识了文台和孟德两位当世英雄,真是令人喜悦不禁!”

  皇甫嵩和朱儁同时交换了一个愕然的神色,这姓南的小子一向狂傲,连对他二人都一向不太买帐,怎么会对两个初次相识的下级如此抬爱?

  孙坚和曹操却是同时身躯一震,脸上露出不能置信之色。这番夸赞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只怕依二人的深沉心计,必会淡然一笑,再投桃报李的回赠几句相互标榜之言。

  可是这番话由战功卓著的南鹰扬口中说出,落在二人耳中,却是另有一番感受。早就听说这位南将军性格孤傲,卓而不群,在同僚中更是出了名的难缠,仅为几句口角,便动手狂殴刚刚擢升为破虏将军的董卓,更将其一同拖得复降为中郎将,实在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狂人。今日刚刚结识,他竟然主动放下身架开口称赞,这岂能不令孙坚和曹操同感受宠若惊?

  二人相视一眼,同时欠身道:“不敢当得将军美誉!”

  南鹰突然望向孙坚,歉然道:“文台兄,本将仍须向你道歉!那日淳于大人与你相约……”

  孙坚立即抢着答道:“皇甫将军已向末将说明一切,将军于万劫不复之境力挽狂澜,又以疲惫之师疾驰救援,着实令末将敬佩!所以道歉之言再也休要提起!末将实在是经受不起!”

  南鹰欣慰的点点头道:“好!既然如此,本将也不矫情,今后你我便齐心协力,并肩作战吧!”

  皇甫嵩轻轻咳嗽一声,众将一齐收口,齐齐向他望来。

  “此战结果已出,我军大获全胜!”皇甫嵩的语气中也有一丝喜意,从险些全军覆亡于颖水,直至今日大胜于颖阳城下,这份胜利确是来之不易。

  “五万五千黄巾贼军,除贼将张曼成领五千残兵突出重围,其他五万人已被全歼于颖阳城下!对了!”皇甫嵩侧首向南鹰道:“南鹰扬,听说你亲自去追击张梁和彭脱,不知可有收获?”

  “本将正要向皇甫将军说到此事!”南鹰早有腹案,从容道:“彭脱已被生擒,但张梁却借早已备好的小舟从颖水逃脱!”

  “本将失职了!”他向皇甫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