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两京风云第七十四章莫测神谕(1/2)

加入书签

  冀州境内,有一座终年云雾飘渺山岚弥漫的峻岭,传说有仙人于山中居赚若可以得遇仙缘,便能长生不死

  附近百里之内的百姓都听说关于这座仙山的传说,却从来没有人敢于进山一步,因为十数年来,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从山中回来,只是仙山外围那数之不尽的猛兽,便可以令人们尸骨无存

  那么,这座神秘的山中,究竟是一副何等景象呢?

  拨开那虚无飘渺的云雾,可见山腰上那数十间清新雅致的木屋竹舍,平坦舒缓的山谷中,一块块茂盛的庄稼正在茁壮生长,一群青壮年正在轻松的劳作着,铁锄挥动之间,动作有如行云流水,仿佛蕴含着某种至高的武道之理,而山道上纵掠如飞的人们更是有如星丸跳掷,飘然若仙,令人对他们真实的身份似梦似真

  这是一个普通的日子,没有任何特殊之处,而人们也正在十数年如一日的过着自给自足的简单生活没有任何人可以想象到,下一刻,一个特殊的事件将会彻底打破他们平静的生活,甚至在他们的心中掀起何等可怕的惊涛骇浪

  一束超出人们认知的能量波动穿破了大气层,直接从外太空降临到这座云雾山,并形成了一股神圣而庄严的意志威压,将它的意愿清晰的印在一百五十七名神使守护者的心头

  所有人在感应到了那道神谕后,无不浑身剧震的跪伏在地,脸上闪过前所未有的挣扎犹豫之色

  在云雾山中,只有两个人没有感受到神谕

  张梁和一名黑衣少女正并肩立于山腰之上,面带震动之色的凝视着满山的神使守护者尽皆跪伏的壮观景象

  “三叔!”那黑衣少女呆呆道:“为什么他们全都突然跪下了?”

  虽然那少女蒙着黑纱,不见真容,但其声清脆甜美,宛如黄莺出谷

  “虽然我也不知,但是我有感觉!”张梁哑声道:“一定与你父亲的破空而去有关!”

  “或许……”他凄然一笑:“上次一别,便是我们与他最后一次见面了!”

  “是这样吗?”那少女淡淡一笑:“我失去了父亲,却从此得到了自由,到底是该伤心,还是庆幸呢?”

  “不要忘记了!”张梁瞪眼道:“你爹答应给你自由,是有条件的!而你,也已经立下了誓言!”

  “三叔!”那少女突然撕破了恬静的伪装,有如小鸟依人般抱住张梁的胳膊撒娇道:“如果爹真的飞升了,那个誓言还有谁来约束我呢?您老最疼我了,当然不会当真的!”

  “死丫头,人在做,天在看,你……!”张梁没好气的训斥道

  “三叔!”那黑衣少女突然睁大一双美眸,以手掩嘴的失声大叫道:“你快看,那些守护者,他们,他们……”

  张梁循着她的目光望去,不由脸色剧变,险些没有倒退一步

  跪满山间各处的守护者们,不知何时已有数十人悄然起身,竟然向山外行去他们的身形似乎有一丝迟疑,有一丝踉跄,但是,他们终于挺直了身体,一直向山外行去

  距离张梁和那黑衣少女不远的地方,也有一名守护者跪伏在地,他缓缓抬起头来,面上仍带着一抹天人交战的犹疑,很快,他的表情坚定起来

  当他对上张梁满是质询的疑惑目光,苦笑着微微摇头,表示无可奉告然而待他远远瞧见那些走向山外的人们,猛然间神色大变,狠狠的啐了一口道:“叛徒!”

  不仅是他,所有仍然跪伏在地的守护者们,在瞧向那些离去的人群时,均露出无比鄙夷之色,却没有人出声挽留劝阻

  这是神仙给出的选择,每一个人都有权做出抉择放弃心中的崇高信仰和多年的守护责任,便有机会可以重获自由!然而,这份沉重的舍弃,并非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坦然面对,即使是面对着企盼多年的自由也一样

  最终,一百五十七名守护者中,有四十八个选择了离去

  当最后一个人的身影消失在云雾之中,蓦然,剩余的一百零九位守护者一起仰天长啸,啸声中尽是愤怒和不平之意

  满是刀劈火灼痕迹的城头上,南鹰正目光炯炯的眺望着远方缓缓退却的敌军这已经是五日来,他们打退的第十三波攻势了

  在攻城首日之战中,南鹰倚仗着石油的威力,烧掉了大半的敌军器械,并杀伤敌军近万,己方不过是死伤千余人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场辉煌的胜利

  然而这胜利背后的苦涩,却惟有南鹰自知

  四百桶石油被消耗一空,敌军却仍有两成的器械成功退走,这是第一个失败

  事先没有摸清陶罐油弹的性能,便仓促使用,致令近百架己方弩车被白白焚毁,上千人不同程度的受到烧伤,此为失败之二

  没有控制住火势,使城下一片火海,致令早已整装待发的二千骑兵连城门也不敢出,难以进一步扩大战果,这是第三处败笔

  虽然杀伤敌军甚众,可是敌军总兵力达八万之多,这点死伤并没有伤筋动骨反观洛阳城总共才近两万乌合之众,依托坚城固守,竟然一次战斗也出现了一成的死伤率,这样消耗下去根本经受不起

  可以想象,若是在平原上决战,洛阳这点人马只怕不够八万敌军塞牙缝

  韩遂的狠辣手段,也超出了南鹰的预估第一日攻城失利,换了任何人只怕都要以观望试探等手段谋定而后动,而韩遂却似乎算准了城中火油亦消耗殆尽的结果,第二日便继续挥师猛攻,除了器械损失大半,不复最初鼎盛军容外,其兵力布署竟是有增无减,且根本不顾伤亡,完全是一副破釜沉舟的架式

  连续血战五日后,叛军们固然损兵折将,损失总兵力达两万之众,守城汉军亦是死伤惨重,最少付出了七千条人命,其中天师道的五千降卒已经不足一半

  令南鹰心如刀绞的是,他的直属部将们在惨烈无比的守城战中浴血相搏,死战不退,已经有好几个人满身是血的被抬下了城头高风身负三处刀伤,无力再战;苏飞腹上中了一箭,险些没命;曹性因不间断拉弓,胳膊肿得有如水桶,失去战力;坚守第四日时,连高顺都被一名敌将在肩上斫了一刀,因失血过多退出了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