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两京风云第九十一章风雨如晦(1/2)

加入书签

  “这就是爱卿十日的考查结论?”灵帝盯着龙案上堆积如山的数十卷书简,微微点头:“你有心了,朕心甚慰!”

  “对朕的两位皇子,你个人有什么看法?”他平静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隐隐的期待:“或者说,你有什么话想要说与朕知晓?”

  “两位皇子虽然年幼,却各具王者风范!”南鹰心中略一挣扎,终于做出了最理智的回答:“臣弟以为,皇子们的成长之路仍然漫长,如今便下结论似乎为时尚早!”

  “臣弟只是将两位皇子十日中的一言一行忠实记录在案,并略作剖析!”他苦笑道:“定论之言,唯有圣天子圣明烛照,方能做出英明圣断!”

  “你啊!”灵帝摇头一叹:“也学会虚词诡说、藏锋敛颖这一套把戏了吗?朕,想听的是实话!”

  “其实陛下已经做出了选择,又何必明知故问?”南鹰心中烦闷,说话也不禁有些尖锐:“臣弟在想,陛下是否打算下一步便要抑制何、张两家,而去捧抬太后的嫡系了呢?”

  “你说的不完全对!”灵帝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而是淡淡道:“不是下一步,而是朕已经这么做了。就在两日前,朕已经拜董卓为前将军,封台乡侯,食邑千户。”

  “既然陛下早已独断乾纲,又何必令臣弟多此一举!”南鹰愤然道:“原来考察之事全是谎言,陛下根本只是在故作姿态,为的就是要堵住那些反对者的嘴吧!”

  “朕需要堵住什么人的嘴吗?”灵帝的面色终于沉了下来:“何进、张让又如何?皇家之事,立储大计,轮得到他们来左右朕吗?”

  “更何况,考查皇子之事,朕也不打算向任何人公开!”他伸出两根手指:“天下间除了朕,便只有你和王越两个人才知道!”

  “是这样吗?”南鹰冷笑道:“那么陛下为何要封赏董卓?这不明摆了是要增加董侯一党的实力吗?”

  “其实朕的话并没有说完!”灵帝慢条斯理道:“封赏并不止董卓一人,朕还封卫尉董重为骠骑将军、董卓之弟董旻为奉车都尉……”

  “什么!”南鹰终于色变:“陛下如此大封董氏一族,难道不怕引起大将军一派的强烈抵制?”

  “抵制?”灵帝阴冷的面上看不出一丝异动:“不会的!因为朕还封了何苗为车骑将军,听说他也是你的熟人吧?”

  “陛下!”南鹰只觉手心出汗,他心中涌出强烈的不安感觉,脱口道:“陛下究竟意欲何为?难道是故意要挑起两党的火并?”

  “不得不说,你仍然很稚嫩!”灵帝哂道:“若是贾诩在,他绝对不会问出如此可笑的问题!你想知道为何吗……”

  “我不想知道!”南鹰突然低喝道:“我只想问陛下一句话,你是否知道我与董卓乃是生死仇敌?你如此捧抬于他,将置我于何地?”

  他一时怒火高炽,竟然连应有的敬语也一概省略了。

  “你?”灵帝扬了扬眉,不悦道:“朕原本意欲加你为征西将军,领司隶校尉,足可凌驾于董卓之上,是你自己为了挽回刘陶的一条命而放弃了,怨得了朕吗?”

  “董卓在前线立有军功,朕若是不赏,岂非令天下人非议,说朕赏罚不明?”他摆了摆手:“朕还是要劝你,不要掺杂到何、董两家的争斗中去。因为,你已经明白了朕即将做出的选择!”

  “是的!臣弟明白了!”南鹰听得一颗心儿彻底冷了下去,他木然道:“请问陛下,还有什么吩咐?若没有,请允告退!”

  “怎能没有?”灵帝滔滔不绝道:“朕正有几件大事要与你商议,当年你曾经建议朕从寒门和平民中选拔英才,朕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在鸿都门附近专门建立一所…咦?汉扬你在不在听朕说话?”

  南鹰也不说话,行了一礼,径自向殿外行去,竟是再也懒得开口了。

  灵帝愣了半晌,才摇头道:“这个臭小子,天下间敢于如此对朕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是陛下太残忍了!”王越的声音从屏风响起,他的声音中亦有着一丝复杂:“如此对待南将军,他怎能不心灰意冷?”

  “朕,已经没有退路了!”灵帝的声音低了下去:“这只是第一步,如果朕在这个时候就畏缩了,就心软了,后面的计划还能继续下去吗?”

  王越亦是长叹一声,说不出话来。

  “先生你说,如果汉扬知道了朕后面要做的事,他会不会恨朕?”灵帝突然问道:“凭他的火爆性子,定会与朕决裂吧?”

  “会,一定会!”王越长长一叹。

  “所以,此事仍要请先生亲自去办。因为朕,实在不能将事情做得太绝!”灵帝侧过脸来,低低道:“朕不希望看到,汉扬日后知道了真相,却仍然不肯原谅朕!”

  王越默默点头,终于忍不住:“为何陛下不向南将军言明一切?相信他定会毫无保留的支持陛下,决不可能做出…”

  “不可!这也是朕命你向贾诩传话的原因,因为帝都之中,唯一可能看破朕的人就是他!”灵帝抬起头来:“绝对不能向汉扬揭破内中玄机!他答应了吗?”

  “贾诩的回答很奇怪…”王越迟疑了一下:“他说,近日来一直沉迷于追寻仙道,暂时无意关心凡俗之事,所以他不会向汉扬多说什么!”

  “你说什么!”灵帝竟然直直的站起身来,失声道:“他,他!难道世上真有如此奇人,竟可以未卜先知?”

  “什么未卜先知?”王越愕然道:“陛下在说什么?”

  “没什么!”灵帝长长出了一口气,挥手叹息道:“对了,先生去按计划行事吧,朕,正好有些乏了!”

  直到王越消失在殿中,他才轻轻一笑:“好一个贾诩,是看破了朕一定会借着天谴来布局吗?竟能凭着如此简单的一个讯息,便瞬间掌握朕的意图,天下间只怕仅此一人而已!”

  “朕还是太心软了!”他自嘲一笑,落寞道:“如果朕不是心中牵挂的太多,便不会如此烦恼,更不会如此大费周折!”

  南鹰从宫中快步行出,只觉竟有心如死灰的绝望感觉。自己虽然已经猜测出灵帝必然会选择刘协继位,但是万没有想到他竟会斩草除根,狠毒至此。

  何董二党的夺嫡之争由来已久,一直都是董弱而何强,此时灵帝看似不偏不倚,将董家和何家的要人同时擢升,制造出维持平衡的假象,其实只是为了避免在下一步消灭何进时而落人口实罢了!

  此时的何家和董家只怕仍然蒙在鼓中,他们只会认为天子正在为立谁为储而举棋不定,却殊不知天下间,只有南鹰才明白,锋利的快刀已经快要落在何家的头上。

  为什么会这样?南鹰一片迷茫,何进不是应该在灵帝归天后死于张让之手吗?难道这又是因为自己而引起的变化?

  不对!南鹰突然停下步伐,回身死死望向北宫的方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