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六十九章叔侄殊途(1/2)

加入书签

  天色方明,在兖州刺史府内百转千折的廊间,便有一名青衣文士疾步而行。

  他那清秀儒雅的面容上掩不住一丝浓重的忧虑,所过之处不断有府中卫士和下人躬身恭唤:“荀先生!”换作平日,他必定会放缓脚步,回以一个亲切的笑容。然而此时,他却是一路恍若未闻的疾行过去,留下身后一张张愕然的面庞。

  恰恰转过一处院门,迎面亦有一人快步而来,两人险些撞个满怀,不由同时失声低呼。

  “主公!可算是寻到您了!”那荀先生面上闪过一丝喜色,他有些近乎失态的一把执住对面那人之手,叫道:“彧正有军机要事上禀!”

  “原来是文若啊!”那主公身长七尺,细眼长髯,一脸精悍之色,正是兖州刺史曹操曹孟德。他就势挽住荀先生的胳臂,微笑道:“好好好!你我正是不谋而合!且随我去瞧一件物事,而后细谈军机要事不迟!”

  那荀文若正是曹操属下第一谋士荀彧,他平日素以沉稳缜密著称,今日不知却为何一反常态,在曹操连拉带拽之下,口中不断道:“唉呀主公啊大事当前,你还要唤彧去看什么好了,不要拖了主公,不如容彧且行且述如何我的娘,这是什么!”

  他絮絮叨叨的话音突然戛然而止,只因随着曹操亲手推开一间房舍的大门,一件他前所未见的物事立时呈现眼前。

  偌大一间厅堂之上,被一张丈余长宽的四方木台几乎占满。而在那木台之上,竟是一幅凿石为峰、捏土为城、水银为河的山川地理图。

  “天!”荀彧难以置信的行至台前,轻轻抚摸那山峰城池,越看越觉其艺巧夺天工,形态逼真至极,不由痴痴道:“主公竟能于我等不知不觉之中,做出这等世间奇物!真是令人叹服!”

  “嘿嘿!”曹操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本将派出数百名画师、斥侯,分赴各地先以手工绘制地图,再汇总比对,便已历时一年;而后,又使刘晔领五十名高手匠人,精选材质,秘密开工,又花费一年之久。却是瞒过了你们所有人的耳目!”

  “不过,属下观这地图,似乎并不完整!”荀彧俯身细观,很快发现了瑕疵:“此图并未覆盖我大汉十三州的全貌,尚有数州之地不在其中!”

  “文若目光如炬啊!”曹操略有尴尬道:“因凉州、益州和交州等地太过偏远,地形复杂至极,此前又没有太多旧图以供参考,所以目前尚未收录不过,本将派出的人手已深入其地,相信数年之后必有收获!”

  “即使如此,也算是本朝一大创举了!”荀彧终于回复从容,口中赞叹不绝:“以此为考,我军在今后的战事之中必定会占尽先机,好!好啊!”

  他突然瞧见曹操面上并无十分喜悦之色,反而尴尬更甚,不由愕然道:“主公,您还有什么未尽之言吗?”

  “哈哈!这个嘛”曹操稍一扭捏,随即坦然道:“明人不做暗事,这种实体地图并非是本将所创,而是抄袭了鹰扬中郎将当日他主持讨董之战时,本将有幸在一次渤海军的秘密军议中列席,这才见识了这种名叫沙盘的好东西!”

  “又是鹰扬中郎将!这么说他早在数年、甚至更久之前便已将此法用于战事,难怪战无不胜!”荀彧不由骇然,而后顿足道:“主公,彧适才言道有军机大事上禀,正与鹰扬中郎将有莫大的关系!”

  “哦?”曹操伸手撑住沙盘一侧,目光游动,漫不经心道:“何妨一说?”

  “主公,彧以为此次渤海军看似雪中送炭,实则动机不纯!”荀彧出口便是开门见山,他探手指向盘中:“依照渤海军与我军原先议定的方略,其四万五千大军进入兖州后,会从我军身后向着袁术大军发起突然攻击,一举挫其主力,然后与我军兵分两路,直指袁术盘踞的淮南!”

  “可是如今!”他有些忧心忡忡道:“渤海军的行动完成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他们于兖州境内突然分兵,高顺领兵三万猛攻袁术,鹰扬中郎将本人却亲领一万五千精兵径奔豫州而去,有消息说,其先头部队已然在荆豫交界之处攻下了张济的几处城池!”

  “此事我亦刚刚知晓,还有吗?”曹操头也不抬道。

  “是”荀彧微愕,立即道:“昨夜,冀北传来探报,渤海军主将李进亲领五千骑兵,直取袁绍屯粮重地卢奴,劫夺了过半粮草后从容退回属地河间袁绍攻打公孙瓒的易京原本已经占得上风,经此一役却因后勤不济再也无力发起攻势,两军再成对峙之局!”

  “卢奴?”曹操身躯一颤,终于回过头来,惊道:“那里可是袁绍进攻公孙瓒的重要中转据点,袁绍军几乎所有的兵马钱粮都是从此运往易京方向的!听说那里长期驻守着一支两万余人的精兵,且有高墙深池为据,李进虽勇,渤海军虽强,却又如何能以一支长途奔袭的骑兵克之?”

  “关键在于一个人!”荀彧目光闪动,深深一叹:“卢奴的守将是淳于琼,他先是借故调出了城中大半兵马,而后开城迎接李进李进的五千兵马一箭未发,便轻取了卢奴!”

  “竟然是仲简!”曹操剧震道:“他果然是汉扬在袁绍身边伏下的一颗棋子我便一直奇怪,仲简一直是先帝近臣,又与汉扬有生死之交,怎会投了袁绍?怪不得,怪不得!”

  “真是隐藏得好深!”他突然森然道:“渤海军刺探之能天下称冠,连安排卧底都是世间少有!确是令人猝不及防!”

  荀彧心头一跳,情知曹操定是再次想起了戏志才之事,只好移开话题道:“不仅如此,昨夜仍有一条探报:在青州方向,一支渤海军正在迂回向着徐州几处军事要地运动,并击溃了多路前去阻击的徐州军。陶谦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惊慌之下急调徐州各处兵马回防,连侵入我兖州的万余兵马也退回了边境!”

  “渤海军这是全面出击了啊!”曹操惊叹道:“这一支兵马是何人领兵?”

  “是原泰山群盗之首臧霸,关于此人的详情我们却并不清楚!”荀彧皱眉道:“听说他不久前刚刚归附渤海军!”

  “刚刚归附?骗鬼去吧!”曹操冷然一笑:“若真是刚刚归附的一支山贼流寇,能有这么大本事击溃了多路徐州军?南汉扬能放心让他自领一军、独挡一面?这定然又是汉扬多年前布下的一招暗棋!”

  “鹰扬中郎将”荀彧亦呆在当场,半晌才幽幽道:“这么说,他此番义助我兖州,果然便是因势利导、顺势而发罢了!”

  “嘿嘿!这次咱们算是做了一回傻子!”曹操突然哈哈一笑:“人家利用咱们下了一盘大棋,咱们还要对他们感恩戴德。最为可笑的是,时至今日,咱们仍然对渤海军的最终军事目的一无所知”

  “被人当猴耍的感觉不好受啊!”他猛然一拍木台,目光直视荀彧:“文若,你如今已是我军当之无愧的第一智者!此次既然急急前来寻我,可曾探得了什么端倪?千万莫要令我失望!”

  “主公放心!”荀彧心中一阵感动,信心十足道:“彧原本也是一筹莫展,然而遍寻渤海军近年所有战事旧档,再苦思竞夜之下,终于有了些头绪!”

  “自讨董之战后,渤海军便几乎没有发起过较大战事,规模最大的一次,算是攻打青州和徐州,也不过便出动了两万人!然而我们均知,在渤海军境内,至少拥有一支五万人规模的常备军力而此时我们更知,渤海军远不止五万人,因为他们只是此次兵分四路后的总军力,便已达到了六万,更不用说他们留守属地的兵马了!”荀彧尚是首次在曹操面前完全展现才能,迅速便进入了状态,一路侃侃而谈下去:“以渤海军一贯的强大战力来看,若他们集中所有兵马只攻一处,无论是袁绍,还是公孙瓒,都将必败,甚至他两人联手,也最多不过是平手之局!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令鹰扬中郎将这位一向作风强悍的名将故意示敌以弱,一直隐忍不发呢?”

  他见曹操听得目不转睛,口中更是滔滔不绝:“我们是否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推测渤海军虽然在军力上独步天下,然而却一直在蕴育着更大的图谋,以至于他们在如今这么一个诸侯割据的乱局之中并不敢锋芒毕露,平白成为众矢之的。必须要等到一个诸侯混战、无暇他顾的良机,这才倾巢而出,去完成他们的最终目的!”

  “能令南汉扬放弃稳扎稳打的发展良策,而做此行险之举,他们的图谋必然是震动天下!”曹操悚然心惊道:“究竟是什么?说下去!”

  “很简单!”荀彧一字一顿道:“连接东西,横断天下!”

  “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