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群雄逐鹿第九十六章再起波澜(1/2)

加入书签

  萧瑟的北风一阵阵抚过荒原,漫天的沙尘令烈日都失去了颜色,惟有广袤的土地清晰的裸露出苍黄与裂隙,显得分外凄凉。

  突然间,远方沙尘大作,一支庞大的军队从风沙之中缓缓现出身影,向着南方一路开来。

  南鹰蓦然回首,望着身后那数万大军的惊人声势,还有那踩踏而出的冲天尘头,心中不由感慨万千。短短十余日前,他仍率领一支残军一路退避,并被围困于凉州境内一个小小的弹丸之地,几乎便要全军覆没。

  而时至今日,还是那条来时之路,不仅强敌退却,部属云集,更有匈奴、乌丸和凉州军数万兵马一路护送前往长安。可谓前呼后拥,一片坦途,与来时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心情完全不啻天渊,怎能令人不生出亦真亦假、恍若隔世之感?

  自从那日说服乌丸两部之后,原本认为势在必行的一场大战却并没有爆发。也不知是须卜骨都侯的侦骑发现了南鹰密会乌丸人的行踪,还是被张颌与逢纪看出了端倪,匈奴人居然出人意料的匆匆撤兵,并于撤军途中与星夜赶来的呼厨泉兵马发生了遭遇战,虽说双方各有损伤,却仍是须卜骨都侯一方措手不及之下吃了大亏。

  呼厨泉虽获小胜,却急于同南鹰会师,不敢与须卜骨都侯过多纠缠,而须卜骨都侯亦因士气大跌,军心浮动,更恐乌丸人出兵夹击,遂向着并州方向一路仓惶退却,显然是要与袁绍合兵一处。如此一来,竟令一场引动天下关注的多方会战虎头蛇尾般落下了帷幕。

  随着须卜骨都侯的两万大军重挫败退,而呼厨泉、于夫罗兄弟领兵会合,罗马军团三千援兵如约而至,加上乌丸两部大军立场坚定的站在了南鹰一方,令一些企图落井下石的宵小之辈悚然心惊,纷纷撤回侦骑暗探,唯恐引火烧身。

  恰在此时,徐晃、胡轸会同羌人盟友已经攻破枹罕,宋建仅以身免,狼狈逃亡于西羌草原,白马羌、叁狼羌诸部正在一路衔尾追杀。在天眼的引导下,徐晃、胡轸领一万渤海军,终于寻到了南鹰。而庞德领西凉军两万亦锦上添花的赶来会师,令聚集于南鹰身侧的诸路大军竟然几达七万,一时之间,令整个大汉西北都为之震动。

  南鹰利用全军休整之际,与马云萝主持了匈奴与乌丸的缔盟仪式,马超则代表凉州军政势力参与。这份盟约的确立,标志着从此之后,在大汉西北与北方相当广阔的区域内,一个强大的政治军事的攻守同盟已经形成。在这片区域内,匈奴、乌丸、羌和汉各族将会和平共处,相互依存,并共同抵御来自强大敌人的进犯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壮举,更是数百年来很多谋国之臣殚精竭虑也未能实现的宏愿!

  依靠着强大的军事实力和政治优势,凭借刚刚收复凉州的浩大声势,借助于马云萝多年以来在胡族之中树立的崇高威望,还有多年以来视胡汉如一所种下的善因善果一瞬间,南鹰有些失神,他怔怔的眺望着远方,心中只在想一句话:我真的做到了!

  此次渤海军不惜转战千里的战略目的,是为了打通东西、夺回长安,并一举平定凉州。然而,此次战役的最终结局,竟令南鹰这个始作俑者也始料不及。凉州终于结束了因为胡族和叛军的动乱局面,随着朝庭调派的地方官吏和粮草物资陆续抵达,以及胡汉各族的日益融洽,乱相纷呈达百余年之久的大汉西北甚至北方一部,终于迎来了安定祥和的曙光。

  “将军!”高通从身后赶至,低声道:“就快要到地方了!”

  南鹰浑身一震,突然间如箭一般纵马驰出。

  “将军!大将军!”众多渤海鹰将、西凉将领、罗马军官和乌丸、匈奴诸位首领一起失声叫道,慌忙策马紧随。

  荒凉的原野上,虽然人马的尸骨俱已收殓,然而那四下里散落的破败军旗和残旧兵器,却依然令人想象到当日那场大战的惊心动魄。

  南鹰驻马遥望,久久无语。

  蓦的,他跃下马来,俯身掬起一坯泥土,那泥土间尽是干涸发黑的印迹他的身躯有些发颤,因为他知道,这或许就是他部属兄弟抛洒的热血。

  一辆辆渤海军四轮战车缓缓开来,一排排渤海军战士神情肃穆的扶车而行战车之上,承载着凉州之战中壮烈捐躯的战士遗体,除了一千一百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