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掌门生平憾事(1/2)

加入书签

  曾闻青坞谈及凡间修道,有三重十二阶一说。网明空掌门现已跨进二重天,第六阶。再进一阶,便可企及青坞仙人的入神之境,可喜可贺。若青坞在天之灵能看到门人如此奋,想来也会欣慰至极——

  明空闻言面上大惊失色,起先被无为告知有一年轻人到访,其修为深不可测时,明空还以为是无稽之谈;可他又觉得——无为好歹是破了一重天的真人,怎会看走眼。

  明空决意要出关,也并非由于对白衣男子的好奇,而是因着白衣男子同青坞仙人有莫大的交情,他这才自愿前功尽弃。

  然而两人只是打个照面的间隙,白衣男子便轻易探知出明空的修为,让明空着实诧异又拜服,他此刻才信了无为的转述完全是事实。

  上神屈尊而来,才属幸甚至哉!

  明空面色和蔼,语气敬重且真诚。同白衣男子寒暄了几句,明空面向白衣男子静静站立,似乎做好了随时恭候白衣男子差遣的准备。

  清玄无为望舒和平笙四位长老见自家掌门都如此拘谨,当然不敢堂而皇之的坐着,也连忙起身陪同明空站起身来,独独莫逆道长坐的安逸又舒适。

  白衣男子挑眉看了眼莫逆,并不是觉得莫逆对他不敬,确实是因为衬托和对比,莫逆略显特别。

  明空循着白衣男子的视线望过去,羞得他朝莫逆老道猛使眼色,心大的莫逆适才觉为何气氛有些别扭——原是自己失礼,便立刻挺身而起。

  明空掌门不必如此拘束,请坐。

  白衣男子不习惯与人客套,也从未招待过人,若非明空等人十分刻板,怕是白衣男子懒得去费口舌。

  白衣男子开了金口,明空等人方才一一落座。坐下后,明空一时兴起,也感测起白衣男子的修为。可让他纳闷儿的是——他如何都探查不出白衣男子身上具有灵力,比平常人还要再普通些,唯一能捕捉到的:就只是白衣男子平稳的气息而已。

  上神,不瞒您说——在下苦修多年,明朝已然百年圆满,可我停留在升龙之境算下来也有十余年了!其实:我一心修道,观中大小事宜,皆交由无为师兄打理,就是为了腾出时间潜心悟道,早日突破这二重天的第三阶,可结果不尽如人意。多次闭关,效果甚微,依旧是停滞不前的状态

  明空原本打算直接询问白衣男子而今已经步入第几阶,说着说着却不禁感慨起他修行中的瓶颈。或许他觉得即便他感知不出白衣男子的灵力强弱,对方的修为也绝对在他之上,是故借机向白衣男子请教,便中途改了心思。

  白衣男子闻言径自问:

  你是想让我帮你找找——止步不前的问题究竟出在何处?

  咳咳!咳

  白衣男子如此直白,让在座的几大长老乍舌不已,却只能假装干咳来掩饰被白衣男子呛到的不淡定。

  明空的表情很是尴尬,可痴迷修道的他,终归是豁出了身为一派掌门的尊严,坦然回视着白衣男子点点头。

  白衣男子接触到明空渴求的视线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