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杀人不见血(1/2)

加入书签

  才入行伍,方右尉显得格格不入——他既不通骑射,也不精打斗,与同僚侃天说地时也是满口的之乎者也,难免会被排挤。网然而,这一连串的打击都不曾让方右尉感到挫败,他不再偏执,决定把军营当作,摸爬滚打,终有一日能出人头地。

  何生的一双眯缝眼熠熠生辉,他只知方右尉现有的一切是靠自己拼搏得来,却不想方右尉也经历过不堪回的心酸。他隐约看到了希望——方右尉今非昔比的实例,便是最好的鼓励。

  昭王瞥了眼何生渐渐恍惚的双眼,同时也不曾忽略对方眸中的贪婪和憧憬,昭王的面色越云淡风轻,可他心中却把握十足。

  后来的方右尉,便是你看到的方右尉——文韬武略,武功战绩,他无一不突出,浑身上下全是闪光点。但回过去他默默无闻的数年光景,期间付出了多少努力自然不无需我赘述。甚至右尉这个官职,都是因为他在谋略和战功的双重贡献下,让宋将军不惜打破了原有的体质,亲提的。

  昭王有意将方右尉抬到了很高的位置,说得何生心里痒,垂涎至极。

  方右尉的事迹讲述完毕,昭王面向何生,蛊惑般轻声问:

  何生,你可想像方右尉那般一鼓作气,力争上游?

  何生连连点头,面色极其向往,眼神强烈渴望。可与此同时,昭王的脸色却在缓缓转变,他蹲下身子与何生对视:

  晚了——是你自己,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前程!

  喑哑低沉的嗓音,仿若来自地狱的召唤,何生被昭王由梦境拉回现实。

  何生!你可知罪!

  昭王陡然怒吼,转眼间已经回到了榻边,他正襟危坐,目光清冽的直视何生。

  席地而坐的何生猝不及防,适才他还飘在云端,臆想着名利等等唾手可得,不过须臾——他方才意识到他杀了人,他罪恶滔天,他没有机会了

  什么叫飞得越高,摔得越重,此番何生怕能铭记一辈子了,昭王故意要给他希望,然后又不由分说的收走一切,让何生濒临崩溃。

  何生呆呆的坐在地上,对昭王的问责充耳不闻,齐胜见状正欲上前给他教训,昭王却及时出手阻拦,示意齐胜稍安勿躁,坐等好戏即可。

  何生?

  昭王又唤了一声,何生目光空洞的抬头,抱着最后一丝希冀问:

  殿下,我当真没有机会重新开始了吗?

  昭王闻声,迎视着何生期盼的双眸,不急不徐的反问:

  你绑架杀人抛尸。身在军营,最晓国法,你告诉我——这其中哪一条,不足矣毁了你的下半生?

  昭王之所以如此恳切,答话俱是从何生的角度出,就是要让何生清清晰晰的听到——确实是他自己,将他送入了万劫不复之地,以此击溃他已经乱了阵脚的心防。

  以前,何生犯了错,是因为不知晓——依靠自己的努力,自有万众瞩目的一日。是故:他可以将所有的不满都推给身世财富和环境这些外在原因。但听了方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