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死到临头(1/2)

加入书签

  无为并未言毕,明空却失笑出声:

  呵呵师兄扯远了吧?

  无为面上一红,心里暗暗埋怨自己近几日怎也变得像莫逆那几个老顽童一样,婆婆妈妈的不着调,便请了清嗓又道:

  咳咳掌门,我想说的是——黎姑娘若要拜入我派门下,自然不能是我等任意一人去教,不合规矩不说,怕也会引起众怒

  无为抬眼看了看明空,见明空正在思考,想来自己的言下之意对方已经明了。

  明空蹙了蹙眉,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紧接着便凝向无为征询对方的意见:

  师兄,莫不如——就把徒儿们召回来罢,到时见机行事——找个与黎姑娘性格合得来的,修炼不要太苦,也算不负上神所托。

  师兄所言正是我所想,那我即刻去办?

  明空舒展了眉眼,神色温和的扬唇:

  那就有劳师兄了!

  ——日兆边域

  殿下,齐参将到了!

  昭王正出神的站在营帐里等候多时,听闻侍卫禀告,他这才收回心思,朝帘幕那方下令:

  请齐参将进来罢——

  齐胜大步跨入营内,一脸肃然的走向昭王拱手问:

  殿下,听说您唤我前来——是为商议处置孙武一事?

  昭王抬手邀齐胜落座,继而不紧不慢的抿了口茶水,方才回视齐胜挑唇答道:

  正是。有了何生与任毕的供词,也能让他死而瞑目!

  齐胜闻言,眸中射出危险的光芒,摩拳擦掌的样子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他冷笑着紧凝地面,仿佛在思量如何惩治孙武才可泄愤:

  之前殿下担心打草惊蛇,所以隐忍数日。如今咱们已经通晓阿煜的下落,且派了人手去找,便可新账老账一并算,再无顾忌!

  昭王瞥了眼齐胜狠戾的面容,嘴角牵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同齐胜外露的痛恨相比,昭王对孙武的憎恶也少不到哪去,否则——大敌当前,他怎会昏庸到利用整整半日的时间来处置孙武,并且抛开了所有的公务,连宋将军约见都得避开今日。

  我亦恭候多时,唤你来此之前,已经派人去羁押孙武了,齐参将稍安勿躁。

  齐胜闻言邪肆一笑,眸中神采奕奕,他接过昭王推过来的茶盏,仰脖一饮而尽。

  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了,孙武人还未到,齐胜难免疑惑,反观昭王脸上的笑意却更深。

  殿下,怎耽搁了这许久?孙武那厮——该不会胆敢拒捕吧?

  齐胜的神态很是焦灼,心里想着若真被孙武逃跑,他再不会因为昭王而顾全大局,定要追到天涯海角也得将孙武就地正法。

  哦?我倒不知,世上还有他不敢做的事?

  昭王云淡风起的同齐胜卖起关子,齐胜本就是个急性子,哪里经得住昭王顾左右而言他这般磨蹭。

  于是,齐胜的面色渐生不悦,不阴不阳的讽刺道:

  殿下往日确实对阿煜不薄,而今却是一副敬而远之的姿态,倒让属下分不清殿下哪出是真哪出为假

  昭王闻言不禁失笑,直笑得眉梢眼角宛如弦月,笑毕,昭王细看齐胜真有些急了,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