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自首(1/2)

加入书签

  昭王闻言打量了所处包房的摆设——雅致堂皇清净舒适,确实花费了不少心思来打理。

  不想这嫪升平家底如此雄厚,昭王便更加不排斥与之联姻,虽说现今的世道——商人地位最低,可不说是百姓家,便是皇家平日里的吃穿用度,也离不开一俗气——那便是钱财。

  昭王素来对经商之人没有偏见,治理天下——不光是保一方太平,更重要的是使天下黎民富足,不会出现路有冻死骨之类的凄凉光景。

  若嫪升平的女儿没有问题——昭王的府邸不过是多添上一双碗筷,若两人能和平共处,不怕他嫪升平舍不得助力——这样想着,昭王的目光炯炯,面上更加如沐春风。

  嫪伯父经商有道,本王自会常来光顾!

  嫪升平哈哈一笑,甚为爽快的回道:

  有殿下经常踏足,那便是锦上添花之美,我天禧楼今日迎来殿下,可谓是蓬荜生辉——往素瞧着此处的装点过于简朴和烦闷,今日想来——原是缺乏人气。殿下带给寒舍的精神气儿,属实难得!

  嫪升平溜须拍马的恰到好处,夸得昭王眉开眼笑。不多时——一壶青稞酒便已见底。嫪升平亲自去楼下再续了一壶,关好门扇回到座位上时,面上有些歉疚的提醒昭王:

  殿下你看——这人入四十大关,这一颗脑子也不够使了!今日招待殿下乃是为正事,方才倒是扯得太远!哈哈

  昭王闻言抿唇一笑,将思绪拉回到适才嫪升平谈及黎家贪财一事:

  嫪伯父,黎家的情况——本宫略知一二,这便同我因何识得黎落姑娘相关。

  嫪升平见昭王终于肯透露有关黎落的音讯,私心想着若能从昭王这里得知黎落的去向,回家转告嫪菁菁聊表慰藉亦是好的,便竖起耳朵面色谨慎的聆听。

  黎落被黎家推上校场,替兄出征。不出几日,便被我识破身份。黎落姑娘心善,不愿因此事牵累黎家,便将前因后果尽数告知,希望我为其保密!犹记得她曾说到——自家嫂嫂的母家为了瞒天过海,向一位高官奉送了半数家财此时思虑再三,黎落姑娘的嫂嫂便是令爱吧?

  昭王单刀直入的道出黎家贿赂朝廷重臣一事,脸上却是云淡风轻的表情。虽然嫪家同黎家再无联系,但件让嫪升平讳莫如深的糗事,毕竟是他提的建议,他出的钱财。要说论罪行处,他自然逃不掉,因为不知黎落有无告诉昭王贿赂之人是辅机,法子也是他给的,嫪升平的神经就异常紧张。

  左思右想,昭王自顾自饮酒,道完那番话便没有看嫪升平一眼,可嫪升平却没有因为昭王不曾将矛头指向他而放松。他紧绷着脊梁骨,于脑海中徘徊了不短的时间——只为忖度是否要自行认罪。

  衡量再三,嫪升平算是豁出去了,他准备将征兵令贴出时,嫪家和黎家分别是如何应付,中间又出了什么岔子悉数告知。因为其中关系到他女儿高洁不屈的品行,纵使他自身有些问题,但也不能让昭王误会了嫪菁菁的为人。

  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