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集训(1/2)

加入书签

  昭王对嫪升平的劝说充耳不闻,似乎完全不认为嫪升平的理由有何可取之处,只站起身来径自盯着嫪升平的双眼,打听起嫪升平的家事:

  本王听闻——嫪伯父娶妻多年,都未纳妾,若嫪伯父能向本王解释解释这个中缘由,说不准本王会被你说服。网到时令爱过门,若情由心生,本王自然无话可说。

  昭王问到了点子上,问得嫪升平无言以对——令嫪升平没有料到的是——昭王初见他时故意装出对他一无所知的样子,实则早就探知了他的底细,一开始的懵懂,不过是让他放松警惕,进而对昭王敞开心扉。

  马有失蹄,人有失足,不想被一位年纪轻轻的后生给摆了一道,嫪升平输的心服口服,他以为姜还是老的辣,尽管对方位高权重,但历练的少,见识还不多,嫪升平以为他能掌控昭王,却被昭王屡屡拿住,真真是疏忽大意了。

  因何不添二房——昭王既然摸清了他的底细,何苦还要问。嫪升平的苦笑着摇头——没有答话,此次他只能认栽,这买卖终归是成了,若贪心不足,只怕有的苦受。

  昭王亦知晓自己戳中了嫪升平的软肋,更知晓嫪升平会选择沉默寡言。精明睿智如嫪升平——怎会道出他一心一意对待姜雯,只因一颗心早就交由姜雯管辖,又如何能切割开来,送于旁人。

  他若言明自己是个钟情种,那么劝慰昭王的借口便显得苍白无力——连他自己都做不到三心二意,又凭何要求旁人。

  昭王挑起墨眉,立在嫪升平身前,弯下身子轻问:

  嫪伯父怎生不回答?难不成是惧内,这等说辞——可很难令人信服。相信嫪夫人若是悍妇善妒,怕早被嫪伯父休了罢

  昭王故意激的嫪升平抬不起头,同时只为让嫪升平意识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并非所有人都会围着嫪菁菁转,昭王有自己的原则,有自己的心思,答应善待嫪菁菁便已尽力,苛求良多便是在惹怒他。

  昭王看出来——嫪升平十分宠溺嫪菁菁,如若不然,也不敢冒着天下大不韪将一名嫁过人的女儿推给他,更妄图让昭王拿出情意呵护嫪菁菁。

  但也因嫪升平对嫪菁菁的宠溺,才使得这一点成为嫪升平的命门——嫪升平想得太简单,即便今日昭王答应了嫪升平的所有要求。但只要嫪菁菁一入王府,人在昭王手中,还怕他嫪升平不会没有底线的迁就。

  可昭王并非那般不厚道的人,他见了嫪升平,试探了对方的人品,便移除了以上打算。但那嫪升平若不识趣,只怕昭王不会再同他好生相商了。

  静谧良久,嫪升平终于扬起脑袋看向昭王摆手:

  罢了,罢了,原也是小民有求于殿下,但凡殿下能做到方才所承诺的,小民也算无憾,

  昭王扬唇,举起酒盅递给嫪升平,然后举起另一杯,邀嫪升平一同饮下。

  两人饮完后,昭王爽快话:

  岳父大人,等本王请示过父王,便会带上彩礼上门提亲!

  嫪升平闻声展颜,笑道:

  那小人就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