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娘蠢蠢一窝(1/2)

加入书签

  黎家大宅地势最低,采光最差的一处厢房内,周吴氏正紧赶慢赶伺候着怠慢神明的黎家六小姐——黎落,盥洗穿衣。

  眼瞅着自家小姐粉雕玉琢的小脸儿上眼眶乌青,眸中血丝遍布,周吴氏不免自责,:小姐,都怪老奴蠢笨,不过是未能早起罢了,眼下又生事端,哎——

  周吴氏抬手抚上黎落的侧脸,疼惜地摩擦,惊觉触感上又瘦削好些,再次无奈叹气:近些日子三房的伙食也跟不上,小姐本就赢弱,比旁人要晚些长身子罢了!多说无用——

  名叫黎落的女子见周吴氏垂头丧气,清亮的瞳仁闪着促狭的光泽,下一刻便伸出十根纤纤玉指,将自己稚气未脱的脸蛋挤成一团,逗趣儿的问:婆婆你再瞧,哪里就清减了?

  周吴氏看着这个长不大的丫头,噗嗤一声乐开了花,同样的把戏,却每次都被黎落的娇憨滑稽逗得忍俊不禁

  与此同时,黎家宅子的当家主母,正铁青着一张涂了脂粉也难掩细纹的脸,等着迟迟未到的主仆二人。

  黎家长子黎晟此刻最为心虚,甚至不敢同自己的母亲有丝毫视线触碰,心底焦虑着待会子该如何收场。

  再看那揭黎晟的姊妹俩,高挑却不窈窕的黎初昕双手环抱于胸前,斜睨着黎晟,突兀的颧骨愈显得刻薄不饶人;膀大腰圆的黎永晴倒没有对着黎晟挑衅相望,只以帕子略掩住偷笑的面容,一副静观好戏上演的姿态。

  温度渐升的日光铺散开来,没有了破晓时分的温润和煦,等待的众人也心烦气躁起来。

  翠绿的盆景上金光点点有些刺目,黎初昕许是盯看的过久,觉着头晕眼花。

  这轻微的不适感,让素来宠命优渥的黎初昕郁结怒,自然要把由头指向肇事者:娘,那死丫头成心耗着我们!

  黎永晴抹着宽阔前额闷出的虚汗,一脸愤慨的认同:大姐此话不假!那刺儿头屡屡惹祸,却不忘牵累我们!

  嚼舌根也不背人,平日里的饭食倒没有白白进肚囊,不仅体态圆润,连脸皮——都格外厚些。

  清亮明丽的声音从院落侧方的满月门传来,如同荒漠上清泉滴答作响般令人神清气爽,被阳光晒得无精打采的众人不由得循声去探——

  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丁香花色布履,它行动如风地迈着明快的步伐,足下生莲般耀目;而后是一袭雪青丝裙,藕色薄衫加身,素雅却不寡淡;再看那嫩白脖颈上一张不施粉黛的俏颜,琼鼻薄唇秋水眸,梨涡樱腮鹅蛋脸;最惹人注目的是两弯黛眉正中的苍色云形胎记,细小如朱砂痣,宛若谪仙,绰约出尘——

  黎永晴被黎落的嘲讽噎得够呛,咬着牙冲到黎落身前叫嚣:庶出的死丫头!你笑话谁呢!末了还觉着气势不够,推搡了黎落一把。

  黎落身形晃了晃,顷刻便稳住,不气不恼的含笑反问:笑话谁?难不成这院儿里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