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嫪菁菁突发恶疾(1/2)

加入书签

  姜雯带着嫪菁菁坐上撵轿回府的途中,嫪菁菁抓耳挠腮的模样让姜雯忍不住轻声苛责:

  菁菁,女儿家坐有坐姿!该当静如花束有娴静之雅态,你这无形无状的模样若让外人瞧见岂不招来笑话?

  思及一时没看住,嫪菁菁便同黎落那不成体统的丫头耳鬓厮磨了半日,姜雯就断定是黎落带坏了自家爱女,是故憋着怒气又斥了句:

  黎落那鬼灵精的丫头满肚子坏水儿!你同她走太近怎能学好?现在连仪态端庄都忘却了!真是个害人精!

  嫪菁菁被姜雯指责的很是心烦,抓抓挠挠的动作幅度越大,且因着姜雯竟何事都能牵扯旁人,便尖着嗓子喊了句:

  娘你烦不烦!我这浑身上下奇痒难忍,便是连坐都坐不住!你倒不问问我如何,一味讨厌黎落做甚!

  心中愈焦躁,嫪菁菁的娇嫩肌肤就愈痛痒,如千虫万蚁布满身,死命叮咬一般难受。

  姜雯见嫪菁菁的臭脾气又附身,也不敢再多唠叨。打眼儿瞧着嫪菁菁确实不甚舒爽。就向外唤了声停轿。待轿子稳稳落地,姜雯伸手去探嫪菁菁的额头和脸颊:不冷不热,不似患了病。

  谁成想姜雯抽回身正欲问嫪菁菁何处不适时,倏忽间拂开了嫪菁菁的领子,领子里细密的小红点遍及脖颈!星星点点的聚在一起直瞅得姜雯头皮麻。

  怎会起疹呢?乖女儿你忍着点,回了府我马上派人去寻岐黄高手给你诊治!绝不让你受一丁点折磨!

  姜雯大惊失色的神情还未褪去,见嫪菁菁痛苦不堪,她心中也不比嫪菁菁舒坦多少,恨不能替嫪菁菁受这罪。安慰罢了,姜雯忙催促轿夫加快脚程回府,不许耽搁!

  因着姜雯要求加快进程,这一路上再不似之前晃晃悠悠闲散自在,颠簸而不稳。姜雯一心系在嫪菁菁身上,倒也不曾察觉和不适。然而嫪菁菁不大会功夫就被颠地七荤八素,脸色惨白。

  姜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路途的煎熬简直如凌迟一般。可怨天尤人无用,姜雯只能握紧嫪菁菁凭借本能去抓挠的手,温声软语宽慰她:再忍忍啊菁菁,再忍忍!好孩子——

  嫪菁菁迷迷糊糊之间已然不敢睁眼,唯恐一睁眼看见旋转的轿顶便禁不住作呕。可身上的痒确是实实实在在的,嫪菁菁即便有气无力却还是奋力挣脱姜雯去挠。

  姜雯又急又气,急的是嫪菁菁意识不清之际双手使力太重,颈子一侧已然挂了彩,再任她用此法止痒怕要毁了好皮囊;气的是不知这疹子因何而起,难免迁怒于黎家:

  不过是在那穷酸地方呆了半日,竟引这等恶疾!乖女儿你可别再挠啦!若毁了肌肤往后你怨怪何人都无力回天啊!

  嫪府的几名轿夫听着轿子中清晰可辩的哭闹声更加不敢怠慢,虽不知生何事但脚下一刻不歇,几乎筋疲力尽之时,才看到金字打造的匾额——便是嫪家了。

  姜雯搀着嫪菁菁下了撵轿,回眸便瞧见迎上来的白总管,忙道:

  快去请最好的郎中!小姐不知为何突红疹!

  打理诺大嫪府的白总管忙躬身应承下来,一面回头叫来几名女婢帮着姜雯把嫪菁菁扶进气派庄严的院子,一面径直坐进姜雯母女刚离开的轿子吩咐:

  赶往西市!要快!

  欲哭无泪的几名轿夫只能拿出当畜生的劲头硬着头皮再次抬起撵轿。眼见白总管飞快离去,姜慧这才安心些许,紧盯着几个丫鬟好生伺候着嫪菁菁回厢房,自己掏出帕子抹去一头的冷汗

  时至傍晚,给嫪菁菁看诊的名医这才将嫪菁菁安顿好,随仆人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