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零章:大夏新王(1/2)

加入书签

  苏锦云抬起头,眸中泪光闪闪,她依旧是一副被冤枉的楚楚可怜的样子盯着清玄问道:

  “师祖这么说,便是料定我乃无龄叛徒?”

  清玄见苏锦云有些执迷不悟,倒不在意是否会伤到了苏锦云,他收回笑容,眸色变得清冷:

  “锦云,我只是告诫你——凡事都得凭自己的能力争取,邪门歪道走不得!”

  见清玄的语气变得严厉,苏锦云不再回嘴,而是一个劲的抽抽嗒嗒,但也没有要承认她对宝物起了歪念的打算。

  清玄见状直摇头,他准备最后警告一次,就拂袖走人,不是谁人都觉得眼泪不会说谎,苏锦云这样示弱更是如此。

  “我们几位老朽,并没有说你乃贼人派过来的奸细,我来此只为提醒你——该是你的终会是你的,不该是你的纵使你如何耍机灵都无用。”

  顿了一下,清玄又道:

  “我无龄门规向来公开公正,可因为此事毫无证据,除却你的说辞以外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拿来参考,我们也决计不会因为心里的揣度而惩治你。但藏宝阁对无龄意义重大,我派绝不容许任何人觊觎,是故,我仅想提醒你——本本分分做人,踏踏实实悟道,才是勇争上流的明策。”

  训导完毕,清玄起身,刚踏出门槛,便闻得身后苏锦云娇娇弱弱的一句幽怨话语:

  “无龄若对每个人皆是公平的,又怎会屡屡偏待黎落?”

  清玄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正对上苏锦云一双哭红了的眸子,他叹了口气,负手离开,没有再做劝导。

  清玄没有料到——苏锦云于非常时期冒险盗取宝物的原因竟是因为嫉妒黎落,黎落的心肠如何,清玄明白的很,是以,清玄觉得自己往后得提防起苏锦云会对黎落作出某些不妥的行为。

  一想起这个苏锦云是望安带进无龄的,就更让清玄头疼——毕竟,女人狠毒起来,常人无法捉摸……

  无龄藏宝阁被小贼擅闯一事,终结在清玄亲去苏锦云房中过问之时。无龄又回到先前与世无争、人间净土的状态,就好像此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但无龄仍未撤下防备,只要清风等人还未回来,清玄他们便不敢掉以轻心。

  无龄这边是相安无事了,齐胜所在的大夏国却出了大动静——

  大夏国人人口耳相传:当今圣上,昏庸无道,弑君夺位,泯灭人性,宝座到手,弃民不顾,国威渐衰,民不聊生。

  大夏国上至朝廷重臣,下至黄口小儿,都知晓了吴起阴暗的过往。几乎人人都希望失踪了的大夏王就此消逝,另择贤明君王掌权复兴。

  紧接着,又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传至家家户户,那便是大夏国先王之子仍在人世——且是被大夏国先王的亲兄弟岳王找到,抚养成人。

  原本两件事毫无关联,可当齐胜的身份曝光在大夏国子民的视野中后,大夏先王慕离休执政大夏时的英明神武,国泰民安便随着那些被人们淡忘的记忆回来了。百姓自发组织的游行队伍在大夏都城中呼唤褫夺吴起的王位,恭迎新王齐胜。

  因着大夏的朝堂结构,早就换了数拨,当中唯有一两人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