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八章:隐患(1/2)

加入书签

  “哼!本小姐给你机会,可是假如你也学那些人联合起来骗我的话,有你好果子吃!”

  从孙妙仪的负气话语中,苏锦云又得到一些重要讯息,她憨笑着一脸感激的望着孙妙仪,应道:

  “师姐你想想——我在无龄孤苦无依的,不像黎落……不提她也罢。总而言之——我若是在无人庇护的情形下与师姐作对,岂非找死?”

  好话人人都爱听,孙妙仪自然不例外,她轻漫的睨了苏锦云一眼,高傲的回道:

  “算你识好歹。”

  苏锦云闻声先是甜甜一笑,继而神色变得极其认真和忌惮,她靠近了孙妙仪一些,才道:

  “师姐,若你想知道今日为何如此,不妨把你所遭遇的情况细细同我道来,我才能贴合昨日偷听到的对话告诉你败在黎落手中的秘密!”

  苏锦云这番话,尤其最后一句,只不过是巧妙的运用了抽象的形容词去描绘了孙妙仪跟黎落之间的恩怨,却被孙妙仪理解的浅显和直白。

  也正因如此,孙妙仪几乎立刻就相信了苏锦云知晓今日比试之中有蹊跷,常言道——人只愿意相信她想要相信的,而并非事实。孙妙仪的偏执恰好应证了这个道理。

  由于对黎落作弊这一猜测的坚信不疑,苏锦云轻而易举取得了孙妙仪的信任,孙妙仪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悉数讲给苏锦云听完后,苏锦云的眸中有得逞的光彩,但稍纵即逝,孙妙仪来不及捕捉,她已被嫉妒搅乱了心智。

  苏锦云长叹一声,摇着头自语道:

  “黎落,你原来是个自私小人,亏我之前对你披心相付,却不过是被你拿来利用又一脚踢开的棋子罢了……”

  孙妙仪并不关心黎落同苏锦云之间发生过什么,她此刻迫切的想要知道——黎落是否做了见不得光的事,使诈侥幸赢得比试。

  “唉声叹气有何用!被人打了一巴掌,就得想着如何打回去!你快告诉我——昨夜你究竟偷听到了何事!”

  苏锦云闻言,讳莫如深的垂下眼眸,有些担忧的环顾着四周的环境,见苏锦云如此慎重,孙妙仪心想——莫非此事还牵扯不小?

  帮着苏锦云确定无人躲避在周围,二人的对话不可能传到第三个人的耳中后,孙妙仪再次催促苏锦云告知实情。

  苏锦云吊足了孙妙仪的胃口,并非是因为其他,她只是在想如何将谎话编的滴水不漏,寻不出破绽罢了。

  揣度完毕,苏锦云才带着一脸失望又心痛的表情回忆说:

  “近日来,黎落对我不理不问,自从她乍然间有了彦尘这位在无龄数一数二的师傅后,就刻意疏远我,仿佛不想让我再跟着沾光。尽管我不知她为何变得这般冷漠,却总想着找机会谈一谈。昨夜,正是我去找她,才听见了一些让我接受不了的事。”

  孙妙仪不再聒噪,她一丝不苟的听着苏锦云的陈述,眼神极其凝重。

  “以前,我以为她生得漂亮又心善,能和她以姐妹相称是我的福分。可是时日一长,我便明白了她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完美。她经常无意中在我面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