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八章:彦尘截信(1/2)

加入书签

  “不答应和解?”

  黎落闻言着急了,忙道:

  “怎麽会!”

  陆鸢容见此失笑,便伸出另一只手将黎落的手掌强行弯曲,而后同自己的拳头轻轻一碰,算是陆鸢容特创的和解仪式。

  撞击完了,黎落傻傻的盯着两人的拳头看了半晌,才大笑出声。

  黎落从未讨厌过陆鸢容,今日两人能化干戈为玉帛,解开心结,是黎落入观以来极少让她高兴的事情之一。

  握手言和后,陆鸢容想起孙妙仪离开无龄已有几日,似乎当真不打算再回来,便有些没精打采的垂头谈及孙妙仪针对黎落,其实有自己的迫不得已。

  “说起来,妙仪师姐看你不惯,不过是因为一些不能明言的缘由……”

  黎落抿唇一笑,望着陆鸢容忧虑的眼眸,坦然答道:

  “我知道,孙师姐爱慕清风师……伯,所以才会对我产生敌意。”

  想到清风或许再也不愿见自己,黎落生生将“师傅”二字给拗成“师伯”,陆鸢容并不讶异黎落看出了孙妙仪对清风的情愫,那般明显又那般小心,应该唯有清风不懂罢了,在旁人眼中,皆是清晰的。

  陆鸢容和黎落一同陷入各自的忧愁之中,陆鸢容有陆鸢容的挂念,黎落亦有黎落的烦心事,屋中再次变得静悄悄,谁都不曾先一步出声打破沉寂。

  见陆鸢容着实是发自内心的关切孙妙仪,黎落想提醒陆鸢容,孙妙仪太过自傲,可能压根儿就没有把陆鸢容当朋友,但又因为二人刚刚冰释前嫌,黎落怕让对方觉得僭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唉,你看我,好端端的说这些个扫兴的事作甚!祭典那日,师妹于女弟子中拔得头筹,我还未曾恭贺师妹呢!”

  陆鸢容转移话题的速度极快,似乎她脸上的烦恼从不会一直停留,黎落被陆鸢容的乐观感染,便暂且将心中的千头万绪搁置起来。

  “师姐说笑了,何来拔得头筹一说?那日孙师姐非得让我上台跟她比试。你是知晓的——我连你的掌风都躲不过去,怎堪同她比试,便只能选择了投机取巧的办法,不料结果竟……”

  黎落没有再说下去,祭典那日孙妙仪着魔般不相信比试结果,谁人劝解都毫无作用,最后闹得个不欢而散,多半儿原因是由于孙妙仪接受不了战胜她的人乃是黎落。

  黎落自知是“罪魁祸首”,若拿祭典那日的比试结果来得意,岂非人品有问题。

  见黎落及时打住,陆鸢容明白黎落对孙妙仪出走一事暗生自责,便又扯了些有的没的,以此来转移黎落的注意力。

  两人握手言和后,很是照顾对方的心情和心思,竟有一种从未打磨过的默契。

  陆鸢容同黎落相处甚欢,时至下午,该是陆鸢容被清玄处罚抄写清心咒的时辰,陆鸢容这才接过黎落递来的披风回到自己的住处。

  将陆鸢容送出门,黎落瞧着彦尘正站在门外,手中握着一个类似锦书的东西,并未十分在意。

  彦尘眼瞧着陆鸢容走出长廊,这才准备进屋。

  “师傅——”

  彦尘抬眸,看向黎落,见黎落的目光盯在他手中的锦书上,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