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零章:无言以对(1/2)

加入书签

  苏锦云看黎落意志坚决,心道黎落愚蠢,可一思及黎落或许以为自己受过彦尘几日指点,就觉得能跟一派掌门叫嚣了,如此自不量力、螳臂挡车的自大,让苏锦云加剧了毒害对方的心理。

  “好,师姐勇敢刚毅,知恩图报!那我便陪师姐一起去!我们姐们共进退,同生死!”

  黎落见状,抿唇不语,此刻已经无暇让她感动,也无暇让她劝说苏锦云不要掺和进来。她点点头,两人携手往前山行去。

  尽管黎落没有在此刻表示出感动或其他,可她在心底已暗暗发誓——苏锦云这个小妹,她这辈子都要以性命相护。

  来到前山时,黎落才理解振鹭为何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逍遥门来了不少人马,阵仗颇大。想来这逍遥门的掌门很是疼爱自己的独女,带来的门人几乎连山路都挤满了。

  守门的门童还在和孙妙仪的父亲周旋,孙令也算知书达理,并未硬闯,而是耐心等候着无龄的几大长老前来。

  只是,孙掌门守规矩,可不代表他的门人就能忍受自己门派的掌上明珠在无龄受了欺负,尤其站在孙令后方的那几个精壮不凡的后生,一直叫嚣着让无龄教出黎落。

  门童瞧见黎落来了,着急的都快哭了出来,他以为逍遥门还未发现黎落,便一把将黎落门后一推,斥道:

  “师姐你快回去,此时你还是不要现身的好,等掌门师祖他们到来再说吧——”

  然而,站在孙令旁边的孙妙仪可没有忽略门童的小动作,她探身上前,果见被门童护在身后的人乃是黎落,便高声喝到:

  “黎落!你何时变成了缩头乌龟?需要小小门童护你?”

  闻得自家大小姐冲门童身后叫嚷,逍遥门的门人应声而起,那门童见黎落的身影已然败露,便一脸无措的杵在那儿。

  孙令年有四十,武功卓绝,面容硬气而俊朗,唯有他在人群中不发一言,只以探询的目光盯着黎落那方。

  黎落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便以安心的眼神瞥了门童一眼,才只身一人站到了门外。

  见黎落生得沉鱼落雁,之前叫嚣着要教训黎落的大部分逍遥门门徒有一刻的愣神,若不是孙妙仪娇嗔的对着孙令指着黎落气闷道:

  “爹,就是她害得孩儿在无龄颜面扫地!”

  孙令冷冷的看向黎落,自上而下的打量着,似乎在探知黎落的实力。

  因着黎落胆敢独自面对一整个门派的挑衅,孙令还以为黎落本事惊人,便显出稍安勿躁的迟缓。

  黎落面色镇定的与孙令对视,好声好气的说到:

  “孙掌门,我同师姐之间有些误会,还望您留给我二人冰释前嫌的余地。”

  孙妙仪闻言,正要驳斥黎落,却见缩在黎落身后的苏锦云朝她摆摆手,那孙妙仪才欲言又止,气得跺了跺脚。

  苏锦云上回诓骗孙妙仪,又根本拿不出证据来证明彦尘同明空间有些见不得光的交易。她动不了手脚,又无法自圆其说,便只能示意孙妙仪莫要拿毫无证据的东西说事。

  “什么误会!你是看我逍遥门人多势众,才作出一副谦卑、讨好的样子吗,真是令人作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