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三章:如隔三秋(1/2)

加入书签

  或许是出于对自己的肯定,和对黎落空有外表的简单判断。吴予柔并未望而却步,他走到齐胜身边,欠身行礼,声如黄莺般清脆甜腻:

  “臣女参见陛下。”

  齐胜回头扫了眼,语气淡然的吩咐说:

  “平身。”

  吴予柔起身之后,见黎落同齐胜之间那股如影随形的甜蜜萦绕在周围,装作看不见一般去打扰。

  “陛下,这位黎姑娘,可是您的旧识?此前于大夏从未听闻过呢。”

  齐胜云淡风轻的点点头,看向黎落的时候,嘴角禁不住上扬。

  自讨没趣的吴予柔,并没有感受到自己是多出来的那一个,或许她并不认为黎落是可以超越自己,站在齐胜身边与之共享大夏盛世的女子,便一直找话题,想同齐胜多说几句。

  “陛下,最近西凉河沿岸水灾泛滥,臣女近日来翻阅了不少救灾书册,想能对清苦的受灾百姓带来益处,敢问陛下是否愿闻其详?”

  吴予柔很是聪明的没有选择一些不咸不淡的事情,来打扰齐胜同黎落的独处,而是专挑与政事相关的话头,好把黎落隔绝开来,同时也是为了展示自己的才情,让黎落自惭形秽。

  然则,齐胜有关缓解水患一事早有对策,吴予柔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女子的建议,他还看不上眼,便婉转拒绝道:

  “孤同摄政王关于救灾一事早有策略,就不劳吴小姐费心了。”

  一点情面都不给的推辞了吴予柔的好意,这让吴予柔更加确信了如黎落这般女子,只会祸国殃民,让齐胜荒废政务,懒散怠慢。

  吴予柔见齐胜不领情,尴尬的面色稍纵即逝,随后便大有深意的暗指道:

  “呵呵,陛下有美色相伴,想来是无暇顾忌旁的。”

  吴予柔的奚落表现的不敢太明显,毕竟对方虽是自己的心上人,可也是一国之君,怎能任由她耍性子。

  黎落再愚笨,也听出了吴予柔在说她打扰了齐胜处理公务,便歉疚的笑笑,面朝齐胜叮嘱道:

  “齐大哥,既吴小姐有要事相商,且还是有关赈灾的事,你不妨广纳谏言,多听一听,也并无不可。”

  听着黎落如此大胆的用第二人称与齐胜说话,吴予柔蹙起眉头眸色嫌恶的训斥说:

  “大胆!黎姑娘,纵使你是陛下的好友,也该注意分寸才是,宫里有宫里的规矩,还是注意些为好。”

  突如其来的一通苛责,让黎落再次暗恼自己忘了应当在人前称呼齐胜为陛下。齐胜瞧着黎落被吴予柔呵斥的有些不知所措,很是恼火的反讽道:

  “黎姑娘不必拘束是孤亲口允准的,吴小姐,孤的客人岂能轮得着你来调教!”

  见齐胜忙不迭的站出来维护黎落,且那眼神分外冰冷和凌厉,吴予柔被齐胜的反应吓得怔在原地,面上的彷徨显出她并不觉得自己有错,更不明白齐胜何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

  气氛降至冰点,让黎落十分头疼,黎落能看出来吴予柔似乎对齐胜有情,虽多一个人记挂齐胜乃是好事,黎落也为之高兴,只是若吴予柔能收一收这高高在上的秉性,或许更能得齐胜倾心。

  “齐大……陛下,您先听听吴小姐有关救灾的计策吧,我随公公到御花园转一转。”

  言毕,黎落不等齐胜回应就快步走开,齐胜转身目送黎落远去后,才神情阴郁的直视着吴予柔的眸子,下了第二次通牒:

  “吴小姐,休要再招惹孤的客人,否则——即使丞相在此,孤也绝不会放过你——”

  警告完毕,齐胜紧追黎落而去,徒留面色煞白的吴予柔张了张口,却始终没有发出一个音节。

  直至被齐胜厉声教训了一通,吴予柔方才明白——齐胜并非不近女色,只是不近其他女色,齐胜也并非过得了美人关,只是美人先前不在。

  吴予柔孤独的站在宣和殿外许久,忖度着如何才能扳倒黎落,或者撼动黎落在齐胜心中不可侵犯的位置。

  这厢,齐胜追上黎落后,黎落面色惊诧的反问说:

  “齐大哥你怎么跟过来了?吴小姐呢?”

  齐胜听到吴予柔的名字,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继而轻声答道:

  “回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