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零章:大开杀戒(1/2)

加入书签

  到了这一刻,两人间才知自己对彼此暗存已久的心意,可为时晚矣,孙妙仪和神教圣主已然天人永隔。

  “啊——”

  这一声嘶力竭、震慑天地的哀嚎,来自眼眸猩红的神教圣主,他俊美阴柔的脸蛋上尽是暴怒和痛恨,眼中是残酷和冷血。

  拦住要上前袭击神教圣主的无为,明空已经神态虚弱的对神教圣主柔声说到:

  “况儿,回头吧——”

  神教圣主双目无神的将孙妙仪扣在怀中,吻着孙妙仪渐渐流失温度的额头,一字一顿的回给明空一句血誓:

  “明空,此生唯一心中有我之人,被你师兄使计杀害,你让我如何回头,莫不如——你们都来给她陪葬可好?”

  打横抱起孙妙仪,将孙妙仪平平稳稳安放在一边的草丛上,看着孙妙仪沉睡的安静容颜,和孙妙仪胸口绽开的血色花蕾。神教圣主死死定在对此事一无所知的无为身上。

  “泣血蜕变!赐我神躯——”

  这声长啸,遨游飘荡在整个无龄山巅,响彻山谷,神教圣主如泣血修罗,狂发飞舞,罡气四散,他的身体发生明显变化——

  原本青黑色的瞳仁变得如妖魔般赤红,身上所有的筋络泛着青黑色,透着一些妖艳、诡异的血红,就那么根根分明的显露在外。

  正在山下和陆菀青交战不休的苏锦云听到这响彻云霄的裂吼,顿时变了脸色,只见她眸中闪过一抹无处可逃的倔强和果决,大喝道:

  “圣主天威,振兴神教!神教门徒无畏无惧,誓死追随圣主!”

  这声宣誓,引得半山腰的神教门徒,跟着苏锦云的号召,斗志昂扬,视死如归般响应着。

  正在寻找黎落的平笙,听到半山腰的异动,急忙追了过去。和无名交战的望安,眼见苏锦云有难,也不再恋战,急于奔赴山腰。

  不多时,山腰之际出现了两拨对峙人马——苏锦云和望安带着的神教门徒,阻拦逍遥门弟子上山支援。陆菀青、平笙带着的逍遥门弟子,以冲破突围为使命。

  见到此处并没有黎落的身影,平笙便询问起陆菀青,陆菀青虽不在意黎落的死活,可师祖发话,她亦不敢轻漫。就直白的摇头表示并未遇见过黎落。

  正在平笙疑惑人为何无端端消失了当间儿,听得对面的苏锦云狠戾的笑笑:

  “平笙师祖,连你这少言寡语的,都这般关心黎落呢——不必找了,她徒留一口气,现下,也已经被我掐断了。”

  平笙愣神片刻,难以置信的瞪视着苏锦云:

  “黎落死了?”

  苏锦云摊摊手,眼神鄙夷的回道:

  “一个黄毛丫头而已,你那般关心她的死活——莫不是因为忌惮彦尘?”

  平笙震怒不已,又看向一直守在苏锦云旁边一言不发的望安:

  “望安,众位师傅对你恩重如山!你就是如此回馈的吗!”

  平笙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劈头而上,他决意为无龄清理门户,纵使望舒归来时会怨恨他,责怪他,他也容忍不了望安如此狼心狗肺的行迹。

  来个平笙,苏锦云和望安自然就打不过了,很快——平笙就降服了苏锦云同望安,交由陆菀青看着,待此次危机渡过后,再好生问责声讨这两人的滔天罪行。

  没了主心骨,那一波不足为惧的小走卒自然也被带领着逍遥门弟子奋战的平笙,打得落花流水,继而一行人速速上山,只求还能赶上。

  苏锦云之所以在听到神教圣主发出那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咆哮后,就露出淡漠果决的神情,只因那神教圣主,将暗影神功的最后一式使了出来。

  暗影神功的最后一式,确实效果震撼,可神教圣主从未去碰,去练习。只因那最后一式,是将用内力提炼出的毒气逼入体内,每一根血管,每一层皮肉,都散播遍布。以至于被轻轻一触,普通人就会立即毒发暴毙。

  可原本修炼这等至邪功法,就会因为提炼毒素时被身体吸收,每每动过真气后,就会被反噬,更不用说这最后一式,乃是将自己当作一个炼化真气毒瘤的炉子。

  孙妙仪死了,为了他奋不顾身,却完全将自己放入险境,直到那一刻——神教圣主才肯承认心中对孙妙仪的感觉。

  被骗怕了的他,被厌弃惯了他,突获心仪之人的芳心,应该狂喜才对,可下一秒——狠心的老天爷就这么夺走了这世上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愿意为他去死,甚至甘之如饴的女子的性命。

  从惊喜到绝望,再到崩溃和痛不欲生,没有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孙妙仪那么高傲,那么不可一世,他本以为这份隐晦的感情会随他一起走到生命尽头,也不会被谁看破或发掘,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也值得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