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辅机的阴谋(1/2)

加入书签

  翌日晌午,黎晟带着十分的诚意和足量的财宝来寻贵人。

  那贵人便是辅机——生就一双狐眼,眉梢高挑,显得眼神分外犀利和敏锐。

  他扫视着黎晟带来的数百名小厮——前赴后继摩肩接踵的抬来一箱箱沉甸甸的物品,将空旷的庭院装点的熙熙攘攘,几近没有空隙容人落脚。辅机抚须浅笑,两颊堆起的肉愈显高深莫测和通透世事,只是他保有不动声色的矜持,擎等着黎晟先行开口。

  待所有财物稳当落地,黎晟又将汇集成编的礼品册呈给辅机,以便他清点盘查,辅机自然敬谢不敏,甚为受用。

  辅机把厚厚的一本册子藏进袖中的暗囊,适才将黎晟送往内堂就坐。

  黎大人出手如此阔绰,倒是老夫小瞧了你岳丈家的财力。

  辅机说着不沾边儿的话同黎晟寒暄,黎晟闻言面上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愕然,有些讶异辅机为何知晓这些财物所属何人。

  区区几担银两而已,权当卑职孝敬您老的,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辅机闻声哈哈一笑,眼尾的黄斑随之变形,他收回凌利的目光,自顾自品起桌边的香茗。

  黎晟见状隐隐有些慌乱:辅机沉稳不惊,搬来满院的珠光宝气都没能让他多看自己一眼,这可如何是好?

  思及黎耀荣所说的反客为主,黎晟拂去额角沁出的薄汗,清了清嗓子,觉着有了底气,这才直奔正题:

  卑职听闻:您府上四公子应征入伍,着实令人扼腕

  辅机端着茶盏的动作稍滞,而后他斜了眼直冒虚汗的黎晟,面上浮出一丝晦涩深沉的笑意,继而放下手中的茶盏,不愠不恼: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又怎能只顾私心而不为庶民立起榜样?

  黎晟赔着笑脸奉迎了几句,可辅机依旧不温不火,避讳谈论征兵一事,当真是道行高深,让黎晟应付不来又不敢得罪。

  黎晟在观察辅机的神情,辅机亦然,只不过黎晟因着官职不高,且直属辅机门下,总显得唯唯诺诺,蹑手蹑脚;至于胆大包天的辅机,他当然不在意一个黄口小儿的揣度和威胁,因此很是泰然自若。

  人情练达的辅机,并不想让黎晟占据上风而失了谈条款的主动权利,于是他和黎晟绕着弯子,待黎晟沉不住气后,自然会禀明来意。

  果不其然,犹疑许久的黎晟坐立难安之下,径直问:

  您堪当楷模,鼓舞士气确乃万民之幸,可卑职怎记不起您还有位四公子养在府上?莫不是卑职孤陋寡闻?

  黎晟强打起精神,壮着胆子审视着辅机,话中的质询意味毋庸置疑。

  谁料辅机依旧不骄不躁,他回视着心神不稳的黎晟,二人以目光进行着较量:一个眉眼含笑,眼珠清亮又深不可测,一个眼神躲闪且绷紧了眉头。后者当然不敌前者,当黎晟即将撑不住准备落荒而逃之时,辅机才道:

  正如黎大人之言,老夫亦有一疑惑:光天化日之下,贿赂朝廷内臣乃诛杀满门的大罪?令尊为官数载,莫不是忘却了提醒黎大人?

  辅机气沉丹田,一番问责说得铿锵有力,竟让人感觉莫名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