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连累黎晟成”草包“(1/2)

加入书签

  手执羽扇猛力扇风的黎落似乎是被晒怕了,冷风袭到周吴氏那方,周吴氏抬手紧了紧衣衫却未阻止黎落继续纳凉。

  听了黎落的询问,周吴氏伸出食指点点黎落额心的云朵,嗔笑说:傻孩子,你哪里是在害大少爷?分明是帮他!婆婆虽经常头晕眼花,但心里清亮着呢!

  嘻嘻!黎落粲然一笑,将羽扇随手一扔,张开双臂去楼周吴氏右侧的胳膊:真好!天底下还有婆婆懂黎落!

  周吴氏任由黎落亲昵的蹭着臂膀,眼角嘴角写满了慈爱,可思及一事,周吴氏觉着忧心忡忡:小姐,今日这梁子结的太深,也不知往后,她会如何对付咱

  黎落拍拍胸脯,执起周吴氏的双手宽慰说:婆婆尽管把心放在肚子里,她敢做初一我便做十五,等到有一累了,也就折腾不出什么风浪了!若她惹急了我,我便带婆婆远走高飞,婆婆可愿意?

  愿意!愿意!

  噗!

  呵呵

  入夜时分,黎落才于黎晟口中得知黎耀荣近乎放弃黎晟——

  浩瀚无际的墨染天,零零星星点缀着皎洁的一簇簇白光,忽明忽暗。黎落倚着长廊一侧的栏杆,看向仰望星空的黎晟,再次不确定般地询问:

  爹当真已经弃你于不顾?

  黎晟并未低头回视黎落,他似乎被吸入了头顶上方的旖旎漩涡,着迷般目不转睛,隐藏在黝暗里的双瞳充盈着向往。

  嗯,可这未尝不是一件喜事?此后我若得了自由,便去寻那茯苓山求师问道!

  黎晟慷慨陈词,抒着心中所愿,黎落直直望着黎晟眸中那些熠熠生辉的东西陷入沉思——这一刻,她仿佛是初次识得自家兄长,眼前这个志气高涨的男子散出的气场,让黎落深疑自己过往是否轻视了他?

  静谧的夜,晚风徐徐,凉意阵阵。黎晟渐渐被冷风抚平心上的波澜,这才低头回看模仿自己憧憬星空的小丫头。瞧着黎落衣衫单薄,黎晟思及许是黎落今日被日头晒得过久,因而即便入夜也不肯加衣裳:小妹,夜深露重,莫着了凉,早些回屋歇息罢!

  黎落被黎晟温言细语的叮嘱唤回思绪,颔答好:嗯,大哥也早些休息罢!

  言毕,黎落转身,未走几步,又听得黎晟高声道:小妹,做兄长的对不住你,更感激你!

  黎落闻言抿唇浅笑,却并未回身,许是雾气氤氲了眼,黎落的双眸有些湿润,梦呓般回了句:大哥不怨我就好。

  罢了,黎落快步离去,黎晟目送黎落走远后,又侧身扶栏开始无尽的徜徉

  次日,黎落一觉到正午,醒转时揉揉双眸,定睛瞅着窗外的艳阳高照天好一阵子,才吓得一个激灵匆忙起身。

  婆婆!婆婆!

  黎落大声呼喊着周吴氏之际,手忙脚乱的套着层层叠加的衣衫,嘴中直嘟囔:今日再被揪着把柄往后可别想过安生日子了!呼昨儿个怎睡得这样安稳,也不曾有人来知会一声,哎——当真要坐实了惫懒毛病!

  与此同时,周吴氏一手提着食篮一手拄着拐杖刚踏入厢房,正巧看到了让她忍俊不禁的画面——黎落那朱漆似的小嘴念念有词,慌里慌张穿戴的衣衫凌乱不堪,最为逗趣儿的是她足上套的布履,竟左右相反

  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