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大嫂学电脑学到了宾馆-3(1/2)

加入书签

  妈妈一下子反应不过来,给我的一下子就到了喉咙深处,难受的咳嗽起来,她一把就把我推开,「不要进去那么深。」

  妈妈没到必要是绝对不会用,干等字的,不知道如果让,巴等字在她的嘴里说出来会怎么样,现在她可是打死也不会说出口这几个词的。

  「妈,对不起,我一下太着急了,不会再这样了。」

  开玩笑,虽然我很想深深的进妈妈的喉咙里,在里面,但要是逼急了妈妈哥那我以后可是没得完了,急色也不是这么个急法。

  我让妈妈双手握着我的,但不要太紧,这样我大部分的都在妈妈的掌握之中,只剩一小半可以在妈妈的嘴里。这样我可以放心的抽了,不必担心一时失控的太深了。

  但妈妈还是有点担心,真没办法,只好暂停抽动,解开妈妈绑起来的头发,轻轻的在她的后脑抚摩着,「妈,别紧张,放松点,我不会进你的喉咙的。」

  妈妈张开眼看了一下,眼睛冲满了感激之情,妈妈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用眼睛示意我可以开始了,又闭上了眼睛,我又开始奸着妈妈的小嘴和她纤细的双手,真是一跑双响。

  妈妈放松后,舌头开始配合的起我的抽动了,双手也不松不紧的我着我的,我不再顾虑,开始专心一意的挥动我的在妈妈的小手和嘴里进进出出。

  妈妈的舌头好像跟我的搏斗出了兴致,在我就快高潮时明显动作加快,妈妈也没有放手让我出去的拔出的意思,妈妈的双手继续替我手,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刚刚都已经就快了,现在妈妈的手连续替我套动了几十下了还没出。

  妈妈疑虑的看着我,我摇了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看着在自己手中套动的,她突然张开了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茧,大概认为是她的手太我才不会出来的。

  妈妈突然挺直了腰,让她的脯跟我的胯间一样高,妈妈把我的由她的罩下放进去,夹在她的双之间,我的直抵到妈妈的下额,妈妈还轻轻的用她的下额夹着我的。

  妈妈轻声说道「动吧。」

  我感动的低叫一声「妈妈」,开始自己抽动了起来,妈妈的双手用力的把自己的双往里压,紧紧的夹着我的大。

  我连数十下,一阵激烈的颤抖,了,一股浓浓的带着强大的冲击喷在了妈妈的下额处。顺着妈妈的脖子,透过她的罩流到了她的脯上。

  我轻声的说道「妈妈,你等一下。」

  我去浴室拿了块干净的毛巾出来,替妈妈解开沾满了我的的罩,细心的替妈妈擦抹着。

  妈妈温柔的看着我,微微一笑,「我的儿子长大了。」

  我把毛巾放在床边,温柔的把妈妈放到床上,「妈妈,对不起。」

  妈妈不解的看着我,不明白我怎么突然道歉。

  我压在妈妈的身上,在妈妈的耳边说道「您对我那么好,即使我再过分的要求您也满足我,我把您当成了泻欲的工具,先是偷偷趁你睡着了用您的大腿,最后还有您的腿弯来当工具,您发觉了不但不怪我,还为了我的学业和身体着想,放下妈妈的尊严来满足我的慾望,但我还不满足,趁你睡觉强奸了您的屁股,但您还对我那么好,现在还用嘴和脯来帮我就泻,妈妈,我对不起你。」

  妈妈听了我的话,好半响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我,我也不回避,只是把我对妈妈的爱和羞愧以及尊敬通过眼神告诉妈妈。

  妈妈和我对望了一会,慢慢的转过头去,「你是我亲生的儿子,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留在我腿上的干枯时,我真的好生气,你不学好,年纪轻轻就学坏,当时真把我快气疯了。但后来又想,这个时候是你发育的时候,对女人有兴趣也是应该的,只是对象是我,你的妈妈罢了,既然这样,那我干脆满足你,免得你在外面跟坏女人学坏了,还可以敦促你学习。我只希望你记住,妈妈什么都可以给你,但你一定要搞好学业,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说着说着,妈妈的眼睛出现了一层雾气,用手轻轻的推开我,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肩膀轻轻的抽动着。

  原来妈妈对我的期望那么大,我从妈妈的身后轻轻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问她,「妈,那我那天晚上开了你的屁眼,你不会怪我吧」

  为了引开妈妈的注意力,我只好用这一招,反正妈妈也不会怪我的。

  果然,妈妈重重的在我的屁股上扭了一下,「你还说,真不知道你这小子是从哪里学到这招的,当晚过去就算了,是我答应给你的,第二天还连续在我的屁股里作怪一整天,害的我连续将近一个星期都拉不出大便来。」

  「妈,那现在呢,我在你里面动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妈妈羞红了脸,「弄多了就没以前那么痛了,但有点怪怪的,还有点舒服,每次你进去都觉得好像要大便似的,但又拉不出来的感觉。」

  嘿,难怪妈妈每次在我她的屁眼都会一松一紧的夹我的。

  「妈,你对我真好。」我紧紧的抱着妈妈,又硬了起来,「妈,让我再用一次你的脯好吗」

  妈妈点了

  点头,转过身平躺着。

  今晚我和妈妈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母子之情又更进了一步了。

  自从这天以后,妈妈的屁股就成了我解决欲的工具,但我并不满足,什么时候才能真枪实弹的和妈妈做上一次呢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我现在的情景。

  终于挨到下晚自习了,我以职业赛车手的速度往家里赶,妈妈,我回来了哦

  到了家,母亲房里的灯亮着,我往母亲的房里去,她正想坐起来。我扑了过去将妈妈剥得光,凸凹有致的体在灯光下显白皙滑嫩。

  「妈妈,把屁股给我,快」我今天的趣颇高,跪在妈妈后面抱着她肥美的屁股就是一阵狂。这个姿势在没得到妈妈以前,曾经无数次在深夜被我幻想过,也因此成为我的最爱。

  这是多么感诱人的屁股啊,雪白结实,富有弹,轮廓圆润饱满。股沟内夹着一丛若隐若现的毛,唇随着我不停的抽,时而翻出时而陷入。

  屁股最显眼的正上方是一个美丽的、带着涡轮状的洞眼。褐色的洞眼往外延伸出密密麻麻的皱褶,极像一朵含苞欲放的小菊花。手指进花蕊里,立刻激起妈妈一阵战栗和略带恐惧的呻吟。

  我的手指沾满了在妈妈的肛门内轻轻揉搓,「啊不要」妈妈回过头,眼神有些哀怨,有些惊恐。我最受不了这种眼神,这种眼神往往只会激起我更大的征服欲望。

  她小巧的屁眼是我开垦的,而且今后也只可能属于我。这种想法令我在和妈妈肛交时总能得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和征服感。

  「妈妈,你的屁股好美,就让我再玩一次嘛。」

  妈妈扭动着感的屁股,但我的手指依然在她的花蕊内并未摆脱。妈妈微微摇了摇头,伏下上身将屁股翘得更高,似乎已经默许了我这个请求。

  妈妈平时很少吃油腻食物,主食以瓜果蔬菜为主。这不单令她的肌肤保持充足水分,特别娇嫩光滑。同时也使得她的直肠吸收了大量纤维组织,既不干燥又极富韧,紧紧包裹的感觉如登天堂。

  很快,妈妈的菊花蕾就逐渐习惯了异物,我乘机又入一手指继续扩开肛门。肛门肌一张一驰的收缩着,柔嫩的直肠壁下意识的挤压我的手指。

  花了很长时间让肠道接受异物,我才将早已急不可待的抵在屁眼上,抓紧妈妈光滑的蜂腰,固定住圆润丰满的翘臀,轻轻将送入又紧又窄,异常柔嫩的肛门。

  「啊啊」妈妈因强烈的撕裂感大声叫唤,那一刻我几乎想将入一半的抽出来。但眼前的景象和窄小肠道紧紧箍住头的快感又令我实在爱不释手。

  妈妈此刻因突然而生的剧痛,整个上身弓起,像一张满弦的长弓,屁股也翘得更高,伴随着不停的抖动。

  停留在妈妈的肛门内稍微抽送,让她有个适应过程,然后我腰部微微用力将整没入,妈妈又是一阵悲鸣,待声音减弱后我开始了抽送。

  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美少妇跪在草丛中,身后一个少年抱着她雪白的屁股冲撞,而这对纵欲的男女又恰恰是一对母子。这个景象令我兽欲大发,越来越用力的撞击妈妈的美臀。

  马上就40岁的妇人了,屁股还那么结实,那么有弹,一点下垂的迹像也没有。它的弧线是如此优美,和蜂腰结合处既自然又感,就像一轮新月让人充满力量。

  我喘着气疯狂的蹂躏妈妈的屁股把她干得又哭又叫,然后我的视线逐渐模糊,眼前似乎除了妈妈雪白耀眼的翘臀外什么都看不清。这时候,我的高潮到了,在母亲屁眼内了一次。

  我从妈妈的屁眼里抽出后,就开始在妈妈的屁股上舔动。舔干净自己留在妈妈屁眼口的后,便开始吮吸自己刚享受过的屁眼。

  我柔软的舌头挤入妈妈的屁眼后,她感到一阵刺痒从直肠壁上传遍全身,浑身的肌都不由的微微地哆嗦。道里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股爱从门流了出来

  我仍然在妈妈的拉屎的孔道内流连,没有因为这里是亲爱的妈妈拉屎与自己撒尿的东西进出过的地方而畏缩。这里现在是我最爱的地方

  妈妈仍然高高地撅着屁股,让儿子也让自己享受着快乐。肛门里的刺激一阵阵的传来。作为医生,她自己也很难理解生理上用来排泄的孔道怎么会也有被戳入后的快感但现在她不会去想为什么。

  她只要快乐就行了慢慢地,我的舌头移到下面那个潮湿的洞,舔着吸着外溢的爱,时不时还把舌头伸进去深耕一番。让她享受着新一轮的刺激,轻轻地发出满意的呻吟。

  几个月来,我的循规蹈矩使她已经忘记再要保卫自己最后的禁地。直到我的嘴离开妈妈的密处,重新扒开妈妈的屁股,她还只是以为我想再将进入自己的屁眼。但我这次的目标是妈妈的小,我要彻底的占有妈妈,妈妈那美妙的声音娇柔地轻唤着,让我失去理智,使我的涨得难以忍受。

  我暴地压在她娇小的身上,用对准了她的小,深吸一口气,屁股沉了下去,我的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子了进去,虽有爱的滋润,但妈妈的道出其紧窄,长的只进入了三分之一,竟被一层薄薄的膜儿挡住了去路

  膜儿的韧很好,轻轻的往里顶,只能把它拉伸,却不能扯破。

  「嗯唔不要啊住手这是不行的啊」妈妈明显的是很疼痛,两颗晶莹的泪珠儿从紧闭的眼角儿滑落。身只子不停地扭动着,但此时的我已经是欲火焚身失去理智了,在我脑海中,她再不是我的妈妈,而是一个可供其发泄的猎物。

  我的屁股又是猛的一沉,这次是尽全入,头儿顶到了子,睾丸撞到了阜,身下的美人永远的告别了处女。

  「啊」妈妈被巨大的疼痛所击中,大量的泪水浸湿了头下的床单儿,尖尖的指甲刺入枕头里。

  在房中。

  「嗄嗄」失去理的我重重的压在赤裸绮丽的妈妈身体之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了,只有从头上传来的阵阵酥麻。口中不断喷出野兽的喘叫声,怒涨的男正狠狠的冲击着妈妈粉嫩紧窄的玉沟中。

  妈妈的四肢不由地缠了上来,下体不断地向上挺着。双手深深地抓在我的背上,向两边拉开,留下几道深深的抓痕。

  「啊啊我啊」

  在我大抽大送中,妈妈也苦尽甘来,死死地搂住身上的这个男人,只要他不停下来,什么都已不要紧了。水不住地往外流,床上已湿了一片,但二人顾不了这些,只专心地抽着。

  妈妈只觉得自己在向上飞,飞啊,飞,终于,一股不知从哪冒出的力让自己飞到了最高处,再慢慢地向下滑,这是从未有过的快乐啊,她几乎都把嗓子喊哑了。在妈妈一阵声嘶力竭的娇喊过后,火一般的直接打在了续势待发的上。

  妈妈的把我浇的舒爽无比,关大开。大量的阳喷洒在美人新鲜的子里,把她烫的一阵颤抖,感到无比的放松,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妈妈率先醒来,发觉自己全身赤裸,感到下身隐隐作痛,她睁开眼睛,却见我赤条条的身体搂着她呼呼大睡,脸上还挂着满足的笑容,昨晚的情景历历在目,再也挥之不去,她悲愤欲绝,狠狠推开我,低头见到自己的下身一片狼藉,又湿又粘,小腹上、大腿上、还有户里都沾了不少污物。

  最难过的是她看到了那点点斑斑的处女血,知道自己失贞了,不禁悲从中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