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情人家人为我生孩子-2(1/2)

加入书签

  我慢慢地在她床边坐了下来,口中说着妈妈我全看到了,可怜的妈妈┅┅一个人玩是太寂寞了。妈妈躲在被单里的娇躯,一直微微地颤抖着,从被单下传来出去┅┅求┅┅求求┅┅你┅┅妈妈用快要哭出来的声音求着我。

  我伸出手掌在被单上,对着应该是她的双部份轻轻地抚摩着,妈妈羞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马上让她钻进去。轻轻揭开床单,妈妈的娇躯赤裸裸地背对着我,妈妈┅┅火热的手在着她的削肩,妈妈的娇躯保持硬直地僵着,任由我爱抚她的胴体。我将她的娇躯强迫地翻过来,妈妈的脸娇羞地像块大红布,像发烧时地淌着汗珠,我的指尖碰到她柔软而富有弹的娇上,这才发觉妈妈的晕因为怀了身孕的关系,扩散成一圈带点浅咖啡色的肿涨浮岛,房的周围涨满满的,起来坚实实、鼓涨涨地好不过瘾,我把整个手掌盖在一颗房上,还露出一大堆肥嫩的肌在我掌缘边呐

  头因为刚才的激情还没消肿,大大的粒上生着几个小孔,那是我小时候吸吮妈妈汁所造成的结果,我捻弄着这两颗头,妈妈不安地转动着她的头,像是在掩饰着她的快感。

  我边捻着边道都是爸爸不好吃┅┅说着,只见妈妈的媚眼里忽然流出了一串珠泪,我轻柔地帮她抹去泪痕,再握着我的大巴在她耳边道妈妈我想要帮解决生理上的空虚,好吗她这时又回复了作母亲的态度,呻叱着道不┅┅俊介┅┅不要┅┅胡闹了┅┅妈妈┅┅不要┅┅那样┅┅可是我被点燃的欲火是不会就此熄灭的,火热的脸颊压在妈妈同样发烫的娇靥上,黏湿的舌头碰到了妈妈的樱唇,不顾一切地就想要钻进去,妈妈拚命地摇着头拒绝我的索吻,逼得我只好用手抱住她的头,堵着小嘴就吻了下去,妈妈还是拚命地想推开我,我一手握住房猛揉她的头,大巴侧着身子紧压在她的耻骨上。

  我喘着气道都是妈妈做那种事,才让我这麽兴奋,我想和妈妈弄啊听到这种话的妈妈愣了一下,正好击中了她的弱点,妈妈挣动的力量微弱了下来,开口道啊┅┅不┅┅不要┅┅她自以为坚决地拒绝了我,但实际上是软弱无力的。趁她开口说话小嘴张开的时候,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马上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一阵吸搅翻吮着,我完全不理会母亲拒绝的动作,吻了好一会儿,妈妈的舌头左闪右避地却好像在配合着我的舌头,而且我们的下身叠在一起,坚硬的大巴贴在她缝上揉擦着,甚至她也会下意识地扭动着大屁股让巴头磨到她的小芽,头上都沾满了她湿润的缝里流出来的水。

  我和妈妈蜜吻了一会儿,兴趣转移到她的丰上,对着妈妈充满魅力的大肥,我一直有一亲芳泽,重温儿时旧梦的憧憬,这时我用手抚弄了房良久,终於有机会含吮渴望已久的头,吸着带点甜酸味道的香,轻咬着部的嫩,啊这里是妈妈全身最柔嫩的部位,只见妈妈的房白晰晰的,连那血红的动脉和青绿的静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咬咬左又吸吸右,不停地在她两个房上留下我的唾,妈妈被我吸的动作弄得娇躯直颤,樱唇直抖,偏偏她又不好意思在我面前浪哼出来,只能无言地以肢体语言表答她的快意,这时我和她之间只隔着我的一层睡衣,快感的电流在我们身上交流着。

  妈妈虽然还是偶而说出不┅┅不行┅┅我是你┅┅你妈妈┅┅我┅┅们┅┅不┅┅可以┅┅好了┅┅妈妈┅┅让┅┅你┅┅够了┅┅就这┅┅样┅┅吧┅┅不┅┅啊┅┅俊介┅┅妈妈┅┅累了┅┅要┅┅睡觉┅┅了┅┅你┅┅你不要┅┅再┅┅妈妈┅┅了┅┅嘛┅┅┅┅等等的话,但是态度上已经不是那麽坚持了,身体的反应更是和她的言语成相反的表示,艳丽动人的娇靥、雪白丰满的体,散发出迷人的韵味,怀孕中的妈妈,另有一种很特别的魅力,展现妩媚的诱惑,媚眼迷蒙、微微晕红的双颊,充满着神密般的美感,再二、三个月就接近预产期的孕妇,挺着突出的腹部,涨成美妙的弧形,让我对她产生极为特殊的情愫。

  我把头往妈妈的下身方向移去,啊这麽近看到妈妈的下体,虽然刚才在门外已经偷看过了,但近看还是让我感到大开眼界,妈妈意识到我正在观赏她的缝,害羞的她用玉手蒙住了娇靥,涨红了一大片的肌肤,更是娇艳可人,我一手抚着她的毛,一手撑开缝揉弄着那红嫩的小核,一下子她就淌出一堆水但是她还在做最後的努力地道俊介┅┅不┅┅不要┅┅这样┅┅我┅┅是┅┅你的┅┅妈妈┅┅呀┅┅这┅┅这样┅┅做┅┅是┅┅乱伦┅┅的┅┅呀┅┅不行┅┅哟┅┅被┅┅被你┅┅爸爸┅┅知道┅┅就┅┅完了┅┅快┅┅快住┅┅手┅┅还┅┅来得┅┅及┅┅我机警地看了看醉得沉沉睡去的爸爸,卧在一旁打鼾着,丝毫不晓得我正在对他的太太──也就是我的妈妈大伸魔手,捏抚,还想直接把大巴干进去呢

  我对她道我的好妈妈,就通融一下嘛让我的大巴干吧而且爸爸常常不回家,像今天就算回来了,也醉醺醺地睡得死死的,害得要用手指和假阳具来满足的欲望,只要和我不说,谁会知道我们乱伦的事何况刚刚看浪得要痒死了,看的小都流了那麽多的水,可见也是非常需要一支大巴来的小骚呐妈妈听了我大胆示爱的话浪哼哼地又泄出一大股的水,

  但小嘴里还是急急地叫着

  不┅┅不行┅┅哟┅┅我┅┅我不┅┅能┅┅和你┅┅┅┅┅┅这样┅┅我┅┅良心┅┅不安┅┅的┅┅快┅┅快停手┅┅还来┅┅得及呀┅┅我一听,原来妈妈还存着我们是母子关系的心理障碍,如果现在抚着她的是另一个男人,我想她早就摧他快上马干了。不过我的想法却和她完全不同,只要霸王硬上弓地将我的大巴进她流着水的小骚,那时她也就千肯万肯了。

  我捏揉逗弄小核的动作一直持续着,终於使她水大泄,有点像水库泄洪般地流个不停,而且现在我的手指一动,妈妈也会随着我的动作挺着大屁股配合着,她的娇靥越来越红,呼吸急促,小嘴唇咻咻地不停张开急速吸着空气,尖挺的头红硬硬地抖着迷人的波浪。我一看时机已经成熟了,见她因为怀孕而使缝的位置有点偏向下面,而且我也怕压坏了我那未出生的妹妹,顺手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大屁股下,使她的缝往上仰着,一切准备就绪之後,跪在她叉开的两条大腿之间握着我的大巴,用头顶开妈妈的小唇,藉着水的润滑,一用力,滋的一声,就干进了大半,连连挺动抽之下,直抵妈妈的花心。

  妈妈这时叫着道哎┅┅哎呀┅┅好痛┅┅痛呀┅┅哎唷┅┅痛死┅┅了┅┅不┅┅不行┅┅┅┅我┅┅哎呀┅┅快┅┅快拨┅┅出去┅┅哎唷┅┅不行┅┅呀┅┅我是┅┅你┅┅的┅┅妈妈┅┅呀┅┅哎唷┅┅你┅┅怎麽┅┅那┅┅麽狠┅┅哎哟┅┅死┅┅我┅┅了┅┅不能┅┅┅┅我┅┅快拨┅┅出去┅┅哎呀┅┅哎┅┅唷┅┅喔┅┅喔┅┅喔┅┅妈妈可能从怀孕以後爸爸都没过她了,所以她的情绪才会变得那麽坏,爸爸也才会动辄得咎,最後不得不藉酒消愁,如此恶循环的结果,当然会使妈妈独守空闺,等於是在守活寡嘛希望我今晚的努力能使她重拾生活的乐趣,以後再不必用手指头和假阳具来稍灭熊熊的欲火。

  却说妈妈的小缝因为已有六、七个月没挨大巴的弄了,这时被我大巴一阵的猛干狂,痛得她呼天抢地,哀哀地告饶着。但是过不了十分钟,妈妈就浪抖抖地泄了一次,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缝也配合着我的抽送调整角度让她自己更爽快,又过了十几分钟,她就泄得浪喘吁吁地瘫痪在床上了。

  我照着黄色书刊上所写的九浅一深战略来逗弄她,使她泄得更浪更骚,果然妈妈的叫声慢慢地变成了

  啊┅┅啊┅┅俊介┅┅求┅求你┅┅快┅┅快点儿┅┅好吗┅┅妈妈┅┅的┅┅小┅┅┅┅痒死┅┅了┅┅麻烦你┅┅快把┅┅大┅┅巴┅┅进┅┅来┅┅嘛┅┅哎┅┅哎唷┅┅快┅┅快┅┅小┅┅┅┅痒死┅┅了┅┅好俊┅┅介┅┅哎唷┅┅好┅┅大┅┅巴┅┅快给┅┅小┅┅┅舒服┅┅嘛┅┅啊┅┅重┅重┅┅一点┅┅嘛┅┅嗯┅┅妈妈┅┅受不┅┅了┅┅啊┅┅呀┅┅痒┅┅死人┅┅了┅┅这时我却想和她谈条件,希望她答应我以後还能和她,怕她明天翻脸不认帐、拨不认人,又摆出庄重的脸孔,那我就玩完啦所以我趁她不注意时,突然从她小里拨出大巴,只见她再也顾不了什麽妈妈的尊严,小手急着就要来抓我的大巴再塞进她的缝中,浪叫着道

  好┅┅俊介┅┅别┅┅别这样┅┅快┅┅妈妈┅┅的┅┅小┅┅嘛┅┅要不然┅┅妈妈┅┅真得会┅┅痒死┅┅的┅┅求求┅┅你┅┅可怜┅┅妈妈┅┅的┅┅小浪┅┅真得┅┅受不┅┅了┅┅嘛┅┅好┅┅儿子┅┅快来┅┅你的┅┅妈妈┅┅吧┅┅妈妈┅┅的┅┅小浪┅┅┅会┅┅让你┅┅舒服┅┅的┅┅我趁机胁迫着她道妈妈不是说不可以吗我们这样子是乱伦呢妈妈和儿子偷情不是羞死人了吗现在说呢以後还要不要我来的小浪呢妈妈听了又开始哀哀地求着我哭道好┅┅俊介┅┅妈妈┅┅刚才┅┅错了嘛┅┅请┅┅请你┅┅原谅┅┅妈妈┅┅吧┅┅现在┅┅妈妈的┅┅小浪┅┅┅┅痒得┅┅受不了┅┅啦┅┅求求你┅┅快┅快把┅┅大巴┅┅进┅┅妈妈┅┅的┅┅小浪┅┅里来┅┅嘛┅┅妈妈┅┅以後┅┅都要┅┅你┅┅的┅┅大巴┅┅来┅┅妈妈┅┅嗯┅┅妈妈┅┅这一生┅一世┅┅都要做┅┅俊介┅┅的女人┅┅让你┅┅任意干┅┅随┅┅你喜欢┅┅要怎麽┅┅┅┅就怎麽┅┅┅┅好不┅┅好┅┅不过┅┅现在┅┅就请你┅┅快来┅┅┅┅妈妈┅┅的┅┅小┅┅吧┅┅求求┅┅你┅┅快嘛┅┅嗯┅┅说着她的眼泪竟然涑涑地流了下来,嗯女人怎会那麽爱哭呢

  我听妈妈这娇声软语的哀求,本待答应她的要求,可是想要试试她听话的程度,於是我硬着心肠地对她道

  妈妈要大巴再的小浪可以,但先要替我吃吃大巴,然後再叫我几声亲昵的大巴哥哥,而且我干的时候喜欢听到的叫床声,可以做到吗一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我的心里也觉得这样有点过份了,而且以妈妈平时高贵的模样,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冷艳,如果没有刚才那阵体的接触,她早就给了我一巴掌而怒不可遏了。但是现在饥渴的妈妈完全抛弃了她的尊严和她的人格了,只听她哀求着我道嗯┅┅妈妈┅┅可以┅┅做到┅┅的┅┅大┅┅大┅┅巴┅┅哥哥┅┅小浪┅┅妈妈┅┅先┅┅替你┅┅吃┅┅吃大┅┅巴┅┅给┅

  ┅大巴┅┅哥哥┅┅赔┅罪┅┅嗯┅┅小浪┅┅┅┅妈妈┅┅替┅┅大巴┅哥哥┅┅吹喇叭┅┅好让┅┅大┅┅巴┅┅更硬┅┅更┅┅大┅┅来┅┅来┅┅妈妈┅┅的┅┅小┅┅浪┅┅我怕她挺着怀孕的大肚子,不方便吃我的大巴,於是胯坐到她丰满饱涨的双上,把大巴往她的小嘴儿里进去。只见我的大巴经妈妈一含,更涨的长壮大,但那膨胀的头实在太大了,使妈妈的小嘴儿无法整个儿含进去,所以她只含了一半,用玉手弄着露在她小嘴儿外的部份,妈妈还会把舌头伸出来舐着头的

  四周,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