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上了酒醉的妈妈(1/2)

加入书签

  我上了酒醉的妈妈完

  我们家住在公寓五楼,顶楼很宽敞,另外加盖了一个小房间,平常仅放置一些旧书与杂物。去年阿吗过世后,老爸不放心阿公一个人住在南部乡下,就将他接到台北一起住。长年务农的阿公虽然已经年近七十,但身体还很硬朗,爬起楼梯一点也不吃力。他说顶楼空气好又清静,没事可以在上面运动,因此坚持要住在加盖的那间小屋。

  有天晚上,我到顶楼找一些旧参考书。当我上到顶楼之后,发现阿公正低头趴在屋顶墙边的矮墙上,专心的往斜下方看。心中虽然疑惑,但也不想打扰他,便自顾自的进入小屋翻找旧书。我找到书后,发现阿公姿势不变,仍然聚会神的往斜下方看。我没有惊动他,静悄悄的便下楼了。

  隔天一大早阿公去公园散步,我便趁机上了顶楼,好奇的依照昨晚阿公趴伏的位置歪着头往斜下方看。这一看,可是大吃一惊,因为这个姿势、角度,居高临下,刚好可以从我家浴室窗户看见浴室的内部因格局相同,甚至连四楼的浴室也看得到大部份,三楼就仅一小部份。我再一回想,阿公趴在那儿的时间,妈妈好像正在浴室洗澡。哇塞阿公还真是色啊,竟然偷窥自己的儿媳妇洗澡

  过了几天,阿公有事要回乡下几天,我心想「妈妈年轻时,虽然长得不错,但现在终究已四十几岁了,身材也没以往好了,难道还有什麽看头嗯~~不如趁阿公不在,我也来看一看。」。那天晚上,妈妈一进浴室,我立即上了顶楼,趴在阿公趴过的位置,歪着头往斜下方的浴室看。

  呵呵~~由於我们家位於郊区,附近没什麽房子,零星座落一些相隔颇远的透天昔,更没有比我们五楼更高的房子,因此除了冬天,通常不会将浴室的窗户关上;今天当然也不例外,此时周围星月暗淡虫鸣蛙叫凉风徐徐。

  妈妈进入浴室,立即将短裤连同三角裤一并脱掉,紧接着就坐在马桶上撒尿。由於她动作太快,我一时反应不及,等我回过神来,她已从马桶上站起并擦拭下体,顺手就脱掉了身上的衬衫与罩。

  全身赤裸的妈妈边哼着「手牵手我们一起走明天你要嫁给我」这首歌,一边熟练的戴上浴帽走向浴缸。她走动时,前白晰的两个大不断摇摆晃荡,丰满的屁股也一扭一扭的微微颤动,我看到这个画面,突然感觉说不出的兴奋紧张,身体不由自主就抖了起来。平日一本正经温婉贤慧我所熟悉的妈妈,一旦赤裸着身体,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

  我必须修正自己先前的想法,中年略发福的妈妈确实还很有看头。她赤裸的胴体在灯光下显得粉嫩光滑,丰挺饱满稍微下垂的子,就像两个剥皮的柚子一般肥大,头,晕恰如其份地跟部size的比例刚好。我过去从没看过全身赤裸裸的妈妈,也从没对妈妈起过邪念,但如今看到她成熟丰满的胴体,我的下体不由自主就开始充血膨胀,并且迅速的亢奋勃起。妈妈的屁股和大腿,明显比一般年轻女孩丰腴许多,看起来乎乎的格外诱惑撩人。她的毛不算浓密,参差略杂乱覆盖在嫩白隆起的阜上。

  虽然在网上早已看过数以千计的美女裸照,那些美女的面貌身材也都比妈妈好,但不知道为什麽,自己亲生妈妈的裸体却给予我从所未有的强烈刺激。我简直兴奋的不行,於是掏出老二,一边看一边打手枪。结果妈妈的澡还没洗完,我已经爽得连续泄了两次。怪不得一大堆人喜欢熟女,原来熟女的体还真是有魅力啊

  阿公回南部几天后回来了,我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发现每当妈妈洗澡时,他总是趴在老地方偷看。有几次他还和我一样,一边偷看,一边打手枪。后来阿公不在时,几次我也居然看到妈妈洗澡时黑暗的一面妈妈她居然也会在浴室自慰真是采万分画面荡诱人之极看来爸爸并不能完全满足妈妈的需求哦  哇靠阿公能常常看到,偷窥欣赏自己媳妇这麽香艳刺激的真人表演,还真是有福气啊

  接下来一段时间,家里发生了几件大事。首先是爸爸被公司指派往大陆筹备设厂事宜,由於建厂后公司已内定爸爸担任厂长,因此爸爸势必得长时间待在内地。为此,妈妈颇有怨言,但为了爸爸的前途,她也无可奈何。其次是阿公的农地已纳入都市计画,阿公转眼之间就成为身价上亿的地主,建筑商开始络绎不绝的造访阿公,阿公待价而沽,心情真是好的不得了。

  这段期间,我要准备大学推荐甄试,念书补习忙得头昏,因此也没闲功夫再注意阿公的举动。一转眼,爸爸去大陆已经两个多月,我的推荐甄试也顺利过关,由於没有了联考的压力,我一下子又轻松了起来。

  一天晚上,爸当时仍在大陆广州工作,建筑商邀约宴请阿公吃饭,大概要谈土地买卖契约问题。因妈妈大学念的就是法律,现又在公司法务部门工作,她怕阿公识字不多,吃亏上当,因此主动要求陪阿公一起去。阿公面有难色,吞吞吐吐的道「他们请我上酒家,你跟去不大好吧」。

  妈妈一听,气急败坏的道「阿爸,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更要去啊阿爸,你不知道,这些奸商花样很多,说不定,他们就是要用美人计坑你啊」。爸爸是阿公的

  独生子,也是唯一的继承人,严格说起来,阿公的财产也就等於是爸爸的财产,也难怪妈妈会这麽着急。

  那天晚上约七点多出门,却直到午夜她们两人才醉醺醺的回到家,醉酒的阿公直接上顶楼睡觉去了,满脸通红的妈妈却似乎意犹未尽,见我还没睡,拉着我就颠三倒四的胡扯。

  哼我就知道他们不怀好意,几个酒家女一直灌你阿公迷汤,还好我跟去了哦好累 我的乖儿子呵呵你也长大了愈来愈帅萝 呵 来妈亲一下 边说边抱着我满身酒气的亲吻我 看我的身材也不错啊不会比那些酒家女差到那里 妈比划着胡言乱语说道

  为赴宴而刻意打扮的妈妈,今晚显得格外时髦感,一袭黑丝连身缕空长裙,使她丰腴的身材更为凸显。她浑身酒气,一边说,一边当着我的面就掀起裙子脱下裤袜,完全不把我当一回事。我虽然有些尴尬,但也不介意欣赏妈妈醉后放肆的裙下风光。

  妈妈满脸通红亢奋的说了一会,言语逐渐含糊不清,我半劝半哄的要她回房睡觉。妈妈嘴里都嚷着「我没醉,我没醉~~不用」你们这些男人不要别乱我不要不,踉踉跄跄的走进卧室,然后半天都没有再发出声音。

  我有点担心,就走到门口探头望去。只见房间门没关灯没熄,妈妈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得人事不醒,那袭昂贵的黑色真丝连身缕空长裙,则被她随意扔在床边地下。我捡起长裙叠好放在床头柜上,正想替妈妈熄灯关门。

  这时

  听见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