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雕之反穿-1(1/2)

加入书签

  神雕之反穿完

  咸淳九年公元1273年二月,襄阳。城外蒙古大军已经围城了六年,襄阳城已多次向朝廷请求援兵,宋相贾似道也多次派出援军,只不过他派出去的援军像羊群一样,一批批被蒙古吞食。最后他打出王牌,命他最亲信的大将范文虎前往。问题是范文虎只肯用谄媚效忠,而无意用生命效忠,他在包围圈外扎营,偶尔截击一下蒙古的巡逻部队,大部分时间都在跟美女欢宴享乐。襄阳在如此情况下被围五年多,粮尽援绝。

  襄阳城中,城守府内。城守吕文焕正与他的心腹将领在府中密谈。「襄阳已经被围了六年多了,这六年多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么我把全部的家产都拿出来犒军,我们每天都在死亡中挣扎。箭伤,刀伤,我的身上早已遍体伤痕。但我不后悔,因为城中还有数十万的百姓在。现在,蒙古大军已经截断江道,水陆夹攻,还调来了西域匠新造的巨。二月,粮尽援绝的襄阳城终于再也撑不住了。

  蒙古人已三次派员来劝降,我只有一个条件不能伤害襄樊的百姓。蒙古人已经答应了,现在我宣布,三日后,开门献城。」这时,他的部将问他「郭大侠怎么办」蒙古人指名道姓要他夫妻二人命,再说,他绝对不会同意献城的,要不要我们」「不要,我已对不起大宋,不能再对不起郭大侠,我和蒙古人谈好,进城后蒙古人自会去找郭大侠,我两不相帮」说完,叹了口气,心中暗念「郭大侠,我知道你会恨我,但我也是为了城中百姓,愿你吉人天象,平安脱险。」而此时,城中大将军府却内愁云惨淡,府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离破城的日子不远了,但没人愿意离开,因为他们心中的英雄郭靖在城中。此时府内的卧房中,郭靖与黄蓉正在房中。

  「蓉儿,以你的看法,襄阳城还守得住吗」「如果还不来援兵,不出十天,襄阳必定失守。」郭靖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看着窗外长叹到「弹尽粮绝,弹尽粮绝啊。」猛然,他回过身来,双手抓住黄蓉的小手,急切的说道「蓉儿,你快坐雕儿离开襄阳,带上芙儿与破掳,回桃花岛去。」「靖哥哥,你会和我一起走吗」黄蓉问道,郭靖虎目一睁,「当年,我在点将台上与城中数万将士誓言城在人在,城破人亡。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再说,我可以走,城中的百姓能走吗城中的将士能走吗如果我走了,我将一辈子心中不安,生不如死,因此,我绝不会走,但你不一样,你是丐帮帮主,丐帮十万弟子需要你的带领,这样,就算襄阳城破,你也可以带领丐帮弟子继续抗击蒙古人。」「靖哥哥,你曾誓言与城共存亡,但我也曾发誓,与你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你怎可让我单独离开,而你去独自赴死。你死了,我又怎可能单独活下去。

  再说,前两日我已将丐帮帮主之位传与了齐儿,并命他离开了襄阳城,带领丐帮帮众继续抵抗蒙古人。」「胡闹,我已把武穆遗书与降龙十八掌要交与你了,你不走,师傅一生的心血怎么办汉室江山的复兴怎么办。」郭靖紧接着柔声说道「蓉儿,你的一片忠贞我很感动。你愿与我一道以死报国,我很高兴。但是你我膝下有儿女,他们是离不开你这个妈妈的。我们能忍心让自已的骨去死吗你能忍心让我们郭家从此断了香火吗

  「靖哥哥放心,我已把过儿送我们的玄铁重剑重铸成了一刀一剑,武穆遗书与降龙十八掌要已藏于刀剑之中,我已让芙儿与破虏拿着刀剑乘雕儿离开襄阳去桃花岛了,武穆遗书与降龙十八掌要自有有缘人得之。并且」黄蓉俏皮的一笑,手伸入领口,取出了挂在口的一块雕成凤凰的青玉。

  「这块玉是爹爹送的,说可以保佑我们平安,再说生死由天命,能与你在一起,便是死了也开心。」「蓉儿」郭靖无话,唯有紧紧的抱住黄蓉。两人抱在一起,久久没有分离。

  郭靖看着怀中的黄蓉娇艳的面容,虽然已过了三十,但脸上丝毫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细嫩柔滑的肌肤上艳光四,散发着成熟的魅力。郭靖忍不住低下头,用嘴唇封住了她呵气如兰的香唇辗转亲吻。

  黄蓉也积极的回应着与他的舌头互相交织撩弄。郭靖的部与她前那两团诱人的球厮磨着,下体立刻昂扬起来。郭靖忍不住将手伸黄蓉的肚兜中,抚着两个傲人坚挺微翘着的豪,引得她浑身颤立,不住的扭动胴体。郭靖的手指轻轻捻动黄蓉发硬突起的头,在黄蓉轻轻地呻吟声中,他慢慢的加力,并顺着晕开始用指尖划圈圈,经过这一番逗弄,黄蓉已是一副星眸半启,瑶鼻娇哼细喘,桃腮晕红如火,丽靥酡红不禁的样儿。

  见黄蓉情动,郭靖将她抱起放在床上,并脱去两人的衣物,郭靖一手按住她的小腹,一手掰开大腿,阳具顶住她香喷喷的道口,用大头轻磨着,不一会水沾湿了它,这时他沉腰耸臀朝前用力一压,硕大长的阳具藉着润滑,渐渐没入她那嫣红湿润的道里,抽、挺动起来,大异常的阳具在黄蓉那迷人的小中进进出出,「噗哧噗哧」之声挟着重的喘息声和娇吟声让四周的空气都燥热起来。郭靖巨大的阳具在小中飞快的进出,强烈的快感使得黄蓉发出了声声浪叫,「啊啊我要升天啦嗯」娇艳媚态可人的黄蓉抖动着全身,喷涌而出,她

  在不停地喘息。而郭靖的巴被黄蓉的潮水一烫,也忍不住关一松,喷涌而出,在了黄蓉体内。

  云消雨散后,郭靖从黄蓉湿道内抽出阳具。美艳动人、国色天香的黄蓉渐渐从慾海的高潮中清醒下来,她看到郭靖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她,她红着俏脸低声说道,「靖哥哥,怎麽这样盯着我看」「蓉儿,你真美。」他两人相拥,渐渐睡去。

  三天后,襄阳城中突然大乱,几个士卒冲进大帅府中喊道「郭大侠,吕文焕已开城献敌,蒙古人杀进城中了。」郭靖一听,大叫道「蓉儿快,我带人去北面阻挡敌兵,你先去南门保护城中百姓撤退。」说完,冲出府门,向蒙古人杀去。

  这时街上乱了。一群群百姓,如同惊弓之鸟,在满街逃窜着;还有趁火打劫的流民,在掠抢包袱,追逐女人;更有散兵流勇,一副贪生怕死的样子,在鼓噪投元。

  虽有地方上的官员在理事,只是大难来了各自飞,没人理会他们。黄蓉的出现,给了他们希望。他们都高声地喊了起来,「黄女侠,救救我们吧」五年孤守襄阳城的郭靖黄蓉夫妇,在老百姓的心目中还是很有威望的。

  人们没有忘记他们曾信誓旦旦要与城共存亡;人们没有忘记他们曾设法多次袭击过蒙古人;人们没有忘记他们领着全城军民以拆屋为薪、结绳为衣苦度艰辛的日子。在他们的心目中,郭黄二人就是救星,黄蓉的出现顿时使混乱的局面稍稍平静了一点。眼看百姓安静了下来,黄蓉便安排亲兵指挥百姓撤离。而另一边郭靖的情况却不容乐观,由于吕文焕的献城,城中军兵已乱作一团,郭靖只能招到几百个军士,他们利用城中的巷道,与蒙古人展开巷战。两个时辰后,郭靖身边的几百人都已死伤殆尽,只剩郭靖一人苦苦相守。虽然郭靖武功绝顶,但好汉架不住人多,郭靖已杀得百十个蒙古人,但已浑身是伤。这时,黄蓉已安排好百姓的撤离工作,但心中放心不下郭靖,从南面过来,看到郭靖的状况,心中一痛,正要冲杀过去。突然,口的青玉发出了巨大的光芒,周围的人吓得趴在地上,动也不敢动。良久,等他们抬起头,发现黄蓉已经不见了。

  2011年x月,中国杭州,在这个城市的某一个深巷内,突然闪过一阵光,光芒中出现了一个俏丽的身影,黄蓉看着周围的高楼,双眼痴迷,口中喃喃的说道「这是在哪我怎么了」黄蓉慢慢的走出巷子,心中充满了疑惑。「我怎么会在这里」忽然,他想起了之前口发出的光芒,她急忙拿出了玉佩仔细的端详起来,只见原本温润晶莹的玉佩此时却暗淡无光。黄蓉反复查看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她想,问题应该就出在这块青玉玉佩上,但现在看不出来,先带着,回头再仔细琢磨琢磨不迟。

  她正想着,却不知周围的路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她,一个绝色美女,身穿一身古装站在闹市区当中,想不引人注意都难。还好附近一个商场门口上午刚刚举办过一个比赛,因此虽然路过人都略感怪异,却也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黄蓉抬起头,看着马路上飞奔的车流,马路两边林立的高楼以及周围人怪异的目光,不禁一阵头痛,「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啊,这些跑来跑去的是什么东西,看来我要找个人问问,不知道我说话他们听不听得懂」看到路边有一个老人站着,她走过去问道「大爷,这是哪」老大爷看了看她,说道「这是解放路」全国各地的城市都有解放路,我想杭州也有吧。

  黄蓉一听,微微松了口气,心想说话还听得懂,便又问道「解放路我知道天下共有两浙东路、两浙西路、江南东路等共17路,解放路是什么路」老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黄蓉「小姐,你说什么啊,你说的那些路我一个都没听说过,你是哪来的」黄蓉怕引起别人的怀疑,道谢后匆忙的离开了。

  天色渐晚,租住在一幢低矮平房中的王欣正在煮着泡面,突然,他感到背后被轻轻一拍,回头一看,一个身穿淡绿色古装的女子站在他的身后,此女正是黄蓉。

  原来,黄蓉离开老人后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行走,到黄昏时感到肚中饥饿,她四周一打量,发现王欣家窗户开着,便心想先去此人家中看看,弄些吃的,再了解一下我究竟到了那儿再作计较。

  心中定计后她便翻身进了王欣家中。王欣看到如此美艳的女子站在自己身前,心中一荡,便笑问到「美女,找我有事吗」黄蓉刚想回答,心念一转,便说道「打劫的,把身上的银两都交出来。」王欣一愣,心道这个女的美则美矣,但脑子不太灵情。便说道「小姐,开什么玩笑,我可没空陪你玩。要抢你抢银行去,别在我这里捣乱。」黄蓉正色到谁和你开玩笑,再不交钱我可对你不客气了。说完,对准桌子边上的一张凳子,唯一运力,右手往下一拍,啪的一声,凳子便变成了一堆木屑。

  王欣一看,吓得往后一退,颤声问道「你,你真的要打劫」「真的」「劫完财还劫不劫色」黄蓉气极,右手往前一送,内力轻吐,便拍在了王欣的口,王欣身体立刻往后飞去,紧接着黄蓉一个近身握住王欣的左手腕关节用力一扭,王欣便痛的跪在地上大声叫道「女侠,轻点,痛死了。」黄蓉怒喝到「交不交,

  再不交便杀了你。」王欣一听便叫道「我交,别杀我,我家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我立刻交钱。」黄蓉一听这话,心中反倒倍感亲切,心道原来不论在哪,被劫时都会说这话。便放开了手。

  王欣站起来后揉了揉手腕于肚子,心想这个女疯子的力气可真大。好像是练过武的,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先把钱给她,等她走后再报警。于是便拿出钱包,抽出里面的钱交给黄蓉。

  黄蓉一看,原来几张红色的纸,眉头一皱问道「这是什么钱能用吗」王欣看到了黄蓉一皱眉时的那一抹风韵不禁呆了一呆,立刻回答到「能用,能用,这都是我刚去来的。」接过钱,黄蓉又仔细的看看,心想,这里的钱与大宋原来的交子倒是差不多,只不过印的可美多了。

  黄蓉又说道「你这儿有什么吃的给我弄点。」王欣只好把刚煮好的面条交给黄蓉,黄蓉肚子早就饿了,一会功夫就把一碗面条吃完了。吃完后,黄蓉问王欣,「这是哪个地方现在是哪一年」王欣听到心中一动,说道「这是杭州,现在时2011年,小姐,我说你是不是失忆了」黄蓉心想,我对这儿一点都不知道,人家一问我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会惹些麻烦,假装失忆倒也能遮掩过去。便说道「不错,也不知怎么回事,我一醒来便在这里,这之前的东西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现在我连我在哪都不知道」王欣一听心想果然是这样,难怪这个女的疯疯癫癫的,原来脑子出问题了。

  这女的气质这么高雅。一定是个有钱人,我要是帮了她,她恢复记忆后一定会好好的感谢我的,那我可就发了,万一她一感动以身相许想到此处心中不禁暗暗得意。于是说他拍着脯说道「放心,有我在,我叫王欣,我可是最爱助人为乐了。我来帮你,听说失忆的看到熟悉的东西有可能会恢复记忆,你等我一下。」说完,王欣进房间拿了一堆书出来。「你翻翻看,看看能不能看到你熟悉的东西。」黄蓉翻了翻书,发现里面的字有很多都不认识,便问王欣。

  王欣一拍脑袋,「我知道了」说完又冲进房间,拿出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并把系统转成繁体中文,打开一个网页后递给黄蓉,黄蓉一看便说道「啊,这些字我都认得。」「我明白了,你一定是一个外籍华人,所以不认得简体字,只认识繁体字」黄蓉也不懂啥叫外籍华人,啥叫简体字繁体字。便推说失忆记不得了。

  王欣便对黄蓉说「要不今晚先住我家,我家有两个房间,我们一人一个,明天我去公安局问问有没有啥消息,顺便帮你买几套衣服,这电脑你先用着,先上网看看,说不定看到什么你知道的你就能想起什么了。」「上网啥是上网」黄蓉问道。王欣无奈,只好又教黄蓉如何上网。

  好在黄蓉天生聪慧,上网又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没多少功夫黄蓉便学会上网了。

  第二天,王欣一早便出去了,黄蓉拿起电脑便试着上网,由于不会输入法,不能进行搜索,黄蓉便不停的点击各种链接,想看看能不能看到她熟悉的信息。

  由于作不熟,一不小心点开了王欣的收藏夹并打开了一个网页,黄蓉一看,原来是一骗小说,名叫郭夫人落难记。

  黄蓉往下看去不禁暗暗发怒,不过又一想,先看看到底说了什么再找那王欣算账。于是又接着看了下去。黄蓉虽说博览群书,但从未看过这么露骨的情色描写。

  看着看着,黄蓉只觉得身体慢慢发热,下体湿漉漉的渗出了水。黄蓉双眼紧盯着屏幕,右手伸入裤,然后手指在小上面轻轻抚。她一边抚,一边幻想着吕文德在爱抚她迷人的体。小感受到手指压迫,慢慢增加力量时,压迫感也随着增加。「啊啊」黄蓉的香肩,好像小孩撒娇一样扭动。这时候黄蓉感觉自己兴奋,上升到可怕的程度,小也像火烧般的炽热。

  这时,黄蓉的屁股开始像波浪一样地起伏。接着,黄蓉把食指与中指伸进了道内慢慢揉动并用二手指夹住核,珍珠般的豆露出,沾上黏湿湿的呈现出浅红色。

  核的头部相当大,大概有红豆粉大小。接着,用指腹压在珍珠上,然后轻轻抚。唔真刺激黄蓉一边轻抚,一边幻想着有一大的阳具在体内肆虐,她的头向后仰,手指的揉弄与心中的幻想令她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快感。

  啊怎么会这样强烈好舒服这时一直没有动的左手,也伸进衣内开始轻抚自己的房,黄蓉在房上用手掌轻轻摩擦。

  黄蓉觉得自己的身体今天也许特别敏感。渐渐的黄蓉由轻抚转变为捏弄头,头上传出的疼痛感已经变成快感,快感直接影响到户。进入道里的手指达到最深处,这时候整手指完全进入洞里。感的双腿分开到让人感到难为情的程度。黄蓉的手指开始旋转,洞内受到搅拌,快感越发强烈。

  黄蓉慢慢提高旋转的速度,从道里听到蜜汁受到搅拌的水声。没有自慰经验的黄蓉,手的快感几乎要使她昏厥。手指开始慢慢的进出。啊舒服啊手指流畅的滑动,抽时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单是手指就这样舒服如果是靖哥哥的巴,一定更舒服啊好想他进来啊。好像在脑海里有什么东西轻轻爆炸,就在这时候,黄蓉小内喷出一股水,她身泄了。

  良久,黄蓉才从高潮的余韵中醒了过来,她看了看地上的大量水渍,不禁面红耳赤。

  她心想真没想到自己用手也可以这么舒服,真不比靖哥哥在我身上耕耘时的感觉来的差。可是,要不要教训一下王欣那个小子呢算了,教训了他不等于告诉他我看过他收藏的东西了。

  想到王欣看着文章以她为目标在打手枪,不由得心中一阵騒热,心中的欲望又起来了。黄蓉心道不好,立刻盘膝而坐,五心向天。并暗运九真经总纲上的功夫,九真经总纲奥无比,能将修真之士所遇的幻象之类,转为神通。对付这小小的心热自是不在话下。不消片刻,黄蓉便感到心中神清气爽,欲火被压了下去。便站起身来,看看地上,皱了皱眉头,拿了块布收拾了起来了。

  不到中午时分,王欣回到了家中。看到家里已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便开心的笑道「哈哈,我从搬到这里来这家就没干净过,看来昨晚来的不是女侠,是一个田螺姑娘啊。」这时,黄蓉听到声音从房间里出来,看着王欣不禁问道「小子,你家里没人住了就你一个人吗你在哪里当差」「当差」王欣愣了一愣,「工作吧,你说话可真逗。我现在大学刚毕业,简历投了一百多封,应聘了十几家单位,但都没成功,现在在一家超市打打短工而已。今天正好休息不用上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