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神雕之反穿-3(1/2)

加入书签

  一阵眼花缭乱之后,那群流氓全倒在了地上。

  「你,你好厉害。」我吃惊的说道。

  「没什么,家学渊源,我从小习武而已。对了」她对我嫣然一笑,「刚才谢谢你了。」天哪,她对我笑了。我的女神对我笑了。有机会,我一定还有机会。

  那天之后,我们的关系似乎有了进展,她也开始对我有了微笑。

  国庆节那天,历史系与金融系一起办了个舞会。当然,黄莺无疑是全场的焦点,不知有多少的男士上来邀请她跳舞,但都被她拒绝了。我走到他的身边,地上一杯红酒。

  「怎么了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没什么,只是看到这热闹的场景想起了我的家人,我的丈夫,如果他们能和我在一起,那该有多好。」我听到这,顿时妒火中烧,为什么想着她的丈夫,从来没想到过我。我猛的喝了口酒,看着美艳的黄莺。忍不住问道「小黄,我问你,假如,我只是假如,你丈夫不在了,或者是你丈夫永远也不能回到你身边了,你会接受别人的爱吗

  譬如,我的。」「小陈」黄莺那深邃的眼睛看着我,「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我谢谢你了。但在我心中,已经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了。你不知道,我丈夫他并不聪明,傻傻的挺可爱,但在他身边我特别安心。他的话也不多,也不会什么甜言蜜语,但和他在一起,我却觉得特别幸福。你不知道我和他是经历了多少挫折和磨难才能走到一起的,这份感情你是不会明白的。」说完,黄莺站起身来,走出了舞厅。而我却呆呆的坐在凳子上,心如刀割。

  突然我发现,在舞厅的角落里有一道险而又秽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黄莺离去的身影。我再仔细一看,那道目光却没有了。我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你们这几个笨蛋。」在一个小巷的角落里,欧晓明正对着几个人大声的吼道。那几个人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一看便知道是几个小流氓。

  「老大」其中一个红头发得人委屈的喊道,「不是我们没用,实在是那个女人太厉害了,你不是躲在角落里准备英雄救美吗,那你应该也看到了,那个女的绝对是个高手,估计老大你也不是她的对手。」「滚蛋」欧晓明一声叫,那几个混混立刻跑的无影无踪了。

  「这看来不是那么好吃的,不要紧,越辣我越喜欢,不过,看来要另想办法了」欧晓明心里暗道。

  自从那天黄蓉到他家里去过,欧晓明对黄蓉那邪恶的欲望便愈发高涨起来。

  每天晚上,他都会对着偷拍的黄蓉照片打飞机。但是他看过黄蓉的身手后便知道,想要依靠暴力得到黄蓉是很困难的。

  开学后,由于胡教授生病在家休养,因此他的课,都是由黄蓉来代的。渐渐地,黄蓉发现偶欧晓明似乎在新的学期有了新的变化。他与其他同学的交流多了起来,其他老师反应他逃课的现想象少了很多,上课时也爱提问题了。黄蓉为他的变化感到高兴。

  这天下课后,欧晓明跑到了黄蓉的面前「黄老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是关于北宋与西夏关系史的。」「好,这样,你到我办公室来吧。」说完,黄蓉便夹起了讲义,领着欧晓明向办公室走去。

  在路上,欧晓明跟在黄蓉的身后,他看着黄蓉的纤纤细腰与浑圆的屁股随着步伐而轻轻摆动,一阵阵熟女的体香冲进了他的鼻孔。「靠,走路都这么诱惑人,干一得多销魂啊」看着已经撑起了小帐篷的裤子,欧晓明邪恶的想到。

  进了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人。「陈教授好。」欧晓明恭敬地叫道。

  「是我们的篮球健将啊。怎么,有问题要问黄老师吗」「是的,是有关宋夏两国关系史的。」「不错,有问题尽管问,听说你最近的进步蛮大的,想必你妈妈的在天之灵也会感到高兴的把。」说完,陈波又对黄蓉说道「小黄,市文物局要开个会,我先过去一下。」说完,便拿起包,离开了办公室。

  解答完问题后,欧晓明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起桌上的材料。

  「黄老师,听说你现在还要负责南宋皇城的开发工作,那一定很辛苦吧。」欧晓明问道。

  「辛苦那是肯定的。所以你们要听话,不要让老师为你们心。对了」黄蓉问道「你这样的运动健将,为什么会选修历史呢」「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历史。我小时候的愿望是当一个考古学家呢。可惜我人比较笨,恐怕是没这个可能了。」「没关系,只要你努力,一定会成功的。」黄蓉安慰道「我认识一个人,他从小也不聪明,但他一直都非常的努力与刻苦,终于达到了许多比他聪明的人都达不到的高度。」「哦,他是谁,我认识吗」「你不认识,他是我丈夫。」「啊,这妞已经有老公了。」欧晓明心里想到「真不知道那个混蛋这么幸运,能把这么极品的美妞天天压在身下玩,看我弄顶绿油油的帽子给你带带。」「如果黄老师你已经结过婚的消息传出去,学校里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要伤心的想要自杀呢。我看陈教授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他心中是爱死你了呢。」「小孩子别瞎说,哪有这种事。」黄蓉嘴上说道,心里却在想「是啊,这都怪我魅力太大。我已经和

  陈波说过我我结婚了,可看他看我那眼神,我就知道他还对我没有死心,看来要找个机会和他说明,让他死了这条心,也免得耽误了他的青春。」「对了黄老师,你先生现在也在杭州吗什么时候也让我瞻仰瞻仰。」「什么瞻仰,小孩子不要乱说话,我丈夫他在很远的地方,我也很久没见他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让你见见他。」「妈的」欧晓明心里暗道「原来她丈夫一直不在她身边,凭我的眼光,她一定是那种欲旺盛的女人,真不知道她是这怎么满足自己的。难道她和陈波有一腿陈波那个小白脸能满足这种久旷怨妇哼,我是小孩子等我用大屌进你的騒逼时,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小孩子了。」随后的日子,欧晓明表现得越发像个乖孩子,他经常向黄蓉讨教各种问题,与黄蓉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好,有时候黄蓉,考虑到他家里的情况,还把他带到自己家里来吃饭。欧晓明以为黄蓉久旷之身,自己只要随便勾引一下就可以成功。

  有一次他故意赤裸了上半身,露出自己强健的肌,没想到黄蓉却本不为所动,连看都没有多看两眼。

  欧晓明看着这个自己打又打不过,勾引又勾引不成功的女人,就好像猫吃不到腥一般心理直痒痒。

  国庆的舞会上,欧晓明看着身穿米黄色低长裙的黄蓉那艳光四色的样子,特别是哪领口露出来的白花花的,都刺激的欧晓明欲火高涨。看到黄蓉与陈波交谈了几句离开了舞厅,他也快速的离开,回到家中后,他拿着从黄蓉家中偷来的罩,闻着罩上的阵阵香,他一边狠狠的打飞机,一边一个恶毒的计划在脑中慢慢诞生了。

  陈波这几天有些感到心神不宁,舞会上的那一道目光总让他感到不安。一天,他路过教室,黄蓉正在讲课。突然他发现一个人的目光与那晚舞会上的那道目光是何其相似。看过去,欧晓明死死地盯着黄蓉那高耸的双峰,那浑圆的屁股,那雪白的大腿。那目光就好像野兽,对,是野兽盯着猎物的表情。

  陈波愈加的不安,他想提醒黄蓉,又怕自己没有什么证据,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