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9(1/2)

加入书签

  看见旁边琼娘的头发因长期营养不良发稍泛黄开叉,天勒忽然想起了什么,伸手在脑后的背包里索起来,其实天勒的储存空间就戴在他的手指上,好像一圈淡淡的纹身,看似伸到包中拿东西其实是从储存空间中拿出,只要不摆拿个比包袱还大的东西这样的乌龙来,一般不会被人发现

  天勒的手从包中抽出时,手中已经拿了一个致的木瓶,看着手中的东西天勒就想发笑,这东西可有一段非常有趣的历史

  天勒之前十几代,有一位非常英俊的红骷髅海盗王,当然,是有史以来第二帅天勒定义

  这位第二帅的海盗王也是位风流多情的种子,勾搭上了一位非常美丽而且有地位的小姐,据说是当时银河星际政府联盟委员会秘书长的宝贝女儿,这位美丽的女士为了爱情甘心作红骷髅海盗的官方线人,提供了不少准确的绝密情报,让红骷髅躲过了多次大规模围剿当然不是最后的那一种并作了不少好买卖

  痴心的美女一直盼望爱人早日将海盗王的位子传给下一代,好与自己双宿双飞,可正是意气风发第二帅哥,哪会舍得正当盛年的时候抛下这么一份有前途的海盗事业,与她去玩那儿女情长多次敷衍之后,美女终于愤怒

  于是,第二帅哥接到了一份新的&l;绝密情报某某日,某某星系附近,某某坐标,一队伪装成普通商船的某政府运输队,将押送一百艘大型运输舰的高压缩军用能量块可供两个整编军团,二十万艘战舰高强度作战下消耗一年的能量储备。

  第二帅哥带齐了当时整个红骷髅海盗的所有的三千艘战舰,使尽了疑敌、惑敌、埋伏、偷袭的手段,终于在情报的准确地点成功的截获了这一百艘运输舰

  我们的第二帅哥兴奋的打开运输舰的货舱,一排排高大的木箱出现在他的眼前帅哥心想道政府的伪装的确别出心裁,木箱装载这么古老的方法都用得出来

  启开木箱,里面竟摆满整齐的纸箱,纸箱上贴着美的商标和广告雅洁公司出品本公司产品全部由沼泽星系5颗绿色星球中的植物为原材料提炼加工,绝对天然,不含任何人工合成物质本公司产品各种高档女化妆洗涤用品、高档卫生巾、卫生纸、高档女内衣

  我们的第二帅哥最后也没看完那些彩煽情的广告词,他忙着手脚抽筋、双眼翻白、口吐白沫

  不到三天,整个银河系业界娘的不服啊俺们海盗也有业界哩传遍红骷髅全体出动,用三千艘战舰抢劫了一百艘运输船的女用品

  为此,萨达姆星系黑骷髅海盗王的红酒从鼻孔里喷出来;拉登星系的蓝骷髅海盗王被骨头塞住了气管而我们的第二帅哥匆匆卸任,找美女线人算那一辈子的帐去了

  这是红骷髅的男海盗,认为最丢人的一次,女海盗认为最浪漫的一次抢劫事件

  此事的后果是,在业界聚会中整个银河系势力最大的红骷髅终于有了被男人嘲笑的资料,却在女中人气飙升

  天勒手里的这瓶高级洗发水就是那次浪漫抢劫的战利品当然,储存空间里还有许多用制作美的玻璃瓶装的洗发水,但那种包装在这个世界显得太华丽奢侈,反倒是经过特殊处理更加高档的木瓶包装,在这里却并不起眼

  &l;倒出一点揉在头发里,虽然很香,但不能喝到嘴巴里哦天勒将洗发水递给琼娘。

  琼娘好奇的看了看这个美的木瓶,小心的倒出一点汁揉在头发中,不一会,琼娘的长发被浓浓细腻的泡沫包围,一股花草的清香在周围弥漫开来。

  &l;哇是什么这么香闻到香气的三女都转过头来,藜娘更是趟到琼娘身边仔细寻找。

  &l;千万不能喝到嘴里哦看到藜娘从琼娘手中接过木瓶,天勒赶紧又叮嘱了一句决不是罗嗦,因为藜娘已经把瓶口放到小嘴边上了

  看到在水中洗去泡沫露出的黑亮长发,梅娘、荆娘和琼娘都露出了惊喜的目光天勒索伸入包,中又装模作样的出了一瓶浴递过去&l;这个用来洗身上。

  琼娘立刻接过来倒一点在手心在身上涂抹,光滑的感觉,馨香的味道立刻让她迷醉她几乎无法适应这一天来天勒带给她的各种惊喜

  天勒趟水走到藜娘身边,拿过她手中的洗发水到了一点在她头上,回身递给荆娘,然后细心的为藜娘揉搓起长发。心中暗道&l;幸好这些女人生活在偏远的山乡,否则自己总这么拿出各种各样的先进东西来,还真不好解释

  却不知,身后望着他背影的梅娘已经露出了深思的神色

  终于为很不老实的藜娘洗完了头发和身体,也许是因为藜娘的天真幼稚,这些女人中天勒最疼爱的就是这个,甚至带着一点点哥哥对年幼妹妹的宠爱不过,在藜娘玲珑挺翘的身体上捏扣挖他也毫没客气。

  放开藜娘,荆娘和琼娘已经洗完靠过来服侍天勒,梅娘还坐在潭水的另一边慢慢磨蹭,天勒心道&l;看你一会是否还沉得住气

  被四只温暖滑腻得小手在身上揉搓,闻着身旁两具雪白的躯体散发出的浴后清香,天勒心想&l;真他妈不愧是高档的名牌货,这香味配上女人天然的体香,同样

  的东西在不同的女人身上竟会散发出不同的味道

  藜娘倒出些发水在天勒头上揉搓,荆娘用浴为天勒涂抹,涂到背后时天勒忽然拿过荆娘手中得浴,倒出一些抹在荆娘丰满的房上,笑嘻嘻得捏了两把指了指自己的后背,荆娘愣了一下,随即会意,转到天勒身后将滑腻的房缓缓贴在天勒的背上揉动起来。

  天勒伸手抱住琼娘,让她跨坐在自己的怀中,叼住她的一颗头轻噬舔吮起来。琼娘在天勒怀中颤抖扭动,揉搓天勒头发的小手也忽轻忽重,光滑如玉的埠下粉嫩的花唇泌出汁,将横在花唇上来回摩擦的大柱涂得油光滑腻

  在琼娘得娇喘轻吟中,荆娘用潭边的陶盆浍了满满一盆潭水从天勒头上浇下,天勒头上被琼娘揉得横七竖八的短发立刻老实的趴了下来,前面稍长的盖住了天勒的眼睛,有点狼狈的样子逗得荆娘咯咯直笑。与天勒相处了几日,荆娘也稍微清了天勒的脾,在这靡的气氛中竟然也敢小小的捉弄了天勒一下

  天勒抽出蘸着琼娘的蜜汁在她菊孔中的手指,一把捉住旁边想要逃跑的荆娘&l;竟敢捉弄哥哥,现在罚你将哥哥的子舔到最硬,一会厥起屁股让哥哥狠狠抽你三百大

  荆娘嘴角忍着笑,脸上摆了个委委屈屈的表情怯声道&l;奴家知错了,任哥哥打罚便是

  说着,荆娘拉了琼娘一起伏在天勒胯下握住天勒大的阳具舔抚套弄起来,两张小嘴四只小手,弄得天勒一阵的酸痒麻爽,差点魂魄都飘出了脑壳

  &l;藜娘过来天勒躺在潭边,一边享受荆娘和琼娘的服侍,一边招手将潭边还在逗弄雪貂的藜娘叫了过来。这藜娘今日自从得了这只小雪貂,一刻也不肯放手,吃饭时竟也放到桌上,梅娘要赶,藜娘却用可怜哀求的目光看着天勒,天勒只好拦住梅娘纵容娘的谁说这丫头幼稚很分得清大小王嘛

  藜娘抱着雪貂跑过来,天勒分开她的双腿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脸上,新开未久的花苞经过几日修养,又恢复成紧紧闭合的少女模样,天勒伸嘴先在藜娘娇嫩的花瓣前小小的珠上用力一吮,给了藜娘重重的一击

  藜

  娘仰头一声长吟,两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