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10(1/2)

加入书签

  母女三人正在商量谁今晚在外间灶火旁打地铺,天勒已经在院中抖开了行李。天色已经全黑,但这不影响天勒,来到院外的山林中,没一会,天勒就用猎刀削了几只长长的木杆。

  几个女人停了说话,好奇的看着天勒轻手利脚的支起了一簇营帐,营帐不大,里面本无法站立,不过却宽阔得很,睡上七、八个人也不会嫌挤,只见天勒揪出营帐一角的一皮管,用力猛吹,不一会,营帐下面竟腾起了厚厚的一层本来有自动充气设备,却被天勒弄掉了,机械原理可不像巧克力、洗发水那么好敷衍解释

  兴奋的女人们,七手八脚的爬进了帐篷,好奇了这里瞧瞧那里,按按帐下充气的厚垫,本感觉不到院中土石的顶硌,天勒将屋中床上的藜娘抱了出来塞进帐篷,自己也脱了个光钻了进去,没一会众人的体热便将帐篷中熏染得温暖如春。其实是有自动调温系统的啦

  第二天早晨,天勒和众女钻出帐篷,放了帐篷下垫子的气,梅娘等人看着一顶可睡七八人的大帐篷折卷起来绳子一捆,才不过一米来长两掌多宽的一卷,不仅啧啧称奇不过,天勒拿来的东西她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随后天勒拿出的四双白色的软皮小靴,除了惊叹做工美也没觉得怎样

  这四双软皮靴可不是什么高档名牌的女服饰,毕竟红骷髅还没堕落到去抢百货商店抢了一堆女用品已经丢死人了

  这可是和全功能防护服配套的战靴,功能与防护服一样。

  这几个女人除了荆娘穿了一双布鞋,梅娘她们一直都是穿着草鞋的,虽然编织得小巧漂亮,而且造型也甚有风味,但草鞋毕竟是草鞋为了准备来回十数天的长途旅行,梅娘她们这几天各自编了一串草鞋准备带在路上备用天勒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一路上尽是没事换鞋玩再说,防护服那种覆盖全身的东西恐怕容易被人发现破绽,但一双鞋子问题应该不大吧,虽然穿着舒服了一点;走路轻松了一点;百年八十年也不会坏,显得过分结实了一点

  天勒还没神到着女人的小脚就知道她们穿多大的鞋码,所以现在这几双战靴只是幻化了形状,大小还得等到女人穿上后自动调整当然,天勒也没眼拙到明明差很多却一脚可以蹬进去的地步

  天勒将战靴除了防护和恒温功能其它的都调到了最低,幻化的样式也固定下来,只是一双看上去很小巧,制作很良的兽皮靴而已,他也不是不想看看这几个女人穿高跟鞋的样子,但真要是变成高跟鞋的模样,且不说样式会给梅娘她们带来什么惊奇,恐怕走不上半天,两条大狗和天勒身上都得驮满崴了脚脖子的女人

  穿上新鞋,又等女人们过了因为鞋子的舒适、漂亮带来的新鲜劲儿,天勒终于可以上路了

  一路上,青虎在前面开路,大黑压后。

  昨夜众女闲来无事,便想到给两条巨犬取名字,问到天勒时天勒随口道&l;黑的叫安难时任银河星际政府联盟委员会秘书长,窝囊废一个青的叫克林顿银河系第二大的星际政府美利奸的前任执政官,整个一大流氓什么你问最大的是那个当然是炎黄共和国啦。

  众女均嚷难听,要重新取名,天勒故作瞪眼状,众女也笑嘻嘻的并不怕他,于是,黑狗由琼娘命名大黑俺真的不是要学黄大师的大剑师啊,青狗由荆娘命名青虎雪貂早就被藜娘&l;小雪小雪的叫个没完,别人自然想都不要想

  大黑还不觉怎样,青虎却甚是郁闷&l;为什么给俺用虎来命名,老虎见到俺只有夹着尾巴逃跑的份,这名子是对俺能力的绝对侮辱俺抗议

  天勒大眼一瞪&l;女主人喜欢,叫你绿耗子你也得受着

  青虎只好委屈得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一路上将郁闷全都发泄在山间野兽身上,咬死了两头老虎,活捉了一只大狗熊

  一行人等游山玩水一般轻松的走在山路上,藜娘追着小雪貂,在众人前后蹦蹦跳跳,裹着兽皮的行李背包当然是背在天勒的身上。

  路过遇到荆娘的那颗大树时,天勒冲着荆娘暧昧的一笑,想起当时的情景,荆娘脸上也浮起了红晕。

  中午,众人在山林间找了块空地歇息,随便烤了两只大黑捕回来的野兔当作午餐下午,一条数十米深的山涧横在众人面前,荆娘带路,顺着山涧向上走了两里左右,三倒下的大树横在山涧两边形成了一条天然的桥梁,众人小心翼翼的走过桥梁,站在对面的崖顶上已经可以看到山下绿树掩映间村庄的影子,那便是荆娘所住的山脚小村下山村

  天勒回头看了看身后这条十多米宽的山涧,心道&l;得在这里建一道真正的桥梁,不用太宽,够两辆马车并排驶过就可以了,嗯在别墅那一边的崖上拉上吊索,桥板可以拉起来,不能什么啊猫啊狗都放过去,随便找个机器人来守着就行了,就是他妈有点浪费这里的道路也要修一下,至少能跑得了马车才行

  过了山涧看到村庄,梅娘她们脸上便没了笑容只有在路上玩耍了大半天的藜娘,现在累得趴在大黑的身上迷迷糊糊,也亏了大黑那比毛驴也小不了多少的巨大体形,让藜娘趴得稳稳当当

  看着虽近,但山路崎岖,

  走到村庄还是要几个小时。

  天色发暗,晚霞将天空染的一片通红时,天勒他们来到了村外,还没走进村口,梅娘和琼娘便停下脚步踌躇不前,天勒看了她们的样子,心中暗恨娘的这鬼村庄让老子的女人惧怕成这样,早晚得让他们好看

  &l;别怕,有我在这谁也不敢欺负你们天勒搂过梅娘和琼娘。

  &l;哥哥,你和娘亲还是在村外林中宿营吧,明日早早启程离开这里,奴家回村去了荆娘脸色凄楚,双眼含泪与天勒告别这几日就如生活在梦中一般,终于到了梦醒的时刻

  天勒看看梅娘和琼娘的样子点了点头,心道&l;等老子和梅娘她们回来,顺便掳了你和孩子进山,到要看看是否真的有人敢来追讨这破村子里也没几个好东西,老子欺负你们太掉价到时弄个机器人扮成猛兽,叼光你们的牲口,看你们还住得消停

  目送荆娘依依不舍得身影消失在村口,天勒带着梅娘她们绕过村庄,在村庄另一头通往集镇的道边林中扎下营帐。

  傍晚,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林中营帐前的篝火上架着两只烤得焦黄滴油的肥大野兔,天勒正在用猎刀刨开一只山的肚皮,梅娘和琼娘将拾回的枯材填到篝火中,藜娘最是舒服,肩上蹲着小雪貂,靠坐在卧倒的大黑身上只盯着野兔流口水就好了

  忽然,天勒身边的青虎身子一震,眼睛盯着村庄的方向,背上的青毛炸立起来,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野兽会让青虎如此震动,唯一的可能就是荆娘出事了

  &l;大黑、小雪看好梅娘她们,青虎随我来天勒抛掉手中的山,带着青虎飞快的向村中跑去。

  刚跑进村,远远的便看到村中一户人家围了好多人,女人尖声的咒骂和惨叫哭泣隐隐传来,天勒的头发都立将起来,他听出那惨叫哭泣的声音竟是荆娘。

  一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