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12(1/2)

加入书签

  青虎趴在地上一副认命的样子,耍威风耍成保姆了,郁闷

  一路上看足了青虎的威风,梅娘对养老虎也再没异议,想想半个月前还在为能否有足够的食物过冬而愁苦,现在竟连老虎都敢收养,简直好像做梦一般

  那头大熊,现在还是乖乖得跟在大黑身后,让趴就趴让走就走比两条大狗还像乖宝宝,可惜天勒可没兴致在院子里再养这么个东西。想学么的买主不少,敢靠近的一个没有现在大熊在一个远离街道的角落里老实的趴着,两只吃饱喝足的虎崽爬在它身上抓着厚厚的棕毛嬉戏,周围围了一大圈大人小孩在看热闹,这奇景可是一辈子都难见到的都说初生的牛犊不怕虎,看来初生的虎崽也不怕熊啊

  对这大家伙天勒也有点头疼,看它可怜兮兮的样子,杀了它有点于心不忍,可带着它那里也去不了,店铺肯定不会让这么个大家伙进去,镇上窄小的街道它一蹲就占了一小半天勒看看手里的银子,给梅娘他们买些衣服、用品足够了。拍拍大黑的头,大黑会意,叼着草绳向镇外走去。虎崽们失了玩乐的场所纷纷跑到了琼娘和藜娘的怀里,看着大黑牵着巨熊消失在镇外的丛林中。小半个时辰之后大黑溜达着回来,大熊回到森林中继续抓它的膘去了。

  一身轻松的天勒,先找了家客栈要了一个小院,小市镇而已,客栈最好的小院包下来才二十两银子一天。不过老板、伙计有些奇怪&l;山里苦哈哈的猎户,什么时候学上当官、经商的大爷们包院子了

  放下行李,留下青虎和大黑看着,主要也是它们的样子实在猛恶,谁看到都躲,还是乖乖留下得好,有天勒在自然不用它们保护女人

  天勒带着梅娘众女又回到了街上,小老虎正是得宠的时候,当然带着,小雪貂一直懒洋洋的围在藜娘的脖子上,不注意都以为它只是一条裘皮而已。

  众人第一个要去的当然是制衣店,几个女人身上的衣衫实在破旧,布料糙而且都不知缝补了多少遍,如果不是非常干净,简直和乞丐差不多了

  进了店门,店老板随便瞟了一眼,就拿了几件麻布衣衫给她们挑选,天勒看着这家伙势利的模样心中有气,一把掌将一锭二十两银子拍进了木柜台的台面,唬得老板立刻像亲爹驾临一般笑脸相迎。

  在老板娘亲招呼梅娘等人进里间量身后,天勒花了一百两银子为四个女人和荆娘的孩子从里到外定做了数套衣裙,当场又卖了几套让梅娘它们在里间换上。

  人靠衣装,这话还真是一点没错,换完衣裙出来的四个女人完全变了样子,原来的山野村姑立刻升级成了小家碧玉,要不是这小镇实在没什么高档的绫罗绸缎,还不知这几个女人会变成什么惊艳的模样

  交了定金,预定两天后来取衣服,天勒几人焕然一新的出来继续逛街。镇中有个小小的首饰铺,可惜里面没什么好东西,一些银簪、玉镯等物不是样式庸俗做工低劣就是质地不纯,倒是有几件雕功不错的木簪、骨饰还看得入眼,天勒给梅娘四女一人卖了一两样暂时戴着,心道&l;等山中的金银矿开采出来,配上些宝石什么的,给这几个女人一人弄几套好首饰来戴

  中午饭时,天勒带着女人来到了镇中最好的酒楼,一般故事里酒楼都是比较出彩的地方,天勒这里也没让人失望

  山林中的猎户、村民来镇上卖点皮毛山货,弄得那点钱当然不会到酒楼这样的地方挥霍,自己带点干粮或在路边小吃摊上随便吃点也就是了,能上酒楼吃饭的,都是赶着季节来镇上收购山货的商人和镖师,再就是来这里办事的官员和秋猎游玩的官宦富家子弟等,剩下就是偶尔路过的携刀背剑的江湖人士。

  天勒刚才在衣店只顾打扮几个女人,自己却还是一身猎装,其实他也不可能脱下衣服换上这里的装束,而且又不能在众人面前变换衣服的样式,所以他现在还是一副山中猎户的装扮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国家中,猎户、林户、渔民的地位可是很低的,排在农户有土地的才算农户,雇农地位更低、匠户、商户之后。现在看梅娘等人的打扮,已经是家境殷实的小家碧玉模样,至少应该是农户、高级匠户或商户出身,抛开男女尊卑的因素,单以出身论要高过天勒。

  进了酒楼,天勒看了看一楼大厅里已经坐了很多人,本没什么好位子,小二看到他这身装束也没怎么理会他,于是来到柜台前对掌柜的说&l;给我在二楼找个清静的地方

  掌柜的吊这眼睛打量了一下天勒&l;客官,二楼的桌子不算酒菜,上去可就是五两银子,你可想好了

  其实这小镇的小酒楼哪有这样的规矩掌柜的不过是难为一下天勒,按规矩天勒的身份是不许上二楼的,掌柜的不过是想捉弄他一下,五两银子够五口的小康之家半个月的花用了,一个穷猎户还不吓死他

  天勒虽知道这个国家的大体结构,在荆娘那里知道一些风俗,但哪有真么细致的了解,以为掌柜只是势利而已,伸手拍了一锭十两银子在柜台上,带着几个女人就往楼上走去。

  掌柜的看着柜台上的十两银子一愣,抬眼看到天勒等人已经上了楼梯,赶紧招呼小二上去

  招待,以他迎来送往多年的眼光,天勒刚才留下银子连看都没看,一望便是个拿钱不当回事儿的主,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猎户,看他身边跟着的几个女人也是白净细嫩更不像山民没准这位爷是什么富家子弟带着家眷出来打猎游玩的,只是不知为何不穿富家猎装,却套了一身山中猎户的装束。

  天勒上了二楼,只见整个二楼围着楼口有十来张桌子,现在只有四、五张坐着食客,靠街临窗的四张桌上还空着一张,天勒带着众女过去坐下,跟上来的小二赶紧过来擦桌点菜。

  这十几天来,天勒它们在野外行走,早吃腻了大鱼大,现在对米面、青菜可是格外亲热点了几个青菜小炒,藜娘嚷着要吃饺子,主食便定下素陷水饺,天勒还吩咐小二上两壶店里最好的酒来,想尝尝这个世界的酒是什么滋味。

  楼下的掌柜心中纳闷,他这酒楼因为靠着山林,最有名的菜色就是各种致野味,泛来这里就食的富商、官眷哪有不点上几道山珍的,上面这几位客人却一味只点素菜,连饺子都说好要素陷可惜了自己今日刚刚购得一头剥了皮的大老虎,今日的客人还没有不点盘虎来尝尝的呢幸好他们要了好酒,不然真的怀疑是不是几个穷子来摆阔了正寻思间,门口纷纷嚷嚷的进来了一大群人。

  掌柜的抬头看去,只见镇上的治安官、税吏、衙役和乡绅等所有头面人物,前鞠后恭的让进几个人来。

  &l;掌柜的,将二楼的人都清了让厨房挑最好的酒席整治几桌上来,要快镇上的最大的八品治安官梁有德亲自来到柜台前大声吩咐道。

  掌柜的一听,赶紧招呼伙计去办,叮嘱厨房下足了料子,拿出最好的水平置办,私下里却拉住一个平时交好的衙役悄悄问道&l;段老哥儿,今儿来的是什么大人物啊,全镇子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全来了

  那衙役看了看四周,故作神秘的趴在掌柜的耳边小声道&l;是武侯府里的,来咱们这儿选兵的

  &l;是嘛镇子外的新兵营里不是才招了两千来人吗,也值武侯府里的人跑一趟

  &l;这你就外行了不是,这林州五省就咱们这儿挨着山林,山林里什么人最多啊猎户啊都是刀弓娴熟的主儿,其他省那些拿锄头把子的农人,在战场上能和猎户比吗其他地方招的兵都是当地方后备部队,原来的守备队全都上战场了,只有咱们这儿的人,训练一下就直接上前线啦

  &l;是嘛哎呦那得死多少人那掌柜的唏嘘一番接着问道&l;不知道北边的仗打得怎么样了

  &l;甭提了惨那前几天听说锁玉关已经失陷了,武侯和大公子全都战死了,北边两省全落到望月人手里了,听逃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