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15(1/2)

加入书签

  嘴角上弯,天勒忽然亮出雪白的牙齿,脸上露出了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漫天的气势瞬间消失无踪

  周围压力骤减,看着天勒的笑脸,女将军心中一阵狂跳这可恶的男人,笑起来原来如此好看

  &l;刚才是小妹不对,这里给天勒大哥赔礼道瞬间的痴迷后,女将军立刻惊醒,慌乱中,赶紧想办法补救,也好打破这怪异羞人的尴尬气氛,可话刚说了一半,忽然发现,自己不觉中竟用了女儿家的身份该死回头定要重重责罚店家,为什么不在这院中造个可藏人的缝隙出来

  &l;呵呵小姐不必客气,天勒也有不对之处。天勒是打蛇随棍,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懒散模样,现在更加光明正大的用一副色眼盯着女将军猛看。他可不管什么谦恭含蓄、矜持守礼,对方既然承认了女子身份,那男人欣赏漂亮女人当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l;天勒大哥,小妹到现在还未自我介绍,甚是无礼,还望天勒大哥见谅

  女将军终是大家出身,虽是刚才被天勒逼得情绪激动,进退失矩,但只转眼之间便镇定下来。

  &l;小妹乃林州武侯长女萧紫馨,此次望月入侵,家父长兄均战死在锁云关

  二哥不善军事,无奈,小妹只好顶盔上阵,只是小妹女儿之身,排兵布阵尚可,阵前杀敌却力有未逮,昨日见天勒大哥勇武,还望天勒大哥不吝相助既然已经亮出了女儿身份,女将军索再无顾忌,放下姿态,完全以女子的语气软言相邀,说道父兄阵亡时,虽强忍悲痛,眼圈却也红了起来。

  十日前锁云关陷落,父兄与七万守关将士全部阵亡,噩耗传来,府中顿时乱成一片,娘亲、二兄只知终日哭号,而且二兄纨绔不学无术,关键时刻只有她这个武侯大小姐强忍悲痛,暂时撑起林州事物望月人进兵迅速,短短十日北方两省相继陷落,也许是忽然占领了大片土地,忙于烧杀掠夺的望月人终于放缓了脚步,十万先头部队,与林州仓促调集的二十余万地方守备部队对持在清河南北两岸。

  此次南侵,望月人一开始便动用了五十万大军拼命狂攻锁云关,措手不及之下,不到十天,锁云关便告陷落,随后望月人又增兵三十万,通过锁云关疯狂冲入大夏的土地朝廷接到战报,各州援军不是迟疑不发就是缓慢不前

  自从二十三年前延平王谋逆一案后,朝中文臣大肆打压武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三十年前望月草原一役,国人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朝廷内斗、文武相争再也无所顾忌,仅延平王一案就牵连军中武将数千人,无数忠诚勇武、经验丰富的军官被抄家斩首、贬职流放。

  此后朝堂之上,论起钻营构陷、钩心斗角,武人那里是文人的对手大势之下,善谋明智的武官纷纷卸职告老,解甲而去,耿直忠诚的也被贬黜朝堂。大夏国内地方守备军队,纷纷由文人出身的官员接管把持,就是边疆重镇,守护一方的锐军队中,也大肆派遣文官监军。朝廷仅存的两个震慑边关的军中梁拄东北武侯;西北定候,也常常受到朝中文臣排挤刁难。延扣军饷、托缓军资还是小事,数十万镇边大军竟被以各种借口削编压缩,终酿至破关惨祸

  其实,在把持朝政的奸佞眼中,大夏帝国幅员数千万里,便是被那草原蛮族占了千百万里疆土,也要耗费上百八十年来稳定统治,只要不影响自己一世荣华富贵,于己何干大不了拥着昏庸的皇帝南迁避祸,照样笙歌享受倒是同朝为臣的两位手握重兵的军侯,让他们整日提心吊胆,生怕他们一旦得势自己便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拼命打压。

  &l;还请小姐节哀顺便,令尊和令兄身为军侯武将,抵御外敌战死沙场也算死得其所,当可名留千古载入史册这时候当然要说点漂亮话,安慰一下人家姑娘的伤心。可随后,天勒话锋一转道&l;可如今外族铁骑声势庞大,就算我肯相助,一人上阵杀得千百人,又于事何补若动员我族人参战,还请小姐给我个战的理由

  &l;不知天勒大哥要何种理由才肯出山萧紫馨不答反问道。

  自接手武侯府事务以来她都是身着男装,以将军的威仪姿态处理事务,毕竟这是个男权世界,女子主事乃天下之大不韪,虽然整个林州的人都知道这个武侯大小姐才华出众,能力超群,而且现在是非常时期,只有她能撑得起林州事物。

  但如果她穿着女装发号施令,恐怕林州的官员都会认为是一种侮辱若是穿着男装,虽然大家心知肚明,可毕竟还有着那么一层遮羞布,大家依照官礼从事也觉得心安理得。

  可在天勒面前,萧紫馨却屡次因这男装束手束脚,为了维持这将军的身份被天勒逼得进退失矩。现在既然已经被迫自认女子身份,她反倒放开心,纯以女子的慧诘反击起来。

  &l;我这人非常懒散,行事全凭兴趣,不涉及切身利益,从不主动为自己找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来作天勒慢条斯理的道。

  &l;不知望月人打到这里烧杀掠夺,算不算是威胁了你的切身利益而且你与族人上阵杀敌,建功立业,封侯拜爵之时自可享受荣华富贵,这算不算是得到更加丰厚的切身利益萧紫馨心

  中暗怒,从天勒一直的表现来看,他打的什么主意聪明的萧紫馨怎会不知可是,虽然她对这男人不是没有好感,但在这外敌入侵,民族危难的时刻,天勒这样就完全是趁人之危,罔故大义、自私自利的表现不觉间萧紫馨的口锋也凌厉起来若不是军中实在缺少武将,她恐怕早就拂袖而去。

  天勒当然没有这样那样的心里负担,他本来就不是这个星球的人,什么民族大义、国家兴亡关他屁事甚至如果有个望月美女依附与他,没准他会帮着望月人一直打到大夏盛京,顺便灭了大夏朝廷。

  &l;无所谓我本住在深山之中,望月人来了如有胆进山,几十万人我还没放在眼里。况且就算我本领高强,杀敌盈野,甚至灭了望月部族最后积功封王,却落得个延平王一般下场那不知我是感激今日小姐是请我,还是怨恨小姐害我呢天勒欣赏着萧紫馨冷寒的面孔,心中暗赞美丽的女人,便是生气也很养眼啊

  萧紫馨心中暗叹,一阵无力之感涌遍全身延平王一案,不管朝堂之上如何宣扬,文书史册如何记载,天下百姓、有识之士却谁不知这里沉冤如海再加上后来的朝政糜烂,致使整个天下的武人齿冷心寒现在天下间的能人异士宁愿笑傲江湖,外敌入侵之时,徒逞武力私下搏杀,也不肯加入军中为朝廷效命。最终导致如今军中勇猛的武将极少、彪悍的士兵奇缺,战时遇敌即溃,只能完全依赖地形优势防御,毫无战斗力和士气可言这也是为什么,身为武侯大小姐,却不得不亲自来到这山边小镇挑选彪悍的猎户组军,遇到任何拥有强悍的武力者都不愿轻易放过。

  天勒此话实在让她哑口无言,完全绝了她诱以建功立业、高官厚禄的借口。

  毕竟她一个小小女子,如何能够影响朝堂如果天勒最后真的走上了延平王的命运,她也是完全无法阻止和抗衡的。

  &l;可你一身本领却缩在山中独善其身,身为大夏子民,难到眼看着同胞被异族屠杀奴役吗萧紫馨现在真有些计穷力竭之感,难道真的要她为了请一员武将而以身想许吗

  虽然这个男人带给她异样的刺激和新鲜感,但多年来养尊处优又自持才华出众的武侯大小姐,这颗高傲的心怎也不肯如此轻易陷落

  &l;刚才我所问的问题,小姐似乎只回答了一个天勒微笑道。

  萧紫馨一怔,马上会意天勒指得是一开始问自己姓名、年龄、婚配的无礼之言心道这混蛋怎的如此不懂礼数,这样的问题哪有直接问人家的,应该是请媒人到府中询问才是该死什么媒人我又想到哪里去了

  &l;呵呵不如这样我只问小姐一个问题不知小姐心中夫婿是何等样人

  天勒看到萧紫馨脸上又浮出红晕,干脆更加直接的问道。

  萧紫馨现在已无力暗骂这混蛋为何如此不给女儿家留些颜面了,银牙一咬,恨恨的道&l;紫馨虽蒲柳之姿,但要嫁人也定要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万人敬仰的大英雄

  &l;呵呵,紫馨此言谬矣天勒终于逼出了萧紫馨含蓄的承诺,却不满足仍然微笑着道&l;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是理所当然可所谓万人敬仰的大英雄,从古到今好像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你不是咒我早死吧

  &l;你萧紫馨这回是给天勒气得说不出话来,这无赖也太会随棍而上了

  &l;紫馨也不必懊恼,我们作个约定如何。天勒看到萧紫馨又是气的满脸通红,也不再逗她干脆道&l;我天勒只为自己的女人而战,我的能耐我的女人知道就可以了,什么万人敬仰的英雄还不屑去作我会将望月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