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一家人的一些事-1(1/2)

加入书签

  我今年二十岁,现在是大三生,我有个舅舅长年在外,更

  在去年被总公司调到美国分公司去当总经理。不久後,舅舅从美国寄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回来,

  要舅妈签字以後再寄回去。

  其实舅舅在去美国之前就跟他公司的业务经理,一个妖艳的女人有了不正常的关系,夜不归

  营是常有的事,对舅妈和表弟舅子的关心,不过是用银行里的定期存款来应付他们的生活所须而已。

  不过他还算有良心,离婚的条件是他自己开出来的,舅妈可以得到现在这幢房子和为数不少

  的存款。可是奇怪的是,舅妈看著离婚协议书时,非但没有伤心难过,反而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舅妈,你不会难过吗」

  「哈,小健,你说呢你会难过吗」

  「我坦白说,一点都不会,反而奇怪,有一种获得自由的感觉。」

  「这就是了,小健,你说的就是我心里的感觉。我从十六岁嫁给他那一天起,我就从来不觉

  得他是我丈夫。他外面的窝多得很,常常换女人,现在大概遇到难缠的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提

  出离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说实在,反倒要感谢那个女人了,舅妈很开心,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听舅妈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起码我不愿意见她不快乐。

  除了放心之外,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多年的梦想和计画要开始付诸行动了,我的计画是。

  说起这个计画,是从我国小六年级时候就有了,自从那年的某一天,不小心看到舅妈的裸体

  之後,就开始了日以继夜的遐想抱著舅妈的感觉,到了国中以後开始从同学那里接触到色情书

  刊和影带,甚至更有了进一步想强奸舅妈的可怕念头。

  但是再随著年纪增长,这种念头也随著知识的了解而转变成一种理的计画,说来可笑,

  想和自己的舅妈发生关系,也可以称做「理」。

  但是我在这种暗恋舅妈身体的心理下,我也对一般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做了一番的研究,最後

  的结论是我推翻了这些观念。

  当然,我本身就具备了乱伦的最好条件,除了这个不像舅舅的舅舅是个障碍之外,我的乱伦

  计画,成功率是相当高的,也就是因为有如此天时地利的条件,才没有打消我心中的那股对舅

  妈的欲望。

  以前因为有舅舅在,所以只敢把这个梦想放在心里,也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美梦成真,我观察

  了舅妈很久了。

  舅妈今年三十六岁,十六岁那年因某些家庭因素,被迫嫁给了舅舅,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

  看起来是个朴素而不施脂粉的女人,穿著简单,或者说单调,很少上街,偶尔只去发廊做做头

  发,或上市场逛逛而已。平常的作息也很正常,要想诱惑这样的女人,是一件高难度的事。

  但是我仍不死心的常常利用舅妈不在的时候,翻箱倒柜的看能不能找出一点可以证明她是个

  久旷而欲求不满的女人,因为我很清楚,从我懂事以来,舅舅在家的时候非常少,即使在,也

  不见他们有什妈蜜的行为,只记得有一次,舅舅在半夜突然大声嚷嚷起来。

  「跟死人一样,滚,到客房去,别来烦我。」

  从此以後他们就分房而睡了。我可以肯定舅妈从我懂事以来,就没有过真正的生活了。这

  对我的计画来说,是个有利的条件,但同时也是个不利的条件,因为如果她真的是像个石女一

  样,没什欲,那我要诱惑他的计画,就注定要失败的。所以我必须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去

  找出她是个久旷怨妇的证据,才能展开我的行动。

  刚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有些失望,因为从她衣柜的衣服来看,一件件都彷佛是制服一样,单

  调而保守,内衣裤也都是那种高腰高得不像三角裤的那种样式,而颜色更是只有一两种,除了

  米色,看来看去还是米色。而她的梳妆台上更是没几样化妆品,一两条口红,简直不能称为口

  红,而是护唇膏,除此之外,没有眼影、香水、粉饼之类的女人用品。她的房间我几乎都翻遍

  了,就只有如此。

  我也时常偷看她换衣服,每次当她褪下外衣露出身上那件我时常看到的紧身束裤时,我就没

  趣的走开了,没什看头,唯一值得一提,和支持我继续对舅妈产生幻想的理由是,舅妈的

  身材是一流的,虽然不施脂粉,但是却更能看出她素净的美丽。

  就在舅妈和舅舅离婚约三个月後,我几乎快忍不住想用强硬的手段来达到目的。但是就在这

  时候有了突破的发现。

  那天从学校回来,舅妈正在房里换衣服准备洗澡,我照惯例的从门缝里偷偷看了一下,看见

  舅妈

  褪下那套古板的连身裙,下面著的仍然是一成不变的束裤,正当我要把视线移开的时候,

  我突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