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斯莱特林的留言。(1/2)

加入书签

  赫敏被石化两天后,董事部以卢修斯马尔福为首,带来了由十二位董事的亲笔签名的罢免令,邓布利多被革职。

  之后,海格被关进了阿兹卡班。哈利和罗恩根据海格留下的消息‘跟着蜘蛛走’找到了哈利在里德尔日记里看见的那个巨大的蜘蛛,并且确定了怪物和斯莱特林的传人是其他的东西和人。

  夏天到来的时候,结冰的湖水已经和天空在不远的地方结成了一体,操场外边的平地上生长出了粉色的、红色的,甚至还有金色的花朵。

  但是笼罩在霍格沃茨头顶上面的有关于死亡的恐惧,却迟迟没有消失。

  无论是哈利,还是德拉科,两方的进展都没有一点拓张。

  赫敏和阿尔文还好,至少他们还能够去探望他们,虽然被庞弗雷夫人拦在监护室外——哦,这是因为曼德拉草马上就要迎来收割的日子了,他们必须在斯莱特林传人在决定对这些可怜的孩子痛下杀手之前,将他们牢密的保护起来。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还是可以看见这些被石化的人,哪怕是隔着一层玻璃,就算明明知道对方的身体是坚硬的并且冰冷的,但是却至少是存在的。

  但是赛特瑞却没有一点点的消息。

  任何的,一点点,都没有。

  所有人在被死亡威胁的时候,忽然猛然发现那个斯莱特林,甚至是整个霍格沃茨最嚣张的金发的二年级生忽然就像是转了性子,他的身后不再是那两个愚蠢的,胖的就像是两只猪一般的男生。他的身后偶尔会有一个瘦高的皮肤黑黑的男孩,或者一个生着深棕色齐耳短发的女孩,他们三人都是面色冷然,完全目不斜视,傲慢的模样。

  但是更多的,还是这个金发的斯莱特林一个人。

  关于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爱情故事又悄悄的生起来。就像是在黑暗的时代对于不那么美好的故事的寄托,在越来越离谱的传言里,德拉科变成了一个表面吊儿郎当其实重情重义的贵族,赛特瑞则变成了一个内心脆弱的混血,互相成长互相欢笑的同时也在互相伤害,最后就算抱着纯洁的少年的爱情互诉衷肠,却被马尔福家族阻断——新的、真正的未婚妻出现,德拉科的变心,赛特瑞的心碎,最终导致了赛特瑞的失踪与死亡,而德拉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真爱,回心转意

  啊呸——!

  从罗恩口中听过了整个故事后的哈利差点没把自己的圣诞晚宴吃的蛋糕都给呕出来,不得不说,编这个故事的人真是太有才了——有才到哈利可以百分百相信无论是赛特瑞还是德拉科的哪一个,都会把这个编故事的人折磨到千刀万剐的地步。

  并且为了保证罗恩的人身安全,他千叮咛万嘱咐让对方不要再成为传播谣言的其中一员了。

  在最后一次对赫敏的探望中,哈利又发现了赫敏另外一只手有些奇怪——赫敏攒的紧紧的,紧接着,哈利发现了藏在赫敏拳头中的一张被揉成团的纸。

  “这似乎是记录蛇怪的——啊让我瞧瞧只要是和蛇怪眼睛对视的人,灵魂就会被带入冥河”罗恩凑上前看了一眼,喃喃的念了几句,把自己给吓了一跳,悻悻的缩回了伸的老长的脖子,哼了一声说道:“说真的,哈利,我也挺讨厌蛇的——”

  于是,在夏季正式来临的这一天,哈利通过这个契机得知了斯莱特林密室里的,其实就是一个蛇怪。它通过管道移动,这也就是为什么可以进入格兰芬多休息室的原因——因为它根本就不走门。至于为什么那些人都只是被石化而不是死亡的话,原因是因为他们都通过了某个媒介和蛇怪对视了,也就是反光。

  洛丽丝夫人通过地上的积水,柯林克里斯通过照相机,阿尔文通过窗上的玻璃,赫奇帕奇的通过差点没头的尼克,赫敏通过镜子

  当哈利把这个消息告诉马尔福的时候,对方只是皱起了眉简单的陈述了一句:那赛特瑞呢?

  如果赛特瑞真的是被蛇怪带走这个答案所有人都不忍心说出口。

  马尔福自己也绝对没有想到,他自己当初说的‘五十年前有一个女孩死亡,这一次也一定会有一个麻瓜的后代死掉——’,如今似乎真的快要成了现实。

  并且,就像是惩罚,死掉的那个人,就是他最不希望死掉的人。

  按照这个理论,他们得出了五十年前死去的那个女孩就是女厕所的爱哭鬼默特尔——当蛇怪通过管子移动的时候,它和爱哭鬼默特尔对视了一眼,由此,这个可怜的学生的灵魂成了霍格沃茨众多皮皮鬼中间唯一的一个学生鬼魂——年轻的,鬼魂。

  而这也就证明着,她或许知道怎么进入密室的方法。

  就在这个他们准备偷偷出去找爱哭鬼的时候,夜晚的霍格沃茨再度发出了惊恐的喧闹。

  在第一次发现洛丽丝夫人的地方,再次出现了一大行的血字。

  哈利和马尔福在空地的两边远远的对视了一眼,他们将视线投到了那一行巨大的

  血字上面,“他的尸骨将永远被留在密室里——永远。”

  四周的人都哭泣了起来。

  麦格教授大声的喊叫,让大家保持镇定,回到自己所在学院的休息室中,不要出来。

  所有人都离开后空荡的走廊中:

  “消失的是谁——?”

  “没有人。”有人说:“如果算上几个月前的,那整个霍格沃茨下落不明的,就是赛特瑞福克斯——”

  他就在斯莱特林的密室中。

  当所有人都跟着自己的级长离开的时候,只有一个人还躲在走廊的空隙里。

  哈利从走廊经过的时候,就完整的看见了对方垂下来的黑色的巫师袍子。

  德拉科靠在墙上,在墙的转角处,正是洛克哈特和麦格教授还有斯内普教授。

  “洛克哈特教授——”麦格教授扶了扶眼镜,审视的看着对方:“这下可以是你大施拳脚的机会了——”根本不给对方一点拒绝的机会,麦格教授残酷的说:“毕竟我们都没有看过你的真实能力。”

  棕色卷发的男人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但是他眼底的惊恐不是骗人的,他点点头,“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