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陌生的狗。(1/2)

加入书签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的话”赛特瑞艰难的开口:“我建议你还是去改名叫名侦探夏洛克。”

  德拉科听后不屑的挑眉:“哦梅林,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就算不是也肯定□□不离等,等会儿!名侦探夏洛克是个什么东西?”像是忽然注意到了什么一样,德拉科忽然高高的挑起了他的眉,俊美冷白的一张脸上满是嚣张跋扈:“等会,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老是把我的话题带跑吗?福克斯先生?”

  被指责的赛特瑞眼皮抖了抖,他干巴巴的说:“哦,非常抱歉——解释一下,夏洛克是一个麻瓜,先生。”

  “果然无法从你的口中听到什么更加好的赞扬词汇。”德拉科也不再像一年级时那样恼羞成怒的大吼了,他只是歪了歪嘴角,带着冷笑不屑鄙夷的说——事实上,赛特瑞亲身经历后,他认为这种变相的攻击杀伤力更强。

  德拉科用说‘早上好’的称述事实的口气说:“答应我,赛特瑞——下次你在想要赞扬我的时候,千万别说话,你说的话简直比你的人还臭。谢谢。”

  赛特瑞:瞧。==。心累。

  列车到站的时候,一直端坐在赛特瑞身边的黑喵君在包厢门被赛特瑞打开的一瞬间,如同一道离弦的箭瞬间消失了。赛特瑞只来得及看到一个黑影,在回过神来的时候,原本坐在椅子上端庄文静的黑喵君就凭空不见了。

  “哇唔——”耳边传来了德拉科幸灾乐祸的笑声:“看样子备用宠物不要你了——?啧啧,真是令人垂泪。”

  赛特瑞:去你妈妈的蛋!德拉科!

  并不在意赛特瑞的沉默,德拉科兴致勃勃的继续嘲讽,嘲讽的同时还边侧过身子从包厢里走了出来:“看样子你将成为唯一一个被心仪宠物抛弃的巫师了。”

  赛特瑞:妈的,真是够了!

  德拉科显然不这么认为,他啧啧称奇的说:“也许因为你它现在还在幻觉中?”

  赛特瑞:==。

  身边少年的话字字戳心,一戳一个血洞——所以当他们到达学校门口的时候,赛特瑞已经有点感觉有点失血。

  在和德拉科一同相处了整整三年之后,赛特瑞也算是差不多了解这个人套路了——有些宽泛,你要说他幼稚,他也不幼稚,你说他成熟,那也是绝对扯不上边的。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不光是这三年,在之前很多次节日相见的时候,他也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让赛特瑞厌恶的事情——当然,第一次相见取外号的那个绝对不能算在其中——要知道赛特瑞对德拉科绝大部分的怨恨都是来源于小时候的黑暗回忆!!!简直他妈的就是童年阴影!

  当然,除了喜欢给人取外号,有些不识好歹,傲慢自负这些无伤大雅的缺点之外——德拉科其实很多时候都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当然他最受不了别人的风头比自己还大,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始终看哈利不顺眼的原因的。

  和赛特瑞受不了别人当着很多人的面被叫棕稚马一个道理——一个从小到大都是被捧着长大的人,是绝对无法接受自己忽然被另外一个太阳压下去的。通俗来说,对德拉科而言,那就是一山不容二虎——如果他能把哈利波特当做虎而不是猴子的话。

  从二年级的事情发生了之后,德拉科已经比以前要很少抱怨了,那种带着优越感的抱怨,就算有,赛特瑞也是绝对不会打岔的。

  但是偶尔也会有例外

  就比如

  霍格沃茨的积雪要少很多——至少就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地上的积雪就已经几乎快化成积水了。

  “啧——”傲慢讽刺的声音从赛特瑞的身后传来,带着国王一般的不可一世:“这些雪水难道就没人清理了吗?要知道,在马尔福庄园,从这里踩过去的靴子连再穿的性质都没有。”

  赛特瑞把摩尼扔到了地上,对方也一副习惯了的模样,甩了甩毛上的水渍,马上就朝着格兰芬多塔楼跑去了。

  赛特瑞直起腰,平静的开口::“别这么说,德拉科——既然你家有这么多闲钱干嘛不捐助一点?上次医疗部珍稀魔药不够了怎么也不见你”

  德拉科横眉一瞪:“闭嘴——”

  赛特瑞条件反射的紧紧抿住嘴:“哦。”

  以上。

  两人朝大礼堂的方向走去,在穿过之前的花园的时候,德拉科的身子忽然僵硬了一下,还没等到赛特瑞反应,他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一拉,嘴巴被一捂,紧接着整个身子被对方强制向前拖了几步最后狠狠压下——整个身体被整个已经呈现暗黄色的灌丛遮挡住。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丝毫不见一点不顺手的地方——要不是赛特瑞记忆没缺失,他甚至会以为对方常常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冰冷的手稍稍从赛特瑞的嘴巴上松开了一

  些,赛特瑞刚要说话,德拉科冰冷潮湿的气流就在赛特瑞的耳廓边喷开:“嘘——!”不耐烦的口气,赛特瑞不禁眼皮抖了抖,德拉科继续压低声音说:“你看!是刚刚的那只黑猫!还有一条从来没见过的黑狗?”

  赛特瑞眼皮继续抖,连带着嘴角都抽搐了:“嘿——马尔福先生,你什么时候对动物这么感兴趣了?所以你在上海格教授的课的时候那些样子都是故意装出来的吗”

  “在我没有对你使用统统石化之前——”就像是慢镜头,德拉科的脑袋慢慢的扭了过来,露出了蛇一样的假笑——嘶嘶着说:“闭嘴!”

  赛特瑞瞥见了自己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