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三强争霸赛。(1/2)

加入书签

  门外响起了糖果贩的叫卖声。

  赛特瑞故作平静的掀了掀眸子,悄悄的将面前的报纸拉低了一点,将视线转到了半透明包厢门上。

  十秒九秒八秒

  赛特瑞双眼越来越来神,等到了倒数两秒的时候,他已经可以清晰的听见车轮在地毯上转动的声音了。

  伴随着‘咕噜’一声咽口水的声音,德拉科有些嫌弃的白了赛特瑞一眼,冷冷的开口:“劳驾——阁下,有什么需要你买一个糖果这样遮遮掩掩的吗?”不屑的将目光停留在了赛特瑞手中五个金加隆上,大声的喷了喷鼻腔音,收回视线继续边看报纸边讥讽的哼道:“你现在的样子真像是格兰芬多的那只红毛鼹鼠。”

  “”已经被讥讽得差不多习惯了的浅棕发格兰芬多少年无语的斜了对方一眼。

  紧接着,糖果贩的小推车在他们包厢门前停下了。玻璃门外一个老妇探了探头,问道:“要一点糖果吗?亲爱的?”

  赛特瑞就像是被上了弹簧一样猛地蹦了起来,行云流水的推开包厢门,对着有些被吓到了老妇笑眯眯熟练的开口:“两根甘草棒还有三盒巧克力蛙。哦,对了有布丁吗?夫人?”

  “噢,亲爱的,布丁已经没有了——但是甘草棒和巧克力蛙还有很多——怪味豆也有,你还需要点怪味豆吗?”老妇呼呼的慢吞吞的温和的回答。

  “唔——没关系。”赛特瑞也没有表现得多么可惜,他将手中的钱数好递给对方,“那还是两根甘草棒,三盒巧克力蛙吧。”

  “哦,给你,亲爱的。还有零钱。”老妇转过身,双手搭在了推杆上,继续朝前走,“买糖果咯——”

  赛特瑞拿着零钱抱着零食扭过身子一屁股坐了回去。

  金发的斯莱特林掀了掀眼皮,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鼻音。

  伴随着老妇的叫卖声越来越远越来越小,赛特瑞拆开了第一块巧克力蛙。

  “德拉科,你要不要?”赛特瑞趁着巧克力蛙还没有跳出来,连忙捂住了缺口,抬起头礼貌性的问道。

  而对方只是不屑的喷了喷,像是一只不屑与之计较的金龙一样伸出一只手敛了敛自己的衬衣领口。

  “那算了。”赛特瑞非常懂的将巧克力蛙以迅猛的姿态一口咬了下去,蹦跶不停的巧克力蛙马上就在赛特瑞的口中不动了。甜腻的气味瞬间充满了整个舌苔。

  浅金色头发的傲慢的马尔福沉默了半晌,最终像是有些无法忍受对方周身散发的巧克力甜味一般有些无语的合上了手中的报纸,抖了抖,将报纸叠好放在了左手边的空位上。

  赛特瑞十分有效率的解决掉手中的第一块巧克力,一张俊秀的小脸虽然是一脸平静,但是那摩拳擦掌的眼神目光灼灼的看着腿上另外一根甘草棒就像是看着一头待宰的猪。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奥利维亚福克斯对她儿子的评估的确一点错都没有,乍一看,赛特瑞福克斯的确在面对很多事情以及很多人的时候,都会显露出一种远远超乎他年龄的沉静和平稳,但是在相处熟悉之后,就会很轻易的发现,对方那都是无意识的假象。

  就像是不想要别人小看自己,故意伪装的平静淡定的一种假象一样,其实随着别人的长大就会发现赛特瑞内心早已经郁卒得不行。

  就好比德拉科马尔福——在他一二年级的时候,的确是以为赛特瑞淡定得不行,虽然不算是非常淡定,但是在那一群闹腾的格兰芬多中,就显得如同鹤立鸡群一般显眼了。而如今他四年级,对方故作平静的把戏却一眼没变,他也就能很自然的发现对方其实根本不像是记忆里那样淡定自然。——由此,也形成了一种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的矛盾感。

  德拉科皱了皱眉毛,有些戏谑的开口:“说真的——赛特瑞,刚刚在来的路上没有吃饱吗?”

  “?”赛特瑞无意识的砸吧砸吧嘴,一脸疑惑的看了德拉科一眼,“这叫下午茶,见识广博的德拉科先生。”

  “我想——我还没有无知到需要你提醒。”德拉科雷打不动的勾了勾唇角,假笑道:“我只是很好奇——按照你这样的吃法,也不见一些发福的迹象,我相信高尔和克拉布很乐意向你寻求一下怎么吃也不胖的方法——你说是吗?”

  “哦,不——”赛特瑞吞下第一根甘草棒,口齿清晰的学着对方的假笑,双手抓到第二块巧克力蛙:“我这是在长身体,德拉科。长身体的少年是不会长胖的。”

  此时赛特瑞已经完全忽视了高尔和克拉布也是正在长身体的青青少年。德拉科有些无语的努了努嘴,费了些力气才忍住没有‘噗’的嗤笑出声。

  “哦,对了,赛特瑞。”过了好几分钟,德拉科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收敛回了自己的笑容,他稍稍侧了侧头,浅色的眼珠闪闪发亮,懒洋洋的开口:“你准备了长袍吗?听奥利维亚说今年是你自己准备的开学用品,希望你没有自以为是的忽视掉长单子上那不是特别突出的——‘礼、服、礼、

  袍’这几个重要的大字——”

  赛特瑞煞有其事的想了想,“似乎——准备了。”

  “似乎?”浅金发的斯莱特林有些玩味的努嘴重复了一遍对方的关键词,“那好吧——我也来说一下——似乎忘记告诉你了,今年——据说有三强争霸赛。”

  此时霍格沃茨特快‘呼——’的一声冲进了隧道里,猛然变得漆黑的环境下,赛特瑞身边之前还昏昏欲睡的摩尼忽然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乍得瞪开了在黑暗中宛如电灯泡一样炯炯有神的双眼。

  “嚯——”一个拖腔拖调的声音带着些讥笑的声音从黑暗中赛特瑞的对面传了出来。赛特瑞想也不用想都可以用脚趾头猜到对方说这话时一定是努着嘴、半挑着眉单手支撑着侧颊、不可一世的模样。他听见德拉科嗤嗤的笑:“赛特瑞,劳驾告诉你的小宠物,我们暂时还不需要它的殷勤,它可以关灯了。”

  赛特瑞脸上一热,干巴巴的咧开嘴,囔道:“我觉得你闭嘴更好,马尔福先生。”

  ‘唰——’的一声如同破空,火车驶出了漆黑的隧道,阳光热烈的透过玻璃照耀进了包厢里面。

  赛特瑞面前英俊漂亮的斯莱特林在突然显得有些刺眼的阳光下微微眯了眯浅色的双眼,扭过了头。

  摩尼见光死的迅速闭上眼倒下,继续睡。

  “”

  十几分钟后,他们到达了霍格沃茨。

  在这之前,车上所有的学生都已经换上了各个学院的制服,唯一要说有些算是新生的奇景,那就是在和谐的成块成块的学院颜色群中,有一个红色的格兰芬多和一个绿色的斯莱特林抵肩而行着。

  正是赛特瑞福克斯和德拉科马尔福。

  “说真的——德拉科,之前你说的三强争霸赛是什么?”赛特瑞一手抱着死沉死沉正睡得昏昏沉沉的摩尼,一手顺着对方的毛,快步跟在走的悠哉的金发斯莱特林身边问道。

  德拉科一扬唇,自得的回答道:“唔——赛特瑞,真希望你的脑子能腾点吃布丁的位置出来给你的智商——”完全不在意身边人俨然已经垮了下来的小脸,德拉科悠闲自在的慢吞吞的继续说:“至于三强争霸赛——我想无论从哪个地方来看都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当然了,你的确有知道的权利”德拉科扭过他尖细的下颌,银灰色的漂亮瞳眸带着嗤笑上下打量了一下赛特瑞,看得他别扭极了。

  过了一小会儿,德拉科才收回了他那见鬼的目光,带着得意洋洋的语调轻快的假笑道:“等一会儿你就会从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那知道了。——而现在,马上就要下雨了,要是不想在分院仪式之前再狼狈的去换一身衣服的话——赛特瑞,我劝你再迈大点步子——”

  于是——大礼堂内。分院仪式结束后。

  【“好了!”邓布利多笑眯眯地望着大家,说道,“现在我们都吃饭了喝足了我必须再次请求大家注意,我要宣布几条通知。”

  “看门人费尔奇先生希望我告诉大家,今年,城堡内禁止使用的物品又增加了几项,它们是尖叫游游球、带牙飞碟和连击回飞镖。整个清单大概包括四百三十七项,在费尔奇先生的办公室可以看到,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核对一下。”邓布利多的嘴角抽动了几下。他继续说道:“和以前一样,我要提醒大家,场地那边的禁林是学生不能进入的,而霍格莫德村庄,凡是三年级以下的学生都不许光顾。”

  “哦,对。我还要非常遗憾地告诉大家,今年将不举办学院杯魁地奇赛了。”】

  四张长桌传来了无数声尖锐的喊声:“什么?!不!不能这样!”

  【邓布利多继续说道:“这是因为一个大型活动将于十月份开始,一直持续整个学年,占据了老师们的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