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在某些事情上,炮灰是必然的。(1/2)

加入书签

  赛特瑞事后想起来,一直都觉得这个说法怪怪的。

  以主之名以主之名

  真见鬼!这是结婚时候的誓词!

  但是可惜的是,当赛特瑞好不容易想起来的时候,他人已经答应了德拉科的邀请,并且刚洗漱完坐在格兰芬多塔楼自己的寝室里柔软的单人床上发呆。

  阿尔文拿着毛巾边擦着头发便从浴室走了出来,瞧见床上一脸恼红的室友,他有些无奈的讽刺道:“嘿——兄弟,你能不能别让我觉得我是在和一个少女同居?恩?”

  赛特瑞将头闷在鹅毛枕里,悲催的说:“见鬼——阿尔文,你暂时能不能别把我和女性联系起来?梅林的胡子,都是因为那个见鬼的马尔福!我要跳整整半个月的女步!啊啊啊啊啊该死!”

  “谁叫你一下被美色迷惑了心智答应了他?”阿尔文淡定的走到椅子边坐下,他拿过自己的魔杖点了点放在床下的行李箱,“别不承认,赛特瑞,你当时的表情就连罗恩都自愧不如。”

  “哦,得了吧。”赛特瑞将枕头扔开,他磨着牙说道:“罗恩看那个加布丽德拉库尔的样子简直就像是看一只媚娃!还有加布丽德拉库尔的姐姐!哦,我敢发誓,他一定会去邀请对方!”想了想,赛特瑞又在床上补充了一句:“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没有——被美色——迷惑心智!”

  不过无论如何,日子还是得照样过。

  第二天当他们在海格小木屋前集合的时候,异常悲催的发现他们需要面临的变成了更加大的炸尾螺。

  斯莱特林们直接用厚厚的一层袍子挡住脸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而作为一向和海格关系融洽的格兰芬多们则没有选择的上前认认真真用生命在上着课。

  罗恩在赛特瑞的身后沉重而忧伤的叹息了一声:“梅林在上——我从来没有什么时候这么希望我是一个斯莱特林——”一个不小心,罗恩的手背又被炸尾螺的尾巴狠狠烫了一下,他发出了一声惨叫瞬间跳远了一米,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背嚷嚷道:“哦——真是活见鬼!如果我是斯莱特林我现在一定把这该死的炸尾螺都炸了!”

  “说真的,罗恩。”哈利戏谑的调侃道:“你现在也可以把它们都炸了,这样无论你是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海格都会把你扔到禁林里好好教训你一顿!”

  “或许吧——不过。”阿尔文推了边上棕色卷发面无表情的格兰芬多,邪恶的挑眉道:“至少罗恩,你如果这样做了,至少马尔福会因为你间接的拯救了他的舞伴而说不定不再走在路上就狠狠的嘲笑你的袍子了!”

  罗恩的脸红了,他尴尬的瞪了阿尔文一眼,小声的说道:“真见鬼,阿尔文——你能不能——该死!”他顿了顿,抱怨的喊道:“能不能——别再提那个见鬼的礼袍?”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霍格沃茨的师生不断表现出想给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客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欲望,他们似乎决心在这个圣诞节展示出城堡的最佳风貌。学校里张灯结彩地布置起来,他们发现他进校以来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装饰。大理石楼梯的扶手上挂满了永远不化的冰柱,礼堂里惯常摆放的那十二棵圣诞树上,装饰着各种各样的小玩艺儿,从闪闪发亮的冬青果,到不停鸣叫的活的金□□头鹰。那些盔甲都被施了魔法,只要一有人经过,它们就会演唱圣诞颂歌。听一只空头盔唱出“哦,来吧,你们这些虔诚的人,”真是特别滑稽。盔甲只知道一半的歌词,看门人费奇有好几次不得不把皮皮鬼从盔甲里拽出来,因为皮皮鬼躲在里面,逢到盔甲唱不下去的地方,他就自己编一些歌词填补进去,都是些非常粗野难听的话。】

  对此,哈利和罗恩就只是傻傻的站在门厅边的走廊乐呵呵的笑——然后被麦格狠狠的教训一餐。

  伴随着圣诞节的一步一步靠近,天气也变得越来越冷,在这天神奇生物保护课结束后,他们回来的路上就开始落下淅淅的碎雪。

  赛特瑞抱着会吃人的书本顺着有些微陡的坡朝上走,出乎意料,他居然看见了布斯巴顿的校长从另外一条路下来朝海格的小木屋走去。

  是去看她的马?

  在回到礼堂的一路上都可以看见许多高年级的情侣依靠着墙或者坐在庭院走廊的扶手上接吻或者耳语。这种感觉不禁让赛特瑞有些蛋疼的想到,别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看到他和德拉科在某个地方亲密的。

  同样,在这个想法冒出来的一瞬间,他又想到了之前在斯莱特林地窖门口遇见的莱昂和亚瑟格纳。

  金发斯莱特林和他的伙伴们一直走在赛特瑞的前面,等他到了大礼堂的门口,扭回头的时候还看见那个浅棕色卷发,身形纤瘦的格兰芬多正低着头慢悠悠的走着。

  一个人。

  德拉科挑了挑眉,但是眉心却是微微蹙起的。

  想着对方或许是落单了。德拉科收回视线准备走进大礼堂。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一直站在他视线外的娇小的身影蹦跶着跑到了

  赛特瑞的身前,黑色的巫师袍帽边缘是暗沉的红色,红色的长发飘了飘最终还是落在了对方的肩上。

  德拉科停住了脚步,他平静的从一群斯莱特林中抽离出来,双手插、进口袋——朝那个脸上露出了微微惊异表情的格兰芬多走去。

  人群从门厅朝大礼堂的方向涌去,赛特瑞刚刚张嘴准备抱歉的告诉对方实情,抬起头看见的就是面无表情,昂着尖细苍白下颌朝自己方向逆行而来的傲慢的马尔福少爷。

  “我想我应该没有听错吧”德拉科直直的信步走到了赛特瑞的肩边,转了一个圈,有些讥讽的视线落在了眼前娇小的、矮了足足一个半脑袋的金妮韦斯莱身上,“韦斯莱小姐,你是准备邀请赛特瑞?”

  红发的韦斯莱有些憋屈的咬了咬唇,她简直不能再郁闷,只要是和赛特瑞有关的,每次都会被这个见鬼的马尔福打断——无论是当初赛特瑞被抓进密室,还是这个学期的万圣节晚宴!永远!只要这个见鬼的马尔福在赛特瑞的身边,她就不可能可以接触到对方。

  但是这却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就算没有学校这一层关系,他们也是贵族,在别的不在校时间,他们都可以一直在一起。

  “不管你的事,马尔福。”金妮掀起眼皮,努力镇定的说,“女士邀请男士,男士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

  “哇唔——真是小看韦斯莱的女儿了,瞧瞧,还是有一个懂得一些凤毛麟角的基本礼仪的人在嘛——”德拉科肆无忌惮的嘲讽着,根本不管身边头疼的扶额的格兰芬多,“不过真抱歉,看样子你并没有看完后面的内容,也许是书太旧了看不清字迹?哦哦——没关系,让我告诉你吧,韦斯莱小姐。”

  “已经被邀请的人——”德拉科讥讽的低垂着眸看着对方,满是不屑的还有故作可惜的意味:“别说被女士邀请了,就算是被神秘人邀请,也一样不能再答应。”话音落罢,赛特瑞也被对方用一个非常霸道的姿势揽进了对方的怀里。

  德拉科的右手伸长完全的揽住了赛特瑞的右肩,稍稍使力就将赛特瑞的半个人拖进了怀中。

  “而且,邀请他的人是我。”德拉科满意的卷着唇角宣布。“希望你明白,韦斯莱小姐,在某些事情上,比如这件事——炮灰是必然的。”

  看着金妮发红的眼眶,赛特瑞:“”德拉科如果能低调老老实实的、哪怕一天也行啊妈蛋!

  最后?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赛特瑞无语的瞪了德拉科一眼,跟着金妮回到了格兰芬多长桌。

  因为他又不能去斯莱特林桌。╮( ̄▽ ̄”)╭

  伴随着一声轻轻的铃铛响,面前的光秃秃的金色盘子内出现了无数的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