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座的乔治说道。“哈利,没事的。”

  弗来德和乔治小心翼翼地通过窗户爬进哈利的房里。当乔治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个很普通的发夹并开始撬锁时,哈利想那就交给他们办吧。

  “很多巫师觉得知道这类马格的伎俩简直浪费时间,”弗来德道,“但我们觉得还是值得学学的,尽管慢了点。”

  嘀答声,门开了。

  “好了——我们去找你的箱子——你收拾下房间里要用的东西,然后递出去给罗恩。”乔治小声说道。

  “留心最底的楼梯,裂的。”当那双胞胎消失在楼梯平台时,哈利低产应道。

  哈利在房里忙开了,他把东西集中到起再传到窗外给罗恩。

  然后他去帮弗来德和乔治的忙把他的箱子搬到楼上。哈利听到了维能姨丈的咳嗽声。

  最后,他们喘着气到达了平台,然后带着箱子经过哈利的房间来到窗前。在被罗恩拉着和乔治在卧室这边推着的帮助下,弗来德爬回了车子里。箱子寸寸地滑过窗户。

  维能姨丈又咳嗽了。

  “再来点,”在车里拉着的弗来德喘着气说。“用劲”

  哈利和乔治用他们的肩膀顶着箱子,箱子滑出了窗户掉到车后座去了。

  “好了,咱们走吧。”乔治小声说道。

  但就在哈利爬到窗台时,突然从身后传来阵响亮的尖叫声,紧接着是维能姨丈雷鸣般的声音。

  “那该死的猫头鹰!”

  “我忘了海维!”

  哈利猛转回房间,此时楼梯平台的灯亮了。他抓住海维的笼子,冲到窗前并递出去给罗恩。正当维能姨丈拍打那扇没锁的门——门突然开了时,哈利赶忙爬到内衣箱的上面。

  有瞬间,维能姨丈站在门口动不动;然后他像头发怒的公牛般怒吼着,并冲向哈利,抓住他的脚踝。

  罗恩弗来德和乔治抓住哈利的手臂,竭尽全力地把地拽住。

  “帕尤妮亚!”维能姨丈吼道。“他要逃走啦!他要逃走啦!”

  威斯里家兄弟强大的力量使哈利的腿挣脱了维能姨丈的掌握。

  当哈利进到车里并嘭地关上门时,罗恩大喊:“放下你的脚,弗来德!”

  汽车突然箭似地飞向月亮。

  哈利简直不敢相信——他自由了。他摇下车窗,回望不断在变小的普里怀特的屋顶,晚风吹拂着他的头发。维能姨丈帕尤妮亚姨妈和达德里全都抬头看向哈利的窗外,吓得目瞪口呆。

  “明年夏天再见了!”哈利大声喊道。

  杜史林家兄弟大声欢呼着;哈利坐回他的位置,会心地笑了。

  “把海维放出来吧,”他对罗恩说道。“它能跟在我们后头飞。它已经好久没有机会展开翅膀了。”

  乔治把发夹递给了罗恩,会儿功夫海维就欢快地飞出了窗外,像个幽灵般在他们左右滑翔。

  “现在——哈利。那个故事是怎样的?”罗恩迫不及待地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

  哈利把多比的事全都告诉了他们,还有它对哈利的警告以及那紫罗兰布了的悲惨下场。当他讲完以后,大家都沉默了好段时间。

  “实在是可疑的。”弗来德最后说道。

  “简直在骗人,”乔治表示同意。“它甚至没有告诉你谁是最可疑的?”

  “我觉得它是不能说,”哈利说。“我告诉你,每次他透露些事情,他就会把头猛撞向墙。”

  他看到弗来德和乔治面面相觑。

  “怎么,你们觉得它对我说谎吗?”哈利说。

  “那么,”弗来德说,“这样想吧——小精灵本身具有魔力的,但没有主人的许可,它们通常是不能施法的。我估计多比是派去阻拦你回霍格瓦彻的。某个人的玩笑而已。你觉得学校里有谁和你过不去吗?”

  “对了。”哈利和罗恩即刻齐声说。

  “杰高。马尔夫,”哈利解释说。“他讨厌我。”

  “杰高。马尔夫?”乔治转头说道。“不就是露市斯。马尔夫的儿子吗?”

  “定是,这不是个普通的名字,对吧?”哈利说。“为什么呢?”

  “我听爸爸提过他,”乔治说。“他曾是‘那个人’的支持者。”

  “我不知道马尔夫家是否有个小精灵”哈利说。

  “那么,不管谁拥有它都会是个古老的巫术家庭,而且很富有。”弗来德说。

  “对,妈妈总说希望咱们家有个小精灵来干些烫衣服的活,”乔治说。“但是我们有的只是在阁楼里的恶心的老盗尸者和花园里的地精。小精灵只呆在古老的大庄园城堡和诸如此类的地方,你是不可能在咱家碰到的”

  哈利默不作声。从杰高。马尔大常有最好的东西这个事实作分析,他的家庭该是巫师界的名流;他能想象出马尔夫在大庄园里大摇大摆的样子。派个家仆来阻拦哈利回霍格瓦彻听起来也的确会像是马尔夫干的那种事。哈利会蠢到把多比当真吗?

  “不管怎样,我很高兴我们来带你走,”罗恩说。“你不给我回信,我真的挺担心的。起初我还以为是厄罗尔?”

  “厄罗尔是谁?”哈利问道。“我们的猫头鹰呀。它很老了,它已经不是头次弄丢信件了。所以后来我想向伯希借——”

  “谁?”

  “这只猫头鹰是妈妈和爸爸在伯希被选为长官时买给他的。”弗来德在前座上说。

  “但是伯希的行为十分古怪,”乔治皱着眉说。“他发了好多信出去,而且多数时候把自己关在房里我的意思是,有很多时间可以擦亮那枚漂亮的徽章

  弗来德,你往西开得太远了。“他指着仪表板上的指南针补充道。弗来德转了下方向盘。

  “那么,你们爸爸知道你们拿了车吗?”哈利猜测地问道。

  “呃,不,”罗恩说。“他今晚得工作。希望我们能把它放回去而不被妈妈发现我们开过它。”

  “你们爸爸在魔法部是干什么的?”

  “他在最烦闷的部门工作,”罗恩说。“防止马格监用物品办公室。”

  “什么?”

  “他的职责就是万巫师是在马格的商店或房子里面死的话,去处理那些由马格造的令人迷惑的东西。比如去年,个女巫死了,而她的茶具被卖给了家古董店。个马格女人把它买了下来,带回了家并用它来款待她的朋友。那简直就是场噩梦——爸爸连续几星期都在加班。”

  “那有什么后果呢?”

  “那茶壶疯了似的到处喷出烧开的条,个男人因为给糖钳夹住了鼻子在医院死了。爸爸都快忙坏了,办公室就只有他和个叫怕更斯的老巫土,并且他们得做记忆施咒和各种覆盖它的工作”

  “可你爸爸这车”

  弗来德笑了。“对了,爸爸对处理马格的事很着迷,我们的小屋到处是马格的物品。他把它先拆开,对它念咒,再重新把它组装起来。要是他搜查咱们家房子,他就得直接把他自己逮捕了。这让妈妈受不了。”

  “那是大路,”乔治透过挡风玻璃往下看说。“我们十分钟就能到那幸好,天开始亮了”

  在东方的地干线上可以看到个发着微弱桃红光芒的发光体。

  弗来德降低了车子,哈利看见田地和丛林。

  “我们在村外的小路上,”乔治说。“快到家了”

  车子飞得越来越低。红红的太阳正发出微光照射着森林。

  “着陆!”弗来德说道。随着下轻微的颠簸,他们到了地面。他们停在个小空地上的破烂车房旁,哈利第次看到罗恩家的房子。

  仿佛看起来那曾经是间很大的石造房子,但还是加建了房间,约有几层楼高并弯弯曲曲的,好像是用魔法建成似的。哈利提醒自己这的确有可能的。四到五个烟囱竖在红色的房顶上。门口边上有个竖在地上左右边不对称的牌子写着“地洞”。前门放着双威灵顿长靴和个生了锈的大锅。些褐色的小鸡正在地上啄食。

  “这里不怎么样吧。”罗恩说。

  “很好了。”对比普里怀特,哈利高兴地说。

  他们下了车。

  “现在,我们要非常安静地上楼去,‘佛来德说道,’等妈妈喊我们吃早饭。

  然后罗恩你跑到楼下说‘妈妈,瞧,昨晚谁来了!’,她会很高兴见到哈利的,而且没人知道我们用过车子。”

  “知道了,”罗恩说。“来,哈利,我睡在”

  罗恩突然脸色发绿,眼睛紧紧盯着房子。其余三人也转过身来。

  威斯里太太正从院子的那头走了过来,地上的小鸡四散飞跑,下子这个丰满的和蔼的妇人变得好像头剑齿虎似的。

  “呀。”弗来德喊道。

  “我的天哪。”乔治惊呼。

  威斯里太太停在他们面前,她背着手,目光从张歉疚的脸上移到另张上。

  她穿着件口袋里放着魔杖的花围裙。

  “好呀。”她说。

  “早上好,妈妈。”乔治装出洋洋得意的样子说道。

  “你们知道我昨晚有多担心吗?”威斯里太太可怕地小声说道。

  “对不起,妈妈,可是瞧,我们——”

  威斯里太太的三个儿子都比她高,但他们却很怕惹她生气。

  “床是空的!没有字条!车子不见了有没有出车祸担心死了你们知道吗?我活这么久,从来没试过这样你们等爸爸回来,比尔查理或伯希他们就没惹过这样的麻烦”

  “伯希”弗来德小声嘀咕着。

  “你该学学伯希!”威斯里太太用手指着弗来德的胸口喊道。“你可能会死的,你可能会给马格人看到的,你可能会连累你父亲丢了工作——”

  看来这样还得持续几个小时。威斯里太太转向哈利时,喉咙都喊嘶哑了,哈利吓得后退了几步。

  “很高兴见到你,亲爱的哈利,”她说,“进来吃早餐吧。”

  她转身,带着哈利走回屋子里。哈利紧张地看了眼正点头鼓励他的罗恩后,就跟着她走了。

  厨房很小而且相当狭窄。环顾四周,中间放着擦干净的木制桌子和椅子。哈利小心地坐在座位的边缘上。他从没到过巫师的房子里。

  墙上背对着他的大钟只有根指针,根本没有数字。只在边缘上写满诸如“该泡茶了”,“该喂鸡了”和“迟到了”的字样。

  壁架上放着三叠厚厚的书,书名分别为使你的奶酪变得美味烹任魁力和分钟晚宴——太神奇了!如果哈利没听错的话,那台挨着水池的老式收音机刚宣布接下来是“巫术时间,由广受欢迎的男巫歌手塞。旺伯克主持”。

  威斯里太太在厨房里弄得哗啦作响,随便地在弄点早餐;她往煎锅倒香肠时,带点厌恶的神色,扫了她的儿子们眼。她不时唠叨着“真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和“真不敢相信”“我并没怪你,亲爱的,”

  她边往哈利的碟子里倒了八九根香肠,边向他保证。“亚瑟和我也很担心你。

  昨晚我们还在讨论要是你在周五还不给罗恩回信的话,我们就要去接你的。但真的,她又添了三只煎蛋给他。驾驶辆非法的汽车在乡村的半空中——谁都可能看到你们的———”

  她用魔杖随便向水池指,洗涤就自动进行,伴着轻轻的叮当声。

  “妈妈,那时天气多云。”弗来德说。

  “吃东西的时候闭嘴!”威斯里太太打断他的话。

  “他们在让他挨饿,妈妈!”乔治说。

  “你也是!”威斯里太太说,但当她切面包和涂黄油给哈利的时候,表情缓和多了。

  就在那时,个矮个红发穿着睡衣的人出现在厨房里,带来了转机。她小声尖叫然后又跑了出去。

  “金妮,”罗恩低声告诉哈利。“我的妹妹。她整个暑假都有提起你。”

  “是啊,她直想要你的签名,哈利。”弗来德低声说,但当他看到母亲正看着他时,他就低头吃饭,声不吭。直至四只碟子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洗干净,大家没有再多说句话。

  “啊呀,我累了,”弗来德打着呵欠说道,放下了他的刀和叉。“我想我要去睡觉了——”

  “不许去,”威斯里太太突然说道。“昨晚不睡觉是你自找的。你替我把花园的地精清理下,他们又完全不听话了。”

  “哦,妈妈——”

  “还有你们两个,”她盯着罗恩和乔治说。“而你上去睡觉吧,亲爱的,”她对哈利加了句。“你没有叫他们开那可怜的车子。”

  但哈利觉得很清醒,急忙说,“我去帮罗恩吧。我还没见过清理地精呢——”

  “你真好,孩子,但那是很枯燥的,”威斯里太太说道。“现在,让我们看看罗克哈特是怎么说的。”

  她从壁架上抽出本厚厚的书。

  “妈妈,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乔治嘟哝着。

  哈利看了看威斯里太太那本书的封面。书上印着奇特的金字,写着吉德洛。罗克哈特的家常治害导向。在书的前面有张大照片,那个人长得很好看,有着卷曲的金发和明亮的蓝眼睛。

  通常在巫术世界里面,这样的照片是会动的;这个哈利认为就是吉德洛。罗克哈特的巫师正厚着脸皮向他们在场的人眨眼。威斯里太太则向他微笑示意。

  “哦,他真不可思议,”她说。“他了解他家有害的东西,是的,这真是本精彩的书”

  “妈妈很崇拜他。”弗来德极低的声音说道。

  “别让人笑话,弗来德,”威斯里太太涨红了脸说道。“要是你觉得懂得比罗克哈特多的话,你可以去干活了;但假如我去检查的时候还有地精在花园的话,你就有好瞧的。”

  打着哈欠。满腹牢马蚤的威斯里兄弟懒散地出去了,哈利紧跟着他们。花园很大,在哈利的眼里,花园就该是这样的。达德里家不会有像这样的花园——杂草丛生,要修剪的草坪——墙的四周种着粗糙的树木,每个花床上都长着哈利从没见过的植物,还有很多青蛙的绿色池糖。

  “你知道,马格也有花园地精的。”当他们经过草地时,哈利告诉罗恩。

  “是的,我见过那些被认为地精的东西,”罗恩说着,在芍药丛中摘了两朵戴在了头上。“就像带着钓鱼竿的胖而矮小的基督神甫——”

  阵猛烈的混战声传了过来,芍药丛不断抖动,罗恩站直了身。

  “这就是地精。”他冷冷说道。

  “放开我!放开我!”那地精抗议地说。

  它点都不像基督神甫。它很矮小,皮革似的样子,大大的长节的秃头十足像个马铃薯。罗恩伸直手把它举了起来,而它用它那角状的小脚踢向他;他捉住它的脚踝,把它倒了过来。

  “这就是你要干的。”他说。他把那地精高举过头,并开始像甩绳套那样将它转起来;哈利看得目瞪口呆,罗恩补充道,“这样不会伤着它们——只要搞得它们晕头转向,这样它们就找不着回去地精洞的路了。”

  他放开了那地精的脚踝:它在空中飞起二十尺,然后越过树篱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真差劲,”弗来德说。“我敢打赌我可以扔过那树桩。”

  哈利很快不再对那些地精们感到抱歉了。他决定也要把他抓的第个地精扔过树篱去,但那地精看起来虚弱得很,锋利的牙齿咬着哈利的手指,很难把它甩掉,直至——“喔,哈利——那起码有五十尺”

  很快空中满是乱舞的地精。

  “看到了吧,它们很笨的,”乔治说着,马上又抓住了五六个地精。

  “这时候它们才知道这是在清理它们。你想它们早该在被扔出去之前就意识到这点吧。”

  很快,在地上的那群地精们耸着肩,开始有秩序地蜿蜒而行,离开了。

  “它们会回来的,”看着地精们消失在田那边的树丛中,罗恩说道,“它们爱这里爸爸对它们太好了,他觉得它们很有趣”

  就在那时,前门砰的下关上了。

  “他回来了!”乔治说,“爸爸回来了!”

  他们赶快穿过花园回到了屋子。

  威斯里先生坐在厨房的椅子上,摘了眼镜,疲倦地合上了双眼。

  他瘦瘦的,头有点秃,但头发和他的孩子们样那么红。他穿了件满是灰尘旧的绿色长袍。

  “可怕的夜晚,”他喃喃自语,当他们都围坐在他身边时,他起身拿茶壶。

  “九次袭击。九次!当我回程时老孟顿格斯。弗特切想对我施法”

  威斯里先生深深喝了口茶,并叹着气。

  “发现什么吗?”弗来德急切地说。

  “我只找到那些收缩的门匙和把生锈的壶,”威斯里先生打着可欠,“尽管有些讨厌的东西并非是我的部门的,马锐克因为某些不成对的细带问题被带走问话了,但这是魔术委员会的事,上帝保佑——”

  “为什么没有人能阻止钥匙变小呢?”乔治说。

  “仅是作马格的诱饵,”威斯里先生叹气说,“卖给他们开不了任何东西的不断缩小的钥匙,那么在他们要用的时候,他们将再找不到它当然这很难说是谁的错,因为没有马格会承认他们的钥匙在变小——而他们只是坚持说他们丢了。上帝保佑他们,他们总是无视魔法,即使他们面对着魔法但是我们命运中的事物就是这样让人迷惑,令你不敢相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