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着从衣服里袋中拿出卷羊皮纸,展开给勃津先生看。“我在家里藏了些,嗯,些不大方便的物品,我可不想被魔法部的人查出来”

  勃津先生摸出副小眼镜架在鼻梁上,拿起老马尔夫的货物清单看了起来。

  “估计魔法部不会来为难你,是吧?”

  老马尔夫嘴唇向上抿成了个弧度。

  “现在他们还没查到家里。怎么说马尔夫家在魔法界还是有点名望的,但是现在的魔法部越来越喜欢管闲事了。最近有传言说新的马格保护法要出台了——这肯定是那个没事找事的笨蛋马格迷威斯里干的好事——”

  听到这里,哈利觉得热血阵上涌。

  “——你看,这几种毒药可以使——”

  “我知道,当然,我知道,”勃津先生说道。“让我再想想看”

  “我能买这个吗?”杰高打断了他们的谈话,手指着那只垫子上的干手说。

  “啊,那叫做荣耀之手!”勃津先生把老马尔夫的清单放在边,转身疾步跑向杰高。“在那只手上放根蜡烛,烛光仅仅为拿这只手的人照明。这可是小偷和抢劫者的好帮手哦。马尔夫先生,您儿子的眼光可真独到。”

  “我可是希望我儿子能比小偷和抢劫犯强些,勃津,”老马尔夫冷冷地说。

  勃津先生马上回答道,“我从来没这样认为,呃,呃,我,呃,绝对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不过如果他再不好好学习,把成绩赶上去的话,”老马尔夫的语气更冷淡了,“他也只能那样做了。”

  “这可不是我的错,”杰高反驳道。“学校的那些老师全都偏心的,那个荷米恩。格林佐——”

  “我本来还以为你会为考试差过个毫无巫师血统的女孩子而感到羞愧的呢!”

  老马尔夫厉声喝道。

  “哈,活该。”哈利暗暗的说。能看到杰高又羞又窘,想发脾气又得憋着的狼狈样真是人生大快事。

  “反正没什么差别,”勃津先生那把甜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现在有没有巫师血统越来越不重要了”

  “我可不这样认为。”老马尔夫那双大鼻孔几乎翻起来向着天了。

  “是的,是的,先生,我也不这样觉得。”说着,勃津先生深深地鞠了躬。

  “既然这样,我们该继续来谈谈我的出卖货物,怎么样?”老马尔夫马上说。

  “勃津,我得赶时间,今天我还得去谈桩大生意。”

  他们开始讨价还价。哈利看着杰高边端详着货架的物品,边向着他的藏身处越走越近,他紧张得手心出汗了。他在卷续刑官用的长绞绳旁停住了脚,读着卡片的说明,发出“咯咯,咯咯”的傻笑声。卡片固定在条漂亮的蛋白石项链上,上面写着:“警告:切勿触摸!——已被下诅咒——迄今已有十九位马格为拥有此物而丧命。”

  杰高转过身来,橱柜恰好在他前面。他步步地向前走

  他开始伸出手来抓住门把干了

  “好,就这样说定了,”老马尔夫在柜台的端喊道。“杰高,来这里。”

  杰高转过身走了。哈利用衣袖抹了抹额上的汗珠,好险啊。

  “勃津先生,祝你生意兴隆。我明天在庄园等你把货运走。”

  大门关上的刹那,勃津先生讨好的态度来了个180度的转弯。

  “老马尔夫,你自己可真赚不少了。如果你告诉我的消息是真的,你家起码还藏了另外的半货,没列在单子上”

  低声地咕哝着,勃津先生走进了里屋。为了防范他突然转回来,哈利在柜里呆多了分钟,然后,静悄悄地溜出了橱柜,穿过玻璃展览橱窗,出了商店的大门。

  紧紧地把破眼镜贴在脸上,他向四处张望。现在他置身于条暗黑的小巷中,巷子两旁似乎全是卖黑巫术用具的商店。他刚刚走出来的那间叫勃津和巴赫斯连锁店,好像是这最大的间商店。在它对面摆设着个令人恶心的橱窗展览,堆干瘪的头颅。在两扇门下,放着个装着硕大无比的黑蜘蛛的箱子,它们还是活的!

  在门口的过道处,两个衣衫褴楼的男巫盯着他指指点点,还不时地相互低声说几句话。哈利觉得全身阵发冷,顺着小巷走开这所店子。边走他边得不时扶稳眼镜,心里响咕着怎么才能走出这条巷子。

  在间卖毒蜡烛的商店顶上,他看到了块破旧的木制衔牌,写着:沃洛肯小巷。但是这也没用,哈利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名字。他估计因为在威斯里家的火炉里,呛了口灰没把街的名字说清楚,所以才来到了这里。千万不能慌张,但他不知道下步应该怎么做。

  “亲爱的小朋友,你是不是迷路了?”把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让他吓了大跳。

  个上了年纪的女巫站在他前面,手上放着个托盘,里面放的全是人的指甲!

  她斜着眼睛看着他,咧开嘴露出了绿森森的牙齿。

  哈利吓得向后退了几步。

  “我没事,谢谢,”他说,“我只是——”

  “哈利!你来这里干什么?”

  哈利的心都几乎跳上了喉咙。巫婆也被吓了跳,她盆子里的指甲像瀑布般洒落在她的脚边。正当她恨恨地咒骂的时候,个高大雄伟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是哈格力,霍格瓦彻学校的禽猎看守人。他大踏步地走向他们,两只甲壳虫似的小眼睛在偌大的竖立的络腮胡子的映衬下闪闪发亮。

  “哈格力!”哈利松了口气,声音嘶哑说。“我迷路了那些弗罗粉”

  哈格力手抓着哈利的衣领把他从女巫那拖到自己身旁,下子把她的盆子给撞了个底朝天。她的尖叫声直追随着他们跑出了婉蜒曲折的小巷,来到明媚的阳光下。哈利看到了那幢熟悉的||乳|白色的大理石建筑:格林高斯银行。哈格力已经把他领回到戴阿宫道了。

  “真是团糟!”哈格力那把粗哑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挥动起葵扇般的手用力地帮哈利拍掉身上的煤灰,他劲儿太大了,以致哈利站不稳,几乎撞进了药剂师门前的龙粪桶里。“别在小巷里打转转,嘿,我可真不愿意——那狗住的地方,哈利——我可不想其他人看到你在那——”

  “我知道,”哈利说道。看到哈格力的大手又挥动起来,哈利赶紧闪到边。

  “我告诉过你,我迷路了——你在那干什么呢?”

  “我在找肉食鼻涕虫的除虫剂,”哈格力发牢马蚤地说。“那些可恶的虫子把学校菜园的卷心菜都糟蹋掉了。你该不是个人来的吧?”

  “我和威斯里家起的,不过走失了,”哈利解释道。“我得去找他们。”

  他们顺着街道慢慢的走。

  “为什么你不给我写信?”哈格力说。哈利直在他身边小跑哈格力那双巨大的靴于每迈出步,哈利就得跑三步才追得上。哈利又向他解释了多比和在杜史林家的发生的事。

  “那个红脸的马格无巫术的普通人,”哈格力大声嚷道。“如果我早知道——”

  “哈利,哈利,在这儿!”

  哈利抬头看,原来是荷米恩。格林佐正站在格林高斯白色楼梯的顶端问他招手。她飞快地跑向他们,瀑布似的棕色头发在风中飞扬着。

  “你的眼镜怎么摔成这样子了?哈格力,你好啊,见到你们两个可真高兴你去格林高斯吗,哈利?”

  “我找到威斯里家后就去。”哈利说道。

  “我想那用不了多久。”哈格力咧嘴笑着说。

  哈利和荷米恩向四周看,发现罗恩弗来德乔治伯希和威斯里先生正从拥挤的人群中挤了出来,朝着他们跑了过来。

  “哈利,”威斯里先生喘着大气说,“我们直在祈祷你不要超出个火炉的距离”他抹了抹汗光闪闪的秃头。摩莉担心死了——好了,她也找着来了。”“你究竟跑到哪个壁炉去了?“罗恩问道。

  “沃洛肯小巷。”哈格力神色凝重地说。

  “哇,这么棒!”弗来德和乔治同时叫了起来。

  “我们不能去那儿。”罗恩羡慕地说。

  “我想你们最好就不要去!”哈格力严肃地说。

  这时,威斯里太太急跑着进了众人的视线,只见她只手上的提包在空气中疯了似的前后摇摆,另只手紧紧地拖着金妮。

  “啊,哈利,亲爱的哈利,——你跑到哪去了?”

  趁着喘气的时候,她从提包里拿出把大毛刷子,开始帮哈利把哈格力没打下的煤灰扫干净。威斯里先生拿过破眼镜,用魔杖轻轻的点,把副完好如新的眼镜还给哈利。

  “嘿,我该走了,”哈格力说道。他的手被威斯里太太紧紧地抓住,“沃洛肯小巷!如果你没碰到哈利,天啊,你说该成什么样子了!哈格力!”“在霍格瓦彻学校再见。“他大踏步走了,那高大的身影在拥挤的人群中显得格外显眼。

  “猜猜我在勃津和巴赫斯连锁店看见谁了?”上格林高斯楼梯的时候,哈利问罗恩和荷米恩。“是马尔夫和他的爸爸。”

  “那个露布斯。马尔夫有没有买什么?”身后的威斯里先生很快地问道。

  “不是,他是去卖东西。”

  “哦,他肯定是很忧心。”威斯里先生严肃而满意地说。“我可真想逮住露布斯。马尔夫藏了些——”

  “你得自己小心点,亚瑟,”威斯里太太迅速说。个躬着腰的小精灵把他们让进了银行。“那家子可不是好惹的,你可不要不自量力,自讨苦吃。”

  “你觉得我斗不过那个露布斯。马尔夫?”威斯里先生愤慨地说。

  但是看到荷米恩的父母正站在花岗岩大厅里,着急的等待着荷米恩介绍他们,威斯里先生把刚才的斗嘴忘得干二净了。

  “你们是马格啊!”威斯里先生兴奋地说。“咱们去喝几杯!你们在这干什么呢?哦,来这换马格银币吧?摩莉,快来看!”他兴奋地指着格林佐先生手中的十磅纸币。

  “呆会儿在这见面,”罗恩走以前跟荷米恩说。接着威斯里家和哈利由另个小精灵领去地底的保险库。

  通向地底保险库的通道是纵横交错的小型火车轨道搭成的,辆辆的小推车由精灵们驾驶着在地下隧道的车轨往返着。哈利很喜欢乘小推车到保险库的这段路途。

  但是当小车停下来,威斯里家保

  险库门打开的那刻,他觉得很不自在,甚至比在沃洛肯小巷时更糟。

  里面只有小堆的镰刀币金币。威斯里太太神色坦然地走了进去,把全部的钱币装进提包里。让哈利感觉更糟的是当他们来到他的保险库时。他急急忙地塞些钱币到他的个皮革袋里,与此同时,他尽量地用身子挡住门口,不想让他们看到保险库的东西。

  再次回到花岗石楼梯后,他们就分头行动了。伯希低声咕味着想要只长羽毛笔。而弗来德和乔治遇见了他们在霍格瓦彻学校的朋友,李。乔丹。威斯里太太和金妮正准备去二手魔袍店。威斯里先生坚持邀请格林佐夫妇到勒克卡通酒馆去喝上杯。

  “我们个小时后在弗维里斯和巴洛特斯买书的时候再见!”威斯里太太拉着金妮边走边说。“你们可不要跑到沃洛肯小巷去了!”她回头朝着那对孪生兄弟越去越远的背影大声叮嘱道。

  哈利罗恩和荷米恩漫步在炕蜒的鹅卵石的小巷上。哈利口袋里的帆船币镰刀币和克拉币兴奋地蹦来蹦去,好像迫不及待,争先恐后地要出来。于是他买了三个特大的草每花生奶油雪糕。他们兴高采烈地沿着小巷走下去。路欣赏令人目不暇接的橱窗展览,边“喷喷”地吮吸着雪糕。

  罗恩渴望地望着“优质快迪斯用品专卖店”橱窗里的套乍利大炮队魔袍出了神。直到荷米恩把他们两个拽去隔壁的羊皮纸和墨水店,他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在甘宁和积波的巫术玩笑店,他们碰上了弗来德,乔治和李。乔丹,他们在积集“弗利巴斯特博士的神奇湿燃无热烟花”。在个狭小的废品店。里面堆满了断魔杖,摇摇欲坠的黄铜天平和旧的斗篷,上面沾满各种药剂的痕迹。就在那,他们找到了伯希,他正在聚精会神地研究本很薄但是看起来很闷的书——操纵权利的完美奖章者。

  “本研究霍格瓦彻学校三好学生事业发展状况的书。”罗恩把书背面的话大声地读了出来。“听起来还挺吸引的”

  “去,去,去。”伯希有点不高兴了。

  “当然了,伯希很有雄心壮志的,他的目标可是他想成为魔法部长”

  他们离开伯希以后,罗恩小声地跟哈利和荷米恩说。

  个小时以后,他们向着弗维里斯和巴洛特斯出发。他们可不是去那的唯的人。当他们来到门口时,他们惊奇地发现有大群人围在了书店门口,拼命想挤进去。门前玻璃窗上贴的横幅很好地解释了这奇怪的现象:吉德洛。罗克哈特将于今天亲笔签名销售他的自传——神奇的我“我们今天有机会睹他的风采啊!”

  荷米恩尖叫着。“我是说,他写的书几乎占满了我们的用书清单。”

  门前的人群好像大多都是威斯里太太年纪的女巫们。个神色尴尬的男巫站在门口说道:“安静点,请各位女士们不要互相挤拥小心不要弄脏书本,现在”

  哈利罗恩和荷米恩挤了进去。条长长的队伍已经婉蜒地延伸到书店后面。

  在那儿,吉德洛。罗克哈特正在为他的自传签名。他们每人拿了本对付女妖精方法谈,挤进了队伍中威斯里家和格林佐夫妇站的位置。

  “啊,太好了,你们也在这。”威斯里太太说。她听起来好像喘不过气来,还不时地抚弄头发。“我们很快就可以看到他了‘”

  吉德洛。罗克哈特慢慢地走了进来,坐在张四周贴满地的海报的桌子旁,海报上的吉德洛。罗克哈特正朝着众人眨眼,雪白的牙齿在闪光灯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而真正的吉德洛。罗克哈特穿着身蓝色勿忘我花编织成的魔法袍,颜色正好和他的眼珠颜色相衬。他那顶尖尖的巫师帽洋洋得意地架在那头波浪型的头发上。

  个矮小的,脾气暴躁的男人拿着部黑色的照相机左支右细地拍摄,每次眩目的闪光灯过后,照相机总会喷射出股紫色的烟雾。

  “走开,去那边!”他对着罗恩大声嚷嚷道。他向后跳了步,找个更好的位置相相片。“这可是照给先知日报的!”

  “很了不起吗?”罗恩说着,用手揉了揉被摄像师踩疼的脚。

  吉德洛。罗克哈特听到了。他抬头看了看。他看到了罗恩——然后他看见了哈利。他凝视了几分钟,然后突然他蹦了起来,欢快地喊道:“这不是哈利。波特吗?”

  人群马上让开条路,大家都在兴奋地小议论。罗克哈特分开人群,来到哈利面前,抓着他的手把他扯上了前面。人群中爆发出阵热烈的掌声。当罗克哈特和哈利握手,摆姿势让那摄影师照相时,哈利觉得脸上像火烧样热。摄影师在那疯狂地拍着,浓浓烟雾笼罩了威斯里家。

  “笑得再开心点,哈利,”罗克哈特从耀眼的牙齿中挤出话来。

  “我们起,你和我,值得上报纸的头版了。”

  当他终于放开哈利的手时,哈利手指几乎完全失去知觉了。他想走回威斯里家那儿,但是,罗克哈特轻轻的摇了下哈利,哈利的眼镜给滑到鼻尖了,他继续说道。“他不单会拥有我的新书——神奇的我,而且比这多到难以想象。事实上,他和他们的同学们将得到真实的神奇的我!是的,各位先生,女士们,我很荣幸而自豪地在这宣布,今年九月,我将就任于霍格瓦彻魔法学校成为他们的黑巫术防卫教程的新老师!”

  人群发出阵阵的喝彩和掌声。哈利发现罗克哈特赠送了他的整套书。在这么多书的重压下,哈利总算是脚步蹒跚地从人群和闪光灯中挤出条路,来到个角落。在那,金妮正站在她的新大汽锅旁。

  “这些你拿去吧,”哈利咕咕着对她说。把书倒放在锅里。“我自己买新的——”

  “我猜想你肯定会喜欢这个吧,波特?”这声音哈利马上就认出来了。他挺直腰杆,跟杰高。马尔夫面对面地站着,马尔夫脸上还是挂着往常样的冷笑。

  “众所周知的哈利。波特,”马尔夫说道。“连去书店也上报纸头版呢!”

  “不要理他,他根本不安好心!”金妮说道。这是她第次在哈利面前说话,虽然眼睛是瞪着马尔夫的。

  “波特,你总算给自己弄了个女朋友!”马尔夫慢吞吞地说。金妮的脸变成了酱红色。这时,罗恩和荷米恩紧紧地抱着叠罗克哈特的书,努力地挤了过来。

  “啊,是你啊?”罗恩说道,嫌恶地看着马尔夫,仿佛他是沾在鞋跟上的脏东西。“你在这看到哈利肯定很惊奇,是不是?”

  “那倒不如我在这看到你的惊奇,威斯里。”马尔夫反驳道。“我猜想你爸妈为了买这些,又得挨饿个月了吧?”

  罗恩的脸变得和金妮的样红。他也把书扔进金妮的大锅里,朝着马尔夫走了过去。但是哈利和荷米恩及时地拉住了他的夹克背面。

  “罗恩!”威斯里先生大叫,与弗来德和乔治挤了走过来。“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里的人都像疯了样,我们往外面走吧。”

  “啊,哦,哟,——是亚瑟。威斯里。”

 

章节目录